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给你治治嘴臭

    甄寒雪还是摇摇头:“估计不行,上次我当面羞辱了苏寒,他没准不会答应的。”

    “呸!就他这样的小**丝,能够找到雪姐姐你这样的老婆,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以为他现在是苏家的大少爷了?他不过就是一条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唐雅再次说道。

    甄寒雪点了点头:“嗯,还是小雅聪明,唉对了。”她从抽屉里面摸出了三四个半透明的玻璃瓶,上面写着一大堆的法文:“小雅,这是我姑妈前天在巴黎带回来的化妆品,听说连安吉丽娜.朱莉都用的这种呢。”

    “是吗?”唐雅暗自摸过了化妆品,边往口袋里面装边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甄寒雪嘴上不明言,心里却在嘟哝道:都揣口袋了还不好意思?

    ……

    虽然住在郊区里很清静,到了晚上,除了狗叫,就听不见任何人声了,但现在出来一趟可真是不容易。

    苏寒住的地方其实已经不算是京城,所以也没有公交能够到达燕京城。

    唯有短途大巴才能够过去。

    而且一趟要十二块,足够苏寒心疼的了。他其实用现在的本事可以赚很多的钱,比如说抢劫、犯罪、或者跟人当保镖之类的。

    偏偏苏寒的骨子硬气,一来不愿意寄人篱下,二来不愿意作奸犯科,君子求财,取之有道。

    哪怕是行医,可以从别人身上讹下不少钱的案子,他也只拿自己应该得的一分钱。

    “汉子,你也在呢?”咄咄咄,公交车上响起了让苏寒有些好笑的脚步声。

    他昨天呆在房间没有出来,只要一响起咄咄咄的声音,便知道有蹭饭的来了,而且这个女人的食量有些夸张,昨天晚上买的一整个猪肚,苏寒其实只吃了几块,就被蔓华给一扫而空。

    “我的天啊!你胃口怎么这么大?女汉子啊?”

    蔓华打着饱嗝,指着自己的脸:“没办法啊,长这么高的个子,消耗量太大,我倒是希望矮小一点,那样可以节约不少钱。”

    苏寒发自内心的微笑:“别,你要是矮小了,还真干不了模特这一行。”

    “这倒也是。”蔓华拍了拍苏寒的肩膀:“好兄弟,以后等我真成了大腕,我就安排你给我当经纪人,到时候咱们一起脱贫奔小康。”

    到时候咱们一起脱贫奔小康,这句话苏寒现在回味起来,也觉得温暖和好笑。

    蔓华果然是一个浪漫得有些华丽的女孩子。

    “汉子,你想什么呢?不是想晚上给做些什么吃的吧?别买太好的东西,有肉就行。”蔓华大咧咧的说道,汉子是她给苏寒起的外号,本来打算喊苏寒“寒子”的,可觉得没有汉子这么绕口。

    苏寒头一次很有兴致的开着玩笑:“姑娘,你这么给我取外号,你爸妈知道吗?”

    “嘻嘻,我就喜欢给人取外号,我们公司有位姐妹叫胡鑫,长得像中东人,你知道我给她取了个什么外号吗?”

    “不知道?”苏寒对于取外号这一行的想象力实在匮乏得可以,思维不够活泼。

    “我说了,你可要听好了啊。”蔓华似乎对于这个外号非常的自豪,还先用一句废话做了个铺垫,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是……穆罕默德.阿里鑫。”

    噗!苏寒很没有风度的笑喷了,穆罕默德是中东的一个大姓,给一位长得像中东人的华夏人取这一外号,真是有水平。

    “有水平吧?”

    “有!太有了,简直就是一级棒。”苏寒不停的笑着,笑得肩膀都有些颤动。

    有这么一位给生活带来无穷乐趣的家伙,别说晚上过来蹭饭了,这一辈子管饭都行。

    车子继续开着,在一个十分偏僻的站点时,上来了三位流里流气的家伙,大巴车里面四处逛了逛,在苏寒的对面停住了。

    “汉子,那几个人似乎不是什么好人啊?”

    苏寒打量了几眼,三人都差不多一米八高,一位穿着花衬衫,扣子都没有扣,露出一身的排骨,脖子上面挂着一条小指粗的金项链。

    花衬衫边上的家伙文龙刺虎,穿着黑色的小背心,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上赫然纹着一条五爪金龙,他手中还把玩着一把甩刀,甩来甩去的,自以为很酷炫。

    江湖人一般称这样喜欢玩甩刀的为“帅刀王子。”这种绰号有些反讽的程度在里面,高级黑而已,不能当真。

    帅刀王子和花衬衫前面的更加夸张,有座位不做,非要站在上面,然后脸朝着自己的两个同伴,长了一张苦瓜脸,偏要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刚才苦瓜脸在公交车里面来回走动的时候,苏寒看见苦瓜脸的背上竟然纹着一尊立刀的关二爷。

    顿时心中嘲笑着这几个土鳖混混。

    苏寒嘲笑的正是这三个家伙的纹身,他的身上一篇纹身都没有,只因为小时候他父亲苏军告诉他:纹身可不是瞎纹的,都是有意义的。

    比如说,江湖小弟纹龙一定要纹残龙,纹虎一定要纹胖虎,不然福气太大扛不住,会喋血街头,俗称“扑街”。

    而帅刀王子的手臂上竟然纹着两条完整的五爪金龙,这种龙可是龙里面的权贵,这都敢纹?不是找死是什么?

    话说回来,纹龙也就算了,竟然还纹关二爷?

    苏军的一位好友就是专业的纹身师,这位纹身师曾经和苏军吃饭聊天的时候讲过,从他师父到他这里,纹过的关二爷,不超过一掌之数。

    而真正大富大贵的人只有一位,其余的死得很惨,最惨的一位是开着摩托车过大桥的时候,一辆装满了板材的大货车从他身边开过。

    钢板材无巧不巧的甩出了一块,正好切到了那家伙的脖子上面。

    顿时他身首异处,脑袋涂满了血水的在大桥面上打着转转,而身子和摩托车整个的飞出了大桥,葬身在大江之中。

    关二爷那是最有福气的,尤其是立刀的关二爷,如果大富大贵的纹上了他,百鬼莫侵,诸邪皆不可上身,但一般人纹了嘛——基本上扛不住福分,死得老惨了。

    而现在面前这位竟然纹上了关二爷,岂不是嫌命太长吗?

    三人谈着一些粗俗的话语,同时眼睛不自禁的在模特蔓华的身上打着转。

    尤其是看到蔓华那双修长的美腿的时候,还禁不住的流口水,颇让人感到恶心。

    “白哥,那妞可够劲啊。”

    “可不是吗?确实够劲,待会儿咱们到了桃庄,把那个妞带下去,然后好好的爽上一爽?咋样?”

    “没问题啊,这样的妞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遇得到的。”

    桃庄是哥仨的地盘,要搞定一个小妞,也就是喊几个人的事情。

    这仨说话还挺张扬,说话一点都不懂得压低声调,苏寒和蔓华两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的。

    苏寒倒是没什么想法,几个小混混而已,想处理,简单得很。

    而一旁的蔓华,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一个女人单独漂在外面,非常不容易,时刻都有想占自己便宜的家伙。

    那些模特里面的潜规则,蔓华都给拒绝掉了,要不然,处境比起现在要好上一百倍。

    结果呢?自己辛辛苦苦保持的清白,没有毁在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手里,而是要毁在三个地痞无赖的身上,这怎么也是蔓华接受不了的。

    蔓华偷偷的在苏寒耳边说道:“还有十来分钟就到桃庄了,我要跳车,跳完了,你跟着我一起跳,要不然他们抓不到我会打你一顿的。”

    噗,苏寒无辜的望着蔓华,这姐们也挺够意思的,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我,有意思。

    “别啊!你以为你跳车了就没事了?他们喊停司机,一样可以抓到你。”

    “那咋办?那咋办?现在报警还来得及不?”蔓华的目光已经有些呆滞了。

    “估计来不及了,这荒郊野岭的,你报警了,警察还确定不了你的位置呢。”苏寒挥了挥手:“要不再等等吧,静观其变,这些家伙也许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嘛。”

    “只能这样了。”蔓华说完整个人都委顿下来,看来今天有个坎,是真的过不去了。

    在离桃庄只有两三分钟的时候,花衬衫对着司机大声喊道:“司机,桃庄给我停车,哥们要带个人下去!你要是敢管,老子保证你以后的车经不过桃庄。”

    司机没有答话,其实已经是默许了,这些混混他可惹不起。

    桃庄这一片可以说痞子横行,他们横行的原因是桃庄的人都很团结,一旦要打架,整个家族的人一起上,一个村子都一个姓,自然都承认自己是一个家族的了。

    七八千人的大村子啊。

    苏寒听了,看来这些家伙是要来真的了,他小声在蔓华的耳边说道:“别说你认识我。”

    “啊?”蔓华有些不敢相信,她以为苏寒是临阵退缩了,急忙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好一个人溜走呢。

    “靠,你真不讲义气。”蔓华小声的抱怨着,突然她狠狠的一跺脚:“算了,算了,你走,老娘被侮辱了就被侮辱了,你也插不上手,说不好你还要被人打成骨折呢。”

    苏寒笑了笑,没有解释,站起了身,两只眼睛瞪住了坐在外道座椅上的花衬衫。

    “瞧你妹啊,没见过这么帅的帅哥吗?”花衬衫被人瞧了几眼,心里窝火,顿时骂了出去。

    苏寒扭了扭脖子,漫不经心的说道:“你的嘴巴太臭,我决定给你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