正文 第七十五章 呆霸王

    苏寒心里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被一个看上去弱智,其实心里明镜似的人给忽悠了,这简直是太恶心人的事情了。

    “我说哥们,你这可不地道啊。”苏寒虽然觉得这件事情挺操蛋的,不过还是觉得这呆子很有意思。

    呆子再次笑道:“你也不地道啊,大半夜的出来看我的笑话。”

    “我咋不地道了,本来我是想帮帮你来着。”苏寒说着,一个助跑,狠狠的对着树瞪了一脚。

    稀稀拉拉的露水就下来了,顿时就将呆子的试管装的满满的。

    “咦!这么牛啊?”呆子看着已经装满了露水的试管,很是惊讶。

    苏寒都分不清这位家伙是真的二还是假的二了,干脆不说话。

    呆子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哦!对了,我之所以站在树下接露水,是因为我觉得露水是很圣洁的东西,算了,还是要保持自己的信仰。”

    说着将试管中的露水全部倒掉!然后很严肃的说道:“我不能够通过投机取巧来干神圣的事情,要不然,可就不值钱了。”

    苏寒真觉得这位哥们是个人才,这个年头,干傻事的人的可不多,但社会也需要干傻事的人才行。

    “你牛,我支持你,太晚了,下次有缘,咱们再好好聊聊。”苏寒是真有些困了,被人折腾了一天,浑身都有些疲乏,洗个澡、睡个觉,天亮了才能够精神焕发的去小颖的生日宴会。

    “行!兄弟,你慢走。”呆子一只手举着试管,一只手朝着苏寒挥了挥:“我叫呆霸王,记住了哈。”

    “记住了,你叫呆霸王,薛蟠一样的呆霸王。”苏寒笑了笑,朝着街对面的一家招待所走去。

    ……

    不知不觉,已经天亮,苏寒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一天的打坐。

    昨天,小颖已经将生日聚会的地点告诉他了,决定在“水晶城市”里面宴请四方。

    水晶城市是燕京非常高端的会所,这里并不做三四个人的生意,只做大聚会的生意。

    而且要的价格非常高,就算是这样,也经常通宵达旦的开着,因为实在是太受欢迎了。

    “中午十二点钟开始,我打个两小时的座,十点钟去就行了。”苏寒想着。

    过了个把小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九纹大师打过来的:“小寒,还在睡觉吗?”

    “没呢,九叔,咋了?”

    “哎呀!学生太多了,自从你去打响了知名度,好多的小伙子找我学纹身啊。”

    “是吗?这是好事啊。”苏寒笑了笑,他觉得九纹教了自己这么一个弟子古法纹身,肯定还是有些遗憾的,现在估计不遗憾了,能够亲眼看到古法纹身开枝散叶,对于九纹来说,是一件十足快乐的事情。

    九纹此刻也高兴着呢:“好事啊,我这里都人满为患了,还好你推荐过来的几个家伙管理能力都不错,要不然我都手忙脚乱了。”

    上次苏寒推荐了黑皮、光头和杰哥三人过去,想不到还起到了效果了。

    三个人都带领过不少的小弟,对于管理上面简直是轻车熟路。

    苏寒有些吃惊:“是吗?”

    那边可能是杰哥抢过了电话,非常激动的说道:“老大,你推荐的位置我们来对了,又能发挥我们的长处,九纹大师也能够开导开导我们,我感觉现在的生活充实极了。”

    “唉!你别老说啊,我也想和老大说说呢?”一旁的黑皮也有些着急。

    杰哥骂了黑皮一句:“你丫不会用自己手机打啊?”

    “屁话,我倒是有手机,可老大只有一个手机啊。”

    苏寒在这边被他们逗得不行。

    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苏寒才和他们寒暄完毕,他的心中有一个更加宏伟的设想。

    可是这个设想在他的实力还没有涨起来之前,是绝对不会实施的。

    放下了手机,苏寒下了床,抻了个懒腰,带上了纹针和血煞丹,自言自语道:“这一次应该给小颖一个完美的生日聚会了。”

    上了地铁,搭了两趟公交车,苏寒才瞧见了水晶城市,就在自己前方两三百米的地方。

    从公交站走了过去。

    苏寒也一边打量着这家酒店。

    果然是一流的酒店,光从外面也能够看出奢侈两个字来,金碧辉煌,很像皇宫。

    但又和皇宫的美不一样,皇宫的美在于味道,厚重古朴的韵味。

    水晶城市的美在于设计,现代感十足的设计。

    想来这家酒店光是设计的费用,也是投入了真金白银的。

    苏寒顺着门口的一百多级的台阶上去,却被保安拦在了巨大的门楣外面。

    “等一会儿,请帖?”

    “还要请帖?”苏寒摊了摊手,小颖也没有给他啊。

    保安嗤笑道:“哼哼,我从公交车上看你下来,就知道你是个土包子,这里哪个人是坐公交车来的?还惨兮兮的说还要请帖?,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旁边另外一个保安也说道:“小子,你以为这里是哪家平头百姓办的喜宴吗?钻进去吃个饭不用请帖啥的。”

    苏寒拍了拍大腿,愕然的说道:“可是小颖真的没有给我请帖啊,我拿什么给你们?”

    噗!

    年纪稍大的保安彻底愤怒了:“少跟我们来一套,打听得够清楚的啊,知道这里任家小颖大小姐办的喜宴,还挺亲热的,我就不相信了,人家会和你这种穷人交往。”

    “算了算了,赶走了就得,咱们呀都是穷人,谁也别说谁。”另外保安也说道,他们也是穷人,穷人何苦难为穷人呢?

    苏寒有些无语,看来只能打电话了,刚刚掏出了手机。

    就听见后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哟!我当是谁呢?苏大少,这不是我们家曾经风光万里的苏大少吗?”

    “啧啧,现在还当自己是大少爷呢?赖在门口干啥?想进去?我带你进去啊。”

    苏寒回头一看,原来是苏家的人。

    这两个人跟他还是堂兄弟呢,苏飞和苏胡。

    这两人以前跟自己亲热得不行,现在倒好,当年的情谊不念,还在自己面前耍威风。

    苏寒冷冰冰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以前养得两条狗啊,还真别说,以前我都觉得你们两个当狗都辱没了你们父亲的名声,好吃好喝的供着,果不其然,没有好吃好喝的,你们就张嘴咬人,素质够低的啊。”

    的确,苏飞和苏胡以前都太得苏寒的喜欢,这两个是热脸贴着冷屁股硬贴上来的。

    但现在说这样的话,未免你苏寒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苏飞和苏胡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许多。

    苏胡的年纪小一点,只有十七岁,血气方刚一些,拿着请帖准备扇苏寒的脸:“再给小爷说一个,老子用这请帖抽死你,信不?”

    任家是大财团,论有钱,苏家和云家可能都有些比不过,所以请帖也用的是白银打造,表面镀了一层金箔,这玩意抽脸,确实很痛苦。

    苏飞一把拉过来苏胡:“你忘了家里的老人怎么说的?以后见苏寒,可以打,但千万不要在公众场合里打,这样会有损咱家的面子,知道不?”

    苏胡也小心的回着话:“知道了,哥,咱今天就放过这个混蛋,改天别让我碰上。”

    苏家今天也有不少的人买了任家的面子,在里面坐着,如果痛打苏寒的事情被传扬了进去,确实不好说。

    “得了,小子,我也不跟你计较,我们哥俩进去看看任家小姐的美艳,你就没戏了,只能在门口呆着,不过别怕啊,我会给你带点好吃的出来,比如说骨头啊、肉片啊什么的。”苏胡说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临末还不忘了补上一句:“嘿嘿!顺便说说啊,如果不看你姓苏,真是要打烂你的狗嘴。”

    苏胡发泄了一番,顿时觉得心里舒畅了好多。

    而苏飞也趾高气昂的挥着手中的金色请帖:“苏寒,你当年不是很喜欢美女吗?现在呢?你身边还有女人吗?傻x。瞧瞧我这张请帖。”

    苏飞将反面打了开来,问道:“看清楚了吗?**丝苏寒,这可是第三桌的请帖,隔着任大小姐有多远,你知道吗?一张桌子,也就是我们可以随意的去跟任大小姐敬酒。”

    他说是这么说,可是这种家族式的聚会,制度非常森严,你靠着苏家的子弟身份有幸坐到了第三桌,可也不是说想下位置去敬任大小姐的酒就能够敬的。

    说句不好听的,任大小姐是任家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你苏飞和苏胡算是什么东西?两个不入流的世家子弟而已,敬酒?还不够资格呢。

    苏寒则笑了笑:“还隔着一排座位呢,有什么好激动的,我如果进去了,估计是坐在小颖的旁边。”

    “啧啧,还小颖呢,喊得真亲热,还没有把心态摆正吧。”苏飞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意淫,话说你能够进得去吗?”

    “我给小颖打个电话就能够进去了。”苏寒掏出了手机,真的要开始拨打小颖的号码。

    一旁的苏飞和苏胡则干脆就站在一旁,他们非要让喜欢装的苏寒出一回洋相不可。

    “喂!小颖吗?”

    “啊!小寒哥,你真的来了?太好了,对了,你在哪里啊?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小颖一直盯着门口呢,瞧了两个多小时,也看不见苏寒。

    苏寒干笑了一声:“我在大门口呢,没有请帖,所以保安不让进来。”

    小颖顿时惊叫了一声:“啊!你瞧瞧我的脑袋瓜子,昨天竟然把这件事情忘了,我现在就去门口接你啊。”

    “行!”苏寒挂掉了电话,对苏飞和苏胡说道:“怎么?小颖她要过来接我,你们两个舍不得走了是吧?”

    苏胡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我呸!你什么东西,人家还亲自接你?拜托,你演双簧也像一点好吧?”

    “哼哼。”苏寒懒得搭理这个家伙,还演双簧?两个杂碎动动浆糊脑子好好想想,马上就要穿帮的双簧有什么好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