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买鼎记

    从女孩儿家里出来,苏寒又打车去了古董店,炼丹需要丹炉,他左思右想,也就这种地方可能有了。

    天京的古董店还是很多的,苏寒来到了一个叫做‘青玉’的古董店里。

    青玉古董店,一共三层,算得上是京城比较大的古董店铺之一了,以前的苏寒也经常来这里,毕竟像他这种公子哥,除了车子、女人,就是器物了,说白了,就是钱多了,烧得慌。

    可惜的是,苏寒一家被赶出来之后,什么东西都没带,现在别说回去拿了,连苏家的大门恐怕都进不去。

    “苏寒?”

    古董店的工作人员一眼就认出了他,当即上前笑道:“又看中什么东西了?”

    以往,这工作人员都是称呼苏寒为‘苏少’,但现在,肯定也是知道了苏寒身上发生的事情,连称呼都改了。

    苏寒也没有在意,扫了四周一眼,淡淡道:“我要一个丹炉。”

    “丹炉?”

    工作人员眉毛一挑:“那东西可是不多见啊,不过本店倒还真有几个,就是价格有些贵……”

    苏寒皱了皱眉,斜看他一眼,笑道:“怎么,怕我买不起?”

    “不不不……”

    工作人员摇了摇手,笑道:“倒不是怕您买不起,只是本店不赊账,所以……”

    “砰!”

    苏寒一脚踹在他的腹部,直接将其踢翻。

    “老子说要赊账了吗?我来这里,什么时候赊过账?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老子以前来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话落,苏寒又是啪的一个耳光扇在他的脸上,喝道:“滚,把你们老板给我找来!”

    这工作人员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寒被赶出家门了,却还是和以前一样嚣张,还以为可能苏寒已经又回家了,所以才敢这么狂妄。

    从地上爬起来,这工作人员捂着肚子,点头哈腰道:“是,是,我这就去找老板,这就去……”

    苏寒眯眼,在四周转了一圈,一名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叫陈宝,外号‘金宝’,是这家古董店的老板。

    “哟,是什么风把苏少给吹来了?来来来,快上去坐,我刚好把铁观音泡上。”金宝毕竟是老板,肯定已经知道了苏寒修理工作人员的事,但却和以往同样的态度,光是这份气魄,就不是那工作人员能够比拟的。

    “不用了。”

    苏寒淡淡道:“我苏寒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再和你坐在一起,怕给您丢了人啊!”

    金宝脸色一板:“苏少这是说的哪里话,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你苏寒永远都是我的朋友。”

    “是吗?”

    “当然!”

    苏寒冷笑一声:“那我现在缺钱,先拿个百八十万的花花怎么样?你是搞古董的,别告诉我你没钱。”

    金宝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有些尴尬:“苏少别开玩笑了,我这古董店不赔就算是赚了,再说了,以您的身家,也不缺这百八十万吧?”

    苏寒嗤笑一声,也不再多说,道:“我这次来,是想找一个好点的丹炉,废话就不用说了,我还赶时间。”

    “嗯,我去找找。”

    金宝点头,不一会儿,有四个工作人员来了,手里都抱着一个丹炉,其中一个,正是刚才被苏寒修理过的。

    苏寒也没跟他多计较,在四个丹炉上扫了一眼,心中暗暗思量,这四个丹炉,有三个是青铜做的,而最后一个,则是铁质,但这个铁质的丹炉当中,却是夹杂了别的成分,苏寒一眼就看出来了,是陨铁,他在修真界的时候,也炼过器,自然认识这种东西。

    陨铁的价值很高,即便在修真界也是高品质的材料,苏寒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当即二话不说,直接道:“我要这个。”

    “哼,没钱还装什么大爷!”那抱着铁质丹炉的工作人员,正是刚才被苏寒揍过的,见苏寒直接挑了这个最便宜的,心中顿时鄙视起来。

    “苏少,以咱俩的交情,我也不瞒你,这丹炉是铁质的,论质量肯定没有另外三个好,价格也是最便宜的一个。”

    金宝考虑了一下,说:“往外卖的价格是8万,给你,就5万好了。”

    “3万。”苏寒淡淡道。

    “苏少,这丹炉是经过专家检验过的,明朝出土,虽然没什么大用,但也不至于这么低的价格吧?”金宝皱眉道。

    “就3万,一个铁制的鼎炉而已,真的没什么大用。”苏寒淡淡道。

    金宝咬了咬牙:“好吧,3万就3万!”

    苏寒二话不说,刷卡付钱,拿着丹炉离去了。

    古董店门口,金宝看着苏寒的背影,喃喃道:“这小子,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难道真的是因为被赶出家门,打算改过自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