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情书风波

    “大哥,咱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是吧,犯不着打我们了。”

    “就是,老大,我们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你就一个屁把我们放了吧。”

    “对,对,对,咱们几个危害性比较小。”这些不学无术的家伙一着急,竟然想起了政治书里面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来。

    他们没有打动苏寒,倒是将一旁的沈佳逗得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都是一群怂包,刚才辱骂苏寒时候的胆子拿到哪里去了?”沈佳挤兑着这些家伙,她有怜悯之心,可是怜悯绝对不会用在这群流氓的身上。

    苏寒随手搭住了一位小喽啰的肩膀,这个家伙留个齐肩的长发,做了个杀马特的负离子烫,而且还染了个屎黄色,苏寒一看那把蓬蓬松松,质地如枯草一般的黄发,心里就有些隔音。

    他用很小的声音对黄发说道:“我们没有深仇大恨吧?”

    “绝对没有,绝对没有,而且我还很敬佩苏公子,真的。”黄头发脚尖在水泥地上无意识的画着圆,低头不敢看苏寒。心里那个悔恨啊,昨天本来打算带着小妞去西湖耍一趟的,如果去了就好了,也不用面对面前这位狠人了。

    怎么就过来挨揍了呢?

    “嗯!我喜欢你的诚实,我们确实没有深仇大恨。”

    “是,是。”黄头发顿时觉得有戏,对方可能不打算伤害自己,可是当他听到苏寒下一句话的时候,就不这么想了。

    “哼哼,我和你们没有深仇大恨,你们竟然打算要狠狠揍我一顿,所以我们虽然没有深仇大恨,也要给你们一个深深的念想。”说完苏寒手一招。

    小飞剑快速的划过了一条弧线后,落在了苏寒的手里。

    九名小喽啰同时倒在地上,大声的嚎啕着。

    他们的脚筋被挑断了,脚后跟处,暗紫色的血液渗出了鞋子,打湿了裤脚,甚至只要指挥脚踝晃动脚掌,就会感觉一股子钻心般的疼痛以及脚筋被挑断后的空落落的感觉。

    “自作孽,不可活。”苏寒白了躺在地上人一眼:“现在赶紧滚去医院,脚筋还能接得上,王晨这货的鼻子也可能修得好,要是晚了,可就不好说了。”

    小喽啰们听了,也顾不上喊疼了,其中两个挽起了王晨的手臂,这群人都蹦蹦跳跳的越行越远。

    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惧怕任何人。苏寒的眼眸泛过一丝寒冷。如果还有对手来犯的话,他就要真的下死手了,如果惹上了强悍的敌人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找个深山老林,躲起来接着修炼。

    等到境界恢复,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当然,现在他还不愿意真的下死手,地球上灵气太过于稀薄,也没有稀缺的药材,天灵地宝更是无从谈起,好在城市里面还有专门的药材店。

    借助一些药材,或多或少的能够提升一些实力。

    “哇!苏寒,你真的太棒了,什么时候学过这么厉害的功夫,教教我。”沈佳在一旁,对苏寒除了佩服,只有佩服。

    她刚才甚至还准备好打电话喊120呢!想不到苏寒竟然以一敌十,活生生将这些小喽啰们打了个屁滚尿流的。

    真是厉害得紧啊。

    “嘿嘿,我也没什么厉害的功夫,只是有这件宝贝而已。”苏寒将已经变幻成了小拇指粗细的桃木剑展开在掌心上,递给沈佳看。

    沈佳颇为好奇的看了看桃木剑:“哇!真漂亮,刚才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是遥控的吗?”

    她没有接触到修炼,自然是不清楚法器是可以随意听从主人的指挥。

    如果法器到了一定的地步,甚至会通灵。

    苏寒以前就有一页无字天书,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厉害得很,桃木剑在无字天书的面前一比,就像小舢板遇到了泰坦尼克号,任由碾碎。

    “额,算是吧。”苏寒也不愿意跟沈佳讲修道的事情,索性来了个蒙混过关。

    沈佳的兴趣倒是上来了,一起进教学楼的时候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差点没有让苏寒的脑袋里挤满浆糊。

    “既然是遥控的,它的发动机在哪里啊?”

    “没有地方有漏洞,从哪个地方提供动力呢?”

    “这柄小剑的飞行方式是不是采用国际飞机模型的常用方式——翻转飞行方式?”

    苏寒有一种拿着脑袋狠狠在水泥地面上不停撞击的冲动,他发誓。

    理工科较真的女生伤不起啊。

    ……

    好不容易和沈佳分开了,苏寒本来打算下午回去修炼的。

    但想想,那么稀薄的灵气,就算修炼也没有个什么用处,干脆在班级里面打个盹,现在境界等级低了,体力就是不行,现在还直犯困。

    走到班级门口,苏寒还情不自禁的伸了一个懒腰,打哈欠的时候,嘴巴张得似乎都能够吞下一尾鲤鱼。

    “赶紧去打个盹,都有些受不了了。”人在无聊的时候睡意来得更加猛烈,苏寒大踏步的迈进了教室。

    教室里面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苏寒。

    有些同学甚至还窃窃私语。

    虽然这些人的声音极小,可也没有逃过苏寒的耳朵,毕竟他也是修炼者,虽然现在的能量只有区区的五点。

    但也比一般人的五官敏锐上不少。

    “啧啧,王晨找了那么多人,竟然没有搞定苏寒。”

    “是不是苏寒太狡猾了,逃了啊,昨天王晨就因为苏寒逃了大发雷霆呢,咱们班光昨天下午,王晨就来了四趟。”

    “可不是么?王晨扬言要将苏寒的脑袋揪下来呢,怎么苏寒还完好无损的?是不是王晨不够实力啊。”

    “呸!王晨那可是学校里的一霸,身手也强悍,力气更是大得不得了,上次运动会你们看了吧?王晨将那铅球扔得那叫个远啊。而苏寒呢?以前挺嚣张的,现在全家都被苏家赶出来了,落魄公子一个,有个毛线的实力,肯定是钻了哪个狗洞,才跑到咱们班上来避难的。”

    “对!肯定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嘛!”

    这些话语都一一落在了苏寒的耳朵里面。

    不过他倒是没有闲工夫去管这群闲人,同时也懒得惯,说几句嘛!让他们说,只要没对自己造成实质的攻击行为,他也不愿意去动手。

    而且这群闲人在苏寒的眼睛里面,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

    大学的位置都不固定,苏寒找了找,就看见了趴在桌子上面呼呼大睡的涂毫。

    这位两百斤的胖子,屁股那叫个肥硕啊,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鼾声赶上夏天山林里的蝉,吵人得不行,而且一吞一吐的,口水漫了整个桌面。

    恶心得要命。

    方圆一两米都没有人。

    苏寒不禁好笑,坐在了涂毫的身旁,推了推涂毫:“土豪,你这个模样,怎么让人跟你做朋友。”

    涂毫也是有脾气的人,家底不弱,他很生气的爬起来,睁了睁红彤彤的眼睛,恶狠狠的骂道:“操,哪个王八蛋打扰老子睡觉。”当他看清楚面前的家伙是苏寒时,顿时脸上的晦气一扫而空,狠狠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寒子,我还以为你被王晨打死了呢,太好了,完好无损啊。”

    苏寒拼命的后仰着头:“我说土豪,你能不能把口水擦一下,太恶心了。”

    “嘿嘿。”涂毫遭到了嫌弃,不好意思的笑笑,同时飞快用手背擦了擦口水。

    苏寒不禁摇头,我的天啊,涂毫好歹是有身份的人,小节上却如此不拘,也算是一朵奇葩。

    涂毫擦干了下巴上的口水后说道:“昨天王晨一直在找你呢,我让我爸给我找保镖过来,好去救你一次,结果到了现在保镖还没有来。”

    “哈哈,你倒是有心了。”苏寒内心热烘烘,有人照顾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以前他贵为散仙的时候,虽然也有很多人关心自己,可是他知道那种关心是来自于自己的地位和实力。

    就好像他没有被赶出苏家之前,那么多的狐朋狗友,有几个是出自真心的?

    “没事,咱们两个,谁跟谁啊。”

    两人正说话间,一位女生窜上了讲台,她大声的嚷嚷道:“苏寒,以后请不要再给我写情书了,姑奶奶不稀罕。”

    苏寒抬了抬头,瞧向了讲台上。

    讲台上,那位女生烫着大波浪卷,穿着低胸针织线衫,一对奶牛样的胸脯呼之欲出,一不小心便会跳出来似的,长相不差,可最多就是个中等偏上。

    “窑姐,你嚷嚷什么呢?”涂毫顶了一句。

    窑姐并不信窑,她信姚,单名一个紫,姚紫是全班出了名的交际花,在只满了一半人的教室里,其中至少有五位和姚紫发生过关系。

    所以同学们给姚紫取了一个响亮的外号。

    而曾经的苏寒,就给姚紫写了一封情书。

    这封情书姚紫一直珍藏着,可是现在苏寒落难了,她就着急着出来反对了。

    “我还给她写过情书?”苏寒顿时有些莫名其妙,在记忆深处搜刮了一下碎片,还真是的。

    他都有些讨厌自己以前的审美观了,前面那灵魂的审美也太差了吧?见到胸脯大的就上么?

    姚紫继续挥舞着手里的信:“我嚷嚷什么?苏寒这下三滥的人竟然给老娘写情书,你们听听里面的词用的,简直是恶心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