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谁是黄雀(上)

    灵剑合一,原本就是极为高深的提升战力手段,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剑灵的存在。

    至于剑灵,可不是由施展灵剑合一,协同作战的使用者创造出来的,使用剑的人,更多的是呼唤剑灵的出现。

    这个剑灵,最大的可能是许多灵力的混合,以施展者的意志化身,多半也是剑客的形象。这样施展出来的灵剑合一,威力同样很大,而且完全接受施展者的控制。

    可是,灵剑合一之中,还有十分特殊的一种状况,那就是呼唤出来的剑灵,也有可能是一个人的灵魂,或者类似于一个人的分身。

    尽管本质特色各有不同,可能是是本体的分身,可能是灵魂的投影,甚至可能是一种力量的凝聚,不过无论如何,这样的剑灵,都意味着,它很有可能发挥出其代表本体的强力攻击。

    就像现在,飘雪剑圣不但早已经洞悉了完整版本的灵剑合一,更是利用皓月神兵,召唤出来了月影的虚影。

    澎湃的灵魂之力做不得假,无论这个灵魂虚影到底是怎么来的,飘雪剑圣这近乎全力的一击,绝对能偶媲美当初月影的强力一击!

    海妖王很强,强到无以复加,在场的十三个武圣他完全没有放在眼中,而这十三武圣除了飘雪剑圣也没有人能敢跟海妖王动手。

    但是,这种强是有限度的,血月大陆因为层次的限制,天地之间有着明确的规则,哪怕海妖王能够想方设法绕过一些规则,不断的强大自己的实力,强大道超越了现在十三武圣的认知,但是仍然是停留在这个层次上。

    就像一把最强之矛,枪头攻无不克,坚无不催,但是归根结底矛身必须使用柔韧的蜡杆制作。

    残月呼啸而至,迅若疾风,没有给海妖王丝毫的反应时间。海妖王甚至还有一丝的犹豫,到底要不要硬接这一击,毕竟先前可是做足了姿态。

    可是,冰冷虚幻的弯月,却散发出十足致命的气息,高速震动的灵力波纹,甚至让弯月的边缘产生了一丝黑线——空间的裂缝!

    “可恶!”

    海妖王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羞怒的神色,他完全看不上眼的这样一个区区人类的武圣,竟然能够呼唤出月影的力量,发出威胁他生命的一击,对于海妖王而言,对于自认为无敌于天下的他而言,这就是彻底的耻辱。

    海妖王平地游移,身形顿时虚幻缥缈向一边躲开,弯月斩击却仍旧直冲直撞,眼看就要被海妖王躲开。

    可是,在做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之中,海妖王手中却笼罩了一层雷光,伸手朝着弯月抓去。

    作为最强的王者,他如何能够忍受这种狼狈躲避的耻辱?他要立威,他要抓住这个人类最强?最强武圣的最强一击,然后硬生生的撕裂!

    “嗡!”

    雷霆双爪竟然真的硬生生的抓住了弯月的边缘,让一轮弯月一瞬间颤抖变换了起来,仿佛随时都会破碎。

    “给我开!”

    海妖王一声怒吼,双手中雷霆爆破,无数的雷光窜入弯月之中,弯月轰然爆碎。

    “哼!”

    海妖王脸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沐浴在光芒的碎片之中,宛如天神降世,那破碎飘落的月光碎片,宛如片片飞雪。众人的心头也好像白雪皑皑,冰凉一片。

    飘雪武圣,就这么输了?

    “如果这就是你的本事,你可以死了。”

    海妖王手中多出了一杆雷霆长枪,直指飘雪剑圣心窝,面对着必死的危险,灵力近乎耗尽,脸色苍白的飘雪剑圣,却仍旧笑着。

    “第三次了,”飘雪剑圣盯着海妖王,道:“我名为飘雪剑圣,所有的攻击自然离不开一个飘雪二字。小看我,你会死的。”

    雪?

    飘雪?

    哪来的雪?

    雪!

    海妖王脸色变了,此时在他眼前飞舞的无尽月光碎片,越来月细小,正像雪花一样,围绕着他飞舞,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把海妖王笼罩其中。

    十万片、百万片,说不定是一万片,片片飞雪,每一片上都闪耀着一抹渗人的寒光,让海妖王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弯月斩击只是前奏,这千万的飞雪剑刃,才是真正的杀招!

    飘雪剑圣伸手朝向海妖王,悄然握拳,道:“飘雪人间!”

    “呼——”

    无数的飞雪终于动了,瞬间亿万剑刃朝着海妖王呼啸而去,每一片都有着不亚于刚才弯月斩击的锋利程度,刹那间就让飘雪剑圣身上覆盖了一层白芒。

    “混蛋!”

    海妖王怒吼,身上泪光乍现,更有不同的光芒闪动,原本儒雅的身躯也立刻覆盖了层层的鳞片,一念之间,海妖王已经拿出了所有的防御手段。

    不过,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强如海妖王这样的存在,强大的防御竟然仍然不能够抵抗这无数的光刃。

    “噗、噗、噗!”

    无数刀片入肉的声音,让所有人感到身上微微疼痛,齐齐吞了一口口水。雪花飘散,露出了其中的一切。

    飘雪剑圣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甚至只能依靠着皓月神兵勉强站着,浑身打着摆子,显然这一招,飘雪剑圣拼上了全部。

    然而,最令人关心,也是最令人震惊的却是另外一边,紫色的鲜血从海妖王身上缓缓的冒出,把他的衣裳也染成了一片紫色。

    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表情,因为他的脸已经被紫色的血污所遮盖,唯一让人心中不安的,是他仍旧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颤抖。

    从一开始,就没有人能够感受到海妖王真正强大的气息,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强大。因此现在更加让人闹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就连飘雪剑圣脸上也露出了思索的神情,他为自己最强的一招所自豪,可是对于这一招能不能杀了海妖王,却没有丝毫的自信。

    现场,再次冷寂一片,只有海妖王的滴滴鲜血,垂落地上的滴答声。

    “兄弟们,趁现在,他是海妖王啊,他重伤了啊,这是我们的机会!”一个方脸大汉,手拿火婴出品的巨大偃月刀,从人群中跳了出去。

    苏寒忽然间遍体冰凉,他又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这是火婴的灵魂降临的波动,这股波动化为了许多份,降临到了每一把火婴亲自打造的兵器身上。

    淡淡的灵魂波动从偃月刀上滚滚而上,渗入了方脸大汉的身体,让这个家伙的眼神,多了一份空洞。

    “火婴,竟然是火婴!他难道准备现在发难了么!”

    苏寒顿时醒悟,眼前却是是一个极为难得的局面,无论火婴是为了什么想要通知整个血月大陆,但是海族和海妖王终究是他迈不过去的一个坎。

    而现在,似乎一瞬间,出现了千载难逢的局面!

    海妖王无论如何,已经重伤,如果能够挑起所有人类精英和海妖王的血拼,无论谁胜谁败,或者两败俱伤,这对于火婴而言,都是最完美的收场。

    苏寒心中一动,火婴具体的谋划,无人知晓,海妖王的打算,也没有人能够洞悉,可是现在,海妖王还有火婴,竟然全都因为飘雪剑圣的鲁莽举动,开始行动。

    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众人愕然的看着这个方脸大汉,无法置信,这个家伙怎么也有了这样的勇气,竟然想要对着海妖王动刀,他是疯了么?

    方脸大汉没有发疯,而是成为了火婴的傀儡,朝着众人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怒吼一声,提刀冲向了海妖王,抬手便是一道刀光斩去。

    “哈哈,兄弟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老子要看下海妖王的脑袋,从此以后,整个血月大陆老子就是英雄,老子就是天下人的偶像!”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长枪汉子,同样成为了火婴的傀儡,不落人后,人枪合一,化为一条游龙冲去。

    “哼,两个莽夫。”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矮小尖脸的黑衣人,手中出现了一把弯曲的匕首,整个人化为了一道虚影,同样朝着海妖王摸了过去。

    一而再,再而三,当火婴第三个傀儡出动的时候,终于有正常人忍不住了。

    这是留名青史的绝好机会,这是成为英雄偶像,与上古四大神齐名的绝好机会,眼前的海妖王受了重伤,又有如此多的人坐镇,为什么不出手?

    “杀!”

    “杀、杀、杀!”

    轰然爆炸,一片嘶吼之声,裹挟这无尽的杀意,所有人同时前冲无数,千道万道的各色流光,挂满了整个天空,朝着海妖王冲了过去。

    可是,没有人发现,只有苏寒发现,海妖王的嘴角,挂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快停下,他是要等你们出手啊!”

    苏寒大吼着,可是此时怎么可能还有人听到苏寒的劝慰,人人都为了荣耀疯狂了。

    “怎么办?”

    百毒夫人傻眼了,愕然问着身边的司徒南,司徒南一咬牙,急速道:“上,无论如何,都要试一次,说不定我们的帮手,就能够真的成功!”

    大势所趋,没有人敢后退,也没有人能够后退,否则一丝的犹豫,都可能背上千古罪人的骂名。

    除了飘雪剑圣,所有武圣犹豫了一丝之后,终于悍然出手。

    “可恶!”

    苏寒咬牙,现在的局面,一瞬间混乱到了无以复加,而他也不能够白白看着,毕竟说不定多了他的一丝力量,就能够成功呢?

    没有人敢不全力出手,关乎人类未来命运的一瞬间,谁敢后退?

    “杀!”

    三只屠神箭悍然出手,苏寒也倾尽了全力!

    同时,苏寒身边的人都一瞬用上了最强的攻击手段,不仅如此,苏寒甚至注意到,一道细小但是让人毛骨悚然的火焰,从天外飞至,轰向了海妖王。

    竟然连火婴的本体也忍不住用了大手段前来,亲自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