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握紧刀锋

    杰哥的刀锋闪过,一刀劈了下去。

    刀锋在小颖看着很慢的情况下落下来。

    速度再慢,总有到达的时候,小颖看着刀锋离自己的喉咙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也识相的闭上了尖叫的喉咙。

    刀,还是落在了小颖的身上。

    只是刀并为落在她那细腻的喉脖上,也没有扎进她的心脏,而是她的手和脚,更加确切的说,是落在了她手上和脚上的绳子。

    嚓嚓!

    绳子被割断,小颖重新回归了自由。

    杰哥一回头,一耳光甩在了光头的脸上:“谁让你们抓她的?”

    “你说的啊。”光头捂着脸颊,眼神喷火的瞧着杰哥:“你跟我打了三遍电话,忘了吗?”

    “是我的说的,可是你不是看完了纹身展览会了吗?怎么还去抓他,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光头有些不理解:“难道看完了一场纹身会,你就消气了?”

    “废话!”杰哥指着小颖说道:“你知道他男人是谁吗?是今天晚上的苏哥!”

    “你是说纹身会上,力挫关东哲的那位,苏哥?”

    杰哥再骂了一句:“废话,还有谁有资格让我喊一声苏哥的?我现在是他的铁杆粉丝,谁做对他不利的事情,就是对我做不利的事情。”

    小颖这才将心放回了肚子里面,搞了半天,这两人现在是苏寒的粉丝啊,那自己就不用死了?

    光头狠狠的拍了拍大腿,将刚才的那一巴掌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我擦,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这位妹子是苏哥的女人,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干啊!要是谁敢去伤害他,第一个就是跟我光头作对,弟兄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几位小弟异口同声的说道,今天晚上苏寒展现的不光是纹身的技艺,还有十足的人格魅力。

    这些参加过纹身展览会的人,无一不被他给深深的折服,将他当成了独一无二的精神领袖。

    “现在知道他是苏哥的女人了,还不给他道歉啊!操!”杰哥大声的骂道,同时他也回过头:“对不住了,姐,刚才确实是冒犯了,是我的问题,我错了,真不知道苏哥是你男朋友,他纹身咋纹得那么好呢?”

    小颖笑了,嘴角弯弯,似一轮皓洁的明月:“别说你们了,就算是我刚和他一起去参加纹身展览会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会纹身,另外,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是他的朋友。”

    “哦!”杰哥和光头对视了一眼,他们也都是混社会的老人了,虽然一个是流氓,一个是流氓加基佬,但是女方对男方有意思这件事情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同时他们也懂,有些东西还不能当着恋人的面直接说透,说透了反而没啥意思了,搅乱了一对好姻缘。

    顿时杰哥和光头异口同声的说道:“瞧我这张破嘴,以后就是姐,肯定不是嫂子啥的。”说完还挤眉弄眼的。

    小颖听出两人话里的深意,羞红了俏脸,跳下车,转过头,嘟哝道:“这两人太坏了。”

    她刚转过头的时候,却看见苏寒冲了过来,手中握紧了刀锋。

    天啊!小寒哥该不会是来杀了他们的吧?

    “别动手。”小颖抱住了苏寒的腰,大声的说道:“他们都是好人,都是好人。”

    饱满弹性的胸部贴在苏寒的身上,顿时让苏寒的战斗力全无,同时还有某件兵器突然膨胀起来,顶住了小颖的小蛮腰。

    两人都很尴尬。

    小颖连忙松开了手,苏寒则憋着劲让那个部位软下来,周围还有好多人呢,小颖毫发无损,也就是说这场架是打不起来了,而面前有五六个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膨胀的小弟弟的话,着实是一件超级尴尬的事情。

    杰哥和光头看着苏寒过来了,立马迎了过去:“苏哥,实在是对不住啊,今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

    “误会?好说,好说。”苏寒的手接过杰哥递来的烟卷,同时手上的刀锋顿时不见了踪影。

    只是接跟烟的时间,如此短暂,手中刀锋就不在了,这不是变魔术吧?杰哥和光头两人很惊讶,这种速度也太快了吧。

    开头在纹身展览会的时候,隔的距离很远,没有怎么看清,现在到了面前,才发现这一招的冲击力是那么强大。

    抽了一口香烟,苏寒笑着说道:“还别说,你这烟滋味不错。”

    杰哥笑呵呵的:“还可以,还可以。”

    倒是一旁的光头,开头一愣,然后摆出了一副好战的表情:“苏哥,我也用刀,用得还有些水平,不知道能不能赐教一两招。”

    光头以前开的咖啡厅里面有个花式铁板烧,也就是在客人面前用花里胡哨的姿势,煎小牛排。所以他倒是练出了一手不错的刀法,到了后来,成立“大龙帮平事”公司,客户们最信赖的就是光头手里的活计,快狠准,成功率相当之高。

    所以,光头对于自己的刀法还是有点傲气的,如今见了刀锋更加犀利的苏寒,更是想要比比。

    苏寒摆摆手;“这个就不用了,大家都是讲究人,不讲究的事情咱就别干了。”

    杰哥一旁敲着边鼓:“苏哥,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光头是个痴货,没事就喜欢琢磨琢磨他那把刀,见到了你这样的高手,可不是想要切磋一下么,你要真不和他过上两招,估计那个家伙十天半个月也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光头和杰哥的关系密切,两人之间倒还真是知根知底,而杰哥说的事情也是真事,上次杰哥的一位朋友专门练过柳叶刀,刀锋两寸长,半寸宽,吃饭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露了一手刀法,用刀锋将生鸡蛋的壳给剥下来了,同时又不伤及里面的膜,在拨完壳之后,蛋黄蛋清被薄膜包裹着,竟然还是一个完整的鸡蛋。

    光头便想和那哥们过过招,岂料人家不答应,不答应也没有办法啊,人家是客人,也不好动手,回到了家里,杰哥就有些失落,半个多月都没有睡个安稳觉。

    苏寒皱着眉头:“还有这种嗜好啊?那行,你来吧,往我身上攻一刀。”

    随着时间的延长,苏寒慢慢的回忆着技击,他的这手刀法也是来源于技击——白璧刀法,相传白璧刀法的开山鼻祖用的是一把玉质的刀,害怕刀被人敲坏,所以研究了一套藏刀,出刀的方法,所以练习这种刀法的人,很难被人发现他的刀锋在什么地方。

    白璧刀法在修真界号称世俗技击第一刀,刀法很强,苏寒有足够的自信。

    “那我来了。”光头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弯刀,这把弯刀往外弯,匕首长短,类似于意大利的战术狗腿军刀,是他找了一位老铁匠打的,很锋利,也很漂亮。

    刀柄的位置还被光头小心翼翼的缠了一层层的电工纸,可以看得出他平时有多么爱惜刀。

    “来吧!”苏寒勾了勾手指,做出了一副轻蔑的表情,很有挑衅的意味,他很想刺激出光头的潜能,瞧瞧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光头一刀劈了出去,快要劈在苏寒头上的时候,突然手腕一抖,来了一个刀花,改成了斜削,刀离苏寒的太阳穴一寸时,又腕了一个刀花,改成了竖劈,要削苏寒的肩膀。

    苏寒的手轻轻一抬,便听到了铛的一声,光头的刀被隔开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苏寒出刀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有那种金石之音,但所有人又都没有看见苏寒的刀锋在什么地方,好像他的手便是刀一样。

    “服气了,服气了。”光头不好意思的收起了自己的刀,也不气恼,见识到了另外一个境界,还有什么好气恼的,高兴才对嘛!

    苏寒问道:“你是不是经常锻炼手腕的控制力?”

    “是的,您怎么知道?”

    “你的腕力爆发力很好,控制力更是好得不行,可是你却走入了误区,追求刀锋的变化,其实刀为兵中勇将,讲究的是势大力沉,练习控制力,并不是为了玩花活,而是为了刀锋劈向对手的时候,握得更紧!刀法的精髓就是四个字——握紧刀锋!”

    光头顿时跪在了地上,朝着苏寒连续磕了几个响头:“见到高人了,今天得到了明确的指点,光头我感激不尽。”

    苏寒有些惭愧,毕竟这种刀法不是他追求的大道,偶尔指点指点一位普通人,便受到了他这样的回礼,也实在有些不合适,连忙扶起了光头:“别这样,别这样,咱们都是朋友,而且握紧刀锋这个意义好理解,可没有好几年的功夫,也是握不紧的。”

    “谢谢苏哥,谢谢苏哥,你就是我的老师。”光头的心情激动不已。

    杰哥心里也有些痒痒了,妈妈的光头,你丫倒是挺爽,上来就弄到了一套刀法。他拉扯着苏寒的衣服:“大哥!我以后想跟着你混。”

    “跟着我有什么好混的,你还是自己慢慢混吧,现在不也混得不错吗?车子有了,伴侣也有了,偶尔还能喊些人干架,这么惬意,跟着我混个毛线啊?”

    “不!大哥,我们那都是乌合之众,如果这样下去,估计不出五年,我就会死,我想跟着你干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