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脑残是病

    没等唐韵说话,苏寒抬起了头,瞧了瞧唐雅一眼,又白了白王晨一眼:“你们两个是恋人?”

    “呸!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唐雅啐了一口:“不要转移话题。”

    王晨也说道:“就是,转移话题?休想。”他接着说了一句略带文艺的话:“在你这骗子的眼里,男女之间就没有友谊?男女之间只有那种恶心的事情吗?请端正你的思想。”

    噗!还挺柏拉图的?

    苏寒笑得颤了颤肩膀:“我从来都相信男女之间是有纯正的友谊的,但我没有想到,两名没有恋人关系的男女,竟然能脑残到一块去。”

    他一伸手,用手指挑了挑线丝虫,线丝虫高高的飞起,划过了一条红色的丝线,复而落入了水中。

    “你们看见了没有?这条虫子别说延伸了,正常状态下已经有四十厘米的长度,这么长的虫子,长成了蚊子,那就不是将你们咬个包的问题了,而是将你们生吞活剥掉。”苏寒微微的晃着脑袋:“不懂不要装,脑残一定要治,因为,脑残是病!”

    顿时唐雅一句话都说不出,脸色通红,被人戳穿了心思的感觉。

    而王晨则还小声的嘟哝道:“不对啊,生物书上,这明明是蚊子的幼虫的。”

    “哼哼,你再回去好好翻翻生物书,要不然你好好看看生物老师的名字,确定他的副业不是带体育课。”苏寒再度出言讽刺,下定决心不揍王晨,但是没说下定决心不讽刺吧?

    王晨狠狠的捏紧了拳头,带面罩那个混蛋,你给我等着,待会不要跑。

    “想不到大自然这么神奇,竟然有这样的东西。”唐大风也曾走遍华夏的每一寸漂亮的土地,这么长且细的虫子,真是第一次见。

    苏寒按住了唐大风的腿:“唐叔,开始了啊。”

    “来吧。”

    呼!一道冒着冷光的刀锋划过,唐大风的脚腕处多了一条血痕。

    好在他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感觉不到刀锋的冰冷。

    苏寒手指一点,十条线丝虫组成了一条红色的绸带,钻入了唐大风的腿里。

    周围唐韵和唐雅见到这么怪异的景象都转过了头,心中有一种堵塞感,倒是王晨,不嫌恶心的看的津津有味。

    同时,苏寒割开了唐大风的另外一条腿,剩下的十条线丝虫也飞快的钻了进去。

    说来也怪,线丝虫彻底进入了腿部之后,被美工刀切开的细细的血痕竟然自动愈合了。

    唐大风一直在关注自己的腿,看到这种奇异的景象,心中有些震惊了,也更加相信苏寒的能力。

    倒是王晨,在一旁歪嘴托腮的嘲笑着:“江湖术士,故弄玄虚。”

    苏寒懒得搭理这个家伙,对唐大风说道:“唐叔,你的腿马上就会有知觉,但是这种感觉是一种针刺的疼,你忍住,同时告诉我,哪个地方疼。”

    不用苏寒说,唐大风已经感受到了,说是针扎,还不如说被蝎子蛰了一般,又痒又疼又涨,疼痛的力度相当之大,要不是开头说好了,还真有些忍不住。

    “这里,这里疼。”唐大风指中了脚腕的部位。

    刷!

    苏寒抬手一根飞针,笔直的纹针钻入了唐大风的骨膜上。

    “这里,这里。”

    唐大风同时有指着自己膝盖的内侧。

    再次一根飞针,稳稳的打在了唐大风的痛处。

    一边疼着,唐大风暗自还给了苏寒一个评价,上次说他走针很稳,现在又多出了一个优点,出针快,而且出针很准。

    更加重要的是,苏寒根本就不像是在扎银针,更像是在丢暗器。

    有几次,唐大风同时两三个穴位疼,分别用手按着,苏寒竟然同时飞出了两枚纹针,这手法,简直是绝了。

    “大师,你这可是飞针走穴?”

    “这叫无招胜有招。”苏寒微眯着眼睛,肆意挥洒着手中的银针。

    唐大风疼得只抽冷气,脑海里面却浮现出了当年去急诊时候的情景。

    那个时候,唐大风的一位好友给他介绍了国医大师——吴天林,吴天林擅长针灸,这些年,唐大风也没少在那里做过理疗。

    虽然腿没有怎么治好,可是对于吴天林的针灸手法那是佩服得很。

    每一针的力道都一模一样。

    可不要小看了这个优点,能够将每一针的力道控制得相差无几,这需要强大的耐力,同时还要对力量的良好控制,没有个二三十年的功力,还真是不行。

    “吴大师,你的针法真是臻入化境。”一次理疗的时候,唐大风由衷的对吴天林说道。

    吴天林却无半点开心的模样:“还是只得了一个皮毛,离臻入化境远着呢。”

    “在您理解中,什么才叫臻入化境呢?”

    “飞针走穴,每一针都能够像抛射暗器一样,准确无误,这样,便可以同时打多处穴道,想起来,如果真有这样的手法,许多的病痛也能够有办法治疗了。”

    唐大风便将飞针走穴这个词记下来了。

    现在看起来,苏寒确实是牛,瞧他的身形、皮肤,以及他说话的声音,唐大风猜测苏寒的年纪绝对不可能超过三十岁,如此年纪便在手法上超越国医大师甚多,实在是天赋异禀的人物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唐大风感叹道。

    一旁的唐韵和唐雅都看痴了,这种同时飞两根针,而且准确的命中部位的手法,简直是在电影里面才能够出现的。

    而现在她们竟然真的看见了。

    唐雅甚至以为苏寒表演的是魔术呢,不停的翻找着苏寒的漏洞。

    可真功夫就是真功夫,千锤百炼,容不得半点马虎,找来找去,也找不出苏寒的半点纰漏,只能作罢。

    “唐叔,线丝虫已经定型了,现在该给你复合神经。”苏寒打了个响指,手掌一掌掌的拍到了唐大风的腿上。

    拍的位置,是线丝虫的轨迹。

    啪啪啪!

    唐大风每中一掌,都感觉痛苦难耐,脸上气色极差,额头上满是冷汗。

    而苏寒也差不了太多,脸上全是豆大的热汗。

    一共十九掌,苏寒才坐了下来,浑身有些虚脱:“唐警官,给我倒杯可乐,要加冰啊。”

    “好!”唐韵虽然担心父亲,但还是从冰箱里面拿出一罐可乐,倒在一玻璃马克杯里,同时加入了三块冰块,摇晃摇晃,递给了苏寒。

    苏寒一鼓作气的喝完了,再次伸直了手臂:“再来一杯。”

    在唐韵倒可乐的瞬间,心里头不服气的王晨嘲笑道:“可乐喝多了,容易得肾结石,一看你就不是医生,连这点养生的常识都没有。”

    苏寒没好气的说道:“一个没有任何本事、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在斥责一位优秀的医生,这么滑稽的事情竟然都会出现!唉!世风日下啊。”

    “谁一点本事都没有?你敢说可乐喝多了不得肾结石?”

    还别说,王晨这个说法确实是存在的,可乐在人体中,水分会吸收,但是其他的成分会形成结晶,长在肾脏里面,久而久之,便会形成坚硬的结石。

    但苏寒每天都会练气,身体中的杂质都会因为练习的功法而化解掉,所以一点半点也无所谓,他哈哈大笑:“其实我也觉得你有肾结石。”

    “我哪里有?本少爷好得很,上个月才去做的b超,肾功能一切正常。”王晨上个星期还真去了一次医院,原因是有一次和女人办事的时候,发现自己射出来的东西里竟然夹杂着鲜血。

    以为是出了什么大病呢。

    结果医生告诉他,小毛病,就是用肾过度而已。

    苏寒摇了摇头:“你的肾结石已经转移了,不在肾里。”

    “那在哪里?”王晨嘴巴上不服,但心里还是有些服气苏寒的医术,对方这么一说,立马慌了神。

    “转移到了脑子里去了,现在堵住了你的脑部神经,让你出现了脑残的晚期症状。”苏寒大笑着说道。

    噗嗤!唐韵一下子没忍住,倒可乐的手都有些发抖,焦黑色的液体撒了一桌子:“咯咯,大师,你可真是幽默啊。”

    “混蛋。”王晨一个不小心,再被苏寒损了一顿。

    “啊!”

    唐大风一声尖锐的惨叫再次吸引了全屋人的关照。

    只见唐大风浑身着了火一般,不停的拍打着身上,脸色红彤彤的,让人想起了烧着了的蜂窝煤。

    “大师,怎么了?我浑身怎么如此难受?”

    唐大风边说着,边从轮椅上面滚落了下来,在地板上面打着滚,浑身衣物都染得灰蒙蒙的。

    唐韵连忙去扶唐大风,刚刚手臂碰上,就被唐大风使劲推开:“别动我,疼,疼死了。”

    唐韵心中有些不忍,扭头瞧着苏寒:“大师?这是什么回事?”

    “什么回事?肯定是这个骗子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才让我们父亲成了这个样子的。”唐雅脾气很糟糕,挥了挥手:“王晨,给这个不学无术,只知道故弄玄虚的江湖骗子一点颜色瞧瞧。”

    “好叻。”王晨捏着拳头,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缓缓的走向了苏寒。

    苏寒盯着自己的马克杯,微笑着说道:“出了问题都没有问清楚,就着急着动手?唐家的人怎么这么没有风度呢?”

    “慢着!”唐韵被苏寒一刺激,大声的喝止道:“那个鼻子上面带表的,别在我家里呜呜喳喳的,就算出了问题,也轮不到你这个外姓人插手。”

    王晨有些骑虎难下,一回头委屈的说道:“小雅,怎么你姐也嘲笑我的鼻子。”

    “别管,就给我狠狠揍那个戴面罩的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