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艳舞绝伦

    苏寒回过了头,才发现千纹还站在一旁呢,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刚才太忘我了。”

    千纹骑到了苏寒的大腿上,不停的前后耸动着胯下;“你要是不来,我就这样蹭,蹭到瘾头过去为止。”

    苏寒感觉大腿处一片湿润,点着了一根烟,笑了笑:“我再来倒是没有问题,不过我这个人有些怪,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被你们勾住了,我就来了感觉,现在感觉没有了,一时半会还真上不来。”

    听了这话,千纹是彻底的难受了,感觉也消失了一点点,可要不尝尝面前这男人的滋味,得有多难受啊。

    苏寒继续说道:“当然,如果你们能够来点新鲜的招数,我的感觉可能回来的。

    说完了,他斜瞄了几人一眼:“看看你们够不够火辣了。”

    “哼哼,这道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呢。”说着白露和苗媛又重新穿上了衣服。

    趁着穿衣服的瞬间,苏寒摸了一把苗媛的酥胸。

    苗媛打开了苏寒的手,咯咯笑道;“哥!你可真坏啊。”

    三人顿时有整齐着装的站在了苏寒的面前。

    而苏寒为了保持对等,也穿上了一件衣服——内裤。

    苗媛双手叉着腰,歪斜斜的站着,对苏寒抛了个妩媚的眼神:“哥!我们三个可是第一次如此合作啊,如果待会你顶不住的话,可要随时喊停哦!我们的魅力可大着呢。”

    这一点苏寒是深有体会,怎么说呢?白露是那种知性女人,浪喊的声音没有多大,轻轻的哭诉着,很像是小野猫一样,动着绵绵的小口,温柔的喊叫。

    而苗媛嘛!这简直是人间的尤物,技术真是没话讲,而且非常投入。

    她坐在苏寒身上的时候,扭摆着丰臀,让苏寒既能够感觉到最有韵味的刺激,也能够感受到颇有弹性的屁股,在自己身上左右摇摆着。

    很有感觉的尤物。

    至于千纹嘛!自然苏寒就没了解了,刚还没有大战过,怎么能够明白呢?

    这三个人合在了一起,还真是一股强大的魅惑力量,绝对能够让任何男人血脉喷张。

    苏寒便吸着烟,便眯了眯眼睛:“干模特的真是不错,一双大长腿,缠在人身上,真是要了亲命啊。”

    其中苗媛的腿最长,似乎并不如一般的华夏女人,腿和身体的比例仅为一比零点九,苗媛的腿至少在一比零点七一下,堪称是少见的长腿。

    “你们打算如果对付我呢?要知道,我可不是很好对付的敌人哦。”

    “放心吧,我们有的是方法对付你的,现在看我们的。”说着千纹打开了房间里面的cd机。

    一股子**四射的音乐惬意的喊叫了起来。

    这些还不算,三女发现这个房间里面太过于阴暗,反而不利于靡靡的气息。

    三人索性将房间里面的灯全部打开。

    昏沉沉的灯,妖艳的女郎,已经能够勾起无数男人的联想了,可是这些对于已经发泄了一次的苏寒似乎并不太提神,当然,他也没有主动去提神,因为他知道,后面三女肯定有更加精彩的节目。

    果然。

    白露能够跳得一曲很好的钢管舞,虽然这里并没有什么钢管,可是舞蹈的底子是在的,摆了一个特别艳的姿势后,开始晃动着臀部和腰部。

    整个身体如同一条水蛇一般。

    穿好了衣服跳这种艳舞,本身便是一种极为艰难的问题,这些人跳起来更是发狂得无以抑制。

    苏寒暗暗点了点头,这种妖娆的劲儿,简直就是白露骨子里的东西,可是平常总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到了现在,反而有一种冲突的爆炸力。

    “非常不错。”

    听到了苏寒的鼓励,白露跳得更加带劲了。

    不一会,千纹加入进来了,她根本没有什么舞蹈功底,也不懂什么钢管舞,也不懂什么爵士舞。

    极度性感的舞种,她是一点都不会,可是她有热情,她有奔放的态度,跳起舞来极其的投入,时不时的还朝这苏寒抛一个非常暧昧的眼神,这种眼神足够让人感觉感到浑身的血管都要爆开了。

    尤其是她扭起屁股来的时候,本来穿着一件超短裙,一扭动,雪白的臀部便时隐时现的浮现在苏寒的面前,忽隐忽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来的春光勾引着苏寒小腹中的火苗。

    “咯咯。”苗媛也加入了舞团,她一上来就脱掉了外套,露出了一个黑色的文胸。

    她在任何时候都懂得如何去勾引一个男人,尤其是细节方面,甚至一个飘忽的眼神,甚至一个勾手的姿势,都包含着半露半遮的原则,瘾死人了。

    三人狂乱的扭着,时不时发出一些靡靡声音,苏寒再也按捺不住了,搂住了当中扭得最欢畅的千纹!

    充满野性的千纹挣脱了苏寒的怀抱,颇有女人味的用手指点了点苏寒的额头:“亲爱的,躺下。”

    苏寒吐掉了烟头,平躺在了床上。

    千纹嬉笑着拉开了苏寒牛仔裤的拉链……。

    ……

    这天下午,也不知道弄了一共几次,只是千纹、白露、苗媛离开的时候,三人差点连路都走不稳了。

    蔓华有些心疼的说道:“汉子,你也太粗鲁了。”

    “是!我注意,我下次一定注意。”

    “呸!哪有那么好的事情,还想着要下次呢?”蔓华拍了拍苏寒的肩膀,内心极度失落的问道:“怎么样,这次爽翻了吧?”

    “嘿嘿,还凑活,还凑活。”

    “瞧你那个贱样,爽了还不愿意说几句夸赞的话,你下次估计没戏了。”说着蔓华朝苏寒招了招手:“算了,不跟你说了,车来了,我们晚上还有演出呢。”

    “去吧!去吧。明天早餐包在我身上了哈。”说着苏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笑吟吟的望着四人上了大巴车。

    苏寒叼着烟卷,朝自己的房间走着:“唉!被这些妹子折腾得够惨的啊。”

    那种事情是相互的,当苏寒有些过瘾的感觉时,妹子们也一样过瘾,当妹子们已经感觉双腿中间似乎有某种不适的时候,苏寒也觉得某个部位有些不适。

    唉!好久没运动了,一运动就腰酸背痛的。

    苏寒微笑道。

    走到了房门口,他狠狠的一拍大腿:“完了,丫头的礼物还没有给她买呢。”

    苏寒打算明天去参加小颖的生日派对,可是没有礼物怎么去呢?

    本来有了一点闲钱,是完全市区里面买,可是上午帮助蔓华他们要债的时候,忘了这件事情。

    咋办呢?

    苏寒决定转身,去追那辆已经开走了的大巴车。

    这里的大巴车可要一个小时才有一班呢,如果追不上的话,估计要等一个小时了。

    刚刚追出了两步,苏寒又停住了:“不行,如果我去购买一些商品的话,那肯定掉价,我如果能够给出一点特别珍贵的东西,那才是鼎有名气的事情呢。

    他这次送礼不光是为了给小颖一个惊喜,更是要告诉她哥哥,你永远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大家少爷,而我苏寒,走的路注定不普通。

    “有了!”苏寒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还有四颗血煞丹,这些单玩不但卖相非常妖娆,而且还有祛除身体毒素的功能,说起来,简直算得上是良药了。

    有了这个,好歹能够有些脸面了。

    苏寒想了想,顿时心中高兴。

    走进卧室,苏寒四处瞄了瞄,找了根红丝带,在四颗血煞丹的上面都钻出了一个孔洞,用绳子穿起来。

    他很心灵手巧,钻入了一颗血煞丹,便在绳子上面打着两个死结,好将血煞丹固定住。

    等四颗血煞丹都穿入完毕之后,苏寒手中拿起了那串珠子,美轮美奂,既有血煞丹的妖娆,也有用特殊手法编成小结的古朴唯美。

    二者融合在一起,倒是挺不错的东西了。

    苏寒点了点头,将这串珠子放入了口袋里面。

    嗡嗡!

    他的手机响了。

    苏寒拿出了手机,是涂毫打过来的。

    刚刚划开了接听键,便听见涂毫机关枪一样的示好方式:“我的天啊,苏少爷,你去哪儿了?这么多天也见不着你的人,哥很想你的好不好,想念你的小嫩菊。”

    “呸!丫正经一点,我性取向是非常正常的。”

    涂毫笑了笑:“霍霍,对了,我告诉你一件事情,特有意思,昨天,地下拳场来了好凶悍的拳手,简直嚣张得不得了,是个小日本鬼子,可猛了,昨天晚上撂倒了三个,今天又撂倒了四个高手,最后一个还被打爆了肝脏,当场就死了。”

    “我去,你口味够重的啊!还去看哪个?”苏寒口头这么说,心中却知道,在燕京大学里,富二代都喜欢寻找一种刺激感,去看看地下拳手斗殴。

    涂毫激动的说道:“我买了过两天的票,要不一起去看看?顺便看看哥能不能为国争光。”

    “嘿嘿,就你这身手,别为国争光了,为国捐躯还差不多,对了,为啥是过两天的票?今天的没有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可不知道这一次的拳赛多火,一票难求啊,我出十倍的价钱都买不到黄牛票,那些败家子花了一百倍的票价将票买过来了,五万块一张啊,让我买,还真有些舍不得。”

    苏寒笑了笑:“行!有时间去看看。”

    “一定过来看看啊。”涂毫在大笑中收线。

    苏寒刚挂上电话,又有一个电话进来,是小颖打过来的。

    正要接电话,便看见三五个大盖帽的家伙冲着自己走过来,为首的那位正是受过自己恩惠的女警花——唐韵。

    “苏寒吗?跟我走一趟。”唐韵见苏寒有些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