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九纹大师

    “哼,屎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唐雅见根本打不动对方,拉着甄寒雪的手,转身离开。

    这时候,一位急匆匆的女人冲了进来,一把抱住了苏寒:“哇,汉子,你真的在这里啊,我演出完了就过来找你了,还以为你骗我的呢。”

    进来的人是蔓华,她下车的时候跟苏寒约好了,演出完就碰面,然后一起返回郊区。

    她毕竟是个女生,见早上苏寒揍了那三个痞子,下午回家,痞子堵在路上报复,那可就不好办了。

    苏寒给蔓华报了个地址,在唐家药材店碰面,反正蔓华的演出地点离唐家药材店并不远,搭地铁两三站路就到。

    “哟,你来得正是时候啊,我这边也完事了,刚好可以一起回去。”

    唐雅、甄寒雪、唐大师三人都瞧着蔓华。

    他们误会了蔓华的意思,以为她是苏寒的女朋友呢。

    汉子?一般只有男女朋友之间才这么称呼的吧。

    唐大师朗声笑着:“苏老弟,你艳福不浅啊,我说你为啥不答应这位美女的求婚呢,原来你认识的都是这种高档次的美女啊,下次再有,给老哥留个电话哈,老哥现在还没有谈过恋爱,俗称处男。”

    呸!苏寒心中鄙视了唐大师一顿,如果你是处男,苍井空都敢说自己是处女。

    甄寒雪和唐雅的心头就更不是滋味了,面前蔓华,长相上乘,身高更是一般的女生难以企及的,由于做模特,每天都要进行训练,所以蔓华的身材更是一绝。

    穿着紧身长袖衫,将身材箍得凹凸有致,看不出一丝丝的赘肉。紧身的黑色短皮裙裹着丰满的臀部,腿部更加不用说了,身高接近一米八的蔓华拥有一双另无数明星都暗自羡慕的长腿,修长而细腻。

    一比起来,号称是京城第一美女的甄寒雪甚至找不到自己占有明显优势的地方。

    “怎么搞的,这个家伙不是被赶出来了吗?怎么还美女拥怀,生活上也不差钱,难道苏家暗自资助他了?”唐雅心中很是恼火。

    苏寒拉过了蔓华,走到两人的面前,掷地有声的说道:“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拿人家当做棋子。你们也就能迷惑迷惑那些脑满肠肥的公子哥,要我假娶你可以,五个亿,少一分钱咱们都免谈。”

    说完,苏寒就和蔓华肩并肩的离开了唐家药材店。

    唐雅狠狠啐了一口唾沫:“什么东西。”

    “哼,苏寒,你今天对我的羞辱,我一定会找回来的。”甄寒雪此时暴躁得很,对方开出了五个亿,明显是想告诉自己——不要再来找我了,这件事情没门。

    “雪姐姐,你干什么哭啊,不就是个王八蛋吗?我们先回家商量商量新的对策,只要过了这个坎,以后肯定要羞辱回来的。”唐雅有些心疼甄寒雪,她因为过于羞愤,甚至委屈得流泪。

    “嗯!回家,苏寒,你给我等着。”

    ……

    大巴车已经距离桃庄很近了,蔓华心里莫名的不安,不停的在祈祷着:“千万不要报复我们,千万不要报复我们。”

    “哈哈,怕什么,你的安全保镖不就在这里么?”

    “唉!汉子,你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桃庄在这一带的名声可坏了,他们那个大家族七八千人,全是一个姓,做啥坏事都是一起,上次桃庄里有个家伙在外地杀人了,跑回村子里面,武警都出动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苏寒一直生活在城里,不明白一些村落家族的习性如何,自然是不知道答案了。

    “上千个村民拦住了武警的吉普车,那些老太太都端着角锄挡在出村的路上,武警也不敢随便开枪,到了最后,吉普车的轮子都卸了一个。”这件事情在蔓华那一带传播极其广泛,都知道桃庄的人不好惹。

    苏寒皱着眉毛:“是吗?我待会还真要去探个究竟呢。”

    三四分钟后,车子在桃庄停靠了,车站两旁除了一个老头再无其他的人,苏寒将脑袋从车窗里面收回来:“没有说的那么邪乎嘛!”他嚷道:“师傅,停车。”

    “你干嘛去啊?没人报复,还不赶紧跑?”

    “跑啥啊,该来的躲不掉,该躲的来不了。”苏寒手在蔓华的肩头拍了拍:“你让让,我去桃庄拜访一个人。”

    “你真去?”蔓华勾着苏寒的手,不让他下车。

    司机倒是有些不耐烦了:“下还是不下?别耽误别人的时间。”

    苏寒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咋了?这才几个小时,就不认识我了?”

    司机冲着反光镜里一瞄,浑身都炸毛了,怎么是那个小煞星啊,连忙换了一嗓子软绵绵的语气:“其实车上也没多少人,耽误一会儿没关系的。”

    “哼哼。”苏寒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蔓华的身上:“模特小姐,我真的有事,而且不像你想的那么夸张。”

    蔓华不理会,就是不让苏寒下车,她觉得苏寒如果真的去了桃庄,肯定是有来无回。

    苏寒没办法,只能一只手抱住了蔓华的臀部,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小蛮腰,将她抱了开去。

    别说,这么一抱,苏寒某个地方硬了起来,刚好顶在了蔓华的大腿上面,双方都很尴尬,尤其是蔓华,脸都红到了耳朵根。

    苏寒赶忙将蔓华放回了位置上,要走下车。

    蔓华站了起来,再次勾住了苏寒的手:“等我一会儿,等我一会儿,好哥们讲义气,你去,我也去。”

    “是吗?你还挺够意思的。”苏寒心里暖暖,小腹也暖暖。

    他们两个刚下车,司机就开着大巴车疾驰而去,他可害怕苏寒一会想不通,上来掰断自己的小腿呢。

    “你要找谁啊?”蔓华问苏寒。

    苏寒缓缓说道:“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一纹身师傅。”

    早上那件事情,五爪金龙和立刀关二爷显灵,只有苏寒一个人看到了,而蔓华以及其他的乘客根本无法见到,自然蔓华也不清楚为啥苏寒要去寻找纹身师傅,她还以为苏寒是看到那几个混混身上的纹身很漂亮呢,也想着做一个呢。

    “看不出来,挺木讷的一个人还这么臭美。”蔓华心想。

    两人刚走了三四步,车站边上候着的老人走了过来。

    这位老人须发皆白,脸上的皱纹褶子很多,有些褶子过于苍老而耷拉着,看上去像一条成年的沙皮狗,有些可怖。

    老人穿着黑色的长袍,配合上他的面容,颇有一份神秘的感觉,像似某些部落里的巫。

    “你们终于来了。”老人一开口,声音便沙哑的传出来。

    由于年纪和口音的问题,如果不仔细辨认的话,苏寒甚至不知道老人表达的什么意思,初听还以为老人是哼着不知名的歌子呢。

    “老人家,你说的什么?”苏寒将左耳稍稍倾向了老人。

    老人继续说道:“我是专门等你们两个的,你们还挺有礼貌。”

    苏寒这一回才听懂了,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老人。

    老人解开了长袍的扣子,悠的一下,将长袍全部脱了下来。

    脱了长袍的老人只穿着一条内裤,但他一点都没有害羞的感觉,反而高傲的昂起了苍老的头颅。

    “哇,好美啊。”蔓华惊叹道。

    苏寒也明白了面前的老人就是自己找的那个人。

    他身上,从脖子以下,几乎全被纹身给占据了,纹身的图腾各种各样,既有龙、也有古老的图文,还有远古时期部落祭祀的图案,更有一些不知名的符号。

    这些纹身美轮美奂,是一件件的工艺品。

    “老人家,这些都是出自你自己的手笔吗?”

    “不是,是出自我师傅的手笔。”老人见到面前两人欣赏的神色,更是开心:“对了,小伙子,你别喊我老人家了,我有艺名,叫——九纹。”

    “哦!九纹大师,我们能谈谈吗?”

    “请!”九纹穿上了黑袍子,指了指进村的路。

    进入桃庄的路悠远且狭长,路边还经常能够看见错落排开的牛粪堆,偶尔有几位扛着锄头的村民走过,看见苏寒,立马转身逃离,来不及看清回头的路,便从泥泞的浆米田里踩过去。

    将一些茂盛生长的作物踩进了肮脏的泥层里。

    比撞了鬼还不如。

    苏寒和蔓华都不解:“九纹大师,这里的人都很怕生吗?”

    “怎么会呢?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了,村子里面许多的小年轻都去燕京城里面打工,也经常带一些外地人回来,见到几位衣着光鲜的人,也是他们司空见惯的事情。”

    “那为什么他们见我们就跑?”

    “因为他们怕你。”九纹瞧着苏寒,年纪太大,眼睛有些浑浊,比不上年轻人纯净的眸子。

    苏寒指了指自己,夸张的说道:“怕我?”

    “对!我那三个徒弟是你打的吧?”

    “是啊!”

    “那就对了啊,一起下车的桃庄人用手机拍下了你的模样,今天全庄都看过了你的模样,自然是怕你了。”

    苏寒还是不解:“那就更加不对了,他们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团结起来弄死我,怎么会怕我呢?”

    “是人就会害怕有什么奇怪的,何况一个能够徒手掰断小腿的人。”

    苏寒问:“他们不是连警察都不怕吗?”

    “他们不怕警察,是因为警察不敢伤害他们,你却敢!所以害怕你。”

    经过这么一解释,苏寒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乌合之众,什么叫黑社会。

    黑社会什么都不怕,他们干的就是刀头舔血的买卖,而乌合之众呢?他们也会打人,可是更加害怕下手比他们黑的人,见了面,恨不得就变成一头兔子,蹦跶蹦跶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