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唐雅的馊主意

    “你是谁?”苏寒觉得这位肯定不可能是自己的敌人,因为他没有从小姑娘的眼里察觉出杀气,更多的是一种懵懂。

    小姑娘被突如其来的苏寒吓着了,尤其看到苏寒的手中握着一柄带着血的菜刀。

    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姑娘哇哇的哭了出来:“救命啊,有变态,有变态,杀人了。”

    苏寒赶忙捂住了小姑娘的嘴巴;“姑奶奶,你疯了吗?我什么时候杀你了。”

    小姑娘黑白分明的眸子晃了晃,瞧了瞧苏寒手里的刀。

    苏寒放开了手,自嘲道:“我刚刚杀了鸡的。”

    小姑娘重新站了起来,探着头朝厨房里面瞄了瞄:“哇!真是你炖的,你炖的鸡可真香,能邀请我一起吃吗?”

    她似乎对刚才的事情忘记得一干二净。

    苏寒双手抱着胸:“喂!你还想吃我的鸡?刚才你偷偷摸摸的跑进我的房子干啥?”

    “哇!你好小气啊,进一下你的房间怎么了?你没有做什么很有**的事情,还拿着一把刀吓唬我来着。”小姑娘翻了翻白眼。

    “吓唬你?这要是在美国,我都可以枪毙你知道吗?对了,你谁啊。”

    “哦!我是这里房主的侄女——蔓华,你可以喊我小曼曼,这样显得比较萌,现在我是一名模特哦,就是你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种。”蔓华很自豪的介绍起了自己。

    苏寒再次打量了蔓华一阵,打扮很时尚,不像那些肤浅的女人,有事没事就穿黑色丝袜,她穿着一条休闲的棉质运动裤,一双白色的耐克板鞋,罩了一件短袖的带帽飞行衫,强烈嘻哈意味的平底帽,让蔓华的穿着搭配更加立体。

    外加上鞋底较高的板鞋,接近一米八的身高,简直是女神范啊。

    “怪不得你长这么高,原来是模特啊,好吧,看你在模特的份上,又是房东的侄女,今天的饭我请了,另外饭桌上,我要宣布几条规矩,好了,你在外面等着吧。”苏寒说完就关上了厨房的门。

    “喂,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蔓华踢了两脚门,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有些好笑:“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

    等到香喷喷的鸡汤端上了桌子后,蔓华的抱怨一扫而空。

    不停的啃着鸡,似乎好多天都没有吃到肉一样。

    “哇!你怎么像地牢里面刚放出来的一样?”苏寒有些惊讶,他今天都没有吃饭,也没有她这么饿呢。

    蔓华边啃着鸡边说道:“哎呀,你做的鸡好吃嘛!另外吧,我已经两个月没有工资了,每天都是吃青菜。”

    噗!苏寒有些晕倒:“你不是告诉我你是模特吗?还两个月没发工资了?”

    “这有什么稀奇的?模特也不是当了就有钱的,每天都得花钱去训练,有活动的时候才能够赚钱。”

    “也就是说你这两个月都没有活干?”

    蔓华放下了已经舔舐得干干净净的鸡棒骨,严肃的说道:“我才不是好吃懒做的人呢,这两个月我也接了不少的活动,可是吧,赚的钱刨除训练的费用,也就一贫如洗了。”

    “你可以的,我头一回听说有人不赚钱,还上赶着干活,而且每天都要训练。”

    “哎呀,你不懂,这叫对自由的追求,对梦想的追求,模特是我的梦想职业,我就希望有一天,能够站到米兰的t台上面,成为舞台上的焦点,对,焦点。”

    这么一说,苏寒还有些佩服蔓华了,现在多少女孩男孩都想着成为球星、电影明星、歌星,可是他们根本没有付出与之匹配的努力和对梦想的执着,这种人谈论梦想就有些幼稚得可笑。

    而蔓华谈论梦想,给予人更多的正能量。

    “好,我支持你,下次有大型的活动,可以喊我去瞧瞧。”苏寒发现蔓华就是一个浪漫的小女生,很简单的一个人:“现在开始,我们是好朋友了。”

    “太好了,这些天我每天都能来你们家蹭饭吃吗?”

    苏寒无力的托着脑袋,真心碉堡啊,刚来点电,就上房揭瓦了。

    不过有这么一个浪漫又市侩的小姑娘陪着,修炼的路不会那么无聊才对:“太好了,你就是全天下最好的人,我还要赶下午的训练,明天见。”

    说着蔓华将桌子上面的一锅汤全部端走了:“我们那还有几个姐妹也没饭吃,谢谢你的鸡汤。”

    哟,还挺好心的?苏寒微笑着点着瓦盖头那里搜罗来的半包香烟,刚吸一口,他浑身触电一般的弹起,将烟头狠狠的摁灭:“靠!我还没有吃饭呢!”

    你把鸡汤全部端走了,我吃什么?

    好在这次的鸡汤没有全部煮完,还有一些鸡杂之类的东西,苏寒爆炒了一番,就着两碗米饭勉强填饱了肚子。

    ……

    甄寒雪坐在闺房里面发着愣,她曾经也并不愿意嫁给苏寒。

    为什么呢?

    那个时候的苏寒虽然有钱有势,可他不过是一头脑简单的公子哥,而且浑身都有不良嗜好,贪杯、风月之情、打架斗殴等等,坏习惯全部沾染。

    这种人根本不是她甄寒雪需要的爱情,不是她等了二十多年最终希望见到的人。

    这一次好不容易借着苏寒被扫地出门的由头取消掉了婚礼,虽然心中有些不忍,可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她就算再内疚也愿意去做。

    前面走了虎,后面来了狼。

    作为京城第一美女的甄寒雪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绑在家族利益上面的一头牲畜。

    牲畜有自己的选择吗?没有!什么时候被人宰割,由主人说了算。

    今天上午,家族的族长告诉甄寒雪,又联系到了一门亲事,这门亲事的对象,家族权利非常的大,是南山齐家的儿子齐狼。

    齐家在南山可谓是一手遮天,大儿子出嫁,市长都要亲自去道贺,而且还不是婚礼上的重要级嘉宾。

    齐狼这位公子哥的品行还不如苏寒呢。

    “再好的新娘,也别碰那头齐狼。”

    南山流行着这么一句谚语。今年的齐狼年纪不大,只不过有二十五岁,但是已经娶了两次媳妇了。

    传说这个人有虐恋的倾向,也就是传说中的sm,每天晚上,齐家大院里面都能够听见齐狼的老婆痛号。

    他的第一任老婆受不了每天的虐待,悬梁自尽,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而第二任老婆更是惨淡了,可以说,是被齐狼给活生生虐死的。

    如果说嫁给了苏寒,最多就是成为活寡妇,那么嫁给齐狼,哼哼,那是早早的挖好了自己的坟墓啊。

    想到这里,甄寒雪的脑门全是冷汗,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

    “哟!雪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是小雅啊,还能想什么?走了一条狼,来了一匹虎,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甄寒雪的心情已经如同冰窖,寒冷得可以。

    “怕什么!那位齐狼听说长得很帅啊,而且还有钱有势,比起那落魄少爷苏寒,要强上百倍吧。”

    甄寒雪扭头不愿意搭理唐雅:“我看你是过来幸灾乐祸的。”

    “切,雪姐姐,你把我想得太不堪了吧,我是过来给你出主意的。”唐雅和甄寒雪是好闺蜜,自然是为对方着想,还别说,她还真相出了一个馊主意。

    “是吗?可以找到我自己的爱情?”甄寒雪大声的说道。

    唐雅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要求太高了,现在你最大的希望是不要嫁给齐狼,其余的都见鬼去吧。”

    “那你说说看。”

    唐雅凑到了甄寒雪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注意。

    听完了,甄寒雪大惊失色:“你让我再嫁给苏寒?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不嫁给苏寒,你还想嫁给齐狼?”

    一听到这个可恶的名字,甄寒雪顿时委顿下来了,那不是情人,那是要你命的仇人啊!

    “你不能再给我物色另外一个人么?非要去嫁给苏寒?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呢。”

    “哎呀,现在不就这么一个选择嘛!嫁给其他的人,肯定要家族的订婚,怎么嫁?你们家人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苏寒就不一样了,取消婚礼只不过是你去说的,但是你们订婚了,如果完婚,家族的人也丝毫没有办法,对不对?”

    甄寒雪仔细琢磨了一阵子,还在纠结当中,始终没有搞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办?

    看到闺蜜这么纠结,唐雅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她继续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即能嫁给苏寒,也不丢一分便宜。”

    “什么办法?你快说。”甄寒雪顿时眼睛一亮。

    “我们可以给钱,有钱可使鬼推磨,给苏寒一个价钱,然后让他假娶你,但又不能要了你的身子,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等到哪天你见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将那个臭混蛋一脚踢开,和心上人在一起,得到自己期盼的爱情,一石三鸟吧?”

    “有道理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甄寒雪坐了起来,拍了拍手掌说道:“对了,什么样的条件能够打动苏寒?我们家里人冻结了我的账户,虽然我有一张私人的银行卡,可上面只有五十万。”

    “五十万够了,你知道现在苏寒他爸爸在干什么吗?”

    “干什么?”

    “这老家伙到处找工作,谁都不敢要,结果他隐姓埋名的去工地里面搬砖了,一天两百块钱,嘿嘿,都混到这种地步了?五十万?简直是天文数字啊。”唐雅兴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