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地灵珍宝

    一片仙境,断桥残雪,苏寒在烟雾环绕的山崖处痴痴的望着,天仙般的那人在山崖的半腰起舞,肢体舒展如小猫般,那种可以随时找到最完美姿态的物种。

    云手、拂袖,每一式动作都让苏寒魂牵梦绕,脑中意识缠绵……。

    “小寒哥,你想什么呢?”见苏寒发怔,小颖喊了喊,将他拉回现实。

    “哦!没想什么,哦,对了,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喝咖啡,如果呆会儿有什么地方丢脸了,你可不要见怪啊。”苏寒生怕被人问起了伤心事,赶忙岔开话题。

    小颖有些不理解:“什么?丢脸?喝咖啡为什么会丢脸呢?我们又不是不给钱,喝霸王餐的,咯咯咯。”

    苏寒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听他们说喝咖啡有很多繁文缛节的,比如说杯子怎么端啊,怎么喝啊,都是有讲究的,这些我要是不会,去咖啡厅不是给你丢脸了吗?”

    咯咯咯,小颖发出一串善意的、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多想了哦,其实我也不懂这些礼节,我们不就是冲着味道去的么?那么直接喝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讲规矩呢?形式主义害死人哦。”

    “有道理。”苏寒笑呵呵的说道,这种邻家小女孩真容易让人想起初恋的味道啊。

    ……

    诺斯咖啡厅,燕京城里最高档的咖啡厅之一。

    装潢很复古,半人高的小木门,实木打造的吧台没有刷漆,柜台上面的玻璃器皿都是很老式的那种,用的也不是现在带螺纹的瓶盖,而是磨砂的瓶盖,直接扣上的那种。

    咖啡厅的面积不大,大概也就十七八张桌子。

    国外的人在餐饮上是非常讲究的,尤其是这种高档的餐厅。

    比如说有英国有一家小餐厅,要想去里面吃饭必须在五年前预订,这餐厅每天只会招待十八位客人,可谓是讲究到了极点。

    “我们先去点咖啡吧。”

    “好啊,一起去。”苏寒估摸着这种地方自己是掏不起钱的,这可不是那种只要一两百块钱喝到饱的地方。

    索性掏不起钱,那么就蹭蹭小颖的,谁叫她也是一小阔佬级别的呢?

    他可是见到了小颖到底多有钱,而且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她能够这么快找到,岂不是更加说明了她的家境很优秀么?

    小颖牵着苏寒的手走到吧台的时候,服务员正在精心的为磨砂瓶盖涂抹凡士林。

    一般磨砂的东西都会涂凡士林,起一个润滑的作用,要不然,过一段时间,太涩了,瓶盖就拧不下来了。

    “两杯猫屎咖啡。”

    “好的,亲爱的女士,半个小时之后,就给你送过来。”服务员抬起头,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猫屎咖啡?

    苏寒在杂志上面看到过一篇文章,因为名字的原因,他好奇的瞧了瞧,看完才知道,猫屎咖啡真的是用猫屎做的。

    原来在密林中有种麝香猫,很喜欢吞食咖啡豆,偏偏肠胃功能无法消化咖啡豆,只能将其通过粪便给排出来,此时的咖啡豆在麝香猫的肠胃里面发了酵,煮起来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风味,喜欢上这种咖啡的人甚至一生都会想念它的味道。

    现在的麝香猫越来越少,猫屎咖啡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诺斯咖啡厅里面,一杯猫屎咖啡甚至卖到三千人民币。

    如果不是有人请客,现在的苏寒还真不舍得花这个钱呢。

    他们两人坐在最靠里的一张桌子,木头的沙发更有一番原始的趣味。

    对望几十秒之后,苏寒不忍心一直尴尬下去,他率先拉开了话匣子。

    苏寒很健谈,他将修真界的事情当做童话一般,讲给了小颖听。

    小颖听得是煞有介事。

    “小颖,你知道什么叫水猴子吗?”

    “生活在水里面的猴子?”小颖缩着小脑袋,明显觉得有些恐惧,她感觉苏寒讲出来的东西虽然荒诞,却有一种异样的真实感,似乎他以前生活在那种世界里一样。

    “哈哈,你说得差不多,这种水猴子长了个人脸,浑身都是长毛,但这些长毛有些奇怪,在水里面的时候,会想水草一样的散开,并不会纠缠到一起。”

    “远远看去,就和真正的水草一模一样的,每次当有过路的人来河里面饮水,水猴子就会突然跳起来,将人给拽下去淹死,吃掉他的肉。”

    小颖越来越觉得害怕了,甚至觉得那水猴子真的在自己的身边一样,毛骨悚然,突然她真的看见一只毛茸茸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啊!!!

    啊!!!

    小颖的脸都有些扭曲,放声尖叫。

    服务员连忙跑了过来,对着一头金毛的猴子踹了一脚:“不好意思,亲爱的小姐,这是我们诺斯咖啡厅里的吉祥物——猴子‘杰瑞’,给你造成的惊吓,我给您道歉。”

    小颖偷偷瞄了一眼,还真是一只猴子,此时它正抱着一根桌子脚,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可能刚才小颖的尖叫也给了杰瑞不小的惊吓。

    “哈?小寒哥,原来你故意吓我的。”小颖这才回过神来,猴子在自己周围爬来爬去,苏寒肯定是看的见的,所以故意讲到了水猴子。

    苏寒灿烂的笑了笑:“有时候生活里面多一些恐惧也好,这样面对真正的恐惧,你就会麻木。”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了?”

    “如果你愿意的,我未尝不可。”苏寒摊了摊手。

    “呸!”小颖假装鄙视道。

    刚才小颖的尖叫吸引了咖啡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同时也吸引了一位特殊客人的目光。

    正是昨天晚上跟苏寒过了过招的女警——唐韵。

    唐韵今天一大早便打听到了,苏寒竟然是真功夫,真将韩山鹰的老婆治好了,明显很有两把刷子。

    她便想起了自己父亲的残腿。

    多少年了,父亲一直瘫患着,如今碰到这样的高人,肯定要求他帮忙,治好自己父亲的腿。

    但现在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摆在她眼前。

    昨天那么好的机会,偏偏没有请教成大师,现在根本找不着他啊。

    加上昨天晚上那位高人带着一顶巨大的帽子,也没有看清楚长相,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唐韵想着就有些懊恼,她一懊恼就回来咖啡店里喝咖啡。

    反正家里有钱,喝杯咖啡也喝不穷。

    当她郁郁寡欢的喝着咖啡的时候,身后传过来一声尖叫,她下意识的回过头,竟然发现了苏寒。

    当然,她并没有一眼认定那人是苏寒,只是觉得他和昨天晚上见到的高人身形非常相似。

    警察当多了,眼光也犀利很多,身形只需要稍稍一看,便能够核对出对方是否是自己要找的人。

    经过一两分钟的仔细观察,唐韵觉得苏寒肯定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嘿嘿!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唐韵拿出一面镜子,好好的整理整理自己的妆容,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平易近人的微笑,踏着正步,朝苏寒走了过去。

    走到他身边,唐韵伸手拍了拍苏寒的肩膀:“大师,你好。”

    苏寒扭过头,吓了一跳,怎么是昨天晚上的那女警察?别说,穿个便装,还真漂亮许多,跟小颖比起来不分伯仲。

    唉!不对啊,苏寒内心计较到,我昨天遮挡了脸部,她怎么认出来的?苏寒仔细打量了唐韵的眼神,察觉出对方眼中的一丝丝紧张。

    哦!搞了半天,是打算诈我的?那就不好意思了,我肯定不能答应。

    苏寒清楚自己的身份被警察认出来,将会导致什么后果,最大的后果就是自己将被备案,可能做好随时被切片的准备。

    咱不承认。

    他踩了踩小颖的脚,示意对方千万不要出声,装作很茫然的样子问道:“美女,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大师!你别逗我了,昨天晚上我在司门口不还和你打了一架么。”

    “是吗?我昨天晚上在家里看电影,什么地方都没去啊。”苏寒无辜的样子简直无辜到家了。

    唐韵有些拿捏不定了,她也分不清楚苏寒的表情到底是真是假,索性心一横,一伸手,扣住了苏寒的肩膀。

    这是一招简单的擒拿手,苏寒的蛇鹤八打也是以擒拿见长,完完全全可以破掉对方的擒拿手。

    不过他却任由唐韵拿住,演戏要逼真。

    “哎哟,哎哟,你怎么打人啊!保安,保安。”苏寒一边脸紧贴着桌面大声嚷嚷。

    对面的小颖也伸手去掰唐韵:“你是不是疯子啊?怎么随便动手打我小寒哥。”

    两名高大的保安快速站到了唐韵面前:“小姐请放手,如果不放的话,我就要报警了,而且在警察到来之前,我们会采取强制措施。”

    “报哪门子警啊!我就是警察。”唐韵大声嚷嚷了一句,松开了手:“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你找谁也不能打人啊。”苏寒还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实在对不住,昨天晚上我见了一位高人,想要找他,可是去不知道怎么去找,我还以为你就是呢,就想着出手逼你一下,谁知道你不是。”唐韵顿时满眼都是失望之色。

    她认为习武之人身体都会有本能反应,但刚才擒拿苏寒的时候,对方却没有出来那种条件反射,因此她断定苏寒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其实苏寒不是没有条件反射,而是太狡猾,故意忍住不出手而已。

    “哼,想找到我?没门?”苏寒暗自庆幸,突然,他的目光扫过唐韵手腕的时候,被吸引住了。

    咦?那是什么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