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 谁是黄雀(中)

    这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局面,所有人都被大势催动着出手,集合火婴、苏寒,十几个武圣加上无数强者的攻击,全部一股脑儿的轰向了海妖王。

    无数的攻击汇合在一起绽放,瞬间冲突爆炸形成了惨白的光芒,飘雪剑圣咬牙后撤,可是也仅仅是刚刚跳起,就被翻滚的波动炸飞了出去。

    这是数量的胜利,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不停的被疯狂的人躯砸向了海妖王,到最后连海妖王的身影也早已经感受不到,仅仅是凭借着一种大概的范围感疯狂催动手中的力量。

    所有人心中仅仅有着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掉海妖王,杀掉这个威胁整个血月大陆的神明一样的家伙。

    无论抱着什么心态,求名求利,或者真的有一颗仁义无双的侠客心,又或者单单是害怕海妖王的反戈一击,这一刻所有人都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

    惨白的光芒凝而不散,完全把硕大的比无视笼罩了进去,刺眼的白光最终让所有人眼前恍然一片,但是哪怕如此,只有所有人一时间扔干净了体内的灵力,才暂时告一段段落。

    这么多的攻击融合到了一起,似乎也发生了一点儿诡异的变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茧不停颤动,任谁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危险性。

    此时众人才从一时间的疯狂中反应过来,纷纷尖叫着后退,如此恐怖的力量爆炸,恐怖附近十几里都会被炸飞上天吧!

    至于引爆这个光茧,谁有胆子……这时迟那时快,那一抹来自火婴的火光后发先至,注入了光茧之中。

    “嗡——”

    一抹诡异的波动传遍整个场地,有见识的人想都没想,赶紧一个狗啃泥卧倒在了地上,所有的防御功法不要钱一般使用出来。

    “轰!”

    一抹螺旋的光芒冲天而起,不知道是偶然还是侥幸,又或者有人从中引导,这个巨大的光茧爆炸了,可是最大的力量宣泄口,却是最上方。

    螺旋光柱直冲天际,眨眼之间冲上了万丈云霄,竟然把天上的雷云都给冲散,形成了一个大型的空洞,让淡淡的血色月光倾泻而下。

    人们瑟瑟发抖,愕然的注视着这个由所有人通力打造的恐怖的攻击,现在这种局面,人们所能做的,仅仅是等待。

    良久,似乎过了一万年,那光芒才渐渐散去,一个直径近乎十里的恐怖巨坑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巨坑中仍然冒着淼淼热气,巨坑正上方,整个天地间一片飘忽朦胧,再加上血色月光倾洒,真有一股如梦如幻的滋味。

    唯独,少了一个人。

    海妖王!

    海妖王,彻底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咬紧牙关,打起十万分的警惕,左右寻找着海妖王的踪迹,活要见?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可是最为基本的法则。

    可是,成千上万人同时寻找,竟然都没有发现海妖王的踪迹。

    苏寒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涩,他似乎觉得,此时只有自己才是最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人,苏寒立刻向魂兽王发问,魂兽王似乎也惊骇眼前的一切,良久才回答苏寒。

    “的确,我也感受不到海妖王的灵魂痕迹了。”

    灵魂,几乎就是一个人的根本。一个人到底是生是死,归根结底还是要看灵魂是否存在,就像蔓蔓,虽然**已经完全销毁,但是灵魂还有一丝根本,就有着复活的可能性。

    海妖王这样的存在,苏寒甚至相信,只要海妖王灵魂不灭,**损伤什么的,根本不可能真正杀死他。

    而现在,海妖王的灵魂痕迹,彻底的消失了!

    难道,海妖王真的死了?

    “不会死了吧?”

    第一个出手的方脸大汉,此时眼中竟然恢复了清明,啐了一口血水,抹掉了脸上的泥沙,四处张望。

    所有人心中都隐约泛起一股欣喜,海妖王的死,不是没有可能啊,毕竟先是自大的他中了飘雪剑圣超乎武圣等级的全力一击,连月影大神的虚影都出现了,再加上所有武圣还有自己这些人的全力攻击,就算是金刚铁玉也给轰成渣了。

    “就算死,难道一点儿痕迹也看不到,死不见尸,总归该见点儿血迹吧。”

    有人发话了,显然这是所有人心头的一个疑惑,看不到海妖王真正的死去,没有人能够放下心来。

    “啪嗒!”

    一滴液体从高空之中飘然坠落,砸在了苏寒的脸颊,从血色月光之中坠落的这滴液体,似乎也因此染上了一丝古怪的紫色。

    “下雨了?”

    苏寒微微呢喃,随即愕然想起了些什么,手指一抹脸上的液体,放到了眼前。

    紫色的液体带着丝丝的血腥味,更是富含着充沛的能量,这样的液体,苏寒见得太多了,几乎每一次诛杀海族,他总是能够看到太多这样的液体。

    血,这是血液。

    海族的血液。

    “难道?”

    “啪嗒、啪嗒!”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这些紫色的血液,这些血液似乎被稀释了多少倍一般,终于有人聪明的抬头看去,随即放声大笑。

    “死了,真的死了,海妖王死了!我们把它轰碎了,他的**被打为了碎末,被轰上了天宫,染红了雨水,这才落下来!”

    这人疯狂的大笑,不由的手舞足蹈,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今天竟然能够成为手刃海妖王的一份子。哪怕他出的力量不足万分之一,但是单凭这份功绩,他回到自己的小家族,一定会一跃成为家族中的英雄人物。

    众人纷纷醒悟,狂喜的神色笼罩了所有人心头。

    “死了!”

    “海妖王死了!”

    有人放声大笑,有人放声大哭,更有人心力交瘁,直接晕了过去,现场洋溢着一股喜悦的气息。

    苏寒心中也出现了一股狂喜,不过毕竟他两世为人,心智稳重,还是强行镇定了下来。

    苏寒总是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些古怪,海妖王真的这么容易死么?就算海妖王真的死了,可是还有一个火婴呢!

    那一抹火光,还有那些熟悉的灵魂波动,绝对是火婴没错。苏寒这才想起,自己竟然一激动之下扔掉了所有屠神箭,真是太浪费了!

    不过,就算让苏寒同样在选择一次,估计苏寒还是会咬牙扔出全部屠神箭,这是一场输不起的群殴。

    “小心迎战!海妖王死了,还有火婴!”

    苏寒的话,立刻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火婴的力量,这些人也是大体知道,这才想起,外乱平复,内乱还有的打呢!

    剩余的十二武圣一个个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可是似乎眼前的一切,就是确实发生的。好歹身为武圣,他们还有着一份警惕心。

    “是谁!”

    邀月怜星最为警惕,一察觉到有人隐藏在了暗处立刻出手,竟然把暗处的火婴给逼迫了出来。

    不过,火婴原本也没有了隐藏的意思,他最大的敌人海妖王就这么死了。刚才火婴用了许多的手段来探查,终于确信,海妖王的灵魂痕迹消失了。

    没有了灵魂,人就是死了。

    “哈哈哈哈!”

    一阵猖狂的大笑从空中响起,火婴的身形凭空出现,端坐在火焰莲花上的他笑吟吟的看着身下的这些强者们,越发的得意。

    这些人所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非常的满意。

    没错,火婴正如苏寒所预料的一样,自然不会处心积虑的做这一切,仅仅是为了应付十三武圣统一血月,对他而言,十三武圣仅仅是他的囊中之物罢了,他所希望的,是挑起人类和海族真正的对抗,借助十三武圣削弱海妖王的力量。

    对于火婴而言,海妖王,才是真正的敌人!

    今天发生的一切,着实吓了火婴一跳,尽管他也从中推波助澜,可是没有想到,在人类最强者飘雪剑圣带领下,一群人类竟然硬生生的灭杀了海妖王,这样的力量,也足够能够灭杀他了。

    暗地里火婴摸下冷汗,随即便是难以自己的喜悦。现在海妖王一死,飘雪剑圣已经是半个残废,整个血月大陆,岂不就是他的了?

    不仅是血月大陆,就连紫日传承,也将成为他的所有物。他火婴必然会更进一步,突破天地的界限,追寻上古四大神的脚步,飞升更高的位面。

    所有人看着这个突兀出现的身影,露出了愕然的神情,十二武圣都有各自的情报,他们果然如同苏寒预料的一样,知道火婴的消息。

    “飘雪,现在的局面,你要怎么办!”

    司徒南扶起飘雪剑圣,咬牙问道。飘雪剑圣摇头,道:“让一个暴君统治,总比被异族灭族强吧?”

    司徒南哑然,难道真的不反抗了?

    察觉到了众人的蠢蠢欲动,火婴一声冷哼,澎湃的灵魂压力笼罩在了每个人心头,一瞬间,大部分人直接翻白眼晕了过去,十二武圣也同样面色惨白,就连练成灵魂法则的苏寒,也感觉心头狂跳。

    “跟你们多说也是无用,”火影咧嘴笑着,道:“从今天开始,血月大陆,整个血月大陆,包括无尽之海,都是我火婴的统治。我火婴,要成为天地之主!”

    一个年轻人刚想挣扎着站起来说些什么,突兀的身上爆发出一阵火花,瞬间便化为了飞灰,随风飘散。

    这一手,让现场再次冷寂了下来。有聪明人已经看出来了,新出来的这个火婴,哪怕比着海妖王弱,也若不了多少。

    “哈哈、哈哈哈哈!”

    火婴狂笑着,然后转头用戏谑的目光看着苏寒,似乎在说,小子,这次你往哪里跑?

    不过,火婴眼中立刻多了一丝疑惑,因为苏寒眼中竟然罕见的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而苏寒所看的,不是自己,而是他手中紫色的血液。

    苏寒,在看什么?

    苏寒,在看海妖王的血,因为他忽然从这些血液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澎湃至极的灵魂波动。

    海妖王,还没死!

    一抹雷光突兀的从火婴的背后炸响,一只雷霆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火婴的脖子,让火婴瞬间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冷。

    “刚才偷袭我的,就是你么?”

    雷光重新凝聚一个人的身影,竟然是海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