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我要撤诉

    苏寒抽着烟,娓娓道来:“警官小姐,我有几个朋友,她们是模特,这一行的弱小你也知道,她们每天辛勤的训练,晚上演出,为了梦想执着着,你知道吗?”

    “我知道!越是文艺的事业越是不好走,她们的淘汰率很高。”

    “好,既然你清楚,那就好说了,我这几个模特朋友连续三个月没有拿到工资,她们甚至饿得都吃不上饭,就是因为那个狗屎一样的王翔,欠人工资不发,这个需要找人去解决吧?”

    唐韵脱口而出:“你可以找警察啊,什么事情都用暴力去解决问题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吗?”

    “嗯!找警察,有困难找警察,这是我们小学老师就跟我们说了的,对吧?”

    “就是。”

    “就是个屁!我告诉你,前天有两个女模特因为实在走投无路,报警了,结果呢?得到的是什么?是保护吗?是警察里面的害群之马通风报信,然后王翔找了两个混混,去砸了培训中心的场子,同时还打伤了那两个女模特。”

    唐韵咬紧了牙关,她是一个执着的女警,有着自己的个人信仰,想真真实实的办为老板姓好的事情,可是总有些人抵挡不住侵蚀,变成了那些骗子商人的保护伞。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用暴力?有时候老百姓被逼得没有办法,只能以暴制暴,尤其是在找不到任何能够帮助他们的人的情况下,我还只是揍了王翔几拳,要归在燕京城外,我非打死他不可。”苏寒义愤填殷的说道。

    “这个使用暴力总是不对的。”唐韵又敲了敲桌子:“不对啊,那个王翔还说你讹诈呢?”

    “讹诈?我给那些朋友多要了两个月的工资,这在法律上,劳动法也是这么规定的,应该不算讹诈吧?只是省了上法庭的一个步骤而已。”

    “这么说,你还觉得你行侠仗义了?”唐韵睖着眼睛,问道。

    “不敢这么说,只能算是拔刀相助吧。”苏寒站起了身:“好了,警官,我该说的也说了,该交代的我也交代了,现在我需要离开这个地方,你理解吗?”

    唐韵站起了身,想要挡住苏寒,可是琢磨琢磨,又只能缓缓放手,将对方的手铐解开了:“回去吧,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来担着。”

    解开了苏寒的手铐,唐韵轻声说道:“以后不要这么冲动,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干得对,可是以后要注意分寸,不可胡来。”

    “嘿嘿,警官小姐,你是个好警察。”

    唐韵趴在苏寒的耳朵边上,用更加低的音量说道:“你做了我很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情,谢谢,下次碰到王翔那种人,打得更加狠一点。”

    “必须的。”苏寒迈着大步子,刚刚走出了审讯室,便和一位穿着警服的中年人碰了个满怀。

    中年警察穿着有些长的警服,连个袖子能够遮住指跟,大腹偏偏,经常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才将肚子吃成了这幅模样的。

    整张脸蛋白里透红,明显营养很丰富,和每天都在不停工作,劳累有些过度的唐韵一比,简直差得太远了。

    就好像黄世仁和杨白劳的差距。

    “你是苏寒?”中年警察一只手抓住了苏寒的右臂。

    苏寒狠狠一甩,瞪住中年警察:“说话就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不然我也动手动脚,怕你承担不起。”

    他面对这些看上去就不爽的人,通常没有什么好颜色。

    唐韵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立马钻了出来,对中年警察喊道:“徐队长。”

    唐韵是分队的队长,而徐队长管的是整个市公安局的行动队,职权上面属于上下级的关系。

    徐队长指着苏寒骂道:“这种害群之马怎么给放出来了?肯定有涉黑的背景,给我好好查!还有,他打了王翔的事情就这么放了?我们怎么像老板姓交代,在老百姓的眼里,我们还有没有公正的形象了?查!”

    别看徐队长说得听抑扬顿挫的,其实他就是王翔的保护伞,在老家,徐队长论辈分是王翔的表哥,在城里,他每年从王翔那里也要捞上三四十万的费用。

    要知道,王翔每年欠的钱都能够有七位数,还不说某些因为王翔才能够接下来的活呢。

    苏寒却有些明白,事实上说自己根本没有犯多大的事情,不过是揍了那个死胖子,多找他要了两个月的工钱。

    这种案子怎么着也不会轮到徐队长这个级别来管,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来龙去脉。

    如果不是特别专心的工作,那么就分明是王翔的保护伞。

    而看了看王翔的体重,哼哼,这一身的肥肉,一身的油膘如果能是认真工作长起来的,他倒是服了气了。

    “还有你,别太嚣张,我查过的大案子多了,像你这种小喽啰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唐韵,继续查,这个家伙身上肯定有案底,给我调翻个来的查。”徐队长昂头挺胸的说道。

    说得特大义凌然。

    苏寒冷笑道:“我怕要查的人应该是你吧?当王翔的保护伞挺舒服的啊,需要我给你捅出去吗?”

    “你……你胡说八道。”徐队长顿时有些激动,一耳光抽向了苏寒。

    唐韵在一旁看得明白,她也是念过心理学的,被人简短的一句话激怒,很有可能是做贼心虚,而激怒也就算了,还要抽人,这分明就是恼羞成怒。

    她大喊了一声:“住手。”

    可惜手已经住不了了,徐队长一耳光几乎要抽在苏寒的脸上。

    哼哼。

    苏寒一矮身,一记勾心腿踢中了徐队长的心窝。

    徐队长平日里筹光交错,以前在警校练出来的身手退化得厉害,被踹一脚,两百来斤身体轰隆一下倒在了地上。

    浑身都疼痛难忍,杀猪似的喊:“来人,来人,这丫的反了,敢在公安局里面打警察。”

    一声呼喊,数十人都将苏寒团团围了起来。

    有两个甚至都拔出了警棍。

    在警察局里面动手,活得腻味了吧?

    唐韵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徐队长缓过了劲头,从地上爬了起来,接过了警棍,想要给苏寒一点颜色看看。

    谁知道苏寒举起了手机:“看看,刚刚写的微博,警察充当骗子保护伞,还要在公安局里面打人,我相信很快就有记者赶到这里的。”

    华夏这两天网络飞速发展,颇有正义感的网民们成为了监督体制内害群之马的重要力量。

    估计这条微博马上就会被疯狂转发,剩下的就是记者和媒体的高度关注了。

    尤其是在燕京市这皇城脚下,更是说不得的厉害了。

    徐队长瞧对了眼,想不到这个苏寒竟然来这一招,不过他也不着急,你苏寒这两天别想着离开市公安局了。

    等到了半夜,我再找人好好的收拾你。

    “唐韵,别审了,先关到拘留室,我要好好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妈了个巴子,袭警还有理了。”徐队长大声的吆喝道:“等明天,我亲自来审理,还有诈骗罪,你小子就等着在监狱里面过上十来年吧。”

    说完,他准备转身离开的,之间一个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胖子的脸肿得很大,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

    一见到了徐队长,胖子声泪俱下:“徐队,我要撤诉,撤诉。”

    “你他妈谁啊?撤诉?”徐队长的火气可大着呢。

    胖子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我都不认识了?王翔啊。”

    “王翔?你他妈脸肿成了这样,那个犊子认识你。”徐队长仔细辨认,还真从胖子的脸上依稀辨认出来了。

    王翔叹了一口气,看了苏寒一眼,可是刚刚接触苏寒的脸,顿时目光像被蛇嘬了一口,立马低下了头:“那个啥,徐队,我没有被讹,是我昨天今天上午喝多了才报得警。”

    “你被人威胁了吧?”徐队长看了一眼胖子王翔,小声的说道。

    可不是么?王翔上午报了警,然后唐韵去抓人。

    可是泥鳅他们也不是盖的,在燕京的地下混了这么多年,信息灵通着呢,鼻子嗅觉不弱于黑背狼狗。

    得到了消息的泥鳅这个恼火啊,非要给王翔一点颜色看看。

    这不是?带了好多人胖揍了王翔一顿,而且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句话:“王翔,你敢动我们老大,胆够肥啊,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不去公安局撤诉,我盯你一辈子。”

    说句实在的,王翔每天都要去上班、交际,可谓身在明处,而泥鳅那些人都在暗处,时不时出来干他一顿,确实有些难受。

    所以王翔也只能顶着两倍大的肿脸,过来找找徐队长撤诉,医院都没去呢。

    不过威胁归威胁,可是明面上却不好说出来,悻悻的说道:“徐队,我哪里敢骗你呢?我是真没有被威胁,就是早上喝多了。”

    “早上喝多了?一大早灌个狗屁黄汤,你的报案我给否了,可是苏寒这个家伙不能放,他袭警。”徐队长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要这样,你就把他给放了吧。”王翔差点给徐队长跪下,泥鳅那群人他是知道的,下手黑着呢,逼急了什么都干得出来。

    而且这次的事情,他们明摆着不会给任何人面子,哪怕是自己的表哥徐队长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