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纹心雕龙

    “杰哥,你可不能这样,如果你不在的话,我怎么办?”扭捏男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抱着杰哥的身体哭泣道。

    “嚷嚷你妹啊!我还没死呢。”

    “啊?你竟然没死?”

    杰哥恶狠狠的一耳光扇在扭捏男的脸上:“你还希望我死?”

    “怎么会呢?”

    “最好别这样想,我命大得很,给我找人,去纹身会馆,把那两个家伙给逮住,然后那个女的给我找个地方卖了,那个男的留着,我要好好整死他。”杰哥拿出了手机,摔在扭捏男的脸上:“去,找大龙,把这件事情给我干得漂亮一些。”

    “好叻。”说着扭捏男开始拨打手机上面的一个电话号码:“喂!大龙吗?这里有点事……。”他站起了身,开始朝着手机里面说些什么。

    苏寒走进了纹身会馆。

    这家会馆的规模有些大,上千平的大厅,中央有个回旋楼梯,在二楼、三楼还有一些单独的房间,里面也供着纹身的图案。

    苏寒想要找找小颖,却发现根本无从找起。

    这里简直是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客流量到了一个会馆能够承受的最大能力。

    对于会馆的火爆,苏寒想想也明了了,怎么说呢?全国爱好纹身的人虽然比例很小,但是人民的基数大啊,所以热爱纹身的人加起来肯定不少,纹身界一年举办的大型活动也不多,自然是吸引了无数的爱好者前来顶礼了。

    苏寒瞧着面前这些花花绿绿的人,有些大汉还打着赤膊,故意炫耀自己背上的纹身。

    “我天啊!竟然还有这样的纹身?”苏寒瞧着不远处一位赤膊大汉,背上竟然纹了个卡通人物——光头强。唉!强哥,你来了,熊大熊二怎么办呢?

    苏寒一时半会儿,还是找不到小颖,索性一边观摩着展厅里面的纹身,一边慢慢寻找。

    反正有人要找小颖的茬,肯定会引发一阵轩然大波,只要那里有异常的嘈杂声,苏寒就前去帮忙,倒也不会坏了什么事情的。

    仔细瞧了瞧,苏寒发现展厅里面的纹身分两种,一种是实体的,也就是找了一些模特,模特的身上纹有成套的纹身,第二种只是画卷,挂在墙上,或者是盛放在玻璃柜台里面,供游客观看。

    这些纹身中,最有人气的当然是实体的,而且载体最好是女性,苏寒刚刚经过的地方,就有位一丝不挂的金发美女,胸前纹了一朵红玫瑰,红玫瑰的把柄处,一直黝黑的鬼手将玫瑰握住。

    这幅《玫瑰中的鬼魅》博得了满堂彩,不过苏寒觉得主要出彩的并非是纹身本身,而是那位金发美女,身材实在太性感了,而且一堆胸脯简直可以埋下一个正常男人的脑袋。大也就罢了,还高傲的挺着,这件事情让苏寒倒是感觉挺神奇的。

    “咦?那副纹身为什么没有任何人观看呢?”苏寒瞧着前方十来米的地方有一个展台,没有一人驻足,哪怕是有人在那里瞧上了几眼,也快速的离开了,表情好像见着了鬼似的。

    苏寒觉得挺诡异的,迈着步子走了过去,而那位金发美女则勾不起他一点点兴趣,自己是来凑热闹的,不是来瞧脱得光光的女人的,再说了,真要看,可以掏点钱去看脱衣舞,那里的妹子才够火辣呢。

    “该死的苏寒,该死的暴力狂。”小颖在展厅的二楼观摩着纹身,同时嘴巴里面嘟哝着:“别人又没有惹你,你就揍人家?太没有品德了,能打就牛了?能打就了不起了?”

    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小颖还是有些内疚的,本来就是自己邀请他来的,结果还把他给丢下来了,有点说不过去。

    可是刚刚动了这个念头,小颖嘴巴上面还是执拗的说道:“乱打人就是不行,就是没有风度,我怎么能开车接这么没有风度的男人呢?”

    她的内心在打架,根本没有注意到一群穿着稀奇古怪的人已经进入了展厅,同时其中一位眼尖的家伙分明看到了小颖。

    这群人缓缓的挤过了人群,可能怕打草惊蛇,所以这群人的动作很慢,一会儿装作看纹身,一会儿相互着聊天,一步一步的朝着旋转楼梯那边移去。

    “杰哥,目标锁定,但只看到了那个女的。”

    “只看到女的就抓女的,看到了那个男的就抓那个男的,总之就是一点,我要报仇。”杰哥说话的声音有些激动,躺在越野车上又咳嗽了起来。

    “哟!杰哥,你可别这样,弄的我好心疼啊。”扭捏男人高马大,竟然拿着一块湿巾为杰哥擦起脸来,模样还带着一点小媳妇的娇羞。

    ……

    “咦?这幅纹身是有些古怪啊。”苏寒注视着面前的纹身。

    一副棉布图案,栩栩如生的刻画着一条龙,华夏神话中的三角烟龙。

    传说是地狱十殿阎罗王中秦广王的坐骑,浓烟所化,日行八千里,不吃熟食,专门挑拣一些毒龙进食。

    算是比较邪恶的神兽。

    在一些佛教的经典里,三角烟龙有一种奇怪的本事,能够看透人心。

    阎王每次审问新拘来的鬼魂时,都会借用三角眼龙的法力来看透鬼混的内心,是善是恶,一眼便能够辨明。

    苏寒细细的打量着纹身图案,三角烟龙的脸非常丑陋,简直可以说是奇丑无比,尖锐的獠牙朝上涌起,嘴唇出还喷出一股子黑色粘稠的液体。

    三只角也并非普通龙那样霸气的枝桠式角,而是断角,露出了头部一点点,被人掰断,断口处虎牙交错,渗人得很。

    “好家伙,仅仅是一幅图案便能让人感觉汗毛直立。”别说一般的人了,就算是苏寒,看上一会儿,都觉得心里针扎似的:“唉!这般凶恶的东西,能少看,就少看吧。”

    太过于凶恶的东西,见得太多,会影响道心,毕竟苏寒的性子以博爱为主,对于大多数的人他是不存坏心的。

    刚想着走,苏寒却没有迈动步子:“咦,我本来并不清楚有三角烟龙的说法的,但我怎么只看了一眼,就清楚这图案是三眼烟龙呢?”

    苏寒以前是根本不认识三眼烟龙的,修真界里也大多数是凡人,虽然有些修士法力通天,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能力更加卓越的凡人而已,算不得真仙,更加见不到地府的阎罗秦广王了。

    见不到秦广王,从哪门子知道他的坐骑是三角烟龙?

    啪!

    他拍了拍脑袋,对了,那天从九纹大师那里得到了图腾经,回家的途中,蔓华和自己讲了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里面就包括了三角烟龙,而且蔓华似乎对这条龙的印象尤为深刻,给苏寒讲解得也最过于仔细。

    所以苏寒才能够一眼辨认出面前的龙到底是什么玩意。

    “蔓华所讲的都是从图腾经里面窥探到的一丝契机,难道说这幅图案和图腾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苏寒心中略微有些兴奋,仔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但凡不是和那么妖异的图腾经有关联,怎么会也如此的妖邪呢?

    强忍着心中的不寒而栗和胃部的不适感,苏寒继续瞧着这幅画,他又总结出了一个非常巧合的地方——这幅图案和图腾经那副图案的大小一模一样,虽然不能精确到毫米,但苏寒觉得应该不会差出一厘米。

    他天天晚上都会把玩一阵图腾经,对于图腾经那块棉布的大小清楚得很。

    “应该是有关联的。”苏寒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

    正当苏寒一边琢磨,一边观摩的时候,突然间,不远处响起了一记爽朗的笑声:“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啊!”

    苏寒瞧了过去,一位佝偻着腰背的老人撑着一根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老人头发银白,可胡子却全部是黑色的,抖擞着精神傲然挺立在下巴之上,穿着一件能够反光的丝绸卦子,黑色的汉麻裤,老北京的布鞋,看上去很普通,可是总感觉不普通。

    “您……是在跟我说话吗?”苏寒偏着头问道。

    “哈哈,我真是想不到啊,苦心孤诣的设计出了这幅《纹心雕龙》的作品,本以为看懂的人必然也是我这等年纪的人,想不到,竟然是一位年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老人的声音夹杂着一些杂音,是喉管和喉咙摩擦出的声音,像极了一辆年久失修的机器,运转起来少不了嘎吱嘎吱的音色。

    苏寒恭敬的鞠了个躬:“想不到这幅作品竟然是出自大师的手笔,厉害,纹心雕龙,这个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可惜了,就是不应景啊。”

    一头丑恶的三角烟龙怎么也跟《纹心雕龙》这么优美的词语排在一起吧。

    分开看,各有各的好,可是这两件事物并在了一起,产生的是浓浓的不适感了。

    老人听了苏寒的直言,再次发着爽朗的笑声:“小友的肚子里倒有几滴墨水,我虽然老了,也偏爱一些诗词歌赋的东西,可是我还没有到挂羊头卖狗肉这种附庸风雅的境界,如果小友有时间,我倒是愿意为小友讲述讲述,可好?”

    “愿闻其详。”苏寒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