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意乱情迷

    聚会的地点并没有选在苏寒的家里,而是选在了蔓华的家里,毕竟苏寒清楚自己的家中有好多的摄像头,如果在里面吃饭,万一这些美女们玩高兴了,做出了一些不雅的动作,岂不是便宜了李长风那个老小子?

    所以他干脆选在了蔓华的家里。

    蔓华的房子也建在院子里面,乡下什么都值钱,偏偏地不值钱,茬着建,所以那套独栋其实一楼蛮小,但是二楼就别有洞天了,一共有七八间房子,而且有一个超级大的客厅

    苏寒此时正在厨房里面忙碌着,而美女们都垂涎三尺的坐在饭桌面前,看着剔透的红酒,又看了看桌子上令人馋涎欲滴的菜肴,当真是一个难熬啊。

    苏寒的手艺那真不是盖的,菜要味道有味道,要卖相有卖相。

    那些女模特们此时又不能先吃,好歹要等着苏寒一起上来才能吃吧?

    百无聊赖,她们开始逗着蔓华:“哇!蔓蔓,你还真别说,这个男朋友找得好啊,平常这么生猛,估计上了床更是生猛无比吧?”

    这些模特里面有些家伙那是一个奔放,这种话也问出来了。

    搞得外表奔放内心保守的蔓华闹了个大红脸。

    “没有,没有?”

    “啊?没有?不会吧?难道说咱们苏哥那方面能力不行?”

    咳咳!

    厨房里面的苏寒有些哭笑不得,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蔓华继续霞飞双颊:“你们搞错了,搞错了,我不是说汉子那方面的能力不行,我只是说我没有和他上过床。”

    “啥?床都没有上过?”

    “事实上,我们只是好朋友,不是男女朋友。”

    “那可不行,苏哥这么强悍的男人,都没有女朋友咋整?要不然我就主动献身,让他尝尝女人到底是啥滋味?”

    “哈哈!蔓蔓,你看,小乔已经发春了,如果你再不止住,她指不定现在就关上了厨房的门,和苏哥大干一场了,你也知道,小乔可是援交女王哦。”

    恩恩!蔓华的声音更是什么都听不见了。

    “哈哈!你们要再开这么大的玩笑,估计蔓蔓都要羞臊而死了。”苏寒端来了最后一道菜,摆放在桌子上面。

    小乔突然伸出了舌头,作迷乱状:“苏哥,你这菜做得可真不错,能不能成为我的专职厨师呢?”

    “哦?那报答是什么?”

    “嘿嘿!你猜猜看啦。”

    “猜不出来。”苏寒摇晃着脑袋,对小乔说道。

    小乔旁若无人的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如果你答应我的话,我每天晚上让你干我两次!咋样?保证全身心的投入哦。”

    噗,苏寒都被这个小乔挑逗得不行了,只能吃两口菜压压惊:“这可不行!那我出工还要出力,好事都被你占了,我尽受罪,不划算啊。”

    周围众人都哈哈大笑。

    “小乔,你的挑逗对苏哥是不管用的。”

    “能不能想出一个新鲜招数啊,小乔,你每次都这么跟你那三任前男友说的,结果呢?人家老受罪了,你倒好,爱爱都不愿意翻身。”

    “呸!尽损老娘,另外,苏哥,你真的好坏啊。”小乔也闹了个满脸羞红。

    宴席要开始了,蔓华站起来说道:“汉子!我为你介绍一下哈,这些都是我最好的姐妹。”

    “那位长得最好看的,名字叫白露,可是正儿八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哦,人长得好看。”

    白露穿着一条紧身的白色束裙,将姣好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而长相更是不错,尤其是晶莹剔透的琼鼻,很让人产生去亲一下的冲动。

    “哎呀,漂亮有什么用啊,腿短,身材也一般般,还是你们,我挺羡慕你们那一双双的又长又白的腿啊。”白露抿了一口酒,算是给苏寒打了一个招呼。

    说着还站了起来,走了两个模特步,很有时尚动感的,也似乎是为了展现一下自己的短处。

    苏寒瞧了瞧,还真是,如果说白露的腿放在普通人的眼里,肯定是标准的美腿,可是放在这群模特里面,就有些不足了。

    “怕什么?白露姐还能够跳一曲很有感觉的钢管舞呢。”

    “死边去。”白露虽然是科班出身,可是言语也是奔放,只是不如小乔那般奔放:“腿短就不行了,男人吗,都喜欢腿长的,腿长才是炮架子嘛!”

    小乔不乐意了:“你这才是歪理呢,男人趴在你身上,哪里是看的见你的脚,最多能够看见你的咪咪,还有你的脸,当然还干着你的……嘿嘿。”

    “哟!小乔,我从来没有发现你有这么腐啊。”白露实在是受不了了。

    其实这些模特们都没有现任男朋友,她们每天的工作很繁忙,赚的工资又不多,而且经常晚出早跪,熬个通宵是常事,很难有男人会满意。

    所以她们索性也不找了。

    今天看见猛男一般的苏寒,都不自禁的露出了寂寞的一面。

    这寂寞好露,倒是苏寒都有些燥热感了。

    “哈哈!你们真是逗,来,汉子,我给你介绍下一位,瞧她。”蔓华指着一位穿着淡蓝色波斯米亚长裙,头上也带着一根波斯米亚风格束发的女子:“她叫千纹,可是个狂野的妹子哦,没事的时候经常出入各种夜店,不过男人都搭不上他,不知道汉子你今晚有没有本事和她狂欢一宿啊。”

    苏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尽量吧。”

    千纹翘着长腿,颇有深意的说道:“怎么能说尽量呢?你应该全力以赴,我可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的哦,偏偏觉得你不错,有希望。”

    “喂!千千,你跟我抢什么?如果你真要抢,信不信我在你的酒水里面下点毓婷!让你一辈子生不出孩子来。”小乔骄傲的说道。

    毓婷是紧急避孕药,在事后服用也可以达到避孕功效,但药力很强,如果一年之类服食太多次的话,或者是一次大剂量的服用,会给女性子宫带来强大的破坏力。

    因此怀不上小孩也是有可能的。

    “呸!小乔,你就毒舌吧,下次没有酒喝的时候,可别来找我。”千纹撇过了脸,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哎哟,开个玩笑嘛!我害怕闹出人命来呢。”小乔笑了笑,对蔓华说道:“蔓蔓你继续。”

    蔓华继续介绍着美女们,她走到了一位穿着紫色三彩蝙蝠衫的女伴面前,拍着她的肩头:“这位可是大大的有名气啊,是很著名的援交妹呢,也是我们的形体老师——苗媛,拜倒在她旗下的男人可是数不胜数啊。”

    “嚯!你们模特圈都是人才啊。”苏寒瞧着苗媛一股子风尘气息,应该在援交圈也是有名的人物。

    苗媛端起了酒杯,敬了苏寒一杯:“就怕苏哥嫌弃,不然我也能够好好陪一陪苏哥呢,反正陪谁不是陪呢?”

    苗媛说着,走到了苏寒的面前,柔软的靠在了苏寒的身上:“嘻嘻,话说陪一陪苏哥这样精明强壮的男人,也是我苗媛的福气呢。”

    作为形体老师,工资并不归王翔管,所以说苏寒帮到了在座的任何人,却偏偏没有帮到苗媛。

    苗媛这番倒还真是动了春心,没办法,她一天到晚接触的都是那些肚子溜圆,秃着头发,上了年纪的男人。

    说他们是男人,可也不算是真正的男人,一到了床上,那玩意便软趴趴,就算能干,也超不过两三分钟,害的苗媛白白酝酿出娇艳欲滴的情绪来。

    “要不现在就去,咋样!”

    “怎么样呢?去还是不去?”苗媛的作风是这些女人里面最为大胆的,脸贴苏寒的灼热的脸皮上,舌头在他略显粗糙的皮肤上游走。

    苏寒的情绪也被撩拨起来了,再加上周围的女生们都拍着巴掌,肆无忌惮的喊着,更是一股子迎面扑来的春天气息。

    “像我证明,你是个真正的男人,好吗?”苗媛的灵舌划过了苏寒的耳垂。

    男人的敏感地带。

    蔓华也跟着起哄:“来一个,来一个。”

    “来一个!来一个!”

    “来一个!来一个。”

    所有的人整齐划一的喊道。

    苏寒伸出之间,竖在了嘴唇中间:“嘘!”

    女生们都停下了喊叫,等待着苏寒去好好大战一番苗媛老师。

    如果说平常苏寒对于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在意女人,可他好歹是一个男人。

    非礼一个女人是禽兽,可一个女人送上来非礼,还推开,这就叫禽兽不如了。

    苏寒自然不愿意做一个禽兽不如的人,仰头喝下了一杯酒,单手将苗媛柔软的身子抱起,缓缓的走进了卧室。

    蔓华表面上比谁都激动,实际内心有一点失落感:“唉!苗老师这么漂亮,技术也好,怎么说都不亏待了苏寒吧。

    “汉子,加油。”蔓华挥舞着小拳头,掩盖着眼神中的落寞。

    房间里面昏暗无比,更加适合某些原始的运动。

    苏寒双手搂抱住了苗媛的丰盈的腰,两人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我爱上你。”

    “是爱上我,还是爱,上我?”苏寒也是练过双修的,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通达无比。

    “不管是前面的后面的,我都爱!”

    苏寒的手伸入了苗媛的裤袋里,感受到了饱满弹性的翘臀,后又渐渐再次探下,探入了略微潮湿的地带:“前面后面都行?你的胃口不小啊。”

    “胃口小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