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门外有人

    家里有双男人的鞋子很有可能,苏寒进卫生间之间也没有注意那个地方,根本不确定有没有鞋子摆放在卫生间门口。

    可是偏偏这双鞋子不一样。

    让苏寒想起了车上黑皮的那双防爆鞋。

    只是这双的质地完全不一样,并非是牛皮的,鞋子外面光滑着呢,应该是塑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pv塑料。

    鞋底倒是非常的柔软,从苏寒的那个角度看,便能够发现鞋底由于采用极其柔软的橡胶,鞋底在人身体重力的作用下,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很想是一块橡皮泥被人踩了一脚。

    “门外有人?”苏寒回想起黑皮的话,一般穿这种专业防爆鞋的人,有两个可能性,第一种是特种部队,第二种可能是极度有钱的富豪给手下的小鬼配的。

    自己从来没有惹上什么特种部队,也没做过太明目张胆的事情,因此肯定不可能惹上了特种部队,最有可能的就是惹上了极度有钱的富豪。

    几天的李长风应该算是一个吧。

    “哼哼!人前让我拿画,人后又找人来干掉我?想得挺美的啊。”苏寒的刀没有带着,桃木剑一直系在了胸前,他只需要得到对方的具体位置,以及他的目的,所以也不着急着打草惊蛇。

    五指并拢,苏寒指向了一颗小小的水珠:“追魂。”

    这是个小法术,和光团的千纸鹤用的是一种法术。

    不过小水珠的隐蔽性强,敌人根本发现不了,只是水珠有一个缺陷,只能跟随敌人很少的时间,一旦时间过于长的话,很可能被蒸发,整个法术没有了载体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小水珠轻轻的顺着门缝出去,将外面的景象传给了苏寒。

    不过让苏寒有些惊讶的是,那个男人根本不是打算伤害自己,而是在卫生间的墙壁缝隙里面装着针孔摄像机。

    “奶奶的,这是哪家毛片公司的?”苏寒觉得这个人的行为非常猥琐。

    小水珠一直跟随着男人,男人在房间里面一共装了五个针孔摄像头,堂屋一个,卧室一个,储存室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个。

    五个摄像头几乎能够看清楚所有的地方,几乎毫无死角可言。

    男人装完了这些摄像头,便跑到了门外打着电话:“喂!装好了。”

    电话里的声音嘟哝不清,加上声音又小,苏寒根本无法通过小水珠听见。

    “是的,他现在还没有看画,但这些摄像头保证苏寒在打量纹心雕龙的时候能够被我们发现。”

    又是一阵嘟哝不清的声音。

    “我没有被发现,一点声响都没有传出来,而且苏寒还在洗澡。”此时男人已经离开房子太远了,小水珠已经被蒸发完毕,苏寒再也获得不了任何的信息。

    不过苏寒也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信息。

    这个男人肯定是李长风派过来的,而且李长风不管知不知道纹心雕龙里面的秘密,至少是有怀疑的。

    “老骗子,还告诉我纹心雕龙是他的作品,简直扯淡,肯定和图腾经一样,都是传下来的东西。”想到了图腾经,苏寒顿时发紧,这个王八蛋该不会是为了图腾经来的吧?

    他要图腾经有什么用?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个普通人,修炼个毛线,没几年就要入土了。

    “咦”苏寒突然愣住了,他想起来一件更加不妙的事情,修炼者如果看不透另外一个人的修为,只有两点,第一,另外那个人是普通人,第二,另外那个人比自己的修为高上很多哦。

    靠你大爷的李长风,跟哥玩扮猪吃老虎啊。

    苏寒决定了,你要是给我玩扮猪吃老虎,老子就跟你玩个将计就计。

    你不是用监视器监视我是不是懂得图腾经吗?我就偏不拆,让你看看我的生活,让你看出来我根本不知道纹心雕龙有什么玄妙的地方。

    苏寒点了点头:“哼哼,老家伙,你跟我耍心眼?我以前在修真界活了多少年了?”

    他是修真界最年轻的九劫散仙,可是临近渡劫的时候也已经一百五十多岁了。

    在那个五千岁老化石到处都有的年代,如果苏寒不是脑子好使,早就活不下去了。

    穿戴好衣物,苏寒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像平常一样,根本不去看那些摄影机的位置,而是面朝着前方,一点弯都不拐的进入了卧室里面。

    走进卧室,苏寒第一件事是将纹心雕龙拿了出来,找来几枚钉子,挂在了墙上,然后假装欣赏一番后,拿出了笔记本电脑看东西。

    笔记本苏寒没有钱买,这是涂毫送给自己的,军用的笔记本,防摔防震,甚至还防水。

    “什么?他真的看了看纹心雕龙就玩电脑了?”

    “是的!李先生。”

    李长风端坐在老板椅上,喝口刚泡不久的碧螺春:“你们给我继续盯着,一旦有消息再来告诉我,他是个鬼灵精,小心是他的本性。”

    “是!李先生,如果真的发现那小子和图腾经没关系呢?咱们是不是将纹心雕龙给抢回来?”

    “也没有必要,纹心雕龙我研究这么多年,一点玄机也看不出,放在我手里和放在他手里也没什么区别。而且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天才,如果直接杀了,太可惜,我还要靠着纹心雕龙来拉拢他呢。”李长风不愿意浪费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他挥了挥手:“去吧,赶紧去办。”

    “是!”

    躺在床上,苏寒虽然看着电脑,可是脑子里面却在构思一些事情。

    如果真的不能展现自己的实力的话,那么炼药这种事情也是不能在这里做的。

    要是去外面重新再租一套房子,那倒是挺好的,可有在那里炼药,这样的话,如果自己再外面真的惹着了什么人,再跟踪自己来了郊区,根本不能发现自己到底有什么问题,安全问题,万无一失。

    构思挺好,苏寒却发现行动力不足,因为他实在是没什么钱了,身上还揣着两千块不到,过几天,估计要断米断粮了。

    唉!

    正想着,苏寒的笔记本里面弹出了消息。

    叮咚!叮咚。

    对话框上面写着《天命九纹》

    “小寒,你这次可给你九叔长脸了。”

    噗嗤!苏寒才想起来,自己这位授业师父还是个老顽童,申请了qq,偶尔上上论坛,只是他打字的速度很慢,只能靠手写板写字。

    所以在网上,基本不和人对喷。

    实在是喷不过啊。

    苏寒笑嘻嘻的回了一排字:“啊?九叔,你还挺潮的。”

    许久后,九纹才重新回了话:“哈哈,九叔肯定潮啊,话说你今天晚上在纹身展览会给九叔长脸了,还给纹门打了个绝大的广告,我现在qq都满人了,好多人说要来给我当徒弟呢,我刚才挑选了好大一阵子。”

    他打字不快,索性一次多写点。

    噗!苏寒想不到自己的广告效应竟然有这么大的,真是太夸张了。

    “小寒,为了感谢你的作为,九叔给你卡里打了十万块钱,这些不少,刚好能够改善你的生活,这些钱也不多,以至于让你不好接受,查查银行卡,看看钱到了没有,晚安了,明天早上我还要面试一位女徒弟。”

    噗!

    苏寒还没有发现九纹原来好这口啊,打开了网上银行,查了查银行卡的余额!竟然从九十块变成了十万零九十块。

    “哎,九叔果然对我够意思。”苏寒还想着自己刚才没什么钱呢,现在就来钱了,真是瞌睡碰上了枕头。

    其实九纹比他想的更加够意思,他本来想给苏寒五十万的,虽然生涯后期几乎没什么收入,可是年轻时代已经将钱赚够了。

    但考虑到苏寒的自尊心,九纹只给了十万。

    苏寒痛快的合上了笔记本,进入了梦乡,明天的行动,明天再开始。

    他还打算去调查一下李长风到底是什么境界。

    哼哼,什么时候,我苏寒拔掉了家里的针孔摄像机,什么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敢盯着我?杀你没商量。

    苏寒的原则是不能让任何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活下来。

    如果不行的话,只能先杀才后快。

    第二天一早,苏寒并没有和蔓华一起去市内,毕竟人家要去培训,所以他一个人先去了京城。

    打算找房子。

    通过房屋中介,苏寒看中了一套房子,两室一厅,特别的宽敞,房间明亮,精装修,很现代,听介绍,这套房子其实才装修起来没有八个月,由于主人要去国外,才着急着租出去。

    租金一个月是五千整,一次**一年的钱,不用交押金。

    苏寒想了想,直接转账了六万,他很想得开,钱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有的时候就要花,没有的时候不花也行。

    拿了钥匙,苏寒也没着急去,而是先去采购了一番,找到了高压饭煲。

    用古鼎炼药,始终有些古怪,他以前买鼎的时候只不过是图个一时新鲜,如果用高压饭煲,可以完全密闭味道。

    如果按住了上面一个按钮,可以放出水气,刚好可以炼药,最重要的是,这件产品是最顶尖的货色,里面还配有电动搅拌,只要调好一个速度,电动搅拌完全自动化。

    “哼哼,想不到我炼了一辈子的药,要享受一次现代化科技了。”

    一个电饭煲,足足花了六千多。

    苏寒捧着电饭煲,上了地铁,赶往了蔓华的培训的地方,刚刚推开门,就发现里面乱哄哄的。

    像被人砸过了一样,同时还有两个女生躺在地上,脚部全是血,蔓华的脸上也通红的,好像被人狠狠的劈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