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砸场子

    苏寒搬着高压饭煲走了过来:“蔓蔓,怎么回事?”

    正在叽叽喳喳的女人们看向了苏寒,而蔓华瞧见了苏寒更是委屈得不行,冲到了他的怀里,放声痛哭:“汉子,呜呜……那些家伙……呜呜呜。”

    她泣不成声,苏寒拍着她的后背,宽慰道:“不要哭,慢慢说,慢慢说。”

    “呜呜,那些家伙不但不给钱,还带人来砸我们的场子,砸我们的人。”蔓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姐妹:“她们也没干什么?只是觉得对面的太横,所以才打电话报警,希望警察能够帮他们把薪水要回来。”

    “结果,结果,刚才就来了几个人,喊她们的名字,让她们出去,她们不去,就被打,我们拦都拦不住。”

    苏寒听着蔓华的叙述,眼角溢出怒火,嘴角更是颤抖不已,妈了个逼的,没有王法了,是吧?

    带着人砸场子,砸人,还不给钱!简直是强盗。

    苏寒不动声色,可是气势足够让边上的人感觉浑身被针扎了一般,他拉过了蔓华的手:“走!我跟你找他们去。”

    “你别去,你打不过他们。”

    “我跟他们讲道理的,走!”苏寒严肃的说道:“打人还有理了是吧!今天我倒要看看,咱们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

    说着半拖半拽的拉着蔓华出了门。

    其余几个和蔓华要好的女生也跟了出去。

    剩下的几个则议论起来。

    “那个人是谁啊?是不是黑社会啊,刚才发飙的那一下,把我吓坏了。”

    “可不是么?肯定是黑社会,说不好还是哪个堂口的呢。”

    “应该不至于吧,那帅哥搬着一个高压饭煲,还口口声声讲道理,能是黑社会吗?”

    最后这一群人的结论是——那是一位爱劳动、讲道理的文艺黑社会。

    这种黑社会才是黑社会里的老大,不有句老话说的好么?黑社会不可怕,就怕黑社会有文化。

    众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此嚣张的黑社会,行事肯定非常乖张,待会肯定有好戏发生,所以现在应该赶紧去瞧热闹

    说着这群女生兴高采烈的去了拖工资老板的办公地点。

    她们紧赶慢赶,到了地方时,苏寒和蔓华也刚刚才到而已。

    因为蔓华死活不愿意苏寒给自己出头,她害怕苏寒被这些臭流氓打一顿。所以走起路来总是不紧不慢的,耽误了不少时间。

    苏寒拨开了那些女生人群,指着一块上面印有《总经理办公室》的铁牌问道:“是不是这间。”

    “这个?不是,不是。”蔓华连连说道。

    苏寒从蔓华的眼神中读到了惧怕,很明显,就是这一间了。

    他扭开了门把手,推门而入,办公室很大,有六七十平。映入眼帘的是一套巨大透明的钢化玻璃办公桌。

    一位穿着西服,剪了个板寸的胖子正坐在老板椅上优哉游哉的抽着雪茄烟。

    看到苏寒进来了,胖子根本没有起身,也没有太大的震惊感,只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公司现在没钱,要钱以后再来。”

    嘿嘿,真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苏寒走到办公桌前,一手按住了玻璃桌面,一只手指着胖子说道:“我找你是要债的,这债啊!还真不着急,我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

    “啥事?有屁快放!”胖子瞧了瞧门口围着的一群女模特,估摸着也知道了苏寒的用意。

    为那些女模特出头?你以为你是谁?是哪家的**?还是哪家大老板的公子哥?

    啥都不是你他妹的过来干啥?找抽?

    苏寒打了个响指,抓起了胖子面前的名片盒,两指捻出了一张烫金名片:王翔工作室,主要业务范围,模特、歌手、影视经纪人服务。

    “哟!王总,你瞧瞧,我们门外那些人可是你找人打的吧?”

    “是我打的,当然这也是我不对。”王翔也不是初入江湖的刺头,深喑推字诀:“不过谁让她们报警的呢?你一报警,我可不就着急上火的吗?对了,你带她们先去医院,然后医药费我们公司出。”

    哼哼,我出?我出个屁!王翔只不过是想让苏寒赶紧走,呆在面前碍眼。

    苏寒点了点头:“王总果然仗义,讲究人,不过嘛!”他本来上翘的嘴角顿时耷拉下来,换成了一副凶恶的表情,抄起了面前的烟灰缸,甩了甩膀子,狠狠的砸在了王翔的脑门上。

    啪!

    烟灰缸质量很好,石英做的,砸过去之后,竟然没有破损。

    而王翔的脑门就没有那么好的质量了,额头出明显凹下去了一块,血呼啦差的。

    “汉子!”蔓华跟发了情的母豹一样,冲过来抱住了苏寒:“别动手,你不是说要跟他讲道理的吗?”

    “是!我是跟他讲道理啊。”

    苏寒走到了王翔的面前,拽住了他的脖子,狠狠往上一提,接近两百斤的胖子凌空悬浮起来了。

    王翔有些吃惊,想不到面前这个家伙力气如此大,再加上自己的脖子很粗,衣领箍得喘不过气来,柔中带钢的说道:“兄弟,你是个人物,我服,你放我下来,医药费我出了,另外你打伤我脑门的事咱们也就算,要不然,我手下有十几号如狼似虎的哥们可不答应了。”

    “还敢威胁我?”苏寒狠狠的将右手往地上一错,王翔肥硕的身躯在地上滚来滚去的。

    啪嗒!苏寒一脚准确无误的踩在了王翔的手腕上,顿时又发出了咔嚓的一声脆响。

    王翔的手腕断了,痛苦的嚎丧着,声音大得整栋楼都能够听见。

    “汉子,别这样,后果很严重的。”蔓华是真着急了。

    苏寒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蔓华:“知道吗?你们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拖欠薪水?就是因为你们都很软弱,很无力,柿子捡软的捏,我们要一次让这无良的家伙明白,如果欺负别人,也就别怪有人欺负他。”

    说完,苏寒再次回过头。

    蔓华也只能安静的退到一边,只能等着警察到来的时候,她站出来,为苏寒抗下所有的罪过。

    不是她觉悟高,只是她明白一个道理,人以桃李待我,我必已桃李报之。

    旁边围观的女模特们都被震撼到了,王翔算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家伙,今天竟然被人打成这副德行。

    真是爽快。

    苏寒在快要痛哭了的王翔身上西服口袋掏着。

    “哥哥,我是真没钱,你别掏了。”王翔的疼痛非常巨大,他头上的汗珠都聚成了线,往后脖子滑。

    苏寒没有理会,而是翻找出了王翔的手机,狠狠的摔在了他的脸上:“打电话!”

    “我打电话也没钱啊?”

    “打电话,让你那帮如狼似虎的兄弟过来,谁动了蔓华的吃不了兜着走。”

    王翔还以为开玩笑呢,没敢直接动。

    突然间,苏寒一脚踩在了王翔的脸上,顿时鼻血横流:“不打电话,我今天就他妈踩死你,跟踩一坨翔一样。”

    “呜呜。”王翔是真被打哭了,自己从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过呢。

    好!你让我打,你还打我,我找来兄弟,非要弄死你不可。

    王翔拿着电话:“喂!泥鳅,快来,快来,我在办公室被人打了,那个家伙还要揍你的人呢。”

    “操他妹子的,我的人也敢揍!兄弟们,带家伙。”电话那边嘈杂得很。

    王翔听完这一句,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

    苏寒坐到了老板椅子上面,打开抽屉摸出了王翔的雪茄烟,用一旁的雪茄剪剪开了,翘起二郎腿,云蒸雾集的抽着。

    蔓华一旁劝导:“汉子,我的钱也不要了,我的仇也报得差不多了,咱们还是算了吧。”

    “怕什么!天大的事情下来,还有你哥哥给你顶着呢。”苏寒的眼神很奇怪。

    蔓华只要看到一眼,立刻就能够安静好久。

    门口的模特们都是一副仰慕的眼神看着苏寒,这才是男人,男人中的男人。

    写字楼的外面迅速来了两辆金杯车,车子里都是一群穿着背心牛仔裤的打手,腰间鼓鼓攘攘的,看来是都带着家伙事了。

    带头的那名耳朵上有枚卍字形的耳钉,就是这些人的老大泥鳅。

    “泥鳅哥,王翔那胖子被揍,咱们动家伙,是不是要去通知一下光头哥?”黑道也有黑道的规矩,一般拉架扯皮是不会佩带家伙的,要不然扯皮成了群殴,性质就变了。

    “通知个毛线,光头哥和杰哥、黑皮他们去了桃庄,寻找高人,哪有时间管我们的事啊?都按我说的办就行了。”泥鳅说道。

    今天是他第一次独立带队,一定要打得漂亮,打得好看,才行,要不然蔫了台子,威信便会降低。

    所以一出手就带了家伙,甚至刚刚和泥鳅讲话的家伙还别了一柄砂喷子。

    “泥鳅哥,听说咱们光头哥新跟了个老大,谁啊?这么横?这么强?别是骗子吧?”

    “我操!”泥鳅哥一耳光抽在了小四的脸上:“你他妹的,苏寒老大也是你质疑得了的?告诉你!那是我他妹的偶像,也是光头哥的偶像,算了,昨天晚上你们没去,跟你说了也不懂,我觉得苏哥那是咱精神领袖。”

    泥鳅想起了昨天晚上,苏寒那神乎其神的刀法,和那种他们如果混流氓一辈子都见不到的口才,简直让人折服。

    “唉!可惜我辈分低,去不了桃庄啊。”泥鳅拉开了车门,跳下车,将嘴里的烟头吐在地上:“弟兄们,走!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动了王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