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米粒之珠安敢于皓月争辉

    “今天的挑战赛拉开了序幕,有请我们的亚洲第一纹身师——关东哲!”

    关东哲从贵宾室里的懦夫形象重新恢复成高傲的模样,目光冷飕飕的瞧着台下的人:“我喜欢你们华夏的一句老话——米粒之珠安敢于皓月争辉,在我的眼里,你们不过是一群米粒而已,被人鄙夷的扔在了泥土堆里,而我,就是天空中皓洁的月亮,静静的漠视着你们,臣服吧,我的子民。”

    他似乎真的将自己当成了会馆里面的国王。

    苏寒冷笑着,喃喃说道:“一个得瑟的小丑。”

    没有说动苏寒,关东哲的这番话倒是让不少支持自己的少女们更加的痴迷:“哇!哲哲好有气魄。”

    “如果我的男朋友有哲哲一半霸气,我以后就幸福了。”

    “那些觉得我们家哲哲讨厌的人真是讨厌,我们哲哲的技艺天下无双。”

    台下也乱哄哄的,候选区坐着的人也都更加难耐了,他们恨不得现在上场,好好的羞辱一番关东哲。

    就连本来要去抓捕小颖的家伙,都觉得这场比赛太过于精彩,跟杰哥打着电话:“杰哥,这里有场比赛,人也太挤了,我怕节外生枝,要不然等比赛完了我再去看?”

    “呸!混账东西,你不就是想看比赛么?看就看,怕什么?那个小妞估计也是喜欢看比赛,眼睛都转不动呢。”

    “杰哥?你咋知道的?”

    “废话,我就在看,怎么能不知道?”

    杰哥本来是在车子里面休息的,听说这里有一场特别经常的比赛,也一瘸一拐的来了这里,他看到主持人已经上了回旋楼梯,连忙对电话吼道;“好了,不说了,主持人过来了。”

    主持人的手里面拿着一封信,朗声说道:“哈哈,大家都等急了吧?我本来只是主持一场简简单单的活动的,怎料这里还有一场比赛,我也莫名其妙的成为了这场比赛的主持,说句实在话,我心里也有些激动呢。”

    观众们冷着眼瞧着主持人,奶奶的,咱是看比赛的,不是看你嘴遁的,让你啰嗦,瞪死你。

    主持人再次冷场,有些尴尬,继续说道:“嘿嘿,我也不卖关子了,我先宣布一下挑战者的顺序。”他拆开了信封,念到:“第一位参赛的选手浪客、第二位参赛的选手虎纹,第三位参赛的选手云锦,第四位参赛的选手苏寒……。”

    他逐一将名字念完后,开始宣布规则:“今天的比赛很简单,怎么个简单法呢!比的是基本功,大家都知道,纹身师嘛!手一定要稳,眼睛一定要快,同时控制力度的手法一定要妙到毫巅,所以李先生给双方选手出的项目呢,和纹身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又有点关系。”

    “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看什么?”

    “我去,没关系就不好看了?什么逻辑。”

    “是的撒,我们要看到纹身师的素质,和他纹不纹身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顿时同意的声音将不同意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这也是李长风的点子,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他清楚一点,观众永远是喜欢看热闹刺激的东西,纹身师是用针的高手,有一双天下最为精致的手,这只手可以干成很多很多的事情,并非只有纹身。

    用非纹身的项目来吸引新手们的眼光,同时刺激观众的新鲜感,这些他都是下足了功夫的。

    “第一项,比的是手稳,伸直了手臂,然后在手臂上悬挂三十公斤的重物,再在我们志愿者的身上刺一个字!谁完成得好的,谁赢下这一局。”

    “第二项,比的是眼快,会馆大屏幕上会出现二十五个数字,但这些数字仅仅出现零点四秒,记下数字最多的人,赢!”

    “第三项,比的是手控制力的强大,选手站在一个摇摇晃晃的平台上,要对志愿者的身上刺一朵玫瑰花,完成得好的,赢。大家觉得这种比法,刺激吗?”主持人大声的喊道,同时麦克风举到了自己的身前。

    观众们异口同声的喊道:“刺激。”

    能不刺激么?内行人可以看出这些纹身师的基本功到底有多扎实,外行人可以感受一些新鲜的比法,李长风为了观众的口味,那是煞费苦心啊。

    “有请我们的第一位高手,浪客,以及亚洲第一纹身师——关东…………哲。”主持人故意拖了一个很长的尾音。

    观众们欢呼的,鼓掌的,呐喊的,尖叫的,不一而足。

    关东哲踏着十分平稳的步子,缓缓的走上了旋转楼梯,在旋转楼梯的旁边,临时搭起了一面台子。

    上了台子,关东哲挥手示意,许多的妹子尖叫到差点昏倒。

    而一旁的浪客上台的时候便冷清了好多,只有一些对纹身非常喜爱,或者经常关注纹身界的观众才挥手致意:“浪客,干死那丫的。”

    “你才是亚洲第一。”

    “浪客大人,我胸口的狼头就是你纹的,冲你的手艺,我也要支持你啊。”

    浪客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长袍罩住了鞋子,背后刻着一个狼头,他双眼闪着精光,一直以来,他都对自己的手艺十分自信,今天对阵关东哲,依然自信。

    熟悉浪客的人都知道,他这个家伙是名小于实,这些年有非常多的好作品问世,也曾经在纹身界名声大噪,但这些年,他却还在醉心于研究艺术——西洋的油画。

    他觉得只有艺术上到了巅峰,才能够让纹身也变得更加经典。

    当然醉心于研究艺术,并不是说他本身的基本功不扎实,相反,他的基本功也是业内人士夸赞的一点,手稳、眼快、敏捷度高,这三种基本素质都是世界级的。

    第一项比斗,比的是手稳。

    两位穿着旗袍的美女吃力的端着一个铁盘上来,铁盘是夹层,里面灌满了水银,水银的密度极大,不多的水银将铁盘的重量直接提升到了三十公斤。

    “你现在下去还来得及,有时候吧,现眼和露脸只有一步之遥。”关东哲在手腕上面捆绑铁盘的吊绳时候说道。

    浪客也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不做回答。

    三十公斤的重量并不算太重,可是要挂在手上,同时让手臂伸直,这个确实有些困难,俄罗斯的特工号称能够单手使用ak,ak才几公斤重,可想而知这个铁盘给两人造成的压力有多大。

    “咦!”苏寒有些奇怪,那个日本关东哲手掌上的天赋不行,手臂上的劲倒是不小。

    他看得清楚,关东哲的手上捆着一个铁盘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踉跄,甚至有些运用自如的感觉,相反浪客的捆上了铁盘,手便开始发颤。

    “有意思。”苏寒清楚关东哲并不是天赋型的纹身师,大多数是后天培养的,可是他并不清楚关东哲后天到底是如何训练的。

    为了培养手稳,关东哲从十来岁的时候便在手上捆住哑铃,连吃饭的时候都不会松开,到了现在他依然有这种习惯,只是十公斤的哑铃已经从一个变成了四个。

    关东哲笑了,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胜利。

    “请诸位开始,这个字就是我们李长风先生名字中的一个,风字。”主持人说完,便示意两人开始比赛。

    关东哲走到了一位赤着上身的男性志愿者面前,手里握着纹针,已经开始刺字了。

    纹身的效果主要是美观,所以可以运用任何的手法,不管是简体、繁体、楷体、草书,只要好看就行。

    关东哲走的是刚正一流,刺的字明显有很锋利的棱角。

    而浪客的风格是飘逸,选择的字体也是华夏的草书,一个风字刻得也飘逸十足,虽然手已经有些不稳了,可也不耽误美感,似乎是占了一些便宜。

    一般人也看不出个高下来,苏寒却看得清清楚楚,他知道,浪客输了,由于手不稳,已经刺破了志愿者身上的真皮层,一滴鲜血缓缓流出。

    鲜血一流出便被墨迹沾染,不太好看得出来,但却瞒不过苏寒。

    “那个日本鬼子有些道行。”

    两人的字都还差最后的一笔,关东哲见对方快要刺完了,心中有些忐忑,他没有必胜的把握,轻轻的摇晃摇晃了手臂,手中的铁盘摆动了一点点幅度,轻轻的撞在了浪客的铁盘上面。

    浪客本来手就不稳,被这么一撞,虽然轻,可是手已经控制不住了,情不自禁的打着哆嗦,手中的纹针在志愿者的背上狠狠的横拉了一下。

    志愿者的鲜血顿时流了一背。

    “哼哼!”关东哲阴鸷的看着浪客。

    “第一局,浪客输!”主持人无情的说道。

    浪客回过头,对主持人说道:“他作弊,他撞了我的铁盘。”

    “哈哈,浪客先生,你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难道不理解吗?他撞你,你受到了冲击,他也受到了冲击,为什么他稳如泰山,你却手抖得划伤了我们志愿者的背呢?”主持人狡辩道。

    “这不公平。”

    “规则里面没有不准撞这一条,说什么也没用。”

    会场里的人顿时都高喊着:“不公平,犯规。”

    “犯规!”

    “这也行?要早知道,我扔关东哲这个小日本鬼子一罐头,他还能不倒?”

    不过反对声是无效的,因为浪客也认输了,僵持下去对谁都不好,只能在接下来的两场里面再寻找胜机了。

    苏寒则看得心里窝火,暗骂道:“这个小日本鬼子也太无耻了,本来是必赢的一局,何必要下黑手呢?”将客人的背纹伤了,对于纹身师来说,是个不小的阴影。

    “如果让我上台,我让你一辈子都不敢再碰纹针。”苏寒攥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