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规矩

    戏剧性的一幕展现在眼前,先后涌入的数万人,大大小小上百势力,千辛万苦抵达紫日府邸,居然就是为了在他家门口来一场大比武!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情有可原,再一琢磨这竟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如果不是这样,武道场上千人厮杀在一起,这里距离无尽之海仅仅半步之遥,倘若被海妖王来一次突击,到那时血月大陆所有有名有姓的高手都死在这里,人类就要再度陷入万劫不复。

    远远地,苏寒看到剑宗阵营中的飘雪剑圣冲自己微微点头示意,立刻便明白这一切都是在他的授意下进行,制定规则的永远是强者,飘雪剑圣无疑是这片大陆上最强的武圣。

    找了一处空位,苏寒席地而坐,四下张望,主要人物已经到了十之**。

    剑宗、灵兽谷与万毒门,作为胜者组的三家,他们应该是最先抵达的,分坐在不同的方向,阵营极为庞大。

    还有就是极火宗,同为胜者组,极火宗并没有与另外三家走同一条路线,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搞得,浩浩荡荡的队伍占据了武道场总人数的三成还多,肯定是火婴又使了什么手段。

    如今极火宗的领头人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比苏寒还要年轻许多,门下弟子大多也是年轻后生,却散发着一股令人不敢小觑的波动。

    至于败者组,苏寒倒是看到了熊海威与二十多个长生卫,想来他们的主力部队就是先前在树林里被剿灭的那支,这可怜巴巴的阵容实在无法让人将其与北方霸主联系在一起。

    不过,在败者组里面长生天算是不错了,比起光杆司令天机子,还有苏寒看到眼睛发酸才找到的邀月、怜星、无痕三人,着实是风光了许多。

    剩下的就是各大城主,中小型门派,独行侠,几百家凑在一起声势颇为浩大,从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时不时会小声交谈,脸上表情也算缓和,应该是达成了某种对抗武道十宗的协议。

    仔细的看过三遍,苏寒并没有发现血煞门的影子,更没有找到金戈城主府的队伍,算是喜忧掺半吧。

    绝无情与其身后的血煞门是苏寒唯一的盟军,金戈城主李建刚是苏寒最为忌惮的几人之一。作为朋友,苏寒很希望看到绝无情,希望看到他没事。

    作为敌人,苏寒也很希望看到李建刚与李风,确认这对父子没有在暗中策划阴谋。

    “老大,怎么搞?”涂豪附在苏寒耳边,小声问道。

    来到血月大陆之后,涂豪虽说也见识过不少大场面,可像这样规模的还是头一次,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这里,争夺举世无双的紫日传承,却没有厮杀恶斗,反而像奥运会似的,就差高喊“友谊第一比赛?比赛第二”的口号了。

    苏寒刚想开口,远远地就看到一名剑宗弟子朝这边走来,淡淡一笑,道,“讲规矩的人来了。”

    在血月大陆只有强者能制定规矩,无疑,剑宗就是名副其实的强者。

    “苏公子。”剑宗弟子走到近前,对着苏寒点头,很恭敬的说道:“我家宗主让我带话给您。”

    “说。”苏寒也微微点头,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进入紫日府邸之前,还有最后一道阵法,以宗主的推断最少需要五位武圣联手才能突破,所以,就有了这场比武大会。”剑宗弟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飘雪剑圣、百毒夫人,司徒南,邀月,怜星……”苏寒一一道出这些名字,笑道:“在场这么多武圣,这次还真是势在必得啊。”

    有记载的大规模探索黄金海岸遗迹,这是第三次。

    起先苏寒也很纳闷,按理说即使有恐怖的海族百般阻挠,也不至于带不回一丁点儿东西吧。

    现在看来,前两次大规模探索都是出工不出力,大家各自派出一些人进来走个过场,真正的牛掰人物从未出手,不然也不会至今才发现紫日府邸门前的最后一道阵法。

    最少需要五位武圣联手破除的阵法,想想也挺吓人的。

    这里几乎聚集了血月大陆所有成名高手,仅目前就有八位武圣,如果再算上必定会到场的万长生,足足九位武圣站在这里,紫日的护宅大阵很容易破解。

    只可惜大家都不是一条心,尽管有飘雪剑圣亲自坐镇,也难保进入府邸后场面失控,所以就有了这场比武大会,意在先挑选出赢家。

    “征求了绝大部分的意见,各个宗门,各大城主以及各位高手都一致同意由比武大会的获胜方率先挑选,第二名次之。一直到所有势力都拿到了战利品,倘若还有富余,就再进行一轮的挑选。”剑宗弟子继续说道。

    “蛮不错的。”苏寒点点头,顿了片刻,又道:“只是不知道这规矩会不会被人性所打破。”

    这一路苏寒是没有看到多少自相残杀的画面,那是因为他走了碧龙潭这条路,天知道另外两条路打成了什么样子,苏寒敢说在场上千人起码有八成的手上沾染过人类的血。

    还未见到紫日传承尚且如此,若是千年传承摆在了眼前,这些人多半是要疯狂。

    剑宗弟子闻言,面色紧绷,语气也沉重了几分,“剑宗、万毒门、百花谷、长生天以及灵兽谷在之前已经言明,若有人坏了规矩,定要遭到这五家的联手追杀。”

    “如此甚好。”苏寒饶有深意的望了天机子一眼。

    “苏公子请便。”这剑宗弟子传完了话,径直回到剑宗阵营。

    苏寒目送其离去,目光接触到飘雪剑圣的眼神,对视中并未感觉到飘雪剑圣的恶意,便回以笑意。

    “老大,你说这飘雪剑圣是为了什么?世界警察?”涂豪疑惑问道。

    “不是。”苏寒头也不转,否定道。

    顿了顿,苏寒又点头,道,“其实也差不多。飘雪剑圣是公认的血月大陆第一人,理应站出来定好规矩,但他也不是善男信女,可能不会像李建刚父子那样工于心计,可必要的手段还是要使的。”

    “还是听不懂。”涂豪摇摇头,一头雾水。

    “静静看着就好,现在还用不到我们出手。”苏寒并没有想解释。

    或者说,苏寒都不敢确定飘雪剑圣在使什么手段。

    “这一千多号人,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出手啊……”涂豪哎哎叹了口气,模样很欠揍。

    比武大会采用的是擂台模式,一人做擂主,在场所有人都可上台挑战,胜者守擂,败者下场。

    当然,按照现在的情况,败者能下场的几率很小,基本都是被轰杀至渣,即使有护体法宝也免不了重伤,能有资格站在这里的早在二三十年前就熟稔了斗的法则,谁也不想留下后患。

    以苏寒一行人的实力,即使是最弱的易牙,对付一些宗门的长老、护法也是轻松容易,更别涂豪与呆霸王这两尊人间杀器,按照涂豪的估计,恐怕得打到第二三百场的时候才能上台。

    “多看,少说。”苏寒冷冷的说道。

    “哦。”涂豪被吓了一跳,乖乖闭上了嘴巴。

    此时,在场上的两人激斗正酣,一个是松山派道士,一个是龙虎门的天师,类似于道士这类的职业在血月大陆并不多见,一半是因为神将门的缘故,另一半是因为需求。

    血月大陆不经常闹鬼,绝大多数志怪故事都是从几处禁地流传出来,人们对于道士、天师这类的职业需求甚少,导致大型门派集体转型,最终只余下一些小门派堪堪度日。

    松山派与龙虎门就是其中之一。

    这双方的阵营都难登台面,松山派不过寥寥数人,龙虎门的大旗下只站了三位天师,估计也是平日里积累的仇怨,导致龙虎门的天师刚刚在台上站稳脚跟,松山派的道士就杀了上来。

    苏寒对于这样的搏杀提不起太大兴趣,一直无法给那些不合理的事找到合适解释,时至今日已经不再是火婴的阴谋那么简单,苏寒相信在这个阴谋进行的同时,一定还有其他人在谋划着什么。

    可到底是什么呢?

    武道十宗该来的都在这里,药王谷、残存的极水宗未能到场也在情理之中,前者对紫日传承的需求并不大,后者自身难保就别说与万雄争霸。

    各大城主、各路高手该来的也都来了,估计也就金戈城与血煞门的队伍还没能赶到这里,剩下的单独个体,再给他们十倍的力量也无法在血月大陆掀起波澜。

    如此,问题到底出在了那里?

    苏寒正想着,忽然听到一声爆喝,抬头,看到了一位天师跳上擂台。

    “你松山派欺人太甚,莫是在笑我龙虎门无人?”这位不知名天师咄咄逼人,气势十足,一上来就是兴师问罪。

    问了下易牙,才知道方才的比斗中由松山派先下一城,轻松取胜,那松山派道士痛下杀手不说,更是以龙虎门的天雷印将对方打至重伤。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就够憋屈了,新仇旧恨一起算,也怪不得这位天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欺负你又怎么样?什么鸡毛天师正统,我们松山才是道教的唯一正统!”松山派道士说着,

    抬手,红光闪过,手心凝聚出一枚方印,虽是灵体,却也能看清方印上栩栩如生的龙纹,与张牙舞爪的虎印。

    “龙虎番天印?”

    场中一片哗然。

    这龙虎番天印乃是龙虎门镇门之宝,历来只有门主一人可以习得,今日却被死对头松山派使了出来,震撼的同时威力也不容小觑。

    “哼,去死!”松山道士面色一凛,运足了灵气将龙虎番天印打了出去。

    那灵体方印在空中见风就长,不多时以有数十米,随着松山道士的控制狠狠向龙虎门天师压了下去,爆出一阵震耳的声响。

    火光落下,硝烟散尽,众人还在惊叹龙虎番天印的威力,这一招恐怕灵神境高手都无法轻松应对。

    却不曾想,那龙虎门的天师像没事儿人似的站在原地,巨大的爆炸只是让他的头发凌乱了一些,也让他的眼神更凶戾了不少。

    “宵小之辈,居然偷师我龙虎门,纳命来!”天师说着,手中红光闪过,一把桃木剑稳稳落入手中。

    “咦?”

    望着这把剑,苏寒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开来,却又很快的挤在一起,显得十分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