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门外的脚步声

    酣畅淋漓的热水澡,将苏寒身体里的疲意一丝丝的都给逼出了毛孔。

    “爽啊!”苏寒重新穿好了衣服,再次出现在瓦盖头和小二的面前:“怎么样?想好了吗?”

    瓦盖头没有任何的反应,而一旁的小二则不停的点着头。

    苏寒还是解开了瓦盖头的哑穴:“说说吧,我如果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不会为难你们的。”

    瓦盖头掷地有声的说道:“别的不说了,掉到了你的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是个爷们,不过我很讨厌我的敌人是爷们。”苏寒反手一耳光,抽在了瓦盖头的脸上,同时点中了他的哑穴,解开了小二的穴道。

    “你说说吧?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想说。”

    小二畏惧的看了瓦盖头一眼,吞吞吐吐的:“我要是……说出……来了,你……你……能放过我们吗?”

    “那是当然,如果你说出来了,我肯定会放了你,而且……我还会保证你完好无损的离开。”

    “真的?”

    苏寒继续循循善诱:“那是当然了,你可以继续去你的qq群里炫富,继续去泡你的妹子,继续去过你那声色犬马的生活,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说的话,我会慢慢折磨死你,凌迟知道吗?”

    “在你的身上连续切上三千六百刀,将你的肌肉分离开,浑身上下只有骨头、内脏。还有那半透明的筋膜。”

    小二想了想那种场景都觉得额头冒冷汗,他毫不迟疑的说道:“别,我说,我说,我们的雇主是……。”

    旁边的瓦盖头憋红了脸,咿咿呀呀的说着,让小二无法继续说下去。

    苏寒对瓦盖头微笑了一记:“你接着说,这个家伙别管他。”蹦!他用力一脚,将瓦盖头给踹进了卧室。

    “我们的雇主是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他隐隐约约的说过了一个人的名字——黄松。”

    “黄松?”苏寒眯了眯眼睛,原来是那个家伙,跟着韩影一起过来,摔倒在自己面前,想不到这个人的报复心竟然这么强?哼哼,等我境界上去了,第一个拿你开刀。

    “可以放了我们吗?”

    苏寒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问着心中的疑惑:“我想知道你们怎么清楚我坐在这里。”

    “昨天晚上我们就接到任务了,然后跟着老大一起跟随着你来的,知道你住在这里,白天我们就潜伏进来了,准备……伏击你。”

    哦!苏寒点了点头,那个黄松的报复心真的不是一般强啊,当天晚上就联系人过来找自己的麻烦。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

    “很好,黄松知道我的信息吗?”

    “也不知道。”小二连忙摇了摇头:“我们只管砍手,不管信息,而且这些信息就算给了那个人,也拿不到钱,我们不会这么好心的。”

    “很好。”苏寒微笑着探了探手,揪住了小二的脑袋,使劲的一错,咔嚓。

    小二的脑袋便无力的低垂下来了。

    苏寒不可能让这种人活着离开自己的家,很多的东西如果泄露出去的话,他绝对是死路一条。

    处理完了小二,苏寒再次走到瓦盖头的面前。

    瓦盖头猛的往上抬下巴,示意苏寒自己要说话。

    苏寒解开了瓦盖头的穴位:“有什么想说的说出来,别到了黄泉路上寂寞。”

    “能给我一只烟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喜欢抽烟。”苏寒的模样看上去像一文弱书生。

    “我有,在我衣服的左边的口袋里面,谢谢,算是事前烟吧。”

    “敬佩你的骨气,一根烟的时间我等得起。”苏寒摸了半天摸出了一盒黄鹤楼,从里面摘出一根,塞到瓦盖头的嘴里,同时点着了火。

    他深吸了一口后,叹气道;“刚才被擒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跑不掉的。”

    “嘿嘿,你们干着刀尖上舔血的买卖,本应该随时做好死去的觉悟。”

    “对!说实在话,这种生活我也过够了,每天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有好多人来找我索命。”瓦盖头此时的感觉有一种解脱在里面。

    经过他手的人命少说也有十来起了,说点滑稽的事情,他这两年竟然信佛了,希望佛祖能够幻化去他的罪孽。

    苏寒也有所感叹的说道:“其实我也跟你一样,都杀过不少人。”

    “是吗?看得出来。”瓦盖头从刚才苏寒干脆利落的拗断小二的脖子便看出来了,杀人时候的状态比起自己要强上不少。

    “可是,我杀的人都该死,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做过噩梦。”苏寒拔出了瓦盖头嘴里已经快要烧到过滤嘴的烟头,脚尖摁灭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该上路了,要不然你还没有小二作伴呢。”

    瓦盖头抬起头,猩红的眼睛瞧着苏寒:“兄弟,我只求你一件事情。”

    “说!”

    “手快点,别让我太痛……。”瓦盖头还没有说完,脑袋已经耷拉下来了。

    苏寒摸了摸鼻尖:“我下手从来就很快。”

    突然之间,房间里面杀了两个人,两具尸体,加上他们脚后跟的血污,已经将房子里弄得一片狼藉。

    “找个办法处理一下。”苏寒在药鼎里面加上了尚且没有用完的几味药物,熬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鼎里面只剩下一点点粘稠的物体。

    继续加大火力,彻底将鼎内的粘稠液体控干,剩下来一些灰黑色的粉末。

    苏寒闻了闻,味道还挺对。

    “我也没有精力埋了你们两个人,草草处理了,来世做个好人吧。”说着苏寒将粉末洒在了地上的脓血上,也洒在了两人的尸体上面。

    噼噼啵啵的声音过后,地上只剩下一团黑色的粉末,再无尸体和血水的踪迹。

    苏寒将这些粉末扫到了垃圾袋里面,扔入了楼下的垃圾箱。

    “唉!本来还说住在市区里面方便点,购买药材走几脚路就到了,现在看来这精力省不得啊。”苏寒决定要去换一件房子。

    搬到更加偏远的郊区去。

    那里都是独门独户,而且路径偏远,一般人很难寻得到。

    更加重要的是,距离更加长,苏寒有更多的时间注意身后是否有人跟踪。

    打定了注意,苏寒便开始寻找起来。

    渐渐的,他找到了一家,郊区的平房,带着一个很大的院子,可以种菜,一个月租金只要七百块钱。

    “嗯!就是这里了,明天就去。”苏寒暗自打定了主意,换房子迫在眉睫。

    ……

    没有找房东去退房钱,而且对方也肯定不会退的,合同里面白纸黑字的写清楚了,中途不能退房,而且未注满半年,押金一概不退。

    苏寒也懒得为了几千块钱去找一位家庭妇女的麻烦。

    虽然这位家庭妇女老找自己的麻烦。

    到了地方,房主提出了要求:“要交房租就要交半年,而且这套房子里面还有一间是单租给我侄女的,你不要求她退出去,可以吗?”

    “先看看房子,满意自然没问题。”苏寒皱了皱眉头,怎么里面还有人呢?

    在房子里面转了一圈,还好,独门独户的,房主的侄女住的地方只是在院子里面另外立的一栋砖房,环境什么都还算是满意,院子的地方比较大,活动,修炼,打坐,都有个地方。

    “我很满意,那就交钱吧。”苏寒掏出了准备的塑料袋,里面装了刨除掉必须费用后的最后八千块钱现金。

    一下子交了五千多,顿时让他心痛得不行,我的天啊!还有三千不到,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想来想去,夜摊肯定去不了了,要不然再来一大群人问东问西的,活没几个,反而被人吵得要命,那就惨了。

    好在现在已经有了第一批药材,靠着这些应该能够正常筑基的,以后的活动可以减少,尽量减小花钱的事情,也还凑凑活活的能过。

    到了中午,苏寒感觉肚子咕咕乱叫,到了菜市场,买了一只活蹦乱跳的鸡。

    “中午估计能够吃上一顿好的。”苏寒提着鸡脚,心急的回了家。

    他以前也没少去灵山里捕捉仙禽,杀鸡的事情自然是难不倒他。

    兑了一盆热水,苏寒便开始给放了血的鸡拔毛了。

    三下五除二,苏寒快速的搞定了这些事情后,拿着刀剖开了鸡的腹腔:“还是靠着自己好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锅味道鲜美的鸡汤,鲜美的鸡翅,肉筋道皮实的鸡腿,啧啧,想想就让他垂涎欲滴。

    咄……咄……咄。

    屋子里面响起了一阵阵轻轻的脚步声。

    说来轻,但郊区的房子很空旷,而且位置够大,脚步声经过墙壁的碰撞,发出了重叠的回声,声音越放越大。

    “嗯?”苏寒反手捏住了菜刀,躲在了厨房的门后:“这么快找到我了吗?看来这黄松的本事不小啊。”

    咄……咄……咄!

    声音越来越近了,就在厨房的门外,苏寒转身,一个跳跃,一柄菜刀就要对着入侵的人头上砍去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是一位小姑娘。

    说是小姑娘,也不小了,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只比苏寒矮上那么几公分了,她穿上了一双休闲的高底板鞋,身高与苏寒拉得更加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