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云家族长

    “大师,我晚上行房事的时候,老是腰间盘突出,你帮我治治呗。”

    “我阳痿早泄、生不出孩子、而且还肾虚,大师,你能治吗?”

    “俺的咪咪太小了,我老公老说我长了个咪咪就是为了区别正反面的,大师,你救救我啊。”

    苏寒有些头晕目眩的,果然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一点没错啊,他指了指自己的幡子:“你们看清楚了,非疑难杂症不治,你们这些毛病去医院找医生啊,找我不是浪费人才吗?”

    那位叫嚷得最凶的平胸女人,望了望风平浪静的胸部,惨兮兮的说道:“去医院看过了,他说这属于疑难杂症的范畴,与病入膏肓只有一步之遥。”

    噗,苏寒差点没有晕过去,他赶紧收拾好摊位,准备找一个人少的地方,要不然,待会非给吵死不可,这可难受了。

    刚刚收拾好行装,正在人群里面挤来挤去的时候,突然一双手狠狠的抱住了苏寒。

    同时两颗软绵绵的大物在苏寒的背后蹭来蹭去。

    “这也太粗鲁了吧?算不算胸袭呢?”苏寒一回头,发现背后抱住自己的人竟然是唐韵。

    唐韵今天没有穿警服,也是一身的便衣,而下午似乎洗了个澡,一身白色袭地的长裙,腰间紧致,还真有两分女人味。

    “高人,我可找到你了。”

    “你找我何事?”苏寒拨开了唐韵的手。

    边上围观的人倒是不爽了。

    “怎么回事?知不知道先来后到。”

    “我,我是第一个提问的,怎么着大师也应该先给我治疗治疗吧。”

    “你滚一边去,算起来,第一百零八个都不是你。”

    唐韵有些恼火,大声的喝道;“我是唐韵!都给我闭嘴,再叽叽喳喳的,我先打一顿再说。”

    外表看上去颇有女人味的人发飙,更加显得可怕,而黑玫瑰唐韵的名声在户部巷那是如雷贯耳,那个摆摊的、逛街的不认识?

    有些游客甚至看见过四五次唐韵暴打扒手。

    顿时场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所有的人都乖巧的闭上了嘴巴,很像初中时候,班主任站在窗户外面的自习室一样,一秒前还嘈杂得很,一秒钟后,连放屁都得慢慢挤。

    唐韵见场面给压制下来了,继续求着苏寒;“我父亲,多少年的瘫痪了,求您帮帮我。”

    “哦?有多少年?”

    “十五年了。”

    “这倒算是疑难杂症,既然十五年都没有康复好,那可伤了元气,估摸着你父亲的小腿现在除了骨头就是骨头。”苏寒一边说,一边瞧着唐韵的反应。

    唐韵的眼圈一红,可不是么?多少年不能运动了,他父亲唐大风的小腿大腿的肌肉都已经彻底的萎缩了,揭开裤子一看,就只能看得见两根皮包着的骨头。

    每每看到的时候,唐韵的心里都别提多难受了。

    可看遍了所有的骨科名医,都说唐大风的腿那是没救了,伤及了脊椎,神经都坏死了,手术和药物治疗都没有任何效果。

    甚至唐韵自己都失去了信心,觉得父亲这一辈子只能在轮椅上面度过余生。

    “大师,你说对了,能治吗?”

    “能!当然能,大师是无敌的。”

    “肯定啦,昨天韩局长的老婆还不是救好了。”

    “大师包治百病。”

    苏寒还没有开口,一旁围观率先起哄了,在他们心中,苏寒几乎就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什么疑难杂症,药到病除。

    嘘,苏寒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要再吹下去,自己就真成了神仙了,他对唐韵说道:“治未尝不可,但是……。”

    “大师有条件吗?”

    “哼哼,我的酬劳很高的,在下从来不会不要诊金去治病,所谓的悬壶济世,在我面前都是狗屎。”苏寒说道。

    虽然表面上说的恶狠狠,其实是苏寒想要飞天檀子做下的铺垫,他以前在修真界时,经常为困苦的百姓治病,并且分毫不收。

    唐韵咬了咬牙:“我们家底很殷实,大师开个价。”

    “不,不,不,我不要一分钱。”苏寒下意识的打量了唐韵的手腕一眼,那串手链没有带出来,看来这串手链唐韵视如珍宝,根本不是随时佩戴。

    “那您要什么?”唐韵顿时有些寒飕飕,不会对方打算要自己的身子吧?

    苏寒点了点唐韵的眉心:“我瞧你美肩似乎有一芸芸之气,身边应该是有飞天檀子这样的药材,且这种药材经常携带在身上造成的。”

    反正对方也不知道飞天檀子有什么用,苏寒索性拿出来咋呼一下。

    “飞天檀子?没有啊。”

    “没有?应该有吧,这种檀子色泽比铁柔软,比木质明晰,你再好好想想。”

    “哦!”唐韵受了苏寒的点拨,这才想起来:“您是不是说的那种木珠子,有些偏黑色,外表好像糊了一层油,闻起来有桂花的香味。”

    “对!如果你能够将这物事送于我,我便能够挽救你的父亲,让你父亲重新成为正常人。”

    “那可不行,这珠子是我母亲的遗留之物,对我很重要的,大师,你还是另外出个条件吧。”

    苏寒摇了摇头,盘坐在地上:“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考虑,如果你说不治,我就回家,如果你说治,我就跟你回家,你想想吧。”

    说完,他就闭上了双眼,打着坐。

    唐韵轻轻的咬着嘴唇,那串木珠她也曾经找人问过,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材料,多年视如珍宝,仅仅为了保留一份对母亲的念想,意义很重大。

    可是父亲的腿也很重要啊。

    顿时,唐韵陷入了纠结当中。

    过了一两分钟,唐韵咬着牙对自己说道:“罢了,妈妈已经去了,再怎么保留木珠,她也不能复生,倒是父亲,他还有几十年的光景,总不能一直这么瘸着吧?”

    想了想,唐韵伸手拍了拍苏寒的肩膀,苏寒并没有睁眼。

    “大师,我询问一下。”

    “但问无妨。”

    “你刚才说我的父亲会重新站起来?”

    “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如果不能,我不收你的檀子就是了。”

    “真的?”唐韵更加下定决心了,如果父亲能够像正常人一样,那再大的代价也没有问题。

    苏寒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是。”

    “那好,手链给你,只要你治好我父亲的腿。”

    苏寒隐秘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早点给我嘛!放你那里也是浪费,到了我这里,是能派上大用场的。

    ……

    云家大院。

    云家是京城三大家族之一,实力和苏寒曾经所在的苏家不相上下。

    而这些年,云家的第一高手云天站隐隐要破入元婴境界,因此在未来的发展上,更多的世家子弟看好云家。

    加之云家年轻一代中,人才辈出。

    家族财富也稳定的增长。

    隐隐,云家会将苏家踩在脚下。

    云家大院的最深处的一栋红色阁楼,是族长居住的地方。

    此时的族长云卜引,正面色铁青的站在阁楼前。

    韩山鹰正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云卜引的身旁。

    许久,云卜引抚着花白的胡须说道:“你说小遥的病是因为有人在云家的祖坟上面动过手脚?”

    “是!”韩山鹰低着头说道。

    家族族长气势太过于强大,韩山鹰虽然是云卜引的女婿,可也不敢和他对视,一对视便有一种要下跪的感觉,腿肚子直抽抽。

    “有证据吗?”

    “有证据,昨天那位治好瑶瑶的高人跟我说了,祖坟里被人动过了手脚,我今天特意让人去查看了一下,结果发现了这个。”说着韩山鹰双手捧着一柄黑黝黝的物事。

    云卜引右手拿起了物事,仔细打量。

    它是一柄铁钉,很粗很粗的铁钉,只是很大,有一柄匕首那么长,拇指粗细,钉身刻着许多花纹,花纹勾勒出的图案非常隐身。

    似乎是记录着远古的祭祀,很多的族人围观者族里的刑罚——断头。

    这枚铁钉,云卜引只稍稍一看,便感觉一股子阴冷的气息往自己心里冒。

    “很诡异,这枚铁钉有来头吗?”

    “有,下午山鹰专门找人打听,这枚铁钉叫灭灵钉,非常邪门,专门钉在他人的祖坟上面,一钉下去,会吸引煞气,再好的风水,也被破坏了。”

    云卜引眯了眯眼睛:“哼,敢破坏云家的风水?其心可诛啊!”嗖,他用力一甩手,破空的声音传来,灭灵钉速度奇快的插入地面,黝黑的铁钉直接钉入了地下,连个柄都看不见了。

    韩山鹰心中惊讶,想不到岳父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

    “山鹰。”

    “在。”

    “你暗地里去查查,查到了给我揪出来。”

    “岳父,您说会不会是苏家干的?”韩山鹰猜测的说道。

    京城之中,敢和云家作对的,也就是苏家了。

    云卜引摇了摇头,目露精光的瞧着韩山鹰:“山鹰啊,你还需要历练,铁钉一找到,谁都会想是苏家干的?可我偏偏不这么想,江湖险恶,背地里下刀子的多的是,你好好查查。”

    “是。”韩山鹰准备离去。

    云卜引又说道:“对了,山鹰,昨天你说的那位高人叫什么名字?”

    这位云家族长似乎对苏寒产生了兴趣。

    “不清楚。”

    “他也要查查,有如此手段的人,如果底子干净,最好拉入云家。”云卜引淡然的说道:“如果他愿意来,云家供奉的位置,有他的一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