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升华

    第三百五十五章升华

    老实说,距离这么远苏寒也感觉到了龙虎番天印的威力,据苏寒的估计灵神境以下的修士若没有护体法宝会被瞬间泯灭,灵神境的高手稍有不慎也会被这一招轰杀,毕竟这是由上古神器番天印演化而来的招式,多多少少继承了神器之威。

    尽管这招出自龙虎门,苏寒一点也不怀疑这位龙虎门的天师要命陨当场,却不曾想硝烟散尽之后人家还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威力巨大的龙虎番天印好像只是在他脚边放了一串鞭炮,还是受潮的那种闷炮。

    古怪出在这把武器。

    “又是火婴出品。”苏寒的表情变得无比认真。

    如果不是被提醒这一下,苏寒几乎就要忘了这件事,火婴打造了数十把凌驾于这个世界的神兵,其目的不就是为了把血月大陆的战力都吸引到这里,吸引到这黄金海岸遗迹么?

    眼前,这位龙虎门天师手中握着的桃木剑,苏寒可以清楚感觉到那只属于上古的苍凉冷意,与之前见过的三属性灵气剑相同,这把桃木剑也有其阴霸之处。

    想来能尽数抵挡龙虎番天印的攻击,全然是这把桃木剑在发挥作用,除此之外这把剑内附带了一个阵法,一个苏寒万万没想到的阵法。

    落魄阵。

    “娘咧,火婴还知道十绝阵!”苏寒被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落魄阵隶属十绝阵之一,是一种苏寒也只能在古籍中膜拜的阵法,前世在被仙帝追杀的时期苏寒曾研究过十绝阵,想要借其诛天灭地的威力反杀仙帝,最终未果。也是因此苏寒才认出了这逆天阵法。

    可以想象,苏寒潜心研究都未能成功的东西,其威力与难度该是有多么逆天啊!

    如今,这落魄阵就被火婴描绘在一把看似普通的桃木剑中,也不知这位龙虎门天师有没有发现这个阵法,若是给他强行施展出来,虽不如书中记载的那般逆天,想要坑杀百八十人也是很容易的。

    不仅是苏寒,一些半步武圣与武圣也发现了这把剑的蹊跷,号称“随入随灭”的落魄阵就像那漆黑夜空中的萤火虫,总是掩藏不住自己的身影。

    还有一些修士虽然没发觉落魄阵的存在,却在看到桃木剑之后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兵刃,显然他们也拥有火婴出品的兵器,虽说他们不知道幕后的阴谋,却也发现了这些兵刃上相同的那股气息。

    “战备。”

    苏寒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松山派的道士与龙虎门的天师已然交手。

    苏寒虽不知道这两个门派的详细,但应该与前世的那些道第三百五十五章升华

    教门派相同,都是鸿钧门下三教传承至今,师出同门。

    所以,在招式与功法方面,这两人虽然各有不同,又大同小异,像这种知己知彼的战斗最为纠缠,尽管龙虎门拥有神奇的桃木剑,一时间也只能将松山派压住,无法轻易取胜。

    顷刻间,两人已打过上百回合,雷光四起,火光涌动,爆炸声不绝于耳。

    苏寒坚信,龙虎门肯花大价钱搞来这把桃木剑,定然是发现了其中的奥秘,思量片刻,还是拿起了七宝破天刃。

    他拿不准这把桃木剑中描绘的落魄阵究竟有多大,如果说火婴将这批神兵打制的品质相同,威力一样的话,参照蓝天拍卖行出手的三属性灵气剑,这把桃木剑中描绘的落魄阵足够笼罩整个战场,并波及到武道场周围围观的群众。

    所以,他做好了准备。

    就在拿起七宝破天刃的同一时间,苏寒察觉到一股东面袭来的冷意,沁人心脾,彻骨寒心。

    下意识的看过去,飘雪剑圣静静地站在剑宗阵营之前,注视着场中激斗的双方,双臂环肩。

    在他的怀中,那把散发着淡淡白光的神兵皓月早已出鞘半寸,看来他与苏寒是同样打算。

    场中风云变幻,龙虎门天师一直占据着绝对优势,即使没有发动这把剑的精髓“落魄阵”,单单靠着武器品阶就将松山派甩开几条街。

    “降妖除魔,天尊先师,去!”龙虎门的天师抬手就是一张天师符。

    天师符飞到空中,见风就长,不过瞬间已经有三米多高,上面的朱砂符印红的吓人。

    松山派的道士见状也不甘示弱,丢出一张同样的黄符,只是上面的符号略有不同,一样是见风就长,最终只有两米来长。

    仅这一手,高下立判。

    两张符撞击在一起,呼的一声,火光冲天,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狠狠地将松山派道士撞倒在地,碰撞的瞬间又化作万千刀芒。

    等刀芒散尽,上一秒还生龙活虎的松山派道士,就已经变成一具白骨,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肉,惊悚骇人。

    不忍直视!哪怕是杀人如麻的强盗悍匪,看到这近乎凌迟的一幕也会不忍别过头。

    “啊!!”

    看到同门被以这样的手段虐杀致死,松山派剩下的道士个个都红了眼,嗷嗷叫着冲上台来,六人将龙虎门天师团团围住。

    剑宗阵营,飘雪剑圣身后的一中年男子上前一步,喝道:“比武为一对一单打独斗,生死有命,松山派莫要坏了规矩!”

    这是剑宗第二位武圣恨天,第三百五十五章升华

    就是当年服下太乙玄黄丸与飘雪剑圣并肩作战击退三位武圣的狠人,在十年前登上圣位,如日中天,据传能与赤手空拳的飘雪剑圣打成平手,不容小觑。

    “嘿,这群渣渣,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道教正宗!”龙虎门天师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咧嘴冷笑,狠狠将手中的桃木剑抛向空中。

    桃木剑脱手的一瞬,龙虎门天师咬破手指,在眉间点了一道殷红,就如其眼底那样,刺眼夺目。

    接收到红光照耀,空中的桃木剑瞬间粉碎,空心桃木剑中是一道更加刺眼的红光。

    飘落的碎屑很快被红光吸引,在半空中重新组合,形成一个阵法的雏形,那红光则是迅速分离,在阵法上描绘出一个个生涩的符文。

    “不好!”苏寒瞳孔紧缩。

    认出这是落魄阵的雏形,苏寒狠狠跳起,如脱弦利箭般朝场中扑去。

    虽说这阵法大小明显不会波及到苏寒所在的范围,可若是给阵法发动,还是有不少人会被牵连,又正中火婴下怀,于情于理苏寒都要出手阻止。

    苏寒快,有人比他更快。

    一股凉意瞬间在场中爆开,那是比落魄阵凝聚更快的速度,一层白霜蔓延开来,等到有人下意识摸了摸脸上冰晶的时候,场上的七个人早已变成七座冰雕。

    而在空中即将完成的落魄阵法,也在这一股寒冷中被牢牢冻住,透明的冰凌将阵法与红光完全包裹在其中,长长的冰晶闪耀着酒红色的光芒,绚丽美妙。

    “飘雪人间……”

    有人呢喃着这个名字,将所有人的目光带到了飘雪剑圣身上。

    那站在剑宗阵营之前的飘雪剑圣好似从未动过,紧紧抱着怀中出鞘半寸的神兵皓月,一副冷傲孤高的神态,就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龙虎门、松山派未能遵守规矩,命该如此,在场诸位都没有意见吧?”恨天很适时的站了出来,大声喊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在心里将恨天骂了个遍。

    你妈个大西瓜!老子有意见敢提出来么?你家飘雪剑圣跟一尊杀神似的杵在那里,你倒是借给老子几个胆啊!

    “既然都没有意见,那就继续吧。”飘雪剑圣抬起右手,轻描淡写的朝着手心吹了口气。

    下一秒,七座冰雕连带半空中被冻住的落魄阵,好似狂风中的黄沙,瞬间泯灭,不留下半点痕迹。

    只是那未完成的落魄阵在泯灭之前射出一道红色光芒,速度太快,苏寒都没看清这道红光去了哪里。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第三百五十五章升华

    没有一个起身上台,眼看着冷场尴尬,飘雪剑圣再开金口,道,“我剑宗枉被人称作武道十宗之首,便由剑宗做个表率吧。春泥,你上。”

    “是!”身后的白春泥领命,跳上了擂台。

    环视一圈,白春泥抱拳,高声喊道:“在下剑宗三代弟子白春泥,谁有不服请上台挑战。”

    “涂豪,你上。”苏寒见落魄阵已破,长舒口气,转头对涂豪说道。

    飘雪剑圣出手,其中意味深长,苏寒相信他也看出了那把桃木剑中的蹊跷。作为血月大陆公认第一人,他的强大,没理由认不出那一股来自上古的苍凉气息。

    强行出手施展飘雪人间,瞬间将松山派与龙虎门高手化作飞灰,飘雪剑圣维持秩序是假,敲山震虎才是真!

    他是要警告那些握有火婴出品魔兵的人,想要将这些歪门邪道施展出来,就做好必死的觉悟!

    显然,他发现了这个阴谋。

    之后,又亲自点名白春泥这个剑宗三代最耀眼的弟子上台,无疑又将战斗推向了白热化,完全抹去了那些远在白春妮之下的修士的机会,直接将千人擂台赛升华为百人高手大比拼。

    在场数千人,能说稳赢白春泥的,也不过百人吧。

    “好。”涂豪点头答应,翻身跳上擂台。

    “是你!”虽然敌人站在面前,白春泥的注意力却都在苏寒身上。

    “好好打哦,白大哥。”苏寒笑着,缓缓坐了下来。

    “哼!”白春泥咬咬牙,这才转头看过涂豪,“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