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狗眼看人低

    看管员已经战战兢兢的了,走到了传达室,拿起了电话拨给了徐队长。

    电话响了好多声,徐队长才不耐烦的接起电话:“干啥呢?大半夜的。”

    他现在正趴在一位女人的肚皮上,某些部位还在来回的深入和浅出,语气十足的不爽。

    “徐队长,出大事了,那个苏寒,那个苏寒……”

    “被打死了?”徐队长心下一沉:“被打死了就被打死了吧,去,把尸首给我拖出去,我待会过去处理。”

    看管员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要是被打死了,还好说呢,问题是局长来了,韩局长和苏寒的关系好像很熟稔的样子。”

    “啊?别说了,我现在就去局里。”徐队长立马从娘们的肚皮上面爬了起来,挂上了电话。

    女人勾住徐队长的手臂,娇嗔的说道:“哎哟,走什么嘛!人家还没要完呢。”

    啪!

    徐队长一耳光抽在了女人的脸上:“要,要,要他妈火烧到眉毛上来了,还竟想着这个事情,滚一边去。”

    说着二话不说,拿起了枕头下面的配枪就离开了,留下了女人一个人在房间里嘤嘤哭泣。

    半个小时之后,徐队长才匆忙敢来,下车都来不及关门,小跑着进了拘留室。

    “韩局长。”徐队长刚刚到拘留室里,便看见韩山鹰和苏寒聊着天,一副熟悉的样子,心里说声不好。

    看管员也小腿打颤的站在徐队长的身边。恨不得直接跪下认错。

    韩山鹰瞧了瞧徐队长,字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徐亮,你以前可是警校的精英啊,这才多少年,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徐亮还以为说的是苏寒的事情呢,连忙回答道:“韩局长,我不知道苏寒是您的朋友,他在中午审讯的时候踢了我一脚,所以我才将他暂时扣留下来的。”

    他也在官场混迹了许久,说话有板有眼,前面一句,无非是说:如果我知道他是你韩山鹰的朋友,说什么也不会动的。

    后面一句,则开始为自己脱离关系。

    这些还不算,他一回头狠狠的抽了看管员一耳光:“还有你,是不是找人教训苏寒了,我怎么跟你说的?国家人员一定要心胸开阔,我就被踢了一脚而已,又不是受了天大的冤枉。”

    看管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法说啊,这得罪了韩局长不行,得罪了徐亮更是不行。

    看来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扛了。

    想通了这点,索性看管员也不说话,无非是脱了警服呗,有事还是可以找找徐队长,给自己谋个差事的。

    韩山鹰则看着这一出双簧,冷笑不言。

    “放心,局长,我一定会对苏寒做出诚心诚意的道歉,并且会从我口里掏钱,给一定的补偿,你放心。”徐队长天生就有混官场的潜质,到了临事的时候,竟然嘴巴更加利索,心眼转的最快。

    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韩山鹰说不定还真会相信徐亮。

    一旁的苏寒则小声说道:“哟!这怎么好意思劳烦徐队长呢?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熬不过去了,以后好好在监狱里面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吧,当然,你得不被判死刑才可以。”

    “嗯?”徐亮有一股子不太妙的情绪,又望着韩山鹰。

    韩山鹰将手机递给了徐亮:“你自己看看吧,看看将国家干部的威严形象给糟蹋成了什么样子。”

    徐亮接过了手机,仔细看着上面的东西,顿时有些难受起来了,怎么这些事情都被人给记录下来了,不可能的啊?

    他如同坠入了冰窖一般,心中实在有些难受,想不到啊,这些事情都被记录下来了,自己平时那么谨慎怎么可能?

    不过他现在不是在想着这些东西怎么流出的问题,而是在琢磨自己到底应该怎么脱离困境。

    光是这几个视频,拿到法院里面当做证据,足可以判死刑。

    如果再加上一顿严查,自己的账户,自己干过的那些渣渣事情,足够枪毙自己好几次了。

    想到了这里,徐亮的眼神突然明亮起来,不是那种纯洁的明亮,而是充满这邪恶力量的明亮。

    好像某种念头彻底的占领了他的大脑。

    他抬头举起了枪,公安局发的枪械,带有枪支编号的枪械,直接指着公安局长韩山鹰的眉心。

    “韩局长,你可不要逼我!”徐队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很足。

    “我逼你?是你自己在逼自己。”韩山鹰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头了,他曾经在抓捕毒枭的时候,就这么被人指着过。

    这一次再次被指着,韩山鹰更加淡然,要是干警察,天生怕死,也不用干这一行了。

    徐亮继续说道:“你保证不追究我的责任,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违背人民意愿的事情,也不会伤害你,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你的机会在自我反省上,用暴力来掩埋你的罪恶,这是错上加错。”就算被枪指着头,韩山鹰的语气依然抑扬顿挫。

    这一点倒是让苏寒有些敬佩,看来这位公安局长是真正的置生死与度外。

    要帮帮他了。

    徐亮的情绪依然很激动:“别给我来这一套我告诉你,我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可要是你们两个人都死了,就没有人知道。”他转头望了一眼看管员。

    看管员连忙跪在地上:“徐队,你是知道我的,我对你相当忠诚。”

    徐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看管员不停的在地上磕头,不过他并不清楚,自己已经被判了死刑。

    绝对的忠诚比不过死尸的开不了口。

    “你动什么?”徐亮见苏寒往自己这边走着,咆哮道。

    苏寒摊了摊手:“你用一只没有子弹的枪吓唬谁呢?”

    “哼哼,里面的子弹全是满的,把你打成马蜂窝都足够了。”

    “是吗?你从我这里开枪试试?你要是不开枪,你就不是爹生娘养的货。”苏寒指着自己的眉心,大声的嚷嚷道。

    徐亮继续咆哮着:“不要逼我。”

    而一旁的韩山鹰也劝着苏寒:“小苏,不要轻举妄动。”

    苏寒置之不理,依旧指着自己的眉心:“来,从这里开枪!来。”

    “草泥马的!找死是吧,老子成全你。”徐亮调转枪头,还没有瞄准苏寒的时候。

    一道寒芒闪过。

    徐亮发现自己已经不能给手指下命令去扣动扳机了。

    整个手腕齐着根,都被苏寒一刀切断。

    断掌还捏着手枪,安静的躺在地上。

    苏寒一摊手:“开不了枪和没子弹一模一样,我说得很对。”

    徐亮看着自己的手腕伤口,突然之间喷涌着血液出来,顿时杀猪一般的嚎叫,躺在地上嘶嚎着。

    韩山鹰朝着看管员怒了努嘴:“去,通知所有领导开会,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看管员甚至都没有应,直接跑到了电话机旁,他实在太需要这个机会了。

    关键时刻,站错了队伍,人家怎么整自己都不为过。

    韩山鹰拍着苏寒的肩膀,欣慰的说道:“你再次救了我一命。”

    苏寒用脚拨着如死狗一般的徐亮,笑着摆了摆手:“哪里有救你一命,只不过是给了这条畜生一刀而已。”

    韩山鹰也笑了起来:“小苏,你的刀法真是锋利,这种藏刀只怕快失传了吧。”

    “额?你也看得出来我是藏刀?”

    “是啊!我好歹也是云家的女婿,见过不少使刀的高手,但有一点,他们的境界比你的高,用刀更加有力量,可你的刀却胜在出刀的角度诡异。”

    “哈哈!”苏寒大笑道:“还真别说,你的眼力不错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说着苏寒抻了个懒腰,对韩山鹰说道:“韩局长,千万要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放心。”韩山鹰放下了架子,很是卖萌的作出了一个“ok”的手势。

    出了公安局,苏寒看了看黑暗的天空,又看了看表,才凌晨三四点。

    距离天亮还有很长的时间呢。

    “唉!这个时候还早着呢,找家旅馆去睡睡觉?”如果是前两天,他还真不敢去,但是现在,他还真敢去,九纹给了自己十万块钱,还剩下个两三万的样子。

    住个小小的招待所还是住得起的。

    突然他看见一位鬼头鬼脑的家伙,正在一颗树下举着一根小小的试管。

    “嗯?这是谁啊?”苏寒凑近了看,发现是一位身材很高大的家伙,身材很宽阔。尤其是肩膀,比的上两个普通人了。

    模样呆头呆脑的。

    苏寒好奇的问道:“兄弟,你干啥在呢?”

    呆子转过头,鄙夷的看了苏寒一眼:“你知道啥,我这是在接引露水。”

    半夜的树上会因为水汽附在树叶上,形成露水,而这个家伙竟然举着试管接露水,果然是个人才。

    苏寒为了测验一下呆子的智商:“你管表妹的表姐喊啥。”

    “有可能是我姐,也有可能是我妹。”

    “可以啊!”苏寒明显对呆子服气了,如果一般人很定会说“我姐!”

    只听呆子说了一句话:“这个问题比起加减乘法表简单多了,我们家族有一百多人,各种关系都有,不算,你给我出个难一点的。”

    一个家族一百多人,而且照这呆子的模样,估计这一百多人的关系还很近,如果带上一些不沾亲带故的,还真不知道有多少呢。

    苏寒继续问道:“无限接近于一,和一,这两个数字到底哪个大一些?”

    “哦!这个也分情况讨论,如果说是静态的话,后面的大,如果说动态的话,两者一样大。”呆子继续接着露水,随随便便的就回答出来了问题。

    苏寒差点喷血:“你的智力很超常啊。”

    “哈哈!一般头一回见我的都以为我很二呢,你是第一个懂得用智力问题来测验智商的人。”呆子咧着嘴对苏寒笑了笑:“你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