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史上最有腔调的摊主(一)

    旁边挂着两道幡子,一道写着“非疑难杂症不治”,另外一道写着“祛除人间百邪。”

    两道幡子的右下角还写着一排蝇头小楷:办事一次,收款十万。

    而苏寒则一句话也没有,沉默的坐着,不像别的摊位,大声揽客,算是户部巷里最有腔调的摊主了。

    周围的人都好事,议论纷纷。

    “啧啧,现在的江湖骗子都挺厉害的啊,还非疑难杂症不治,听起来就有点玄乎。”

    “江湖骗子嘛!要是腔打得不硬,傻子怎么上钩。”

    “要我说,那些城管也是不作为,这种明显宣传迷信的家伙直接用称砣砸脑袋。”

    围观的人里面没有一人相信苏寒,可偏偏都站着不愿意散开,看热闹嘛!看的就是稀奇古怪的事,看别的摊位讨价还价有啥意思?

    众人围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一位穿着咖啡色长衫、发髻高高盘起的女子便开始往最里面挤,这女人模样极其标致,五官经过精密计算似的,偏一分则过,正一分则短。

    她面带焦急之色的喊着:“都让让,借过。”

    身旁和女子相熟的西装男人不停的劝着:“影子,别挤了,都是江湖上骗人的把戏,对伯母的毛病没有任何的好处的。”

    “影子,咱们可不能疾病乱投医啊,这种江湖术士都是坑爹的货,咱们先回去,伦敦的那位脑科专家已经跟我联系上了,三天之后就会来替伯母治病,到时候肯定手到病除的。”

    也许是被西装男叽叽喳喳给刺激到了,韩影不耐烦的回头,恶狠狠的对西装男喝道:“哼,脑科专家?上次那个美国的脑科专家治好了我母亲的病吗?还不是束手无策?”

    “那也不能找些江湖术士啊?”

    “黄松,我妈妈常常说高手在民间,你要是不乐意,你滚,我一个人挤。”

    黄松还想说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整理整理自己的阿玛尼西服,甩开了膀子朝里面挤。

    他们两人一对话,顿时看客们都清楚了,这两人是要上钩的鱼,热闹要开始了。

    人群自然而然的让开了一条通路,正在使劲的黄松脚下一滑,顿时摔了个狗啃石,趴在地上,离苏寒仅仅有一米远。

    苏寒不禁冷笑:“哟!给钱就可以了,行这么大的礼,怕是没必要。”

    “呸!”黄松从地上爬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吼道:“行你大爷,死骗子,现在就给我滚出户部巷,不然我打折你的腿。”

    苏寒连头都不抬:“信则有,不信则无,骗这个字,你还是收回去吧。”说着手稍稍一拂,长袍的袖子刮在了黄松的身上。

    顿时黄松就感觉一股怪力打在了身上,整个人往后仰倒,来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白天下午,准备出摊的苏寒没有闲着,回忆了一遍以前在修真界的世俗技击,技击说白了就是武术,以技巧来迎敌,在自己境界不能短时间上升太多的情况下,技击也能够保护自己。

    而出手的这一招,则是技击中有名的“蛇鹤八打”中的“云鹤九霄”。

    苏寒的袍袖如同鹤嘴,稳稳的扎入黄松腰间的穴位,身体偏软,加上劲风扫过,正常人也要翻个跟头,何况被烟酒、女色掏空了身子的黄松。

    黄松从地上爬了起来,恨恨道:“江湖骗子有两手,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人掀了你的摊子。”刚刚拿出手机,就被韩影的秀手按住。

    看了苏寒刚刚的出手,韩影是彻底相信了,她愤愤的说道:“黄松,你如果敢惹大师,咱们的婚事就不要谈了,我爸出面也不可能。”

    “你……你为了一个小小的骗子……。”

    话音未落,韩影已经粗暴的打断:“滚,赶紧滚。”

    她不能拿自己母亲的性命开玩笑,加上对黄松本来就有些不爽。

    “好!好,我给你面子,只是你被人骗了,就不要哭着来找我,靠!”黄松白了苏寒一眼,果决的离开。

    韩影松了一口气,转身对苏寒说道:“大师,我母亲是失心疯,能治不?”

    苏寒哈哈笑道:“你母亲说是失心疯却不像是失心疯,并不大喊大叫,而是躺在病床上,嘴不能言,身子不能动,水米不进,意识却尚未瘫痪,是也不是?”

    这句话出口,韩影更加相信苏寒的话了,医生也说了:“你母亲脑电波有波动,可就是醒不了。”

    “大师!求你救救我母亲,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