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施恩得报

    “哼,他要是真的想改过自新,也就不会来买这种玩意儿了。”那被苏寒修理过的工作人员在旁冷哼道。

    金宝瞪了他一眼:“你吃亏就吃在这张嘴上,滚回去干活!”

    离开了药材店,苏寒四处闲逛着,要说这个世界,其实也挺新奇的,各种好玩的玩具,各种各样的衣服,电影院、冷饮店,比起修真界来,同样的玲琅满目。

    不知不觉,苏寒走到了一家“冰雪皇后”的冰淇淋店附近。

    最近天气炎热,而现在正是中午时分,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肆无忌惮的发挥巨额的能量,狗子都不敢随便出来,生怕烫熟了爪子,苏寒也有些热,恰好买个冰激凌解解暑。

    交了钱,拿到了冰激凌,苏寒舔上一口,一股凉意直往心里面钻:“嗯!好吃,看来不管在什么地方,有钱最管用。”

    再好的地方,没钱汉子难,在差的地方,有钱男子汉。

    苏寒惬意的舔舐着冰激凌,却看见街边一位老太太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冰淇淋,舌头蘸着干涸的嘴唇。

    老太太是标准的流浪汉,衣衫褴褛,浑身上下皆是孔洞,皮肤黝黑,也不知是晒的还是多年没有洗澡造成的,一条黑乎乎的毛巾箍住了满头的银发,双手青筋蚯蚓般的盘着。

    “唉!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有些家伙此时只怕在舞池里**逍遥,而有些人热水喝不上一口,饱饭吃不上一顿,难啊。”苏寒是散仙,慈悲心极重,二话不说,再购买了一个提拉米苏冰激凌,朝着老太太走去。

    “老人家,请。”苏寒蹲下了身子,将冰激凌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饿虎扑食一般,一口就咬下了冰激凌的尖,吃得太猛,冰得两眼上翻。

    “您慢点,您慢点,不够我再去给你买一个。”苏寒丝毫不顾及老太太脏兮兮的衣服,在她背后轻拍了两掌,帮助顺气。

    老太太咳了两声,将嘴里的冰激凌咳在手上,顺过气后又将手中的冰淇淋给吞了回去,没有丝毫犹豫,或许对于她来说,浪费才是最可耻的。

    “唉!”苏寒长叹了口气。

    老太太享受般的舔了舔嘴唇:“好人啊,你比我那不肖儿女要好上太多了。”

    苏寒倒是拉开了话匣子,盘腿于地,和老太太聊起天来。

    原来老太太曾经也是一位能干的农家妇女,一个人养活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现在年纪大了,干不动活了,想要来城里投靠儿女,却被他们当做皮球一样的踢来踢去。

    家里的房产变卖了,用来还养儿拖女欠下的债,剩下的一点点钱买了北上的火车票,现在儿女不愿意养,只能在街上乞讨,每天讨来的一点钱还够不上吃饭的。

    “畜生。”苏寒暗骂道,向来华夏传统,百善孝为先,连老母亲都不赡养的人,简直就是王八蛋,他气愤平平。

    而老太太则泪眼婆娑的说道:“我现在才知道,大城市吃人啊,我就想得到一张火车票,回老家,扒拉扒拉地,也好过在这里挨人家的白眼强,也不必让我儿子和女儿丢脸。”

    可怜天下父母心,老太太被儿女坑到了这般田地,竟然还在为儿女着想。

    “这样吧,我给你五百块钱,你买张火车票回乡下,另外我再给你掏五百块,买些干粮,别饿着。”说完苏寒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一千块钱。

    其实他现在也不算有钱,身上总共有个二十一万,其中二十万已经被自己计划去购买一些好的药材,剩下也就一万多块钱了。

    老太太听说自己的火车票有着落了,连忙跪在地上,对着苏寒磕了个响头:“谢谢,谢谢你啊……。”她说话已经有些哽咽。

    苏寒连忙握紧了老太太的双臂:“别,别这样,咱也就是个热心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你是好人……你是好人。”老太太紧紧攥住一千块钱,龟裂的手背擦掉眼角浑浊的泪花。

    “回家去吧,这里已经没有你牵挂的人了,下次遇见你儿子,替我转告一声——他是条白眼狼。”说着苏寒跺了跺脚,朝地上啐了一口:“呸!我这不是侮辱狼嘛?”

    “谢谢你,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老太婆只能下辈子报答了。”

    “哎呀,阿姨,你言重了,快去吧,快去吧。”苏寒笑吟吟的说道。

    老太婆颤颤悠悠的走了两步,又突然转过身来,走到苏寒面前,手探入脖子处,小心翼翼的取下了一条红绳,红绳上挂着一把小指长短的桃木剑。

    也许佩戴多年,暗红的桃木剑油光发亮,老太太拉过苏寒的手,果决的说道:“这是我老头结婚的时候送给我的,多少年都没离过身,你一定要收下啊。”

    “啊?这么贵重我怎么能收呢?”苏寒摆摆手,他帮助老太太可不是为了收人家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