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息事,事端又起

    可谓是璀璨夺目,一出场,便再也不能让人将目光移开片刻,苏寒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过的每一件事,都起到了前所未有的爆炸效果。

    想剑宗,武道十宗中唯一可考证的名门正派,不仅有飘雪、恨天两位武圣,更是有上古神兵皓月,血月大陆修士无不顶礼膜拜,却在苏寒面前连吃闷亏。

    心胸狭窄,怒极攻心,白杨客死他乡。

    急功近利,报仇心切,白剑惨死金戈城。

    白心、白铁心师徒二人追至铜陵关,所有人都坚信,那一夜若不是飘雪剑圣亲临,苏寒肯定会毫不迟疑的割下白铁心的脑袋。

    现如今,紫日府邸门口,天下英雄面前,剑宗长辈强行出头,却也只能以这种不平等的方式为白春泥谋求那最后一线生机。

    “白大哥,请吧。”

    苏寒说着,三两步走了过去,双手握住了剑柄。

    “哼!”

    躺在地上的白春泥翻个白眼,冷冷一哼,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若非胸中那口气在硬撑着,分分钟都要翻个白眼嗝屁。

    “春泥,回来!”白静心面色冷的可怕,道,“留得青山在,快回来!”

    白静心所想的,也是所有剑宗长老所想的,只要帮助白春泥恢复,一定能进一步补全《剑心决》,乃至使所有剑宗弟子都掌握召唤剑灵协同作战的方法。

    “师父,徒儿不孝,丢尽师门颜面,今天死在这里也算是报答师恩……”白春泥断断续续的说到这里,几乎耗尽了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只是张着嘴巴,再也发不出声音。

    “你要是眼里还有我这个师父,就给我滚回来!”白静心激动的胡子抖了起来。

    这边争执不下,苏寒那边已经开始拔剑,可以看出恨天只是以长辈的身份强出头,并没有以武圣的实力强压,以很普通的手法丢出这把剑,苏寒很轻松的就拔出了大半。

    相信只需要再一丝的力气,苏寒就能将这把剑全部拔出来,到那时遵照约定,苏寒就能以这把剑完结白春泥的性命。

    事实上,再下一秒,苏寒已经拔了出来,单手持剑,缓缓地朝白春泥走了过去。

    两人之间距离并不远,短短十几米,苏寒每迈出一步就要在众人的心头捶打一下。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看苏寒,如果他敢在这时候跟剑宗翻脸,我们也干他丫的!凭什么让剑宗高高在上?”

    “就是,到时候我们联手诛灭剑宗,重新推举武道十宗,你我都有机会跻身列入,岂不快哉?”

    “……”

    另一边,万毒门的阵营中,千娇百媚的百毒夫人紧紧盯着场中苏寒,缭绕的指甲划过嘴唇,媚态横生。

    “白骨,你说,这是不是最好?最好的机会?”百毒夫人微微笑着,说道,“如果不趁这时候挑战剑宗威信,等苏寒一死,我们还拿什么与剑宗斗?”

    “话虽如此。”蛛白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顿了片刻,道,“可是,这样的话我们不仅仅要面对剑宗,还有百花谷……飘雪、恨天、邀月、怜星,再加上一个实力不俗的无痕……”

    蛛白骨没有把话说完,因为数到这里的时候他也被吓了一跳。

    蛛白骨相信,亲眼见识过飘雪剑圣真正实力的人,在此时一定会有同样的想法,借着苏寒的势头去挑战剑宗威严,万毒门如是,灵兽谷如是。

    如此一来,在面对剑宗的时候还要再加上百花谷与神将门两家,并不轻松。

    极火宗与长生天不一定会参与到这场旷世之战,但出于礼貌还是要把他们算进来,一动则牵全局,是战是和,是生是死,全看苏寒选择了。

    仔细想想,血月大陆从未有过这样的人,能以一人之力改变整个大陆的格局。

    哪怕是日月星辰四位上古大神,他们也做不到!

    “苏寒,杀了我!”白春泥看着苏寒,表情别提有多狰狞了。

    不,已经可以说是丧心病狂!怨恨与不甘交织在一起,再老实的人也得成了变态。

    一方面是杀害同门,辱没师门,伤及手足的仇人。

    另一方面,这是个天之骄子,实力出众,拥有死忠的追随者,同时能改变血月大陆的格局。

    同样是年轻人,白春泥一直以剑宗第三代佼佼者而自居,相比之下,在苏寒面前连渣都不算!

    或许,在召唤出剑灵虚体,并打出足矣媲美武圣一击的时候,白春泥找回了一些自信。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云与泥的差距摆在眼前,压得白春泥喘不过气,他的性格本就容易走极端,这一下就走到了万劫不复。

    面对白春泥的挑衅,苏寒面不改色,缓缓走完剩下的几步。

    转头,看了一眼剑宗阵营,上至长老,下到普通弟子,剑宗门下除了飘雪与恨天之外,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

    或许是因为苏寒,亦或许是白春泥身上带着剑宗的希望。

    “当啷。”

    苏寒轻轻一掷,宝剑应声落地,就落在白春泥面前不远处,只需伸手就能拿到。

    “你输了。”苏寒微微笑着,看向恨天。

    “恩。”恨天点头。

    场下,唏嘘不已。

    “这tm算什么事儿?”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干!”

    “……”

    群情激奋,叫骂声此起彼伏,见到苏寒气势汹汹的走过去,以为这就是混乱的序章,却不料苏寒只是静静的说了一句,“你输了。”

    直接抹杀了这些蠢蠢欲动的念头,将本来要朝着混乱发展的比武拉回正轨,并且,苏寒的作为可以视作在向剑宗示好。

    “多谢手下留情。”白静心如释重负,亲自下场将白春泥抱了起来,更是冲着苏寒深鞠一躬。

    “比武可以继续了么?”苏寒歪着脑袋,依旧看着恨天。

    “自然。”恨天点头。

    “涂壕,让我见识一下上古妖兽吞天兽的神通。”

    苏寒饶有深意的拍了拍涂壕的肩膀,退下了场。

    之所以如此选择,原因有二。

    第一,苏寒看到了被冤仇所掩盖的理智,尽管剑宗咄咄逼人,接二连三的袭击,苏寒还是将抵抗火婴作为当务之急,并未因一时怒气加深与剑宗的仇恨。

    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涂壕升华了!融合了吞天兽残念的涂壕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半步武圣高手,只可惜此时的他还不能运用这些力量,倘若在这样的情况下贸贸然引发混乱,涂壕不仅仅帮不上一丁点儿的忙,反而自身难保。

    随随便便使用未能掌控的力量,估计到那时随便出来一个金丹期修士就能将涂壕这个半步武圣斩落。

    所以,比武要继续,涂壕要以平滑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掌握这一份神通。

    况且苏寒本身就不想走强夺的套路,还未见到血煞门与金戈城主府的人,苏寒总觉得心里没底。

    选择性忽视了场下的辱骂声,苏寒回到原位,易牙与墨胤显然看透了苏寒的心思,呆霸王只要确认苏寒与涂壕无事便可,倒也省了苏寒去解释。

    比武继续,涂壕站在场中,意气风发,刚刚白春泥足矣媲美武圣力量的一击被大家看在眼里,一时间竟无人敢挑战涂壕。

    不过,在几分钟之后,大家意识到了很重要的一点。

    飘雪剑圣立下的规矩,最终获胜者可以拿到优先选择权,并不是说胜者就可以将紫日传承收入囊中,大家都有分一杯羹的机会。

    而这个资格,取决于在擂台上的表现。

    换句话来说,从头至尾都没有露过脸的人,是绝对没有分蛋糕的资格!

    这么一看,挑战涂壕就变成了最佳的选择,毕竟现在是涂壕站在场上,再往后的守擂者只会比涂壕厉害,慢一步就要承担多一分的危险!

    想到这里,还未上过场的人变得争先恐后,有的在场下就展开了小规模战斗,呼啦啦的涌上来一片,最终由长生天拿到了继白春泥之后第一个与涂壕交手的名额。

    而长生天出战的人,竟然是熊海威!

    “丫的真不要脸。堂堂长生天第一高手来为难一个小辈,这是多不自信啊!”即使是呆霸王的性格,也不免吐槽了一句。

    “不急,涂壕也是半步武圣了,未必就怕了他熊海威。”苏寒说道。

    场上两人面对而站,还未开始,空中陡然凝聚了一股极强的能量,凭空出现一个拳头大小滋滋作响的雷球,并迅速的膨胀,最终变成磨盘大小。

    众人闻之变色,纷纷猜测是哪位高手的神通,还是剑宗门下见多识广,白铁心一语道出这雷球的始作俑者。

    “李建刚!”

    “没错,就是我!”空中,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金戈城主李建刚,终于到了!

    “那与李建刚对战的是……”众人又开始了猜测。

    这下,即使是见多识广的剑宗长老,也说不出来人的身份了。

    只有苏寒,在感觉到那股熟悉的灵魂波动时,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绝无情,你终于来了。”

    尽管不敢想象,但事实就是如此,苏寒最牵挂的人与最忌惮的人几乎是同时出现,并且,看起来他两人早已交手。

    天边,一朵血色云彩快速的飞到场中上空,与巨大雷球撞击在一起,爆开的血雾与雷电交织,勾画出一幅绝美的图案。

    而爆炸所荡出去的波动,苏寒分明感觉得到,这是武圣与半步武圣交手才能引发的强大波动!而且两人都是全力一击!

    漫天血雾中,李建刚率先落地,这是苏寒第一次看到传说中金戈城主的真容,很有大家风范的中年男人。

    在他的身边还有李风、土行孙、风申豹,以及一个苏寒没见过的白衣秀士,想来就是当日碧龙潭中风申豹口中的“三弟”了。

    “呵,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都来了。”李建刚环视一圈,迅速锁定了人群中的苏寒,凝视许久,冷冷一笑,找了处空地坐了下去。

    待李建刚坐稳之后,一道红光闪过,绝无情这才现身,几乎是片刻不停,又朝李建刚杀了过去。

    “叮!”

    骨扇与一把雪花宝剑撞在一起,使骨扇的绝无情退后五步,持宝剑的恨天退后三步。

    “怎么?”绝无情双目血红,估计只保留了最后一丝理智,不然早就冲上去咬死拦路的恨天了。

    “来到这里,便要遵守规矩。”恨天不退不让,脸上是比绝无情还冷的表情。

    事已至此,苏寒不得不再度出手,将还未引起大乱的绝无情拉了回来,再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