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爱国者,慢走

    关东哲的话一出口,会场里不少人都咬紧了牙关,本来跟纹身相关,在场的人几乎都服气关东哲,从艺术的角度上,从本身的技巧上面,他的纹身技艺都拍得响,是个人物。

    可现在呢?却来这里得瑟起来,你凭什么?就凭这么多的粉丝喜欢你吗?

    关东哲的言论似乎并未停止:“在你们华夏有句老话,高手在民间,这就是你们国家用来掩饰专业人才凋零的借口吗?很有用处。”

    会场里不少人都盯着关东哲,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给生吞活剥了,他们真希望有高手出来和关东哲一较高下,虽然他们心里也知道,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太可能完成的。

    如果真能够干掉亚洲的第一纹身师,为什么亚洲第一纹身师不是出在华夏呢?

    会场里大部分的纹身爱好者都默然了,他们是真希望有人出头,狠狠的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关东哲一记打击。

    当然,想归想,但也没有人动。

    苏寒打着响指,自己也是华夏人,恰好他觉得自己这两天在九纹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和关东哲对抗,他有信心。

    但他也没有着急,说到底他不愿意出这个风头,隐姓埋名或许是他现在的愿望,他也熟知华夏的一句老话——棒打出头鸟。

    “再等等,也许还有其他的人能够治得了关东哲呢!”苏寒想了想,并没有着急示意挑战关东哲。

    他在等,他相信华夏的纹身师也是有热血的。

    似乎怕场面不热闹,站在关东哲身旁的李长风打了个清脆的响指:“老夫这么多年支持华夏的纹身行业,可惜没有见到有天赋的大师出现,今儿个关东哲也把狠话撂在这里了,我当然希望你们有人击败他,所以我要拿出一个很高的价钱。”

    “什么,重金?”

    “李老爷子志存高远啊。”

    “还是李老爷子给力。”众人看着李长风愿意花大价钱来让高手出来和关东哲挑战,都对这位老爷子肃然起敬,这才是忠实的华夏脊骨,够硬。

    甚至有一些人为李长风自动鼓起了掌。

    如果不是刚才和李长风有过接触,苏寒也会被李长风感动的。

    可是现在他并没有感动,从刚刚接触的情况来看,李长风这个人很有文化底蕴,说话做事都滴水不漏,偶尔还会通过话语旁敲侧击一番,但不知为什么,李长风总是给苏寒一种阴冷的感觉,这种阴冷似乎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

    再加上苏寒的目光凌厉,也曾经练过唇读术,刚才看见李长风和身边的主持人低声细语时,通过嘴型的判断,便清楚两人之间交谈的内容是什么。

    苏寒也明白,也许关东哲正是李长风拉过来的,奚落华夏的纹身师也是他肆意纵容的,无非是想引发一场大的热议,然后煽动影响力,从中获得利益罢了。

    而现在李长风又站出来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明显是想当小姐立牌坊。

    “大家稍安勿躁,老夫提的重金回报为两点,第一点,有能够战胜关东哲的我国纹身师,可以在会馆里面任意挑选一副纹身图案当收藏。”

    啪啪啪啪!

    又是一系列响亮的鼓掌声。

    这个会馆里,有一些纹身图案那是欧美已经过世的大师所作,也是一份原稿,价值巨大,就算不愿意收藏了,转手卖出去,也是一大笔款子,足够一个普通人吃喝一辈子了。

    “哟嚯,李老爷子如此仗义,看来那个小日本要完蛋了。”

    “这么大的奖赏,就不信找不到几位勇夫。”

    维护关东哲的一位小姑娘顿时辩白道:“呸!华夏还有勇夫?最多是莽夫。”

    “啧啧,小姑娘,不是我说你,追星可以,但追星追得忘了祖宗,那可就不值当了,对吧。”

    会场里面又吵哄哄的一片。

    李长风也没有制止,只是轻声的说道:“我这里还有第二份回报。”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住了,全场的观众也都识相的闭上了嘴巴,别吵得热闹都看不上,那就有点坑爹了。

    心中暗笑,李长风脸上却不显露出来,其实他最喜欢这种操控人言行的方式,尤其是望向满场接近万把人的会馆鸦雀无声,心中更是无比满足:“第二份回报是什么?如果我国有纹身师获胜,那么就能够进入我的公司,担任文艺总监,专门负责我们公司为客人设计纹身,保底年薪五十万。”

    会馆中有些观众嗤之以鼻,里面也不乏有钱的大爷,但在场的纹身师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为了别的,只因为纹身师的薪水是很低的。

    一般情况下,纹身师的薪水是按件计价,也就是一个月纹了几次活收几次的钱,一来不稳定,二来薪水也低,个别的一个月能够赚到两三万,那也是拼死拼活干出来的,更多的纹身师甚至都不能够保证养家糊口的基本薪水。

    年薪五十万啊,而且还不用动手,只需要设计设计,这简直是吃了皇粮了,就算是放在别的行业里,也是一份不低的薪水。

    “五十万?李老爷子的公司到底有多大啊?”

    “李老爷子,别开一空头支票啊,到时候赢了,却没有那么高的待遇,我们也不知道咋想你。”

    “不就是五十万吗?如果赢了,李老爷子兑现不了,老子出钱养着。”一位公子哥模样的家伙大发厥词。

    李老爷子含笑摇头:“我们公司需要全世界顶级的人才,为客人做出最好的服务,五十万只是设计师的薪水,如果有纹身师的水平被我特别看中,能够成为我们公司的金牌纹身师的话,年薪一千万是打不住的,请记住,我的公司名字叫——心纹。”

    “是hearttattoo么?”

    “ht?原来它的老板就是李老爷子啊,怪不得这么生猛,佩服。”

    “我天啊,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在身上纹一副ht的作品。”

    一时间,所有的会场观众都激动起来。

    苏寒有些不解了,问一旁欢呼得特别夸张、胸口纹了个骷髅头的家伙:“心纹到底是啥?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激动?”

    那家伙鄙视了苏寒一眼:“外行的吧?心纹都不知道?”

    “刚刚入行,不太清楚。”苏寒也不着急,这些狂热的粉丝脑子都很乱,他也不会随便怪罪。

    “我告诉你啊,全世界纹身公司,排名第一,当之无愧的是心纹,传说心纹是香港的公司,原来是真的。”

    “纹身店哪里都有啊,就这家出名?”苏寒再次反问。

    “那当然了,我告诉你啊,上次有份报纸调查过,全世界所有的明星,也不管电影明星啦、篮球明星啦、足球明星啦,他们有百分之九十的人只选择一家公司纹身,那就是心纹!”

    全世界的百分之九十的明星选择一家店,那这家店的生意还真够大的,苏寒暗暗的想了想,看来那位李老头还真是个狠人。

    能够成立如此规模公司的人想来也不会是一位善良得任意让人欺负的主。

    这次所有的人都动心了,他们相信李长风有承诺的实力了,人群中的一些纹身师甚至都蠢蠢欲动了,这可是一战成名的好机会啊,只要成功了,就能够成为世界第一纹身公司的青睐,从而鲤鱼跃龙门,成为人上人。

    再有才、再性格偏执的纹身师也会动心的。

    “好了,我的回报大家也听到了,在楼梯下面那张桌子上有份登记表,去登个记,我会立刻安排你们和关东哲之间的战斗,这次的战斗,为了荣誉,为了胜利的信念,为了每一位纹身师心底里深藏的那一份执着。”李长风是条老狐狸,战斗即可就要打响,还不望了说上足够煽情的话。

    已经有几位华夏纹身界的高手热血沸腾了,在他们的面前,关东哲不再是自己钦佩的那个人,而是自己的拦路虎,绊脚石,眼中钉,他们要拔之而后快。

    “这个条件倒是蛮让我动心的。”苏寒也摸了摸鼻尖,让他动心的倒不是第二个条件,他也没有时间,更是没有兴趣去成为一商业公司的王牌人物,他的目标在于修炼,修炼出最高的境界,然后重新返回修真界。

    但是第一个条件已经足够重了,苏寒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副《纹心雕龙》,又摸了摸干瘪的钱包,凭经济实力,自己怎么样也不可能买得起这幅图案,至少它不会售价在两千以下吧。

    现在有机会了,苏寒当然会尽量去争取。

    “麻烦,让让。”苏寒想快速的挤出人堆,好去楼梯口的报名台写下自己的名字。

    “霍霍!不是吧?外行人,你也去跟关东哲战斗?还差得远呢。”苏寒边上纹着骷髅头的家伙嘲笑着他。

    连心纹都不清楚的家伙,竟然还想着去战胜强大的关东哲?人家可是亚洲第一纹身师,再怎么不济,也不可能输给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外行人吧?

    骷髅头挤眉弄眼的瞧着苏寒。

    苏寒顿时觉得脸有些发烧,旁边不少的人都冲着自己眨眼睛呢,分明就是一种歧视。

    他暗恨的低着头,咬牙切齿的憋出了一句话;“抗日卫国,人人有责。”

    等他离开了人群,骷髅头还在他背后挥舞着手,也不知道是诋毁还是赞扬的说道:“爱国者,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