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张狂的日本纹身师

    “来,小友这边请。”老人的身份明显不俗,在他手指的前方五六米的地方,有一张大理石的桌子,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洋酒,周围站了五六位西服保镖。

    在人群拥挤的会馆里,没有一个人在那张桌子边歇脚,想来也是这些保镖的功劳。

    “小友,你要喝点什么?是皇家礼炮呢?还是芝华士?”

    “随便。”说句实在话,苏寒是根本喝不惯这些东西,在他感觉中,洋酒和马尿几乎是一个味,虽然他并没有尝过马尿到底是什么味道。

    老人也没有继续问,从一旁的黄色瓶子里倒了一些,黄褐色的酒汁流淌在骷髅形状的杯子里,场面有些诡异的凄美。

    放入了两块冰,老人优雅的摇了摇,递给了苏寒:“老朽姓李,双名长风。”

    李长风?苏寒脑子里面回忆这个名字,没有想出个由头来,至少那些有名的纹身师里,是没有这个名字的。

    “哈哈,我这个人比较浅薄,不认识大师,别见怪。”苏寒打了个哈哈,委婉的告诉了李长风——你还不是很出名,至少没有苍井空出名。

    李长风笑了笑;“你倒是实诚,如果你说认识我,我倒是有些瞧不起你了。”

    “为什么?”

    “侧面的反应了你的品味太低。”

    噗嗤,苏寒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老头还挺幽默的。

    “好了,开个小小的玩笑,当做喝酒前的开胃菜,我们聊点严肃的。”李长风的眼神从刚才略微的不正经变得尤其严肃:“我为这幅作品取名纹心雕龙也是有说法的,因为我这幅作品能够看透人心。”

    “看透人心?”

    “当然了,胆小者见了这幅纹身拔腿就跑,胆大者见了这幅纹身便想要站着好好瞧瞧,贪婪的见了恨不得立马抢了去,猥琐的人见了眼中尽是靡靡之色,这就能让我看透人心了。”李长风呷了一口杯中之物:“都说我雕的龙栩栩如生,像是要挣脱出来一半,哼哼,其实我想说这些人都没有眼光,老夫雕的是龙,纹得是心啊!”

    苏寒觉得这老头很博学,至少风度翩翩,虽然满肚子的酸言苦水,可若没有两下子,还真说不出这得体的话来。

    “原来纹心雕龙是这么个意思,只是我有个疑问,您就这么保证观看者在这幅纹身面前能够让你看见他的心思?”

    李长风第三次笑道:“这个问题有些见解,我喜欢。刚好我还有点事,需要过去,我就将最后一句话送给小友。”

    “请讲。”

    “以我之心观万物,万物皆有我之色彩,这幅纹身怎么能够看透人心呢?只不过是人在这幅图案面前自顾自的掏出心来瞧了瞧,又恰好被老夫看见了。”

    说完,李长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下子,轮到苏寒紧张了,他觉得这位老头真的和自己没有任何过节,可是他的话为什么如此犀利,而且总是指着自己呢?难道说他看清楚自己身上的图腾经秘密了?

    想到这里,苏寒的冷汗直冒。

    “不可能,怎么可能?”苏寒再次瞧了瞧《纹心雕龙》,想到:不,我不能害怕这老头,也许他话里的意思在别的地方,但有什么办法将这幅纹身弄过来呢?

    顿时他有些犯难了,抢,实在不是他的本意,何况就冲面前那六名保镖兜里鼓鼓囊囊的,肯定是抢不了。

    如果苏寒估计没错的话,这些人兜里装的是枪。

    他现在的身手还是比不上子弹的。

    在他回过神的一刻,发现刚才和自己聊天的李长风已经站在了旋转楼梯上面,他旁边一位年轻人捏着麦克风,一脸激动的说道:“大家请安静五分钟。”

    会场里面依旧嘈杂,谁去管你一个小小的主持人呢。

    主持人有些尴尬,拿出了杀手锏:“日本最出名的纹身师关东哲马上就要过来了,希望大家能够展现一些我们国家的高尚风貌,不要再吵了。”

    全场所有的人几乎都清楚关东哲这个人,有些甚至还是关东哲的铁杆粉丝,顿时都安静下来,仰着脖子瞧着旋转楼梯上的主持人,和旁边的李长风。

    “李先生,没有办法,不用这招肯定不行,真不是我喜欢那小日本鬼子。”

    李长风笑了笑,音量很低的说道:“我喜欢你这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我又很讨厌你后面的行为,既然做出来了,何必去解释呢?继续吧。”

    “是!”主持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接着说道:“今天是我们纹身界难得的大日子,想必诸位也看见了,这次的规模格外的宏大,这一切都要感谢我旁边的老先生——李长风李先生。”

    主持人拖了个音调,却并没有发现观众有鼓掌的意图——一群热爱纹身的人有些不同常理是可以原谅的。他只能继续说道:“李先生是纹身会馆最大的股东,今天还有许多的作品是李先生自己的珍藏,他可以说为了纹身这项地下艺术贡献了很多的精力。”

    这一次,观众们都鼓起掌来,不管是谁,用自己的能力去推动一项事业的发展,他总是值得人尊敬的。

    李长风面对观众们的掌声,挥了挥手致意:“这些天我也没怎么合眼,一来要办这个展览会,同时还邀请到了日本的首席纹身师,也是整个亚洲最为出名的纹身师——关东哲。”

    观众们听到关东哲这三个字,再次热烈的鼓掌,多少人就是冲着他来的。

    主持人这一次信心十足的拖长了音调:“欢迎关东哲先生。”

    “哦!!!”

    “哲哲,我爱你,你要是在我胸前绣一副纹身,你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关东哲,你是最伟大的。”

    苏寒在台下倒是瞧得倒有些乐呵,现在的粉丝,一旦入了迷,那简直不得了啊。

    咚……咚……咚。

    生硬的皮鞋跟和大理石的地面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音响,关东哲在众人的拥戴中,迈着有力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旋转楼梯。

    “哟,长得还不错。”苏寒扬了扬脖子,打量了一番关东哲。

    修身西裤、修身的西服、黑色的皮鞋,一切都似乎说明关东哲是一位极度有修养的男人,并不像大多的同行一样,留着乱乱或者长长的头发,关东哲剪了个圆寸,配合那张略显秀气的脸蛋,顿时又谋杀了不少女孩子的尖叫声。

    外行看热闹,同行瞧的是门道,苏寒作为纹门最有天赋的弟子之一,自然是瞧出了不少的门道。

    给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谷关东哲的一双手。

    这双手并非颀长,手指也不纤细,稍稍有些短,有些肉,照教苏寒暗器的师父说,这种手叫肥短粗,天赋有缺陷。

    手指短则缺乏控制力,手指粗,表示手指不太灵敏,而有些肉就更加要不得了,手指的敏感度会因为这些小小的肥肉而偏差。

    综合来看,关东哲的天分尤其的差,凭着这么差的天分却能够成为纹身爱好者嘴里面的亚洲第一纹身师,足见他下了不少的苦功,毅力绝佳。

    出于这一点,苏寒还是一定程度上的佩服关东哲。

    关东哲压了压手,示意观众不要说话,倒挺管用,他的手彷佛就是声控开关似的,一压,全场的声音就全没了:“大家好,我是关东哲。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华夏,以前没来的时候,以为华夏的纹身高手很多,尤其是古法纹身,可是今天看了,不外如是,甚至可以说很差。”

    “如此差的纹身环境,我个人很鄙视,声明一下,这是我最后一次来华夏,同时告诉大家一声,华夏的纹身,不行!”

    他话音一落,顿时全场的人都哗然一片了。

    纹身爱好者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瞧瞧,这就是华夏的纹身环境,在我们日本,我不管讲什么,下面的人都不会说上一句话。”关东哲的性子里面似乎就藏着骄傲。

    苏寒本来对关东哲还有一丝好感的,可是现在,荡然无存:“哼哼,虽然靠着努力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可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个赢了就到处得瑟,输了就沉默寡言甚至恼羞成怒的小人嘴脸。”

    虽然后半句关东哲还没有体现出来,但苏寒已经为他下了定义。

    会场的观众也分成了两派,一派维护关东哲:“哇,我们哲哲真的好有个性啊,大爱。”

    “可不是么?咱们华夏的纹身师的作品都是一些什么玩意?简直看不下去。”

    “以前我只是有点喜欢哲哲,现在,我完全喜欢上他了。”

    一派则恼怒不堪。

    “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纹身师吗?至于这么嚣张。”

    “嚣张也就算了,还敢来华夏的地盘嚣张,不知道华夏的地盘上,日本人是没有半点人权的吗?”

    “靠,搞了半天,老子的偶像不过是一个右翼分子,还有个啥喜欢的?国耻不能忘。”

    就连站在二楼栏杆上准备一睹关东哲风采的小颖,心中也有些愤怒,恶狠狠的撕下了背上的纹身贴纸:哼,就是这些东西,才让一个小小的日本人有了嚣张的本钱。

    关东哲面对嘈杂的环境,微笑着比出了中指:“如果你们当中有人可以赢我的纹身,我自然服气,如果不行的话,我只能说华夏地大物博,华夏人却没有宽广的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