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你是卖催情药的吧?

    苏寒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也想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扣子,脱下身上那些碍事的丝织物,然后抱紧怀中的美人,去床上滚滚床单,不过他明确的知道,等自己尽兴,估计蔓华已经因为太过于火热,而烤干了肺腑。

    总不能为了自己的一点点欢愉,而导致大好青春的蔓华死去吧?

    这种事他可干不出来,何况蔓华是拿他当真朋友的。

    他将蔓华放在床弦上,努力的分开了蔓华的手,准备施针,可是蔓华受不了身体内的炎热,依然将手搂住了苏寒的脖子,同时整个身子凑上来,拉都拉不开。

    人在潜意识中,力量是绝强的。

    苏寒有些无语,这是逼着我犯法吗?

    想归想,他还是不打算这么做,他错误的估计了血煞丹汤的作用,瞧蔓华这个样子,可能自己和她还没有完事之前,她就会化作一团火焰,但她不是凤凰,不能涅槃,只能火葬。

    没有办法,苏寒只能低着头,脑袋紧紧的压在蔓华的胸脯上面,然后准备给她施针。

    还别说,要说女人的胸脯是世界上面最柔软的地方呢,苏寒觉得自己的脸蛋都要陷入对方的胸里去了,斜视着蔓华的小腹,手中动作飞快,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在对方的丹田,丹田上一寸、下一寸上扎上了三枚纹针。

    丹田乃人体百阳之汇,身体热量全部由此输送,被苏寒扎上了三根纹针。

    纹针的针尖处开始泄着一些漆黑的物事。

    这也是煞气中的杂质。

    在血煞丹尚未熬制成功之时,里面总是会有些杂质的,或多或少的问题,而导致蔓华身体炎热的药材便是这杂质。

    如果是纯粹的血煞丹,服用了会通体微凉,舒畅得很。

    渐渐的,黑色的杂质不再流出,取而代之的则是紫色的静脉血。

    “还好及时祛除了,不知道肝脏有没有烧坏。”过高的体温能够烤干身体内部的水分,一旦没有水分,脏器便会萎缩,一旦不注意,可能酿成大祸。

    苏寒右手搭住了蔓华的脉搏上,感受着对方的脉象。

    还好,脉搏喷张有力,节奏感强烈,脏器完好无损,苏寒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差一点就成了一个吃货引发的血案了。

    蔓华始终觉得自己抱着一块坚冰,等到自己已经彻底恢复神智的时候,看清了面前有个男人在擦汗,她正要失声惊叫的时候,发现面前的人是苏寒,语气淡定下来:“汉子,你在我房间里面干啥?”

    “啊?没干啥啊?我刚救了你一命?怎么感谢我呢?咱们滚床单吧?”

    “滚床单?”蔓华反问了一句,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怎么会,自己怎么就穿着胸衣,而且胸衣的扣子解开,肩带散落到了胳膊肘,胸部根本没有任何遮挡,连胸前的红葡萄也在空气中大口的呼吸着。

    “啊……!!!”蔓华这一次真的失声惊叫,高亢的嗓音划破了天际,震得苏寒的耳膜一阵阵的疼痛:“姑奶奶别喊了,用手挡住啊。”

    他也觉得颇有些尴尬。

    蔓华听了有道理,连忙用手遮挡住了自己的一对咪咪,可是又不行,自己穿着内裤的地方也暴露在苏寒的眼前呢?她连忙用手遮住了下体。

    咪咪又高傲的挺了出来。

    索性蔓华直接一个前扑,趴在了床上,露着光滑的美背,带着哭腔:“汉子,你赶紧出去,我求你了……,求你了。”

    苏寒点了点头,这才想起自己的汤药还在熬着呢!我去,药材好弄,可是血煞之气不是说想弄就能够弄得着的。

    “我的药,我的药。”

    “你是该吃药了。”蔓华恨恨的嘟哝道。

    回到了院子里,苏寒发现鼎内已经产生了几片焦黑的漂浮物,天啊!竟然有地方烧焦了,这怎么行呢?

    他连忙用木棍,拨去了几片焦黑,叹口气:“还好,没有搅拌,药也没怎么坏,虽然还是坏了一点点。”他瞧着地上的那团焦黑,心中火辣辣的疼。

    唉!

    还是尽全力保住剩下的药汤吧,别竹篮打水一场空就行,不管收成有多低,至少聊胜于无吧。

    房间里面,蔓华有些难受,自己怎么可能呢?为什么当着苏寒的面去脱衣服呢?

    当然,她刚才倒不是全无意识,记得自己是因为喝了苏寒熬制的药物后,才浑身发热的,然后主动朝着苏寒投怀送抱。

    “臭蛋,臭蛋苏寒,那个时候怎么不替我穿好衣服呢?臭蛋。”蔓华有些害羞的捶着自己的抱枕。

    如果苏寒在这里的话,估计要大声叫冤:冤枉啊,你以为人人都是柳下惠?可以坐怀不乱?我刚才没有直接和你合体,已经是我定力的极限了好不好?

    蔓华敲打了一阵,越是觉得面皮因为害臊而燥热。

    不过她是一名外表女生,内心女汉子的女孩,坚韧而果敢,她觉得有些事情需要说明一下,穿戴好了衣服,她顶着星光,走向了还在熬着药剂的苏寒。

    “汉子,我有话要问你。”蔓华走到了苏寒面前。

    “问,我熬药呢,可不能分心啊。”男人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苏寒早已经没有想刚才的事情了,一心一意的搅拌着药汤。

    蔓华拿出了一根黄瓜,指着苏寒:“我要问你话,你要如实回答,不然我一黄瓜戳死你。”

    “嘿嘿,你还真忍不住?拿着黄瓜就解决了?你喊我撒,保证管用,而且是免费的哦。”苏寒第一次表现出如此下作的样子,其实也是为了缓解尴尬。

    “呸!”蔓华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就问问你,你到底跟我干了什么没有?”

    “干了什么?”

    “就是那事啊!”

    “到底是啥事啊?”苏寒故意调戏着蔓华。

    蔓华实在忍不住了:“打炮!”

    “哦!那倒是没有。”苏寒被蔓华的奔放给惊呆了,果然每一名女汉子的内心都是极其强悍的。

    蔓华这才拍了拍胸脯:“哦!吓死我了,这么说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

    “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你难道觉得不是?”苏寒挤弄着眉头说道。

    蔓华叹气道:“不是,突然的一夜情很容易让我们成不了恋人,也成不了朋友,循环渐进,如果你真的合适,我是不会排斥你成为我男朋友的。”

    “哦?那我要好好表现喽。”苏寒也半开玩笑的说道,反正大家都承认了这事,将刚才的事情忘掉,总归是好的,不管能不能成为真正的恋人。

    其实苏寒的内心是排斥恋人的,多出了一位恋人,自己修炼的计划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当然这是正常状态的想法,可是一旦到了坠入爱河的状态,谁说得定呢?

    “你还是早点睡觉吧,等明天你醒过来,你还是你。”苏寒催促道,他知道蔓华明天一大早还有演出呢。

    蔓华点了点头,正准备回房睡觉,突然回过头,鼓起勇气问道:“汉子,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卖催情药的。”

    噗!苏寒差点一口老血喷在了鼎内,我哪里像个买催情要的?他手指着自己的鼻尖说道:“你说说看,我什么地方像卖催情药的了?我长得很猥琐?我眼神很犯罪?”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的药,别人不是说催情药吃了,就会让人浑身发热吗?”

    苏寒再次无语,翻了翻白眼,自己熬制的可是血煞丹啊,竟然被人拿来和那下作的催情药相比,天地良心,还有没有更加不靠谱的事情啊。

    他没好气的对蔓华说道:“你不要侮辱我的药了,我这药可神着呢,你自己去照照镜子,是不是皮肤润滑了很多,而且更加有光泽,是不是体力更加好了,走路都不喘气了,天哪!催情药?一剑杀了我吧。”

    “真的吗?”蔓华对于苏寒的话无视掉了很多内容,脑海里面只总结出了简短的信息:皮肤滑润而且更加有光泽。

    问完也不等对方回答,蔓华便直接冲进了房间里面,打开了灯,对着镜子照了照。

    真的叻。

    皮肤确实滑润了许多,如丝绸一般顺畅,更加神妙的光泽度,其实蔓华的皮肤本来就很好,可是也就是很好而已,现在看起来,脸部边缘还泛着一层淡淡的哑光,让她的美丽和气质更上一层楼。

    “嘿嘿!下次等汉子熬药的时候,我再去喝上一口。”蔓华躺在床上,害羞的想着刚才的事情。

    鼎里面的药剂已经快熬光了,就剩下最后一点点底子在不停的煎熬着。

    苏寒搬起早已经准备好的玻璃板,盖在了鼎上,只开了一点点小缝,然后加大了火力。

    顿时透过玻璃看鼎内,烟雾朦胧。

    “大功快要告成了。”苏寒拿起美工刀,在中指的旧痕上开了个口子:“以我鲜血为引,炼制血煞,大功告成,切不可功亏一篑。”

    这是一些丹药师的谢鼎仪式。

    熬制完了药材,一定要用自己的鲜血来感谢鼎的帮助。

    轰!顿时气冲斗牛,鼎内的血煞丹的宝光照亮了上方的一片夜空。

    “成功了。”苏寒捏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