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苏英雄

    台下的人都傻眼了,他们一直关注着大屏幕,大屏幕给两名被纹身的志愿者一人一个镜头,通过镜头,观众们发现在关东哲已经在志愿者身上刺下了一个美轮美奂的风字时,苏寒却坐在原地不动。

    “完犊子了,那个小子必须输。”

    “这还需要你说?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

    “咋了?你还想着他能够赢下来呢?怎么可能?”

    “全国第一的浪客都不行,更加别说这个籍籍无名的小子了。”

    “妹的,这个小子其实和狼客上的效果一样,赢不了一局嘛!当然,换成咱们这里的任何人都是一个效果,吃鸭蛋,只是看看场面好看不好看罢了。”

    这些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苏寒却用手中的钢板给了关东哲势大力沉的一击,让刚才还不可一世的亚洲第一纹身师,现在躺在地上痛哭哀嚎。

    观众们傻眼了半分钟,顿时都响起了一阵阵雷鸣的掌声,关东哲虽然只有半笔没有刺完,可是划破了志愿者的手臂,已经算输了。

    “那个叫苏汉的哥们,你真碉堡了。”

    “放什么屁呢?英雄不叫苏汉,叫苏寒,寒冷的寒。”

    “苏英雄啊,以后我就是你的偶像了……说错了,你是我的偶像,偶像,我爱你。”

    “真是出了一口恶气,关东哲,你以为你赢了吗?还不是输了?还不可一世呢,瞧瞧你那样。”

    观众的感觉都像是久违的烟鬼吸上了一口中华烟,骨子里面都透着一股子惬意出来,爽呆了,酷毙了,出了一口子恶气啊。

    就连站在二楼走廊的小颖,也是大呼了一声过瘾,然后狠狠的跺了跺脚,发泄了一会儿,她又笑起来了,嘴角上翘,跟小月牙似的:“唉!我还一直反对暴力呢,怎么这次小寒哥使用暴力,我却一点都没有反感呢?”

    暴力真的很泄气啊。

    关东哲不喜欢输,讨厌输,他也没有面对输的勇气,对主持人说道:“主持人,他犯规了,你看见吗?用钢板将我撞倒了,我现在腿还疼呢。”

    伤的是髋骨,又不好将裤子脱下来给主持人看,关东哲只能指了指自己的痛楚,伸冤道。

    “这个……这个……。”主持人有些迟疑不定,虽然自己确实有些偏袒关东哲,可是这个时候出头的话,真的好吗?全场的观众不会吃了自己吗?

    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后,还是重重的宣布:“关东哲胜,苏寒犯规了,而且犯规的尺度还非常的大。”

    苏寒倒也干脆,一回头,伸出了双臂,像领袖一样,振臂一呼:“兄弟们,我就想问一句,刚才浪客是怎么输的?”

    “就是,主持人,你干不了裁判就不要干了,苏英雄的手法,上一轮里关东哲就出现过了,我就想问一句,为什么关东哲没有犯规,而苏英雄就犯规了呢?”

    “这个?这个?”主持人额头上全是冷汗,奶奶的,早知道就不来接这一趟活了,实在是太难,他战战兢兢的说道:“是这样的,关东哲的犯规不是很严重,而苏寒的犯规严重一些,严重的犯规嘛!咱们就要区别对待了。”

    顿时有些犀利的观众就反驳道:“哈哈,牛啊,照你这个逻辑。站街的小姐就是小姐,在酒店里面卖身的高级小姐就不是小姐了?大家都要一视同仁。”

    “妈拉个巴子的,上一盘你说关东哲没有犯规,咱也就算了,这一次倒好,算苏英雄犯规了,区别对待的人还真是有点骨气啊,你别忘了,往上翻三辈,你也是华夏人。”

    “这要是回到了几十年前,那准是汉奸,胡汉三那种。”

    主持人的祖宗十八代,在最快的时间里面,被这群人狠狠的骂了一顿,牙根恨得直痒痒,只能说道:“这一局,苏寒没有犯规,关东哲因为刺破志愿者的手臂,算输!”

    关东哲的眼中闪过了一份阴冷,他从来没有输过,这一次却输给了一个菜鸟,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一个只用了纹针,纹了三笔的菜鸟。

    这让他怎么能够忍受。

    苏寒笑吟吟的蹲在了关东哲的身边,低着头,瞧着他的脸说道:“现在知道谁是庸才,谁是天才了吗?蠢货。”

    整个会场,专业的纹身师不少,可是只有一个人能够在赢了比赛之后,趾高气昂的指着关东哲鼻子骂蠢货,这叫观众们怎么对苏寒没有好感呢?

    “苏英雄,我刚才错了,不应该骂你,以后我也不会了,哪怕你输了下面的两场比赛。”

    “我不能用我的小**打赌了,我发现苏哥是一个不能用常理来揣摩的人,收回刚才的话。”刚才那位说苏寒如果赢了关东哲,他就切**的家伙,连忙说道,要不然,自己的**很有可能保不住。

    “苏英雄万岁。”

    一时间,观众们的情绪都放在了苏寒的身上,别的事情已经没有了意义,至少苏寒赢过,作为一名只学了三天纹身的家伙,赢了亚洲第一,光是这件事,就能够成为可以在纹身界传唱很久的佳话。

    关东哲面色铁青,自己想要好好虐一下苏寒,岂料强奸不成反被草,他的心中被耻辱占据了,挥了挥手:“主持人,开始第二项,现在就要开始,我第一个。”

    他不能让比赛的间隙继续加长了,只要有一点时间,观众们就在帮衬着苏寒,在贬损着他。

    “开始!”主持人挥了挥手。

    关东哲仔细的盯住了大屏幕,快反应和好眼力,是他的拿手好戏,嚣张着呢。

    唰!

    屏幕上面出现了一组数字。

    关东哲的眼睛放光,光芒在零点四秒中之后散去,他没有等主持人控制节奏,就自己脱口而出:“1.12.16.17.19.24……。”

    一直念到了二十二个数字,他就念不出来了,刚才耻辱影响了他的心态,成绩也稍微差了一些。

    “关东的眼睛实在太神奇了,这一次他又取得了二十二个数字的成绩,仅仅三个数字没有记录下来。”主持人迎合着拍马屁的说道。

    观众们心中也着急,这个小日本鬼子的眼力真是不错,而且不光是不错,甚至可以说很优秀,这种优秀说是万中挑一也是不为过的,相反,苏寒这一边估计是非常难了。

    “只怕这一次苏英雄过不了关了,二十二个数字啊,我的娘啊,我刚才就看清楚了三个字。”

    “可不是嘛!平常人绝对不会记得住五个字的。”

    “哇塞!那上面有数字啊?”一位反应神经特别弱的家伙有些呆萌的说道,他看了两次,以为就是一道红光划过了呢。

    关东哲心中也觉得这个成绩足够秒杀苏寒了,重新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朝着苏寒缓缓的抬着下巴:“哼哼,苏寒,菜鸟永远是菜鸟,这一场就可以证明了。”

    “的确,这一场你证明了你越来越菜。”

    “你!”关东哲发现这个叫苏寒的菜鸟那张嘴巴真是犀利无比。

    好,再让你得瑟一会,待会看你还有什么好得瑟的。关东哲目光冷峻,一言不发了。

    苏寒走上了台,对主持人说道;“开始吧。”

    “你可要看清楚了,看少了不要赖我,那是你自己的水平问题。”

    “赶紧吧。”苏寒不想和主持人废话。

    主持人挥了挥手:“准备开始。”

    苏寒站在台上,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动作——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用什么去看东西呢?这不是明摆着认输吗?

    整个场地的观众都为苏寒捏了一把汗。

    “哇!苏英雄这是怎么了?闭上眼睛?直接缴械投降吗?”

    “别说话,我感觉苏英雄打算用这种方式来嘲讽关东哲。”

    “对!反正是输,但哥还真就无视你了,苏英雄这一招有些绝啊。”

    其实这些人根本不清楚,苏寒用的是筑基期的法术!在没有完全到达筑基之前,这种法术很难使用出来,就算是能量值已经接近了筑基,苏寒能够使用这种法术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五分钟。

    这种法术就是“聚神”。

    目光散乱者聚,苏寒此时用来观摩的地方并不是眼睛,而是头顶。

    一些功法里面都会记录一句话:“头顶乃诸阳之汇,百脉之宗。”

    只要通过聚神的法术,能够让头顶出现眼睛的功能,而且观感非常敏锐,在他为九劫散仙的时候,这种法术配合上他的功力、暗器,每次都让对头闻风丧胆。

    很是神奇。

    唰!

    屏幕上面划过了一排红色的阿拉伯数字,可是苏寒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站在走廊里的小颖都有些失望,不过继而一想,也明了,毕竟苏寒只学了几天的纹身,论眼力,和关东哲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应该是赢不下来,还不如用这种方式,好好的嘲讽嘲讽关东哲呢。

    也算是无声的抗议吧。

    等到红色的字体过去了两分钟,苏寒才睁开了眼睛。

    主持人顿时觉得好笑,闭着眼睛跟人比赛,这不是找输吗?

    “这一局,关东哲以二十二个数字的成绩赢得比赛,总比分一比一。”主持极有自信的宣布了结果,甚至都不愿意去问一问苏寒,闭着眼睛,还能答对所有的数字?那你也别叫苏英雄了,改叫赌神高进得了。

    苏寒却张了张嘴,虽然音量下,但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我还没有说结果,你就帮我说了,是我比赛还是你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