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公安局一把手

    “不是的,爸,那位大师肯定是高人,我直觉告诉我的。”韩影倔强的握住了母亲的手,大声说道。

    呸!韩山鹰暗啐了一声:“你知道什么?江湖险恶得很,你这种涉世未深的毛孩子知道什么?江湖骗子一抓一大把,我就处理过不少,轻信他们而造成的悲剧还少吗?”

    韩山鹰是京城公安局的一把手,曾经也是活动在一线的干警,犯在他手上的骗子少说也有个上百号,世界上的丑事、恶事,他是见得多了。

    “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告诉外公,说你不愿意救母亲。”

    “胡闹。”韩山鹰简直气不打一出来,虽然他是高官,可放到妻子的家族,还真算不上什么,要不然自己也不可能拿着不到一万的月薪住上别墅。

    他的岳父可真是为雷厉风行的人物,燕京城也是能够喊得上名号的。

    如果这种话传到了岳父的耳朵里面,后果可想而知。

    一句胡闹,韩影明显感觉父亲的心思有些放软,轻轻的说道:“爸,我不是威胁你,只是我很心疼,妈妈以前那么好的一个人,就去给外婆送殡,结果染上了失心疯,现在人事不省,我喊妈妈,她也听不见,你觉得这样好吗?”

    韩山鹰朝着一旁的护工挥了挥手:“你先出去。”

    “是,先生。”护工鞠躬,仓皇离开。

    “影子啊,你当我愿意吗?我也是绞尽了脑汁,还不是想将你母亲给治好!可是……唉!”韩山鹰和妻子的感情做不得假,他也想尽了办法,可能怎么样呢?上次那个美国的脑科专家还认定妻子肯定是醒转不过来了,而且这种油盐不进的状态估计也维持不了一两年了,到时候,人死灯灭。

    “那就对了,现在机会在面前,为什么我们不试一下呢?万一能够治好母亲?不试试我们怎么知道呢?是吧……是吧?”韩影扑在韩山鹰的面前,手摇晃着父亲强壮的手臂,楚楚可怜的说道。

    韩山鹰见女儿这番模样,心中便动摇了七八分,再看看躺在床上的妻子,安详、静怡,心中百感交集,他闭上眼睛,咬着牙,想道:唉!去试试吧,能行当然好,如果不行,这种找江湖郎中治病的事情传到了同僚的耳朵里,他们要嘲笑就归他们嘲笑,老脸也豁出去了。

    他狠狠的跺了跺脚,拨开了女儿的手,走到了妻子身边,回头撇了一眼韩影:“还愣着干什么?过来搭把手啊。”

    韩影心情明朗许多,挂着笑的说道:“好嘞。”

    一路上,开着车的韩山鹰听女儿讲了江湖郎中的事情,顿时觉得对方似乎不是那么不靠谱,江湖骗子最怕的是什么——当面对质。

    让女儿将妻子带过去,当场救醒,这种手段要是能作假,只能说太厉害了。

    何况韩山鹰是谁?二十多年的警察生涯,自信目光如炬,江湖宵小的下三滥伎俩在他面前也就那么回事。

    “难道说影子真的碰到贵人了?”韩山鹰暗自琢磨道。

    “到了到了,爸,就在那里。”韩影指着前方五十米处的人堆说道。

    车子往前开了开,打开车门,韩山鹰背起了妻子,走了过去。

    韩影在前方开路:“都让让,都让让。”

    见到韩影三人,顿时周围的人兴致都起来了,议论纷纷。

    “哟!真的来了?看来今天是有一场好戏。”

    “傻子,你懂个屁,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做‘托’,江湖行骗,谁他妈是单枪匹马啊?都是有同伙的。”

    “不可能,不可能,你睁大你的眼睛瞧瞧,那位是不是有些眼熟?告诉你,他可是咱们京城公安局的一把手,天天在电视上面出来。”

    “唉,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一段时间,京城那起银行大劫案可不就是他带人去搞定的么?后来还有新闻访谈呢。”

    三个月前,京城一家大银行遭遇了劫案,劫匪的武器精良,甚至配备了火箭筒,关键时刻,整个案件处理都是韩山鹰指挥的。也因为这件事情之后,他才从二把手扶正到了一把手。

    “这下可精彩了,公安局一把手不可能是托吧,这次看那小子怎么收场,只是有些奇怪啊,为啥政府高官也迷江湖术士的一套把戏呢?”

    “这你可就不懂了,越是达官贵人越是信这个,要我说……。”一位额头上有条刀疤的汉子总结道:“江湖术士全部是一群嘴皮子利索的骗子,我是一点都不信。”

    众人议论声中,韩山鹰着实有些脸烫,自己来求一位江湖术士,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他将头低了半分,走到了苏寒的身前。

    虽然心中非常不爽,可是来了,就要讲规矩,给面子,韩山鹰恭恭敬敬的说道:“大师,我老婆的病你能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