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立马还钱

    苏寒坐在老板椅上面,更是优哉游哉的,而蔓华有些着急了,知道劝苏寒是劝不动的,紧张得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

    地上的王翔脸色越来越阴沉,知道怕了吧!现在知道怕了吧?晚了!

    “哇!黑社会来了。”门外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王翔顿时起身,指着苏寒的骂道:“王八东西,你死定了。”说着张开刚才痛号时的音量大声的喊着:“泥鳅,泥鳅,快点,那个犊子差点打死我了。”

    泥鳅带着人走了进来。

    蔓华挡在了王翔身前,说道:“人是我打的,要怎么办就怎么办?”

    “妹的,死一边去,怎么办还轮不到你说话。”泥鳅瞪了蔓华一眼,又问王翔:“哟被谁打得这么惨?”

    手腕耷拉着,脸上全是血渍,额头被打凹了一块。

    “就是那个王八犊子。”王翔推开了蔓华“起开”,指着坐在老板椅上面的苏寒:“就是他。”

    泥鳅长眼望过去,发现对方是苏寒,绝对没错,虽然昨天晚上看得有些模糊,可是在纹身展览会的时候看的清楚啊,虽然换了一件衣裳,他还是认出来了。

    苏寒倒是没有认出泥鳅来,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谁动手打了蔓华的,滚出来道歉,谁打了这群女模特的,滚出来道歉。”

    不用威胁的语气,已经让这些成名的老混子都感觉到窒息。

    泥鳅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麻痹的,怎么惹事惹到苏哥的头上了。

    小四倒是胆子打,直接摸出了一把枪,顶住了苏寒的脑门:“你吗的,嚣张啊!再嚣张啊!”

    嘘!

    “苏哥!”泥鳅见到苏寒动了,连忙喊了一声。

    苏寒听出对方认得自己,刀锋改了改方向,一刀白光闪过,小四的手里滑稽的握着一把枪柄。

    小四瞧着手里的把柄傻了眼,刚才是什么划过去了,怎么自己的枪就断了呢?

    泥鳅一耳光抽在小四的后脑勺上:“愣你妹的愣,还不感谢苏哥的大恩大德?”

    小四仍旧是懵懵懂懂的,王翔听出不对劲了:“泥鳅,你可是在我这里拿钱了的?”

    “拿你妹。”泥鳅反手一耳光抽在王翔的胖脸上,顿时对方又多出了一道通红的手掌印子:“艹你妹子的,连我们苏哥都敢惹?你的事我待会再和你说。”

    他低头哈腰的对苏寒恭恭敬敬的喊道:“苏哥。”

    “你认识我?”苏寒苦笑着摸摸下巴,似乎这两天有点名声大燥的感觉。

    “何止是认识,昨天晚上房山松林里,我还有幸看到苏哥的犀利刀法呢。”

    苏寒顿时明了,恍然大悟:“我,我想起来了,昨天你也在对不对,怪不得我有点脸熟呢。”

    泥鳅再给了小四一耳光:“你妹的挺二的,这就是咱们光头哥的老大,苏寒,苏哥!”

    “啊?他就是苏哥啊?”

    “废话!刚才要不是我喊得及时,你这条手就没了。”就算是现在泥鳅也有些后怕呢,拿砂喷子指着苏哥的头,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小四连忙给苏寒弯腰:“对不住,对不住,我刚才不知道啊。”

    “行了,不知者不怪。”苏寒拍了拍泥鳅的肩膀:“早上是谁去打我朋友的?能交出来吗?”

    泥鳅二话不说,一回头:“早上没有接活,是谁私自去干的?”

    两名小弟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泥鳅哥,是我们,我们接的私活,王翔那个蠢货给了我们一人三千!我们带了几个小混子,就出来了。”

    泥鳅伸了伸手,小四给他递了一条皮带。

    抓紧了皮带,泥鳅一皮带抽了上去:“操你妹子的,敢独自接活,还惹上了苏哥!”

    啪啪!

    几皮带下去,两位混子顿时脸上出现了四条血痕。

    “给我砍了他们两个人的手。”

    帮派的规矩如果不严格,很容易导致祸患,泥鳅也是按规矩办事。

    苏寒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既然光头认我做老大,我也不能坑他,刚才四记皮鞭已经给他们教训了,剩下的就算了。”

    “谢谢苏哥,谢谢苏哥。”

    刚才被抽了四鞭子都不吭声的家伙顿时热泪盈眶,能够保住一只手,就是天大的幸事啊。

    苏寒微笑不语,只是手上稍动,两人脖子上面小指粗的金链子都到了他的手上。

    两位小弟相对了一眼,根本没有看到自己的金链子是怎么掉下来的。

    要知道他们经常出去找事的人都害怕金链子在跑路的过程中甩飞,所以都将金链子的长度缩短,反正直接取是取不下来的,要解开最后一环的褡裢才能够拿下来。

    苏寒掂量掂量:“这两条链子估计能卖个六七千块,给那两位妹妹当医药费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金链子走了就走了,要是手没了,就没了。

    苏寒将链子递给被人搀扶着的女模特:“拿着吧。”

    女模特哪里敢要啊,根本不敢接手:“别,别,苏哥,我们不敢要,万一他们再找我麻烦可就……。”

    她们怕啊,怕再遭这些人的报复,那可麻烦了。

    “他们敢!”泥鳅是这群人的头:“姐们,今天是我么不对,这两条链子收着,以后要是敢有人惹你的麻烦,我整死他。”

    有了带头的人发话,两名女模特才敢将一人一条,将金链子收入囊中。

    苏寒指着蔓华说道:“这位姐妹是我朋友,希望你们以后收保护费打她的时候高抬贵手,可以吗?”

    “别,苏哥,您说话别这么客气,我们可不能接受。”泥鳅转了转头:“所有的都给我看清楚了啊,这位姐们的模样记住咯,以后如果谁惹了她,老子就弄死谁。”

    苏寒点了点头,又走向了王翔,一脚再次踩在了他的面门上,蹦!

    重重的一脚。

    苏寒问道:“欠这些模特的钱,给吗?”

    王翔本来已经止血的鼻子再次崩开,他堵着鼻眼,点了点头:“给!”

    “好!你欠了他们几个月的薪水?”

    “三个月!”

    “三个月,国家规定拖欠三个月薪水的怎么处理?”

    “多罚两个月!”

    “行吧!掏钱,五个月工资,今天的事情就算了。”苏寒淡淡的说道。

    王翔着急了,我的天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我有什么事啊!只不过是喊人揍了几名模特而已,结果呢?你到这里来,又是拳打脚踢的,又是大声谩骂的,还找我多要了两个月薪水。

    一个人可多要给出六千块啊!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王翔看到了苏寒的模样,以及看到了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虎视眈眈着自己,他就感觉自己不过是砧板上面的鱼肉,像被人切就被人切。

    “给钱!”王翔狠狠的拿起了手机,拨通了电话:“把那群女模特的钱发了,再一个人补上两个月工资,以后她们的钱也不能够拖欠!知道吗?”

    苏寒点了点头,将放在桌面自己熄灭的雪茄烟拿起了抽了两口。

    好的雪茄烟放在桌子上会自动熄灭,可是里面还有微弱的火星,拿起来重新抽也能够着。

    泥鳅的业务也来了,接了个电话,就跟苏寒告辞了。

    王翔感觉自己被人看笑话在,好在这个笑话的时间并不长,五分钟之后,女模特们收到了短信。

    “你好,你的银行卡上转入金额15000元,请注意查收。”

    女模特们都乐开花了。

    “真的有钱,真的有钱,苏哥,我爱死你了。”

    “可不是吗?太有能耐了。”

    “姐妹们,晚上聚会可以开开心心的耍了,那间小包房直接退掉,不要,咱们凑钱,去“音轨”包一间大包厢耍耍。”

    苏寒招了招手:“哈哈!不用了,你们赚点钱也不容易,这样吧,去郊区,我们家里,我给你们做一桌子的好菜,保管你们唇齿留香的,舒服着呢。”

    “真的?那么我们可要去苏老大家里尝尝鲜了。”

    “苏老大亲自下厨,我们可要去尝尝味道,不然的话,还真有些不痛快呢。”

    王翔目送着这一群欢乐的人远走,心里十分不爽,妈的,靠黑道靠不了,白道我也有人,把你个混蛋弄到局子里面去。

    说着他拿出了手机,给了个电话过去:“喂!徐队长,我被人打了,你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啊?你小子还有人敢打你?”

    “可别这样了,快去吧。”

    “给我地址。”

    “地址还不知道,等我去查查,待会给你消息。”王翔挂上了电话:“也是黑道的人是吧?把你抓起来,然后一查,肯定有案底,关个十来年没问题。”

    想到这里,王翔倒是心中快乐了很多。

    苏寒回到家里,和这群快乐的女孩去菜市场里面买菜,心里也快乐着。

    快乐总是会感染的,能够在修炼途中也感受到快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过最让他有些难受的是,高压饭煲只能放到郊区,不能拿到新租的那套房子里面去,他可不希望这些女模特知道自己的新住所,毕竟人多嘴杂。

    他的手里提着食材,身后的美女们一人抱着一瓶红酒,形成了小镇上靓丽的一条风景线,许多的行人甚至都为之驻足。

    并且暗自羡慕苏寒的桃花运,这么多的大长腿,晚上得快乐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