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狗血,又见狗血

    涂壕的“反坑”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上百个金丹期修士嗷嗷叫着冲上了台,对着熊海威展开了一场惨烈的车轮战。

    虽说很少有人能撑过三招,可一个个打下来,熊海威闷得也是想吐口老血,这个时候每一分灵力的损耗都是致命的!

    况且,这些家伙是真的拿出了压箱底功夫,稍有懈怠都会有被掀翻在地的风险,就这样提着百分之三百的精神连打了六十多场,才算把这些要名不要命的家伙彻底吓回去。

    还没等熊海威松一口气,麻烦来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百花谷终于开始行动,无痕翻身一跃跳上了台。

    此番,走到这里,百花谷对紫日传承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邀月、怜星与无痕,百花谷最后的三人,他们只想做两件事。

    第一,干掉万毒门报仇。

    第二,干掉所有对百花谷弟子出手的人,报仇。

    与武道十宗其他宗门一样,百花谷也是分批次进入黄金海岸遗迹,除了邀月、怜星亲自带领的精锐小队,还有四波数量不等的弟子分先后进入遗迹。

    这些弟子中最多有一成是死在海族手里,剩下的九成,多达百人,都是被人类修士捕获,凌辱致死。

    邀月和怜星这两个万年老处女,在伤口愈合之后就忘记了男人的本性,千百年之后的今天只是朦胧的记得男人不是好东西这个事实,却记不起男人在浴火攻心时候的道德沦丧与人性扭曲。

    上百名弟子一个个被凌辱致死,作为宫主,亲自在每一名弟子手臂上点下守宫砂的邀月,在接收到那一份份撕心裂肺的痛苦时候,她对男人的恨,也达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

    况且,还有直接证据表明,一支十二人编制的小队是遭遇到长生天队伍才失去联系的,新仇旧恨,恨天就被指派了上来。

    “男人都是肮脏的,不配和我交手。只有你,还有寥寥几个不那么肮脏的,才有资格让我出手。”

    临上台之前,邀月是这么说的。

    于是,无痕上了台,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是默许了邀月这种极具女权意味的说法,还是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好像,两者本质上是相同的。

    “杀人偿命,血债血偿。”邀月很静的站在那里,散发出的是一股不逊于无痕的冷漠。

    熊海威一边喘气,一边打量着这个比女人还嫩的小白脸,片刻,噗嗤笑了,“你还是下台吧,我怕三两招你就撑不住,到时候暴露你被邀月、怜星榨干的事实。”

    “辱我师门,该杀!”无痕咬牙,锵的一声,长剑出鞘。

    熊海威倒是没有很在意,继续笑道:“血月大陆人人皆知,你的两位师父看似不食人间??人间烟火,实则淫荡到了骨子里,专门破坏家庭,搁在帝国时代可是要浸猪笼的!”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不明真相的修士四下打听这之中的故事,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也面露难色,看向邀月的眼神中有了些可怜与惋惜。

    继承了蔓蔓的八卦精神,苏寒嗅到了一股味道,饶有兴致的转过头,道,“易老,这里面还有故事?”

    “恩。”易牙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还是将当年那段凄美的故事娓娓道来。

    故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当时易牙还没有出生,血月大陆的格局与现在一般无二,只是那时的极水宗还没有到灭亡边缘。

    邀月与怜星也不像现在这样冰冷无情,或者说,当时青春年华的两人与寻常人家的少女一样,憧憬并向往着美好的爱情。

    那一日,邀月带领一众姐妹前往金戈城采买日用必需品,途径大山脉遇到了一伙强盗,三两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眼看就要被抢去做压寨夫人了。

    却在此时,远处杀来一位修士,轻松的解决掉这货强盗,并且扶起了摔倒在地的邀月。

    如所有狗血故事那样,故事的男女主角第一次目光的接触,迸发出了爱的火花,天真无邪的邀月爱上了这个救世主般出现的男人,坠入了爱河。

    看现在邀月的样子,虽然冰冷无情,却是一副冰山女神一样不可侵犯,可以想象少女时期的清纯美丽,但凡是个男人都无法抵挡这样的女子,顺理成章的,一男一女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弄脏了一条白床单。

    第二天清晨,邀月醒来的时候发现枕边有一张纸条,忍着心里与下体的痛,她看清了男人的名字,熊楠。

    转眼七个月,邀月挺着大肚子一路打听,来到了北方长生天,找到了那个救世主一样的男人,同时也看到了他的妻子,与襁褓中的婴儿。

    他早已结婚了,是个有妇之夫!

    “月月,这是我的儿子,他叫熊海威……”熊楠只能以尴尬的言语来应对这尴尬的重逢。

    在邀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东宫正室猛地一把将她推到墙角,无比狗血的开头以一个更加狗血的结尾暂时落幕,邀月几乎是被人打出了长生天的范围。

    从此,邀月便呆在了百花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潜心修炼,将天下所有男人当做死敌,不久之后她继承了百花谷百花宫宫主之位。

    又过了几年,在邀月三十二岁生日的那天,她踏入了半步武圣境界,并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心人。

    讲到这里,易牙长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最终都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寒听罢这个狗血的故事,下意识的怀疑这是哪个脑残编剧的狗血剧本,丫也太悲惨了一些,也难怪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不过,仔细想想,貌似熊海威也好不到哪里去,论资排辈,他可是要叫邀月一声“小妈”,那他面前的无痕就是“师弟”,他熊家的悲剧都够摆一茶几了!

    易牙讲故事就花了足足五分钟,场上却还没有打起来,一老一少两位“师兄弟”大眼瞪小眼,熊海威的诡计再度得逞,以爆出陈年旧事的方式赢得了一些喘息的时间。

    不过,无痕也不是傻子,在意识到熊海威意图的时候,将心中的猜测与惊骇放在了一旁,持着长剑就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百花谷门下,由来都不收男性弟子,无痕是几百年来唯一一个例外,是邀月培养用来杀天下负心人的,修为精湛,技艺高超,出手不凡,一套看似轻盈的剑法内藏无穷杀机,就是用剑专精的剑宗在看过之后也纷纷咂舌,啧啧称奇。

    劈、砍、挑、刺。

    每一击都务必迅速,出招快,收招更快,本身这样走轻盈套路的剑法是不具备太大杀伤力,可在无痕手中成了连环索命,所有人都坚信熊海威只要有丝毫的分神都会毙命当场,万劫不复!

    怎奈熊海威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又略施诡计歇息了一番,功力恢复的七七八八,不仅轻松应对,更是能以穿心爪回以更致命的反击。

    招招凌厉,直取要害,你来我往,好不欢乐。

    这么看来,这才是本次比武大会迄今为止最有看点的一场死斗。

    “好厉害,完全看不出谁的赢面更大一些。”苏寒唏嘘道。

    一旁众人都不敢接茬,苏寒都看不出来的东西,他们自然也看不出来,能看出来的譬如墨胤又不屑说出来,致使这扣人心弦的战斗紧紧抓住了所有人的心。

    “哼,你师父就是个小三,就是个破鞋。”不能以实力强压对付的熊海威,开始想办法用语言扰乱无痕的心境。

    可以看出,无痕一直是以百花谷门下而自傲,多多侮辱邀月、怜星以及百花谷,其心自乱。

    “你的嘴巴还真臭,我要你永远闭上他!”却不料无痕压根不吃这一套,反而是越战越勇。

    终于,熊海威拼尽全力凝聚出一个空前巨大的穿心爪虚影,足足有一人那么大,浮在空中高速旋转,看得人心惊肉跳。

    似乎无痕也意识到了这是最后一回合,二指划过剑身,随着一股淡蓝色真气爆开,长剑被他抛掷出去。

    “穿心爪!杀!”

    熊海威胜在势大,无痕胜在光速,以至于都未能来得及喊出剑法招式,凭空弱了一截气势。

    不过,就威力而言,两招是相差不远的,针尖对麦芒的撞击在一起,剑尖与穿心爪虚影接触的地方摩擦出大片火花,剧烈颤动,僵持许久。

    或是暗中阻挠,或是海风影响,总归不知道什么原因,穿心爪虚影与长剑很默契的向左右偏了偏,两者擦肩而过。

    还在输入灵气增加威力的两人,皆是猝不及防,被快如闪电的一击穿胸而过,接着一剑一爪飞入人群,劲道削弱了十之**的招式被人出手拦住,演武场这才恢复平静。

    不,用寂静来形容更为贴切一些。

    万籁俱寂,飘雪轻轻一跃跳入场中,低头扫了两眼,沉声道:“平局。”

    并没有多少人信服无痕给出的这个答案,不过两位当事者都昏死过去,没能站出来证明事实,也只能按平局处理。

    接着,飘雪剑圣转头望了眼无尽之海的方向,太阳距离海平面的距离越来越近,再有两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天一黑意味着秩序的终结,黑夜总是能将人心里的邪恶无限放大。

    而且,这里靠近无尽之海,每一秒都有可能从海中跳出一队海族,甚至是海妖王亲临!拖延下去等这么多人都一一上台打过,还不如直接挑战海妖王来得实在。

    根本不用征求飘雪剑圣的意见,恨天沉声说道:“自这一刻起,到血月升起的那一刻,谁最后一个站在台上,便是这一场的胜者。”

    话音未落,便有一年轻人跳上了台,双手抱拳,道,“在下金戈城云霄,请诸位赐教。”

    “云家。”苏寒眼前一亮,循着云霄的身影看去,果然在他背后不远的方向发现了小胖子云茂。

    略一沉吟,苏寒拍了拍呆霸王的肩膀,“霸王,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