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暧昧空间

    苗媛的身材真的很好,而且还不是一般人眼中的那种好,作为一个形体老师,小腿修长,臀部丰满,而且宽厚,摸上去手感良好。

    胸部很夸张,尤其是脱掉了外面的套衣,在黑色的文胸下,随意的动动,一对玉瓜都跳动不已。

    “有点劲头的感觉。”苏寒坐在了床上,对苗媛说道。

    苗媛倒是大方:“嘿嘿,何止是有劲头,待会等我的炮架子做好了,你就会感觉更加有劲的。”

    “是吗?你做做看看嘛!”

    苗媛做到了苏寒的腿上,不停的前后移动着胯部,一股潮湿的粘液渗透了几层丝织物,透到了苏寒的腿上。

    “嗯!不错,咱们开始正戏吗?”

    “额?你确定你坚持得住?直接开始正戏谁都喜欢,可不是没一个人都有那种实力啊。”苗媛的手托住了苏寒的下巴。

    这个倒是真的,日本av上来前戏一大堆,主要是因为他们人种的问题,不能直接让女人高起来,只能通过一系列的前戏来弥补,可美国的就不一样。

    直接从头干到尾,确实嚣张。

    苏寒活动活动了脖子:“有些怀疑我的实力?那让我试试吧。”说着一只手托住了苗媛的臀部,熟练的剥掉了她的衣服。

    “哎呀,你好坏,脱衣服这么熟练。”

    “熟练的是这个呢。”

    苏寒褪下了裤子,将苗媛放在了自己身体的上方,挺了进去!

    “嗯!”

    苗媛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强悍的实力,像是一根钢管在来回撞击,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有节奏的上下摇摆了起来。

    蔓华他们在外面喝着酒,大声的聊着话题,却怎么也压不住房间内苗媛那肆意的叫喊声。

    “啊!”

    “啊!”

    声音一点比一点的高,席间也尝试过男人滋味的小乔有些受不了了,就觉得被声音引燃了某种情绪,她不停地揉搓着双腿,越发的有些受不了了。

    “哟!小乔,你干什么在呢?”

    “干什么在?想男人了呗?”

    “我的天啊!这苗媛是被干得有多爽?声音喊得这么大?”

    “可不是嘛!要说苗媛见过的男人可真是不少,还被弄得这幅模样,苏哥的能力有点强大嘛!”

    席间,女生们都觉得火气很大,十分想找个男人发泄一下。

    纷纷有女伴告退,小乔则径自钻进厕所里面。

    席间还剩下蔓华、白露和千纹三人。

    蔓华的感觉最淡,为什么呢?她其实天生有一种病,就是对于那方面的**不是很强烈,虽然很想和苏寒来一次啥的,可惜她身体也不允许,只能失落的自己回了房间。

    “丫!蔓华,去哪儿?”

    “别喊。”千纹拉住了白露,说道:“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回房间里面去解决问题去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啥都不说了呗。”

    白露则有些懊恼:“苗媛的声音也太大了吧?让不让我们好好喝点酒了。还有那些走了的姐妹,都是有男朋友的,剩下我们两个咋办?来了感觉咋办?”

    “瘾勾起来了,降不下来了是不?”

    “是啊!”白露苦恼得紧,走到了厕所门那,瞧着房门:“喂!小乔,你倒是快点啊,快点行不行,我们也要用。”

    里面的小乔哼哼唧唧的,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嘴里面十分艰难的凑出了一句话:“你们……哼,哼……去找别的厕所,我,正爽着呢。”

    小乔明显是来了劲道,根本不想着离开。

    倒是其余两人,非常无奈,现在去找!去哪里找?

    还是千纹大胆,指着声音渐渐缓了下来的苗媛,说道;“我估摸着苗媛快要来事了,咱们也别自己解决了,进屋里面瞧瞧去,咱们也找找苏哥,要一点剩汤喝喝嘛!”

    “别啊,这多不好意思呢?”白露的脸皮很薄,有些不好意思,三个人去一个屋里头,让一个男人拱?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疯狂。

    “怕什么?你也不是没有弄过男人,还不是那么回事嘛!噼噼啪啪的干一场。”千纹的性子非常狂野,也不去注意小节,而且听到屋子里面的声音又渐渐的吆喝了起来,也顾不得去拉白露了。

    “哎哟!你不愿意去,我可就去了啊,实在受不了了,水顺着大腿根子直流呢。”

    说着千纹夹紧了腿根,快速的挪到了卧室门口,扭开了门把手,钻了进去。

    白露犹豫了一会,跺了跺脚,咬了咬牙,也跟着进去了。

    这两个人一进去后,被眼前的一幕以刺激,连大腿都酥麻了,就瞧见苗媛已经软趴趴的躺在了床上,浑身都是大汗,脸色红润,嘴巴里面喃喃着。

    “啊!你们可算来支援了,苏哥简直是男人里面的极品,我是受不了了。”

    千纹关好了房门:“哟呵?你还有受不了的时候?瞧你那模样,只能是浪得不轻啊。”

    突然来了两位观众,苏寒是要让她们见识见识自己实力的时候了,猛然加快了速度,疯狂的摇摆着和臀跨。

    本来苗媛还有一点劲头和两人说话的,这一次又没有了,简直是太过于狂野。

    她的脑子里面全是仙境,而自己的身体似乎要飞起来一样。

    千纹推了推白露:“愣着干啥?还傻瞄着,再搞几下,估计苗媛要送上天了,快去帮帮忙。”

    白露有些羞涩,本来想坚持一会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坐在了苏寒的旁边。

    “苏哥,如果想尝尝新鲜的,就尽管来啊。”

    说着白露将衣服全部脱了去,那一对玉瓜,在胸前晃晃荡荡的。

    苏寒顿时反扑了过来。

    而苗媛则一脸满足的翻了个身子,眯着眼睛瞧着苏寒如何和白露滚床单的。

    苏寒趴在了白露身上,没有过多的细节,直接挺入。

    一般女人的感觉来得很慢,所以前戏这个设置是非常科学的。

    不过白露在外面已经受到了足够的诱惑,下身潮湿得很。

    几乎无任何障碍的挺近后,白露终于明白为什么苗媛如此满足。

    强悍,简直是强悍,似乎那种充盈感让自己浑身飘飘欲仙了起来。

    她不自禁的含住了小指,含情脉脉的瞧着苏寒。

    苏寒这些天也有些发泄不通,被这么一瞧,更是来劲。

    几乎不用任何的减速,疯狂的索取。

    白露刚开始还能够勉强接受,可是五六分钟过后就有些不行了,头眩晕眩晕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任何的东西,只能从身体的某个部位不停的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激情。

    “不行……不行……真心受不了了。”白露的身体不停的摇摆着,一对玉瓜也大幅度的上摆或者下摆,跟个水袋子似的。

    刚刚的享受已经变成了一种敏感,虽然能够从这种敏感里面疯狂的索取,却有了一种本能的惧怕,当然还有好奇感。

    好像站在了数千米高的悬崖上面往下望一样,一望便看见大树房子什么的,连一个小小的昆虫都比不上了。

    千纹有些想要接手的意思了,也瞧到了白露祈求的眼神,停止了用手指在裤裆里面勾来勾去的,活动活动,也准备享受这种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感觉。

    她们三人以前都有男伴,可是现在没有,经历过男人的那玩意后,就会对上床非常的有瘾。

    此时千纹的瘾头来了,继续苏寒这柄烈烟来熄灭自己的情感,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水到渠成。

    不过苏寒却无心思旁顾,他感觉到第一个高峰离开就要来临,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击着,追寻着飘渺的顶峰。

    啪!啪!啪啪啪!

    苏寒的身体冲击得白露一阵阵的肉响,而白露长大了性感的嘴巴,一丝声音都出不来,只能睁大了美眸,一动不动的望着已经爬上了山顶的苏寒。

    “我的妈呀,苏哥,我是差点被你折磨死了。”白露终于从苏寒的身体下爬了出来,也不顾及春光大露,爬到了床的中央,和苗媛躺在了一起。

    苗媛瞧着手腕上纤细的浪琴表:“我的天啊,苏哥,你一次坚持了个把小时,而且还是全速冲击状态,真是了不得。”

    她是出了名的援交妹,有一个特别的习惯,就是每次给开始干活的男人计时,每次计时每次都很失望,很少有人超过二十分钟。

    而且还是走走停停的,而苏寒明显就不一样了,完完全全的一个小时,全是干货。

    “是吗?比起你见过的那些人如何?”

    “强上百倍,我可真羡慕蔓华了,家里有这么一个猛男,每天的生活该有多么的和谐啊。”

    白露则有些夸张的惊叹道:“天啊!原来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真是夸张得不行了,我喜欢这种感觉,可惜了,以后怕是尝不到这种滋味了。”

    做模特的,对于那个方面要开放一点,甚至有些人经过了人渣的洗礼后,便对于那种事情处于一种放任的态度。

    当然,她们也是有选择性的,追随最原始的作风——跟着最强的男人走。

    这方面的最强也不完全是那方面能力的强弱。

    更加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男人。

    苏寒无疑是,他帮着蔓华出气时候的雄性状态,毫无疑问激活了这三位美女的荷尔蒙。

    “哟!苏哥,你可真是厚此薄彼啊,她们两个是舒服透了,可我还没有呢。”千纹有些不满意了起来,白露和苗媛是满足了,可是我呢?

    我还没有呢!

    瘾头憋在了喉咙口,就是发泄不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