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有想象力的吃货

    “妹妹!你怎么这样呢?还没过门呢,就帮着外人说话,我是你哥!”

    “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在家里,小颖可是小辣椒,谁不怕他,任远是不敢惹,跟在小颖的后面:“妹妹,妹妹,你干啥!别生哥的气嘛!哥只是给你赶走一些苍蝇。”

    砰!

    门被关上了,任远欲哭无泪的关在了门外,他不停的敲着门:“唉!妹妹,妹妹,你开门啊,我是出来散散步的,没有带钥匙啊。”

    “开门啊,妹妹,我真的没带钥匙,要是在外面冻一宿,我可受不了。”

    任远拍着自己的胸口,十分后悔,要是自己不出来散步,要是自己不偷听门外的那段话,要是自己不先表露自己的立场,而是跟小颖慢慢的谈话,让她离开那个穷小子该多好。

    他猛的一回头,发现苏寒早已经不在了,根本不见了踪影:“奶奶的,倒是挺机灵,真不怕我揍他一顿。”

    其实他不知道,小颖把他一个人关在外面,根本就不怕他揍苏寒,论武力,这个缺乏运动,看上去威武扎实,实际上从小体育考试就没有合格过的哥哥,就算三个这样的加在一起,估计都揍不过苏寒。

    苏寒刚才在松林展现的刀法可不是盖的。

    “这叫什么事啊!”任远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郁闷的点起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平复了下子情绪,才想起了个重要的问题——自己的妹妹后天过生日是真,可是她从来不办生日派对啊,怎么这一回突然想办来着?

    他的脑子不太好使,转来转去也想不到点子上,只能暗恨着抽根烟:“女人心海底针啊,我要是想得通的话,也不会被关在门外了。”

    突然门吱呀的打开了,小颖站在门口,叉着腰:“进来吧。”

    “哟!小颖吉祥,小颖娘娘万福金安。”

    “进来,我告诉你,如果我再看见你招惹小寒哥,我再让你进来,我就不姓任!”

    “是,是!”任远可不想马上冲煞,对于苏寒的事情他是绝口不提,只是好奇的问道:“妹妹,你也从来没有开过生日派对啊?为啥这一次要开呢?”

    “滚!”小颖顿时再次发怒,砰!又将任远给扔在了门外面。

    “妹妹,你开门啊……开门啊。”任远又委屈的求着情。

    ……

    “哇!老大,你别说,小颖妹子又漂亮又有钱,那栋别墅,啧啧,我全家的家产投进去也买不起啊。”杰哥开着车子,羡慕的说道。

    旁边的光头也帮腔道:“别说是你了,就算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买不起。”

    燕京城的别墅那是什么价位?三千万以上,能够轻松拿出三千万的人,想必也是极其有钱的人物了。

    苏寒耸了耸肩膀:“她的钱是她的,我的钱是我的,没关系。”

    “也是,我刚才看见一个男人出来了,那位是小颖的哥哥还是弟弟啊。”杰哥问道。

    在那个时候,虽然杰哥已经看见了任远和苏寒两人大声的说着什么,可是还以为两人在唠些家常呢?看上去,小颖家的兄弟声音有些大,可小舅子和大伯哥训训苏寒不是很正常的的事情么?

    但他们如果听清楚了任远那些难听的话,说不定过来找找他的麻烦的。

    苏寒却没有说话,他只是在琢磨着三天之后到底给小颖送一件什么样的礼物,在他的心中,并不愿意被人瞧不起,尤其是被小颖的哥哥。一个富二代做吃等死的家伙,也配看不起我?

    其实他可以找光头和杰哥要钱,反正这两个家伙也是有钱货,不过他性格高傲,这种事情是绝对办不出来的。

    “啊!生日难过啊,虽然一定要给小颖一些礼物,可是没钱,能够买到啥啊。”苏寒抻了个懒腰,便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好不容易,杰哥开车将苏寒送到了出租房。

    看到苏寒已经要进房间了,杰哥大声的嚷嚷;“老大,明天我们过来接你吗?”

    苏寒摆摆手:“不用了,明天你们要是没事就去找九纹大师,他会给你们安排炼心的办法的。”

    一个身怀绝技、而且境界已经达到筑基的高人,根本不屑于赚钱。在偏远的桃庄置办一套房子,全心全意的来钻研技艺,光是这一份精神,陪光头、杰哥他们炼心,已经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了。

    “那行,老大,我们先走了哈。”杰哥朝着苏寒摆摆手。

    “去吧,记得,要抛弃就要彻底抛弃,如果暧昧不清,最终伤人伤己。”苏寒扭动了钥匙,进了屋。

    光头和杰哥都点了点头,他们对于自己挑选的精神领袖十分满意,随便几句话就含有很深刻的哲理,都甩着膀子上了车,奥迪车开的虎虎生风。

    苏寒穿过熟悉的院子,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开门之后,发现了问题,堂屋里面的东西似乎都被人动过,而且动他东西的人还真不检点。

    开水瓶打开了,但是没有扣盖子。

    你稍微有一点公德心,好吧?

    越往里面走,越发现乱,连厨房的碗柜都不放过,东西翻得一塌糊涂的,碗还碎了两个。

    “奶奶的,这是偷东西的吗?简直是抄家。”苏寒沉声骂了一句,看着一地的东西气愤得可以。

    哒哒!哒哒!

    苏寒的耳朵张了张,听见了两声细得不可闻的声音,似乎是从卧室里面传过来的。

    “找死。”苏寒的手中已经隐隐约约的能够看见刀锋,桃木剑也祭了起来。

    之所以动这么大的阵仗,苏寒是觉得偷东西的人肯定不简单。

    一般来说,偷东西的人肯定不会乱翻厨房,也不会乱翻堂屋,而是直接进入可能藏钱的卧室。这个小偷翻找如此仔细,大半是为了图腾经来的。

    想到图腾经,苏寒轻轻的拍了拍胸口,感受到丝织物下还有一款柔软的物事,才放下了心。

    “今儿抓到了一定好好拷问拷问。”苏寒边想边蹑手蹑脚,贴着墙壁,无声无息的前往自己的卧室。

    非常缓慢的到了卧室门口,发现门没有锁,留下了一条小缝隙,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点中了房门。

    吱呀,吱呀。

    年久失修的门推开的时候总有一些声音,苏寒尽量分多次推门,将声音最小化。

    门打开了一个身位,苏寒闪身进入了房间,同时一片狼藉的卧室简直不堪入目,床铺被掀开,被子被扔在了地上,抽屉被拉出来,七零八落,杂乱的倒在地上。

    “太凶残了。”苏寒的心底升腾起了一个念头,抓住那个小偷,也别先拷问了,第一件事情,是首先给我清理好整个房间,麻痹的,知道我刚住的时候清理了多久吗?

    他本来有些洁癖,此时房子里面乱成了这个样子,心头都发堵,不过他现在已经确定了那名小偷的位置了。

    在卧室的角落里面,有个暗门,推开之后是一个储物室,里面放着衣柜和一些杂物。

    苏寒二话不说,箭一般的冲了过去,如飞虎队一般,暴力的将门踹开,见到人影后,闪身于前,一柄刀锋架在了小偷的脖子上面。

    “哎呀,有鬼啊。”

    苏寒还没有说话呢,那小偷倒是先报怨起来。

    “嗯?很熟悉啊?”苏寒听到声音,十分熟悉,将对方的头转过来一看,原来是蔓华。

    “你干什么?用刀吓唬我啊,拿你点好吃的,你至于吗?何况找遍了全屋,还什么都没有找到。”

    苏寒有些惊讶,长大了嘴巴:“姐姐,你将我的房间翻得跟猪窝一样,就是为了在里面找找有什么能吃的?”

    “当然了。”蔓华揉了揉脖子,不开心的嘟哝道:“一个造春药的还随身携带了一把刀,你到底是干啥的?”

    苏寒哪里有心情回答这个,而是将蔓华拉到了卧室:“找吃的为什么翻我的床铺?”

    “废话,我怎么知道你的床下没有藏着一些零食的?”

    姐姐,你见过有零嘴放在床铺下面的吗?

    苏寒指了指柜子:“那柜子呢?”

    “我怕柜子里面有桃酥,所以先看看。”

    “外面的开水瓶呢?”

    “哎呀,现在好多人都是将小米扔到开水瓶里面,然后再灌水直接焖吗,我怕你也喜欢这种烹饪方式呢。”

    苏寒翻了翻白眼:“哎呀!姐姐,我一直知道你是个吃货,可是并不知道你是一个如此有想象力的吃货啊,真心吊炸天啊,你这个想象力,不去起点当玄幻写手,是有些可惜。”

    “切!还真别说,我当过,只是扑街了好多本。”

    苏寒摆摆手:“算我没说。”如果是别人跟他说这些话,他肯定是不信的,可是对于蔓华,他是真的相信,这个丫头没有什么机心,看到对方可怜巴巴的眼神,他心软了,刚才的怒气一瞬间全部没有。

    “你是真想吃东西?”

    蔓华的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嗯,嗯。”

    “真是个贪吃鬼啊。”苏寒想了想:“冰箱里面还有一点瘦肉,打两个鸡蛋,给你来碗蛋炒饭咋样?”

    “啊!还有肉吃啊,太好了,太好了。”蔓华本来毫无精神的模样顿时欢腾起来,拍着巴掌叫好。

    苏寒是真有些心疼:这么大的架子,一天到晚吃不饱饭,着实可怜,只是为啥她自己不学学手艺呢?

    刚准备走路厨房,突然听见蔓华说道:“等吃饱了,睡足了,明天早上去找那个王八蛋要拖欠的薪水。”

    “啥?蔓蔓,你薪水被拖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