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无声的侮辱

    说着,姚紫便深情款款的念着信里面的内容:“燕子南来,轻轻的叩住了夏天的门,在这个快要入秋的时候,我爱上了你,爱上了你的一切,你能答应我吗……。”

    台下的同学们笑得东倒西歪的,一点也没有顾忌苏寒的面子,有些家伙还肆意的大笑,好像苏寒给姚紫投情书是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

    涂毫脾气大,一拍桌子,暗喝道:“不给这婊子一点颜色看看,她都快要开染坊了。”

    “哼哼,别冲动。”苏寒按住了涂毫,他倒不是太生气,等会他要让姚紫瞧瞧厉害。

    姚紫继续念着情书,到了最后的一段,她用极度令人作呕的夸张声音念道:“燕子再次东归,轻轻的扣住了严冬的门,初春的时刻,我们能够一起相恋吗?”

    “喔,喔。窑姐真牛,竟然还有人暗恋。”

    “这情书,和窑姐的声音一样肉麻啊。”

    “苏寒,你还喜欢窑姐呢?要不要传授你一点经验啊?”

    “啥经验啊,别的不谈,就谈钱。”

    一群人,你一语,我一语的起着哄,摆明了想要给苏寒一个难堪。

    姚紫狠狠的将信拍在了桌子上面:“扣住了寒冬的门,扣你娘婊子的门,苏寒,你以后少来恶心我了。”

    “哈哈!”苏寒大笑三声,站了起来,摊了摊手:“不好意思,这不是情书,是反讽,你知道吗?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太丑了,根本配不上我,所以我才写出了这么一份东西来恶心你的,真正目的是想说,你给我老子滚远点。”

    顿时同学们都安静下来,想看看姚紫是怎么反击的。

    姚紫的脸色有些黑,他曾经确实是招惹过苏寒。

    而这封情书也是苏寒得势的时候招惹她的。

    “哼哼!对,几位同学说的对,老娘就是谁有钱就跟谁谈,但你呢?你苏寒有钱吗?有车吗?什么都没有还敢嫌老娘丑?你吃错药了?”姚紫双手抱着胸,同时小臂稍稍往上抬了抬,将胸部挤压得更大了一点。

    前面坐着的几个宅男,甚至都开始流口水了。

    姚紫扫了一眼前面几位宅男,更加得意洋洋的说道:“老娘怎么说还是有些资本的,至少我很性感,你呢?有什么?孱弱不堪的身体、几十秒钟就射的能力?”

    以前的苏寒是公子哥,酒色差点掏空了他的身体,五十九秒必射和迎风便倒的体质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只是那个时候苏寒有家族撑腰,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而已。

    同学们都转过了头,想要瞧瞧此时苏寒猪肝色的脸,别说看了,光是脑子里面想想就是很有趣的事情。

    开始他们转过头的时候才发现,苏寒的脸色依旧,似乎并没有动气。

    苏寒冷笑道:“性感?你这样的也配称性感?怎么说呢?你的穿着打扮,暴露,没品位,加在一起是什么?鸡,野鸡,你还不如人家野鸡呢,至少人家不想接的客——她不接。”

    “你……。”姚紫根本没有想到苏寒的牙口竟然如此犀利,只能抱着最后一丝遮羞布说道:“哼哼,说我是鸡?那我倒要问问了,你认识漂亮女人吗?你现在身边还有比我漂亮的女人吗?啊?苏家的大少爷!”

    苏寒真想反驳的时候,教室门口突然进来了一位美女。

    她瞧了瞧开着的教室门:“请问苏寒在这个班吗?”

    还没等答复,美女已经瞧到了后座站着的苏寒,连忙挥手:“苏寒、苏寒,是我,小颖啊。”

    本来站在讲台上飞扬跋扈的姚紫生生的将自己的话头给掐断了。

    面对门口的美女,就算是再自恋,她也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太大了。

    气质、身材、长相,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姚紫心里那个恨啊,怎么说着说着,就真有美女来找苏寒了。

    她感觉自己的脸被人用尽了力气扇了一耳光,火辣辣的,难受得很。

    苏寒打了个响指,给了姚紫得意洋洋的表情,刚才你不是说得很爽么?现在被羞辱得更爽吧?

    小颖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跟姚紫说,却给了对方致命一击。

    苏寒走到了讲台处,对哑口无言的姚紫补了一刀,他摇晃着自己的中指:“窑姐,我送你一句话——露脸和现眼只有一步之遥。”

    说完也不管脸色猪肝的姚紫,拉着小颖的手,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中离开了教室。

    姚紫恶狠狠的拍了讲台一记,气冲冲的回到了座位上面,一个人发泄着心头的不爽。

    倒是同学里面有几个心思不轨的家伙议论到了一块。

    留着莫西干头的同学对身边穿着花衬衫的家伙说道:“天啊,苏寒那种废物竟然找了那么漂亮的女友,简直是鲜花插到牛粪上。”

    “谁说不是呢。”花衬衫也有些恼火:“苏寒这个家伙,五十秒就射,而且还没钱,长得不赖吧身子骨弱,从哪一方面也配不上这么漂亮的女人。”

    莫西干递给了花衬衫一根烟,恶狠狠的说道:“要不咱们现在跟上去,揍苏寒一顿,然后将那个女的弄到酒店去,强行上了。”

    “这样好吗?”

    “哎呀,还有啥不好的,如果那个女的真的有钱有势,又这么漂亮,能顾看得上苏寒?”莫西干的眼里都能够喷出火来,露出服阴险的表情:“那身材,不知道多火辣,完事了,咱们再给她一点点钱,一切了事。”

    花衬衫点着了烟,又将烟头给踩灭,站起了身子,拉着莫西干的前襟,迈腿就准备追上去:“走,还等啥。”

    两人还没有走两步,突然冲进来一位同学。

    同学惊慌失措,慌慌张张,一进来就撞上了讲台,可表情又十分的激动,扯着嗓子便喊:“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出大事了就赶紧说啊,费什么话。”

    “你们知道不?王晨给人毁容了。”

    “毁容?”下意识的,花衬衫和莫西干都停住了脚,他们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和苏寒相关。

    同学们也都闭上了嘴巴,听音乐的拿下耳机、睡觉的赶忙抬起了头,吃零食的嚼薯片都不敢发出声音。

    “半个小时前,王晨带人堵住了苏寒,十个人,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姚紫在座位上大声嚷嚷。

    “苏寒把王晨的鼻子都给踩踏了,不清楚缘由的还以为王晨是个平脸呢,其余九个人,每个人都断了一条脚筋,也是苏寒给挑的。”

    这句话说完,顿时班级里面更加安静。

    姚紫喃喃道:“他竟然这么强大?难道说以前的孱弱是装出来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班级里其他的同学各自心怀鬼胎。

    有些人幸灾乐祸:哈哈,还好刚才我没有挑衅苏寒,而是在睡觉,要不然也跟着一起完蛋。

    有些人则感觉一把镰刀顶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完了,完了,我刚才还挑衅了苏寒来着,会不会也被挑断脚筋?

    有些人则是暗自佩服:曾经的苏大少还是很给力啊,王晨这学校一霸都给削了,雄风不减当年。

    莫西干和花衬衫对视了一眼,各自苦笑的回到了座位上面,一个下意识的捂住了脸,一个下意识的捂住了脚后跟。

    妈妈呀,原来那个苏寒竟然这么狠,幸亏有人带来了最新消息,要不然去抢苏寒的妞?岂不是找死?

    ……

    走在学校的主道上,苏寒和小颖肩并着肩走着。

    今天的小颖经过了精心的打扮,更加清纯动人。

    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漂亮而典雅,蓝色的纯棉短袖泡泡衫,彰显着气质,下身oldshool风格的水洗白牛仔裤,白色的小牛皮高跟鞋,简约而不简单。

    类似于邻家女孩。

    小颖似乎有些不敢面对苏寒,低着头,缓缓走着,路上碰到了小石子,还会轻轻的踢一脚。

    “对了,小颖,谢谢你刚才帮我解围了。”

    “我刚才帮你解围了?”小颖抬起头,看了看苏寒,眸子有些明快的色彩。

    苏寒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谢谢。”

    小颖哦了一声,又回到了刚才的状态,低着头,声音干脆的说道:“我们还谈什么谢不谢的。”

    “唉,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或者说你父亲的毛病犯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小颖摆了摆手:“我父亲还夸你手段高明呢,我来其实是为了感谢你,能赏脸和我一起去喝一杯咖啡吗?”

    “当然了。”苏寒虽然是来自于修真界,可也不是不解风情的人,如此曼妙的女子邀请他去喝茶,而且真情实意,这要是拒绝简直是可耻的行为。

    不过说归说,苏寒对咖啡不怎么了解,也不清楚到底哪个地方的咖啡好喝。

    因为他以前根本不喝咖啡,总觉得那玩意滋味太难受了,还不如喝点酒呢。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颖,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咖啡好喝,你看……。”

    “没关系,我请客肯定是选好了地方的嘛。”小颖轻轻的说道:“诺斯咖啡厅,你去了,就再也忘不掉那种芬芳的味道了。”

    她边跟苏寒说着咖啡厅的好,边面对着苏寒,倒退着走路,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似乎给她整个人镶上了一道金边,让苏寒的精神有些恍惚。

    “多好的姑娘,她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苏寒欣赏着小颖温柔的外表,思绪回到了曾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