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天桥上的世界

    看电影如果是情侣一起看,算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可是一个大男人,独自去看,只能说很无聊了,还不如坐在家里,打开笔记本,看看盗版呢,哪个段落喜欢,还能够无限制的回放。

    但苏寒这货身上也没有什么钱,所有的钱交了,现在还剩下两千八百块钱,如果找个吃饭的地方坐坐,两三百就出去了,还是看电影划得来,一张票团购就三十块钱,加十五块还能看3d。

    “得了,去瞧瞧有没有最新上映的大片。”刚好车站附近有个很大的电影院,看完了电影,然后坐地铁回学校,时间差不多刚好。

    转换了方向,苏寒上了天桥,准备去街对面的亚贸商城,里面有一家万达影城,效果很好。

    不过以前的苏寒很少步行,都是车接车送,也没来过天桥。

    这一回上来可就瞧见新鲜的了。

    天桥上面已经成了一个杂货铺,卖什么的都有。

    有下象棋做笼子忽悠行人的,有卖袜子、卖打火机的,有拉二胡的。

    一位留着小胡须的摊主拉住了苏寒的衣服:“大哥,你瞧瞧这。”他指了指自己的摊位,全部都是香烟——中华、南京、黄鹤楼1916,全部是高档香烟。

    “瞧您这品味,就该抽这些烟。”

    苏寒一扒拉手,将摊主那双干枯的手一把打掉,淡淡的说道;“我没钱,抽不起这么名贵的烟。”

    “没钱怕啥啊,哥们业界良心,中华五块、黄鹤楼1916十块钱一包,要不要?买两包送一包。”

    苏寒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两百多的黄鹤楼1916卖十块?这烟还能抽吗?

    连忙摆手,继续朝前走着。

    还没走两三步,一位彪形大汉突然跳在了苏寒的面前,一双牛铃样的眼睛朝着苏寒不停的瞄着:“兄弟,你是个**丝啊。”

    苏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大哥,你瞧人还挺准的。”

    “那是!”大汉突然将衣服解开,双手将衣服拉成了一块幕布,蝙蝠侠似的,幕布上面全部是镶嵌的各种各样的碟片,封面不堪入目,基本上是没有穿着衣服的女人、或者是没有穿着衣服的一对男女,当然,还有更加重口味的,没有穿着衣服的女人和没有穿着衣服的金毛猎犬。

    我去!苏寒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汉伸出了五根手指:“五块钱一碟,嗷嗷黄,不黄找我。”

    饶是苏寒曾是九劫散仙,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连忙摆了摆手:“我不喜欢看这种。”

    “不喜欢看这种?欧美的也有,非洲的也有,还有奥德曼干小怪兽的。”大汉压着声音跟苏寒说道。

    苏寒是彻底被打败了:“我不喜欢看。”

    “别呀,别不喜欢看,这种碟片再怎么不喜欢,只要女主人公一叫起来,保管你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瞧着。”

    骂了隔壁的,还不让走了?苏寒咬牙切齿的趴在大汉的耳边:“实话告诉你,我性无能。”

    大喊伸出了大拇指:“哥们,你牛!”

    苏寒摇了摇头,他感觉再看一眼大汉,就想着将他给扔下去。

    又走了两步,这回倒是没有人对苏寒推销东西,但他看见了一张熟面孔。

    一位老太婆半跪着靠着桥栏杆,嘴唇干裂得都渗血了,摊位前摆着一个用来接钱的碗,另外一个一次性饭盒里面盛着几个干瘪的馒头,本来酥软的表皮都龟裂了。

    这老太婆正是前些天送给了苏寒一把桃木剑的那位。

    当时苏寒给了老太婆一千块钱,让她能够买上回家的火车票。

    现在怎么老太婆还在燕京城乞讨呢?

    骗子?苏寒的脑门里闪过了这个词。

    他很痛恨骗子,也讨厌欺骗自己的人,不过他没打算跟老太婆动手,一来,自己一千块钱换了那把桃木剑,确实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二来,这位老太婆上了年纪,乞讨点吃饭的钱也不算行骗,为了生计,没办法。

    “我说哥们,丫不买我的毛片,就不要在我面前站着,耽误我做生意了。”大汉蹲坐在地上,抽着烟,对苏寒说着一口地道的京片子。

    苏寒看了大汉一眼,指着老太婆说道;“她每天都在这里吗?”

    “哦!你说那婆婆啊,也就是前些天才来,我跟你说句公道话,我的毛片你不买就不买,去网上下盗版的还不要钱,但那位老婆婆,你还是给点钱,太可怜了。”

    “可怜?”苏寒皱了皱眉头。

    “可不是么?你是不知道,咱们燕京城里乞讨的、行街卖杂货的,都是一家人,消息都传着呢。”大汉顿了顿:“这位婆婆本来是投奔儿子来的,可惜儿子都是畜生,投靠不上,上次碰到了一位好心人,要找了一千块钱,打算回家,可惜了,她过来跟儿子辞行,她儿子简直就是白眼狼,抢了她一千块钱,还让她在这天桥上面要钱,每天都过来收账,一天就给老太太五块钱的生活费。”

    苏寒眯了眯眼睛,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的白眼狼?看来上次没管,这次要好好管管了。

    “他儿子干啥的?做的事情简直太不地道了。”

    “他儿子混的不差,就在天桥底下,看见没有?那有个美发店,是他儿子开的,有钱了还使劲的抢母亲嘴巴边的那一口食,要我生这么一儿子,早他妈大义灭亲了。”大汉聊道这里,倒是热情,源源不绝的讲着。

    苏寒捏紧了拳头:“王八犊子,别碰上了我。”

    “哟,千万别抱怨了。”大汉指着不远处一位染着黄头发的家伙:“瞧瞧,那白眼狼上来了,咱们都是小**丝一枚,他店里面还养着七八号如狼似虎的店员呢,斗不过。”

    苏寒仔细打量打量了那黄头发,罩着一件vans的卫衣、踩着匡威的限量版鞋子,里维斯的裤子倒是精神得很。

    可惜了,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头丑恶的灵魂。

    “哼哼!很凶猛是吧?哥来瞧瞧他到底有多凶猛。”苏寒不顾大汉的阻拦,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黄头发。

    黄头发到了老太婆的面前,一脚将一次性饭盒里的馒头给踢飞了,大声的咆哮道:“大半天都过去了,才要了这么一点钱?还想吃东西?我呸!”

    周围的摊主们敢怒不敢言,投向了黄头发鄙夷的眼色。

    “看什么看?”黄头发睖了周围的人一眼,弓着腰,瞧着正在流泪的老太婆:“看来我不给你一个脆的,你就不知道怎么流眼泪!也不知道怎么找别人要钱了。”

    说着,一耳光抽向了老太婆的脸。

    啪!

    耳光没有抽在老太婆的脸上——被苏寒给抓了结结实实的:“你给说道说道,到底他妈的什么才是他妈的亲妈?”

    “你是个什么东西,管你大爷的闲事?”黄头发的右手被制,左手一耳光扇了过去。

    苏寒再次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对方的左手,严肃的喝道:“给我说道说道,到底他妈的什么才是他妈的亲妈?”

    “你管我?”黄头发感觉手上一股巨力传来,手腕都快要被捏断了。

    “说道说道,你他妈的到底知不知道,他妈的什么才是他妈的亲妈?”

    “生我养我的就是亲妈。”黄头发发现碰上了一个硬茬,硬着头皮的说道。

    “哼哼,你这种比白眼狼还要白眼的畜生还清楚这事啊。”苏寒再次狠狠的捏着对方的手腕骨。

    黄头发感觉手骨马上就要裂开了,对苏寒服软;“大爷,你放了我,放了我,什么都好说。”同时,他还瞅着自己母亲,告饶的说道:“妈!妈!你认识这位大哥吗?让他不要揍我。”

    一个对母亲凶狠的人,往往不是什么真正的狠人,只不过是一个虚有其表的懦夫。

    苏寒二话不说,揪住了黄头发的领子,然后将他一把扔出了天桥。

    “啊!啊!”

    黄头发看见十米之下的街道,车水马龙,地上的人和一只小蚂蚁似的,他更知道,自己从上面掉下去,肯定是一命呜呼,救护车都不需要来,便能够见到阎王爷长什么样。

    啪嗒。

    黄头发的腰际被某个物体勾住了,苏寒一根食指扣住了黄头发的皮带:“给我大声的嚷嚷,我妈是天使,我是王八蛋。”

    “我妈是天使,我是王八蛋,我妈是天使,我是王八蛋……。”黄头发根本没有多想,立马将这些话重复出来,只是为了对方不要伤害自己的小命。

    老太婆留着浑浊的泪,她不是不清楚自己儿子的德行,今天算是真正的看透了,自己儿子不过是一个对亲人凶狠,对其他陌生人软绵绵的懦夫。

    “算了,小哥,你不要吓他了,求你了。”老太婆对儿子不是失望,而是绝望。

    可是已经绝望了的母亲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受苦。

    苏寒点了点头:“放心,老太太,这一回我是帮你到底了,说什么,今天我也要让你坐上回家的火车。”

    说着他快速的将黄头发给拉了上来,扔在了地上,臭烘烘的,揣了一裤裆屎。

    “哼哼。”苏寒捏着鼻子,踩住了黄头发的手腕:“给你时间,打个电话,把你们店里的人都给我叫上来。”

    “大爷,我哪里有什么人啊。”

    “快点!打电话。”

    “好,好。”黄头发不经意间浮现了一丝阴狠的笑容。

    让我打电话?好!

    他店里那些人还真是有些狠的角色,其中有一个叫疤子的,以前可是犯了重罪,关了二十多年,刚刚才放出来。

    “喂!疤子,你带上伙计们来天桥,这里有位大哥想要见见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