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夜半艳情

    回到了家中,苏寒手中端着《图腾经》,却始终参详不出什么东西来,不死鸟还是不死鸟,不管怎么看,也没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抑或者像蔓华看的那般神秘,包含着一个大千世界。

    “莫非是血气才能够激活?”苏寒二话不说,从口袋里面摸出了美工刀,对着手指狠狠的划了一记,血一滴滴的滴着,滴在图腾经的棉布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血液在棉布上结痂,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

    “哇,一点用处都没有。”苏寒赶忙将手指挪开,别被血液损毁了一副宝物。

    反正也是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苏寒将《图腾经》卷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贴胸口内袋放着,这种东西的价值只有他自己明白,一副化身期高手的精神烙印,即使放在修真界里也是被人哄抢的东西。

    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可能一时间,修真界里人人红着眼睛,想要将怀宝之人杀之而后快。

    有了这种宝物,苏寒的内心更加紧迫,如果不在短时间内,有一个大大突破的话,自己可能真就危险了。

    实在睡不着,苏寒决定炼制药物。

    现在正值深夜,四处俱静,甚至连村子里面的狗都不喊叫了,这种时候炼制药物,实在是事半功倍。

    他在院子里架起了药鼎,药鼎的下方填入了一堆柴禾,点着之后,就开始加入了半鼎水。

    水乃万物之母,炼制药材中必须有这一份原料,等到水开,烟波雾渺的时候,苏寒才开始添加药材,今天在唐大师那里要来的十份血煞丹的药材,全部放入进去。

    手中拿着一根小短棍不停的搅着,药材融入热汤之内后,变得黏稠起来,看上去尤其难看,好像融化的沥青,每一挑,带着丝的药材汤水都能让人作呕。

    苏寒捏着鼻子,始终在搅着。

    院子房间里的蔓华睡得正朦朦胧胧呢,鼻子下意识的闻到了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不禁骂道:“谁啊!三更半夜在我们家门口大便?小心老娘割了你的小**。”

    原来她还以为是那位不懂事的小孩趴在自己的窗口下拉屎呢。

    苏寒也听到了声音,不禁好笑,手上的动作更加快速。

    烟气由刚开始的纯白色变深、黄色、棕色、紫色、到了最后变成了纯黑色。

    这是煞气里杂质的颜色,烟气正带着这些杂质离开,然后保留下煞气的精华,于药汤融合在一起,就成了血煞丹。

    等到纯黑色散尽后,依然冒着烟雾,只是烟雾已经成了透明的颜色,如果不是看着鼎上方的空气扭曲出来一个奇特的角度,还真是看不出来。

    气味也不再那么臭烘烘的,而是一股子奇香。

    房间里的蔓华本来还骂骂咧咧的,转而肚子饥肠辘辘,被香气勾引道:“哇!谁家做好吃的?这么香?不会是汉子晚上爬起来做吃的了吧?太不讲义气了,吃独食。”

    她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捏着一个小碗,拉开了房门,她决心去找点好吃的,要不然肚子咕咕直叫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摸索着出了房门,她便看见苏寒一个人正在面对一个小锅煮着什么。

    “哇!汉子,你果然不够意思,晚上炖这么香的东西,也不说找人分享一下,咋这么小气呢?”蔓华一只手端着小碗藏在背后,甩着另外一条胳膊冲了过来。

    “别,别。”苏寒连忙喝止了蔓华:“我这是在熬药呢,不是熬粥,你赶紧去睡觉吧。”他有些无语,料着所有人都睡了,却忘了蔓华这只小馋猫。

    “不,你这肯定是好东西。”蔓华低着头往鼎里头一瞧,差点口水都没有滴到里面去。

    鼎内的液体,一阵阵绸白的颜色,还夹杂着几分玫红色,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而且散发着一股子奇异的香味,比起以前烧鸡、烧鹅的味道香上了百倍有余。

    “喂!蔓蔓,这可真是药,你别瞎动啊,如果熬坏了,我可要找你的麻烦呢。”

    呸!蔓华心里暗啐了一口,分明就是一锅好汤,还不让我喝,我偏要喝,她昂起了小脑袋,注视着苏寒的身后:“哇!汉子,那条狼狗好像要喝你的汤呢。”

    “哪里?”苏寒回过头一看,发现空空如也,再扭回头,却发现蔓华手中端着小碗,嘴巴咬着碗弦,仰着脖子着急的灌着,边喝还边夸奖:“哇!好东西,头一回喝到这么好喝的东西。”

    “姑奶奶,你疯了。”苏寒放下了棍子,跑了过去,这可真不是什么粥。

    蔓华见苏寒跑了过来,她也跑着,围着鼎跑,边跑边喝。

    等被苏寒抓到的时候,蔓华倒扣着碗,赌气似的说道:“看什么看?已经喝完了,别瞧了。”

    “你!”苏寒的嘴巴长成了o字形,眉毛拧成了一块,同时瞧着蔓华,咽了咽口水:“干了?”

    “干了!一口闷,我喝酒都有量呢,何况是一碗……一碗粥呢?”蔓华突然将手中的碗给扔在了地上,高仿青花瓷的小碗掉在黄土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蔓华连忙跑到了房间里面:“好热啊,好热啊。”

    苏寒看着好笑,也没有管,自顾自的拿起了木棍,继续搅着药汤:“让你不喝,你非喝,热死你个小吃货。”

    反正这些药剂有用成分并不算太多,就算是喝了也估计就是一阵子的劲头。

    好不如继续熬着呢。

    “苏寒!苏寒,你到底给老娘喝了什么东东?浑身好热啊。”

    “热?热死你,谁让你动我的药材呢。”苏寒洋洋自得,吹着口哨,惬意的干着活。

    蔓华的声音越喊越大,苏寒的心都叫乱了。

    熬制药材时切莫分心,一定要按照节奏搅拌,不能太慢不能太快,被这么一喊,哪里还有心思好好搅?

    “真麻烦,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来尝尝我的药材!”苏寒嘴巴上说着,脚却朝着蔓华的房间里走,他还是决定用能量疏通疏通蔓华过剩的药力。

    要不然,整个晚上都别想将血煞丹给炼制出来。

    刚刚走进房门,苏寒便感觉到一股子冷气扑面而来,不禁苦笑:“看来真是热得受不了。”晚上温度适中,不冷不热,而蔓华竟然将空调开到了最低档。

    “热!热死了。”

    “别喊啊,我过来帮你祛除热量的。”苏寒关上了门,走到了趴在空调下不停的吹着冷风的蔓华。

    蔓华是内热,外冷肯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冷风吹在身上,皮肤倒是凉爽,可是身体里面却好像一团小火球似的,来回撺掇着。

    “转过来,我给你治治。”苏寒勾了勾手指,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根纹针。

    还好,这个玩意又能当做兵刃,也能让人清楚自己是纹门中人,甚至可以当做武器,实打实的一石三鸟的好玩意。

    蔓华一转身,意识已经有些迷离,突然将睡衣给脱了下来:“热死了,热死了。”

    噗!苏寒差点流鼻血了,蔓华的身材果然是好得不能再好,手臂纤细修长,皮肤紧致,两颗硕大的小白兔在胸前不停的晃荡着,如果不是黑色的蕾丝罩杯紧紧的束缚住,小白兔早已经挣脱而出。

    一双美腿修长而笔直,突然出现在苏寒的面前,十分刺激着他小腹中的欲火,蹭蹭的往上烧,浑身都热了起来,花边的黑色蕾丝内裤里若隐若现,似乎随时都能见到汁水横溢的黑色森林。

    “我是天啊。”苏寒还没有反应过来,蔓华已经扑了过来。

    双手抱住了苏寒消瘦的脊背,双脚如长而灵巧的水蛇一般,缠绕住了苏寒的双腿。

    饱满的胸部在苏寒面前蹭来蹭去。

    “这是天降的好事啊。”苏寒内心甚至动摇起了这个念头,双手同样给予回应,箍住了蔓华。

    “抱紧我,抱紧我,我热死了。”对于浑身炎热的蔓华,苏寒无异于是一天然大冰块,抱紧了更加感觉浑身冰寒。

    那一对胸前大物在苏寒和蔓华的紧抱下,完全变换了形状,也许是觉得这样会有束缚,蔓华松开了双手,颀长的前臂勾到了背上,揭下了胸衣上的铁挂钩。

    啪嗒!

    胸衣的两根后带子散落下来,肩带随意的挂在了肩头,看上去多了几分妩媚。

    也许是想最大化的化解身体的热量,蔓华不停的耸动着身子,确保每一块地方都能够受到凉意。

    而到了苏寒的眼里,却妩媚万分,他算是知道那些观众为什么都喜欢看钢管舞了。

    他们是将自己想象成了钢管。

    苏寒面对蔓华的扭动,真的有些想要放弃掉挣扎的感觉,想要用在一些特殊时刻最坚硬的身体部位,顶进蔓华的身体里面,享受一次冰与火的交融,冰火两重天的感动。

    抱着蔓华在怀里,一位软若无骨的模特,苏寒的鼻孔里总是钻进着纯净的芬芳,勾动这内心的窍孔,尤其是对方那颀长而光滑的小腿,勾住自己的时候,即使隔着厚厚的裤子,也能够感觉那一丝细腻。

    “图腾经,怪不得你要将蔓华吸收进去呢,连我都把持不住了。”苏寒内心狂野的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