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去邪(一)

    “大师,您快去看一看,我爸爸的病又犯了!”女孩儿跑到老者面前,着急的祈求道。

    “什么?!”

    老者面色立刻沉了下来,当即便道:“你等等我,我去拿东西。”

    “嗯。”女孩儿点头。

    苏寒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嘴,说:“如果我没猜错,令尊的症状,应该是能吃能喝,但却没有感情,而且不时抽搐,经常一睡就是数天不醒,醒来便大吃大喝,对吧?”

    女孩儿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苏寒一笑,摇头不语。

    他从这位女孩儿进门就发现了,她的眉头处隐隐发黑,明显是邪气侵染之兆,而这股黑气却没有一个明显的发源点,肯定是身边亲近的人染过来的,而她一进门就说自己的父亲发病了。

    因此苏寒断定,对方的父亲肯定是邪气侵染的那个人,而上面说的也正是邪气侵染的症状。

    他故弄玄虚的一句话,倒是急着了女孩儿。

    “你……你快说啊,我爸爸到底是怎么了?求求你了,你快说啊!”女孩儿抓住苏寒的胳膊不断摇晃。

    “如果我说他是中邪了,或者是被人施法了,你信吗?”苏寒看着她。

    “信!”女孩儿重重点头:“唐大师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他只是说中邪了。”

    “哦?”

    苏寒想起刚才老者告诫自己的话,他应该就是女孩儿嘴中的‘唐大师’了,想来这老者还是有些伎俩的。

    “你……你能跟我去看一下吗?要多少钱都可以的,只要能把我爸爸治好,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请求!”

    “话可不能说的太满。”苏寒笑了笑。

    “相信我,只要你能把我爸爸治好,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真的!”

    女孩儿拍着丰满的胸脯,见苏寒一直看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蛋一红,连忙低下了头。

    “我可以跟着你去看看,你也放心,我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的,不过有些费用,你还是要报销的。”苏寒摇了摇头。

    “谢谢,谢谢!”女孩儿感激的看着苏寒。

    实际上,她的爸爸已经‘病’了一个多月了,虽然没有出现痛苦的症状,可家里人怎么看都不放心,这实在是太诡异了。而且自从她爸爸‘病’了之后,公司的业绩一路下滑,股市大跌,对手不放过任何打击的机会,如果不是她现在在支撑着,恐怕公司都要频临破产了。

    一会儿之后,唐大师背着一个木箱出来了,对女孩儿说道:“小颖,走吧。”

    “嗯。”

    女孩儿点头:“唐大师,我想……我想请他也一起去看看。”

    唐大师刚才也听到了苏寒的话,当即点头:“那就一起吧。”

    女孩儿开的是一辆粉红色宾利,一看就是有钱人,在唐大师和苏寒上车之后,一路飞奔,也不管什么闯不闯红灯了,好几次差点造成车祸。

    半个小时之后,宾利在天京中心地段的一座豪华别墅门口停下,女孩儿急切下车,苏寒和唐大师也跟着走进了别墅。

    别墅是欧洲式的,装修非常豪华,不过苏寒没有多注意这些,跟着女孩儿一起,来到了一间卧室当中。

    房间里,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床上,面前摆着许多散发着香气的菜肴,地上还有两个木盆,里面装满了菜碟。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名中年妇女坐在沙发上,一脸担忧的看着中年男子,泪水忍不住滑落。

    “爸……”

    女孩儿看了看地面上的那些菜碟,蹙眉道:“您每次都吃这么多,身体不会难受吗?”

    中年男子忽然抬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唐大师,如同疯了一般,忽然将面前的桌盘全部掀翻,大吼道:“贱人,你怎么又把他给带来了?滚!立刻让他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他,快滚!!!”

    “爸,您不要这样……”一见场面控制不住,女孩儿眼中的泪水顿时流淌了出来。

    “快找人来把他抓住!”唐大师沉声道。

    闻言,那妇女连忙站起身来,要去外面叫人。

    “等等。”

    苏寒却在此刻开口了,他缓缓上前,盯着中年男子,忽然笑道:“怎么?在这具身体里吃喝了那么久,还不打算出来吗?”

    “你又是谁?!”

    中年男子抓起一个菜盘就朝苏寒扔来:“你们都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们,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哼!”

    苏寒冷哼一声,躲过菜盘,食指和中指同时伸出,在男子额头一点。

    男子动作顿时停住,眼睛闭上,直勾勾的躺了下去。

    “这是……”妇女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担心的问道。

    “把房门、窗户全部关上,把窗帘封死,不能有一点阳光渗透,快点!”苏寒突然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