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清新脱俗的愤青

    苏寒扯住了黄松的脖子,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强有力的一耳光,黄松感觉半边脸都是麻的,好像被铁棍子抽了一棍,满脑子都是小星星,嘴角发咸,每一颗牙齿都松动了不少。

    **上的伤痛还不算什么,问题是自己现在还没有穿衣服呢,好歹自己黄松也算个有钱人,怎么今天被人侮辱成了这样。

    他想反抗,却始终是不得劲,这让他内心极度受挫。

    苏寒却懒得管这些,再一记耳光抽下来了:“让你个混蛋长得这么欠揍。”

    “让你个混蛋长得这么欠揍还在外面车震,侮辱市容。”苏寒再挥舞了一耳光,黄松的脑袋肿得两倍大,估计亲妈都认不出来了。

    “让你个混蛋长得这么欠揍还在这里车震,车震也就不说了,竟然一丝不挂的车震。”苏寒再抽了一耳光。

    一连抽了几耳光,苏寒的瘾头都上来了。

    抽人脸是一种比打飞机还要容易上瘾的事情,因为打飞机只能自己爽,而抽人脸不光能够自己爽,而且还能够让人痛苦。

    “让你丫长得丑?”

    “长得丑也算了,还来燕京大学把妹子。”

    “靠,瞧着你这张丑爆了的脸,我又来气了。”

    “这一巴掌是因为……。”苏寒一下子词穷了,再抽了黄松一耳光:“虽然想不出理由了,可我就是想打你。”

    黄松的心在滴血,自己这是怎么了?招谁惹谁了吗?不过是跟一位女生车震而已,犯不着这么招恨吧?

    他下意识的以为面前这个家伙应该是燕京大学的愤青,只是听说过愤青为了国家而愤怒,为了社会构架而愤怒,为了诗歌愤怒,为了文学愤怒,妹的,怎么燕京大学的愤青如此清新脱俗,竟然为了车震愤怒?

    “以后我再见你车震,见一次就打一次,把你打成猪头三。”苏寒狠狠削了黄松一顿,心中顿时爽了很多,尤其是看到旁边的大学生都用手机或者是照相机拍照,心中更是开心得不行。

    哼哼,想要我的一只手?我让你臭名远播。

    在苏寒心中,让对手最难过的办法,并不是让他死,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瞬间意识就全部飘散,实在太让他好过了,苏寒决定让黄松身败名裂。

    你不是有钱么?明天媒体就能够知道你的身份,然后在报纸上面配上一个大大的标题:某某集团的公子黄松,昨天被人当场抓住车震,一丝不挂,几千人围观。

    “不行,还没有完全过瘾。”苏寒本来已经放手,黄松如同一坨烂泥一样的瘫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捱着身体的疼痛,如果不是有许多人围观,自己的脸皮已经丢得差不多了,他真的要痛声大号一番。

    还好,这个禽兽总算走了。黄松刚刚想到这里,自己又再次被苏寒提了起来,然后重重的一脚,给横着踹出去了。

    整个人如同一张风筝似的,被挂在了树杈上面——他的双脚都勾着大树的一根枝桠,如果不勾着,这样掉下去,脖子都给摔进了身体里。

    “哼哼,过瘾。”苏寒拍了拍手,便离开了。

    本来打算去找沈佳和涂毫聊聊天的,想了想还是算了,教训了黄松一顿,时间不够了,而且这样招摇进去,就算自己脸上有迷雾遮着,也会被察觉出身份的。

    索性干脆不去,苏寒背着手,又离开了燕京大学。

    他走的潇洒,但有些人就难受了。

    黄松被倒挂在树上,可是又下不来,他的手遮挡在私处,好多人都举着照相机对准了他,只要手一开,就像是明星的发布会似的,镁光灯不停的闪烁。

    “哥们,你就为我们奉献一下,手拿开。”

    “拿你妹,给我滚。”黄松大声咧咧。

    咔嚓咔嚓,一下子又谋杀了好多的照相机内存。

    黄松憋红了脖子,青筋在上面盘旋着,十分用劲的嚷嚷:“都给我滚开,我叫黄松,不想死的都闭上你们的照相机。”

    虽然还在丢脸,但是公子哥的架势不能丢,估计在场的人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牛逼哄哄的裸奔者,顿时还有些被吓唬住了。

    人群里面走出了一位身材高大的男生,瞧穿着和身形,应该是体育系的,一件李宁的卫衣,一件宽松的棉布运动裤,脚上一双nikeairforce的球鞋,很休闲也很有动感。

    男生走到黄送面前,对反吊着的这位说道:“我知道你是黄松。”

    “知道就好。”

    男生皱着眉头:“你知道我是谁吗?”

    “狗几把知道你是谁?”黄松以为对方清楚自己的身份呢。

    “很好,这么说你不认识我?”男生突然抓住了黄松的双手,狠狠的拉开:“不认识就对了,同学们,这个家伙的要害出来了,赶紧拍啊。”

    “你个混蛋?”黄送打死也想不到这位男生竟然动的这门心思,拼命的想用手去遮掩,可是根本动不了一份,面前这男生的劲头也有些大。

    “哇!这么点大的玩意,跟蚯蚓似的,还去搞别人的女朋友?”围观的下意识以为苏寒是车震门女主角的男朋友呢。

    “啧啧,我一直对我的兄弟有些自卑,现在看了你的兄弟,我自信心简直膨胀啊。”

    一边说,一边咔嚓咔嚓的想着,镁光灯将略微有些阴云的天空照得如烈阳当空一般。

    “别拍了,别拍了。”黄松都想大哭一场:妈妈,我想回家。

    ……

    唐家药材店,苏寒背着手走进了里屋,亲昵的喊着唐大师:“老哥,药材应该到了吧?”

    唐大师正在桌子上面核算账本呢,新来一批货,都挺乱的。

    听见了苏寒的声音,他立马合上了账本,走到了饮水器的边上;“哟!兄弟,老哥答应了你今天就来拿货,肯定不是现在才到啊,昨天晚上到的,凌晨三点半,老哥亲自来卸的货。”

    “哦!老哥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唐大师的确对苏寒的事情非常上心,平常如果到货了,而且是半夜到货的话,他肯定要求明天才去卸货。

    但昨天晚上到货的消息一来,唐大师哧溜一声,便从老婆的肚皮上爬了起来,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药材店,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回到了家里。

    他对朋友可是真上心,所以这些年的药材店一直越做越大,各种各样的朋友都有,无形中帮助了他很大的忙。

    将一杯茶叶端到了苏寒的面前,唐大师点着了烟,也给苏寒散了一根:“喝完这杯茶,咱们去瞧瞧货,新鲜活泼,包你满意。”

    “够意思,以后有用得着我苏寒的地方,尽管招呼。”

    “这话说的?见外了啊,咱们老哥老弟的,谈这些干啥?只要你心里有老哥我就行了呗。”唐大师笑呵呵的说道:“快喝吧,武夷山的大红袍,冷了就没味道了。”

    “得嘞。”苏寒瞧了瞧杯子里面,茶叶饱满得很,胖娃娃一般,在杯中上下翻飞着,呷了一口,果然唇齿留香:“好茶啊。”

    “可不是么?昨天买药材顺便采购的,清明时候下来的新鲜货,刚刚炒好的。”唐大师有些自傲的说道。

    苏寒一饮而尽:“好茶,老哥,咱们也去瞧瞧货吧。”

    “跟我走。”唐大师甩了甩袍袖,走在了前面。

    唐家药材店的门面只是起一个脸面的作用,在不远的街口,唐大师还有一个超级大的仓库。

    打开了厚重的铁门,硕大的仓库出现在苏寒的面前,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唐大师平常还真没有吹牛,这真是家大业大啊,上千平米的仓库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材,这没有一些雄厚的资本,直接就被撑死了。

    唐大师踱着步子,走到了一冰柜出,端出了一个玻璃盒子:“这是你要的线丝虫,苗疆的蛊虫,现在都没有激活呢!你应该知道怎么用吧?”

    苗疆的蛊虫很神秘,神秘到不是一般的人都不清楚如何使用这些蛊虫。

    苏寒自然是清楚的,他点了点头,拿过了唐大师手中的盒子,盯住了里面,仔细的瞧着。

    红色的小虫子,如同一根线一样,长且细,直挺挺的杂含在冰块中,虫体有些透明,甚至能够看见它唯一的脏器——肠子。

    “好货色,老哥果然手眼通天。”苏寒点了点头,将盒子放进自己的挎包内。

    “嘿嘿,那是自然,唐家药材店出品的绝对无次货、假货一说,对了,你的人参、犀牛角粉都放在药材店里,也一起过去拿走。”

    “谢谢老哥。”苏寒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打好了注意,待会就去唐韵的家中,治好唐大风的腿,东西一天没有到手,一天都不畅快啊,飞天檀子,哥们来了。

    ……

    唐韵板着手指头在数数,按理说,今天应该是苏寒给自己父亲治腿的时间了,可是已经到十一二点了,怎么还没有来呢?

    难道他真的是一个骗子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骗人。”唐韵心中反复的告诫着自己。

    一旁看着电视的唐大风瞧出了女儿的不对劲,宽慰道:“小韵啊,你也别着急,就算真是骗子,也没什么,当是花了一些钱买教训,咱们家里还不差这两个子。”

    “爸爸,不是钱的事情,我是觉得那位大师不可能是骗子。”

    “我也瞧着不像,一般的骗子装不出他那种世外高人的模样。”唐大风觉得自己看人还是有些准度的,心中也有些疑虑。

    砰砰砰!

    四合院的大门敲响了。

    唐韵屁股针扎了似的,用力的弹了起来:“大师来了,大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