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剑灵

    白春泥的庞大怨气来源于欺骗。

    当他得知金戈城外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的无害青年就是剑宗的头号死敌时,感觉真的好像是被人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白杨,白剑,白心,白铁心。

    三条人命,四次羞辱,剑宗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而如今,自己前脚上台,这家伙后脚就点了一名仆从上来挑战,再想想白夏炎与白秋水受伤时痛苦的样子,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就是不共戴天的怨恨。

    “实在人最容易死心眼。”

    苏寒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场下,也是议论纷纷。

    时至今日,苏寒连斩剑宗三名弟子,并力挫白铁心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血月大陆,这不仅仅是剑宗王者的头衔遭到挑衅,更预示着一颗耀眼新星正在冉冉升起,或许百年之后这就是新的飘雪剑圣,亦或者他会创立一个足矣与剑宗分庭抗礼的门派。

    不论怎样,这都是血月大陆大洗牌的最大助力。

    “来吧,白大哥。”涂壕带着三分戏谑,冲白春泥勾勾手指。

    “哼,怕你不成。”白春泥冷冷一哼,长剑一抖,化作一道银光朝涂壕袭来。

    锋利的长剑直取涂壕胸膛,带起一阵刺耳的破风声,同样的攻击,比同为剑宗第三代弟子的白杨、白剑、白心快了不止一倍。

    不过,比起长老白铁心还是有很大差距。

    虽然涂壕猝不及防,这犀利的攻击也只是在吞天铠上留下一道白印,未能伤及分毫,只有至多一成的力道突破进来,将涂壕逼退了两步。

    “真巧,我也是用剑的。”涂壕咧嘴一笑,旋即抽出江山剑,横于胸前狠狠一挑。

    金鸣交错,荡开了白春泥的长剑,顺势将江山剑反握于手中,涂壕发动了第一次反击。

    快,迅捷,伶俐。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仿佛这把剑已经融汇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说有人料到了涂壕可以硬吃下白春泥的猛攻,那绝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涂壕可以发动这般犀利的反击。

    “明明这么胖,怎么会这样快?”

    “是啊,白春泥号称剑宗第三代最杰出的弟子,我看就是他也耍不出这一手。”

    “以剑御敌,这不是在打剑宗的脸么。”

    “……”

    听着场下小声议论,苏寒也是万万没想到涂壕的进步会这般迅速。

    在金戈城的时候涂壕经常与呆霸王对练,苏寒偶尔也会在旁指点一番,当时的涂壕可没有这么厉害,只能说是进入黄金海岸遗迹之后的几次生死搏斗使他升华。

    “嘶……”

    白春泥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仓促之下,白春泥将灵气注入长剑中,瞬间,鼓荡出一股凌厉的剑气,拦住了江山剑的去路。

    也算是白春泥歪打正着,涂壕的剑法远没有到融会贯通,与剑气这一番接触,江山剑剑身剧烈的抖动一番,原本的杀招被尽数化解,只是在白春泥脖子上留下一道两寸的浅浅伤口。

    一次交锋,白春泥已然显露颓势,涂壕不论在攻击还是防守上都远远超出了白春泥的水平,同样的一攻一守,却使白春泥这个剑宗第三代最杰出的弟子受伤。

    虽说只是一道两寸伤口,这也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打在白春泥的脸上,抽打在剑宗的脸上。

    听到了场下的喝彩与叫好,涂壕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转头看向苏寒,在见到苏寒微微点头之后,才重新有了底气。

    “我家公子宅心仁厚,不想涂炭生灵,此番点到即止,你已经输了,承让。”涂壕双手抱拳,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场下,又是一片唏嘘。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紫日传承最终要落入剑宗囊中,苏寒作为亲手打败白铁心的黑马,却也不太被看好。

    当然,那仅仅是在之前。如今,苏寒的随从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扫剑宗的面子,这样的底气十足,人们更愿意相信苏寒手中握着杀手锏,握着足矣将剑宗击败的杀手锏。

    “我才出了三成力。”白春泥面色铁青,闷闷的说道。

    “我才出了一成力。”涂壕回应道。

    “是么?”白春泥眉头一挑,长剑竖在面前,嘴唇张开,轻声呢喃,“人有灵,剑有心……”

    《剑心决》,剑宗的骄傲,剑客仗剑天下的根本,剑宗立足的依仗。

    白春泥的剑心决,貌似与之前几位剑宗弟子不同,随着他轻声吟唱,星星点点的光芒汇聚于他的身后,刹那间,便凝聚成为一道虚影。

    三米多高,模糊的轮廓可以看出是一个人形,虚影手中亦握着一把长剑,动作与此时的白春泥一般无二。

    在场数千人中,绝大部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少数德高望重的前辈面露惶恐,如临大敌。

    “虽说《剑心决》是一部驳杂庞大的功法,但总的来说还是可以分为三层。第一层唤醒剑心,第二层剑心附体,第三层……”易牙望着台上的白春泥,沉吟片刻,才说道:“第三层剑灵觉醒,完全唤醒沉睡在剑心殿的剑灵。”

    “怎么会这样?”苏寒也是大惊失色。

    在之前,苏寒已经证实血月大陆的所谓剑灵,是不能被召唤协同战斗的,所以他才敢贸然接受一个接一个的剑宗弟子挑战。

    可如今,白春泥确实唤来了剑灵,以金丹后期的修为唤来了剑灵,这一层气魄俨然已经拥有战斗力。

    倘若能化作实体,定然能冲破血月大陆天地法则的束缚,达到新的高度。

    想到这里,苏寒下意识看向剑宗阵营,果不其然,数百名剑宗弟子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也即是说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也可以做到这一步,这大概就是剑宗压箱底的功夫了。

    “苏寒,快把涂壕叫下来,这一战,不能打了……”易牙说话的时候,胡子一抖一抖,一向以稳健著称的他此时别提有多激动了。

    “不急。”苏寒面色冷峻,沉声说道。

    如果仅仅是金丹后期修为所召唤的剑灵,苏寒还是能勉强应付,即使涂壕被逼到万劫不复,苏寒也有把握在瞬间将其救回来。

    与其避而不战,不如正面迎击,涂壕退了后面只剩呆霸王、易牙与苏寒三人,苏寒更愿意赌涂壕能应付剑宗压箱底的功夫。

    台上,涂壕也看见了苏寒如此认真的表情,在他的印象中苏寒鲜少有这样冷峻的神情,心中一定,涂壕握紧了江山剑。

    “老大说,这把剑是真龙之器,我不能辱没这把剑,更不能辱没老大的信任!”

    说罢,涂壕不等白春泥便率先发难,合身铺了上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涂壕,白春泥不急不忙,提剑格挡,轻描淡写的便荡开了涂壕的攻击。

    紧接着,白春泥凌空一斩,看似朴实无华,身后那三米多高的虚影亦是同样动作。

    两道剑气,一大一小,一银一白,不分先后的打了出来,飞快的打中了涂壕。

    “轰!”

    前所未有的爆炸相声,硝烟笼罩了整个演武场,白春泥以金丹后期的修为,打出了这一记连灵神境,乃至半步武圣高手都无比忌惮的一击。

    后遗症也是无比明显的,仅仅是普通的一剑,白春泥已经显露出疲惫,双手握剑以支撑身体,苟延残喘,像极了绝境生还的战士。

    “苏寒……”易牙有些焦急。

    “涂壕没事。”苏寒肯定的说道。

    顿了顿,苏寒问道,“易老,这一招,应该是很耗费灵气的吧。”

    “是的。”易牙点头,道,“虽然从没有人给出肯定的答案,但只要是知晓天地法则存在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威力与消耗是成正比的。”

    “恩。”苏寒点头。

    看向场中,涂壕的身影渐渐清晰明朗,虽然此时涂壕是单膝跪地,但从身影的轻微起伏来看,涂壕还活着。

    硝烟散去,涂壕的样子并不太好看,浑身上下残破不堪,即使以防御著称的吞天铠,也在这次强大的攻击下出现破损,两块鳞片脱落,露出里面的贴身软甲。

    “哼,我还以为你是打不穿的龟壳。”白春泥冷哼着,嘲讽道。

    “要不要老子站在这里再给你打一下?”涂壕也看出了这一招消耗极大,以更为嘲讽的语气说道。

    事实上,吞天铠已经破损,虽说这幅铠甲拥有自主恢复能力,可那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下一次这样的攻击涂壕也没把握完全扛下来。

    不过,这一记反嘲讽的效果是达到了,白春泥的表情变得很囧,显然是他也没把握再发动一次这样的攻击并保持站立。

    绝对攻击与绝对防御,就像最坚硬的盾与最锋利的矛,两者必定能较出高下,只是到那时,胜者也不会太轻松。

    “春泥!”

    却在此时,剑宗阵营中传出一个声音,循着声音看去,是剑宗二长老白清心。

    “下来。”白清心的声音很大,带着些怒气。

    剑宗第三代弟子中,数白春泥、白杨与白剑三人,后两者已客死他乡,白清心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不能让白春泥死在这个擂台上。

    “不!”白铁心大喝一声,转身回来,“我说过,要让他死!”

    说着,白春泥运足了力气,狠狠地又是一记劈砍,力道比之前大了不止三分,身后的剑灵虚影做出同样动作的时候,竟打带出了一阵劲风。

    要知道,剑宗目前所掌握技艺只能召唤剑灵虚体,虽说打出来的灵气攻击极具威力,可鲜少能附带实体攻击。

    怒火攻心的白春泥,极具愤怒的攻击,捍卫自己的尊严与剑宗的颜面,这一下攻击,竟然触摸到了更上层的东西!

    如果说可以协同作战的实体剑灵被一面密不透风的墙严严实实的挡着,白春泥这一下,就等于是在墙上开了一个小孔,倘若他能潜心朝着这一个方向努力,假以时日,便能突破到新的高度!成就超越飘雪剑身也不是天方夜谭!

    “涂壕!”

    前世今生,苏寒在剑灵手上吃了不少苦头,又怎会不知道这一击的强大,脚尖点地,就如脱弦利箭冲入场中。

    说时迟,那时快,苏寒落入场中,站在了涂壕的面前,有犁天梳护体的他并不畏惧这恐怖的一击。

    却在苏寒刚刚站稳脚跟的时候,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转头,他看到了一张带着微笑的胖脸。

    “老大,我站在你身后已经太久太久,这一次,我想自己面对……”

    耳边还回想着涂壕的声音,苏寒的身体却已飞出很远,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场中涂壕的身影早已被爆炸所掩盖。

    “轰!”

    强大的气流又将苏寒吹出好远,割的苏寒脸上生疼,苏寒清楚的意识到,这是灵神境都无法抵御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