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干得漂亮!

    记忆中,这是绝无情第一次情绪失控,这位被苏寒视作同样是天之骄子的年轻人,一定遇到了极大的打击!

    很快,苏寒从绝无情并不完善的叙述中找寻到了真相。

    原来,当日苏寒与李风分开之后,很快李风就会和了李建刚,又与李建刚详细讲述了关于苏寒的一切。

    老谋深算的李建刚何尝看不出苏寒正是这次紫日传承争夺战中最大的黑马,为了能使金戈城主府笑到最后,李建刚带领金戈城护卫队与三位高手找到上了血煞门。

    一点也不用奇怪李建刚是怎么锁定这支小队的,双方在黄金海岸遗迹内部的边缘展开了一场死战,半步武圣血煞老祖对上同为半步武圣的金戈城主李建刚,还有风申豹、土行孙与白衣秀士相助,不过几个回合血煞老祖便败下阵来,带着残兵败将节节败退。

    逃亡过程中,血煞门又遇到了几队巡逻海族,无心恋战,导致损失惨重。

    直到两个时辰前,血煞门只剩下重伤的血煞老祖与绝无情一人。

    这般田地,血煞老祖逼出了自己的血婴,不容分说的打入绝无情体内,一瞬之间,绝无情便踏入半步武圣的境界,成为有史以来血煞门第一高手。

    不同于涂壕的突破,绝无情原本的基础已经很坚实,并且融汇了血煞门的本命功法与大部分法术,所以在突破的一瞬间就将这部分力量融会贯通,算是实至名归的半步武圣。

    换句话来说,血煞老祖生前可以与武圣百毒夫人打到平分秋色,如今的绝无情只会做到更好。

    万分悲痛,绝无情调转回头,布下了血煞大阵,将追杀而来的金戈城护卫队坑杀殆尽,只有李建刚带着三大高手与李风逃了出来。

    一路追打,就有了方才的画面。

    苏寒一点也不意外,反而是担忧得到了验证,金戈城主府自李建刚往下果然没一个好鸟,除了对血煞门灭门惨案的悲痛惋惜之外,苏寒还有一些惊讶。

    仅仅是半步武圣境界,绝无情就爆发出了这样的战斗力,虽说是血煞门的特殊功法起的作用,但也不能否认绝无情自身的原因。

    “我要杀了他。”

    绝无情凝视着远处的李建刚父子,面色如冰,咬牙切齿。

    “会的。”苏寒点头,同样面色如冰。

    顿了顿,苏寒补充一句,“而且,不会太远。”

    绝无情闻言,微微点头,便不再说话。

    至此,苏寒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毕竟悲剧的成分还不算很重,或者,在这个悲剧的故事最后,结尾是一个天大的喜剧。

    看向场中,涂壕与熊海威已经打了很长时间,按理说这熊海威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更是在万长生、洪天相继遭遇不测之后?之后成为长生天第一高手,却在涂壕面前堪堪能掌控局势,好像一个不小心就要落败似的。

    “熊海威太不要脸了。”

    几乎是所有人,给出了相同的评价。

    尽管双方都是半步武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涂壕是刚刚突破,对力量的掌控还不纯属,综合战斗力只能排在灵神初期与中期之间,配合上奇特的吞天铠,满打满算也就是灵神后期。

    相比之下,熊海威几乎是与白铁心同一时期成名,早有数十年之久!又是北方长生天数一数二的高手,倘若半步武圣也有排名的话,熊海威绝对稳入前十!

    这样的两个人能打成平手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是涂壕超常发挥,要么是熊海威故意放水。

    而现场的情况只能是第二种!

    故意放水并非是手下留情,就好比现在的熊海威,他的放水只是想让战斗时间延长数倍,造成一种苦战的假象。

    因为熊海威明白,自己要赢涂壕是比较轻松地,但在涂壕退场之后,下一个站上台的是谁?那便是未知数。

    甚至,熊海威已经可以预见下一个跳上台的人,要么是剑宗,要么是百花谷,近百年来长生天与这两家关系绷得很紧,他们绝不会放过任何拆台的机会。

    所以,熊海威使用了这种下杂的手段,稳稳地保证一胜,就算下一场会被画上句点,也能在最后分蛋糕的时候语气强硬一些。

    五分钟过去了,难解难分。

    十分钟过去了,熊海威占据了上峰。

    打到这个时候,涂壕的脑神经再粗也能发现熊海威龌龊的念头,一股屈辱感油然而生,涂壕干脆收起了江山剑,耸了耸肩就朝熊海威撞了过去。

    先前因为无法完全掌控半步武圣的力量,涂壕的发挥很受限制,绝大部分是因为江山剑的缘故。

    如今,赤手空拳,涂壕压根不用刻意压制力量,不管完全控制与否,这股力量总归不会伤到涂壕自身的。

    再者说,野蛮冲撞用的是蛮力,与灵气基本无关。

    “对对对!撞死他丫的老不羞!”

    场下有人开始起哄。

    这些人已经与紫日传承失之交臂,倘若不发生意外状况的话,他们是决计无法登台挑战了,只能过过嘴瘾。

    熊海威没有料到涂壕会走极端,下意识的反应是要以护体灵气抵挡,不过在恍惚之间,最终还是选择抽身闪躲,堪堪与涂壕擦肩而过。

    涂壕并不气馁,来来回回,又撞了几次,累得熊海威躲来躲去跟条死狗似的,舌头耷拉的老长。

    “差不多了。”熊海威长舒一口气,道,“你可以下台了,我不想伤人。”

    “是不敢吧。”涂壕笑着揭穿熊海威的谎言,道,“你已是长生天最强一人,对付我还显得有些吃力,堂堂武道十宗沦落到这般田地,你以为靠拖延就能有资格拿到紫日传承?”

    “你是在逼我出手。”熊海威咬牙切齿,很不舒服。

    老谋深算的人被年轻人揭穿时,没几个不像熊海威这样,这属于恼羞成怒的范畴,正应了那句话,小聪明终究不能成大事。

    “来啊,能打死我也算是你的本事。”涂壕不退不让,反而向前走了两步。

    同样是半步武圣,虽说不能纯属的掌握这份力量,可护体真气比起熊海威并不差多少,况且身上还穿着吞天铠,涂壕就不信这老不羞能瞬间将自己秒杀。

    退一万步来说,不还有苏寒么?

    “哼,穿心爪,杀!”

    熊海威的话音还未落下,他手中的大刀唰得声就消失了,随之一股绿光笼罩在刚刚摆成爪型的右手,迅速的形成一只巨大的,旋转中的爪子的虚影。

    “我靠!说他丫的不要脸,这还蹬鼻子上脸了。三十年前号称血月大陆第一防御的龟息真人可就是死在这一招上!”有人惊呼出了声。

    龟息真人是三十多年前的一位武圣,号称是血月大陆第一防御,飘雪剑圣未动杀心的情况下压根无法破除其护体灵气,就连魔兽中被称作最锋利的龙鹰爪也无法突破分毫,嚣张到夜不闭户,多少英雄豪杰在他面前累得死去活来。

    最后,还是熊海威以一记原汁原味的穿心爪破了这不败神话,原本是要自己上位做武圣,却不料被百花谷怜星抢了先,这也是长生天与百花谷素来不和的原因之一。

    与别人的穿心爪不同,究其原因,熊海威不知怎地在穿心爪上加了一层“吞灵”效果,可以在接触到对付护体灵气的那一瞬疯狂的吞噬。

    此消彼长,再加之穿心爪原本就具备的破坏力,熊海威便靠着这一招取代了龟息真人的神话,一时间被誉为最锋利的矛!

    当然,这只是文人雅士与吟游诗人的酒后狂言,最锋利一说再怎样也不会落到熊海威头上。如果说锋利对应着破坏力,飘雪剑圣的皓月才是实至。

    面对这又凶又急一招,涂壕不敢细想,出于本能将可以操控的所有力量注入吞天铠,瞬间铠甲表层覆盖了一层红光,饶是如此涂壕心里还是有一些不安。

    “叮。”

    穿心爪虚影与涂壕的护体灵气撞击在一起,发出了金鸣声,却不见火花,反而可以捕捉到灵气被吸取的轨迹,这就是传说中的吞灵。

    仅仅是一秒,穿心爪就突破了涂壕的护体灵气,力道不减,又打在吞天铠上。

    绝对防御对上最强进攻,这下才爆发出大片火花,旋转中的穿心爪虚影就好似一把锥子,努力要在吞天铠上开出一个洞。

    而红光流动的吞天铠则像是一面坚实的盾牌,牢牢地帮涂壕守住最后一道防御,考验着穿心爪的强度。

    没有像白春泥造出的那种恢弘场面,更多的是绚丽惊艳,让苏寒来形容的话,就好比十几把焊枪点在钢铁上,火树银花,好不漂亮。

    绚丽灼目的火光让人忘记了时间,也不知这惊艳的画面存在了多久,只记得最后穿心爪的虚影爆开了,熊海威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十几步,涂壕则是被余威打的飞出十几米。

    “妈的,算你狠!”涂壕麻利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大声喝道:“都看到了吧,这老家伙就那么几把刷子,想挑战的趁着他还没恢复赶紧上来!拿不到紫日传承,干了长生天第一高手说出去也长脸啊!”

    此言一出,群情激奋,那些本以为错过的修士再度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事实上,在场绝大部分人想要紫日传承,看中的是传承所带来的影响力,相比在一代霸主剑宗与新贵黑马苏寒的饭碗里抢食,打败熊海威看起来简单了许多。

    “这家伙……”苏寒被气笑了,抿着嘴,一颤一颤的,总想站起来对涂壕伸出一根大拇指,

    然后大吼一句,“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