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亲人

    第三百五十章亲人

    一切都因血色试炼,目的不明的血色试炼,苏寒带着三位队友离开地球,来到了这血月大陆。

    至今,苏寒也不知道血色试炼的真正目的,更不知道该怎么回到故乡,每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苏寒也会想起那颗蔚蓝色的地球。

    苏寒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但起码目前还有事能做,倘若半年之后在血狼山阻挡了火婴的脚步,在那之后他又该干什么?

    继续修炼,变强,去往更上层的世界。

    还是想办法弄清血色试炼的详细,想办法回到地球。

    苏寒不经常想这些问题,因为他知道基本没有办法。

    但就在今天,苏寒看到了一首残缺的古诗,一首抒发思乡情怀的残缺古诗,一下子,苏寒的思念被勾了起来,如无尽之海最深处的汹涌浪潮,再无法停息。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苏寒轻轻念着这首诗,脸颊有些滚烫。

    注意力一直放在囚龙阵法上的墨胤并没有发现苏寒的样子,它也仔细的看着这首诗,问道,“老大,这是什么?”

    “这是一首诗。”苏寒被墨胤的声音拉回现实,不留痕迹的擦掉眼角湿润,说道,“一首残缺不全的诗。”

    “诗?”显然,墨胤对于这个并没有什么概念。

    血月大陆上的吟游诗人从不作诗,他们大多捧着一把古琴,四处漂泊,将一些捕风捉影的故事散播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或是凄美的爱情故事,或是动魄的上古传说。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苏寒更关心的是这些。

    易牙基本代表了血月大陆最高的文学修养,以他的见识,也明确表示过血月大陆并没有古诗体,这种东西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除非……

    除非紫日……

    苏寒脑中涌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说,解救人族于危难之中,血月大陆四位上古大神之首的紫日,也是天外邪魔?

    天外邪魔,陌生又熟悉的字眼,在苏寒刚刚踏足血月大陆的时候没少被人这样称呼,血月大陆的原住民坚持认定是这些来自其他星球的天外邪魔打破了血月大陆的平衡,为这个大陆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所以,血月大陆对于天外邪魔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早些时候苏寒没少在这方面吃亏,更是亲眼见过被当成猪狗,乃至猪狗不如的地球修士。

    曾经一度,苏寒还有一股报复社会的念头,不过仅仅是一瞬,被苏寒发觉之后就将其彻底泯灭。第三百五十章亲人

    但苏寒明白,自己能摒弃报复社会的想法,并不是知错能改,这是一种思想觉悟的体现!

    看看血月大陆的原住民是怎么对待这些天外来客的吧。

    鄙视、唾骂、侮辱、囚禁、滥杀、折磨……

    无一例外,全都是阴暗负面的东西,仅仅是因为潜意识中保留着一种“天外邪魔是灾难的根源”,就要对其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苏寒一直没有机会,不过如果能找到机会,他一定会向所有血月大陆的原住民提问。

    “如果不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天外邪魔,血月大陆会是什么样子?”

    仅苏寒所知,在这片大陆上,各行各业,有将近三成的东西是由地球修士带来的,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这些所谓的天外邪魔,血月大陆的整体发展就要倒退千百年!

    相比之下,苏寒却没有听说过任何由天外邪魔引发的灾难,血月大陆原住民对于天外来客的态度,简直可以定义为种族歧视!

    可笑的是,数千年前亲手将他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紫日,很可能也是一个天外邪魔。

    根据这首本不应该出现的残缺古诗,苏寒大胆的推测,紫日极有可能是第一批通过血色试炼来到血月大陆的修士,上古四位大神的其他三位月影、星河、黄尘亦是如此。

    他们四人联手,带领人族推翻了血狼的统治,拿到了血月大陆的主导权,拉开了王朝时代的序幕。

    贪心的血月大陆原住民疯狂的对海族发动了战争,四位大神再度出手镇压海妖王,第二次拯救了他们。

    随后,紫日更是亲自坐镇黄金海岸,苏寒不知道当时紫日是在想办法回家还是努力突破到更上层的世界,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紫日、月影、星河与黄尘,他们四个一直在默默地为血月大陆做贡献!

    或许,这是血色试炼的内容,但苏寒更愿意相信是侠义精神的体现,紫日临走前更是为人族接下来数千年做好打算,设下魂阵镇压海族,并将一只蛟龙囚禁在碧龙潭,为人族留下了最后的希望。

    之前,苏寒对紫日为首的四位大神只是认可,认可他们为血月大陆所做的一切。

    但那是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苏寒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他们的责任与义务。

    现在想来,是满腔的热血与崇敬!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苏寒轻轻吟着这首诗,思念之情达到共鸣,早已是热泪满面。

    墨胤这才发觉苏寒的失态,本想问个究竟,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很识趣的闭上嘴巴。第三百五十章亲人

    良久,苏寒抿着嘴角,轻轻笑了,“我现在终于知道,紫日所说的那个‘很像’是指什么了。”

    很明显,紫日的囚龙阵法是经过特殊加工的,苏寒看不出其运作原理,却知道破阵的关键。

    在以魂力刺激,使阵法露出本来面貌之后,这三句浮现出来的诗,分明是要苏寒将这首诗补全!

    如果不是从地球来到血月大陆,又有谁能知道这首诗的最后一句?

    想到这里,苏寒更加肯定紫日是通过血色试炼抵达血月大陆,因为他知道在若干年后还会有故乡的亲人来到这里,所以才留下了这个阵法,留下这个只有故乡的亲人才能破解的阵法!

    “这么说的话,你留下这最后的希望却不是为了血月大陆,而是为了后继人。”苏寒说着,不觉又笑了。

    抬手,苏寒凌空飞指,将满腔的热血与对紫日的崇敬,还有对家乡的思念毫无保留的倾诉出来,龙飞凤舞的在虚空中补全了这首诗。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待苏寒最后一笔完成,地砖、囚龙阵和悬浮在空中的圆球好像感应到了什么,骤然爆发出炫目的光芒,瞬间光芒连成一片,苏寒只觉得刺眼灼目。

    还未等闭上眼睛,一道道流光从身边滑过,在一股强大的牵引力中,苏寒来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

    四周是一片漆黑,头顶与脚下也是一片漆黑,苏寒是这处空间唯一的活物,再有就是面前不远处一道柔和的虚影。

    隐约的,苏寒看得出这是一道人影,颜色很淡,几乎随时都有破灭的可能。

    “来了,总算来了!”

    耳边,想起一个铿锵爽朗的声音,颇具磁性,带着无比的激动与欢欣。

    “你是……紫日?”苏寒下意识的问道。

    “这是我离开血月大陆时留下的一丝残念,四千年了,总算等到了后继人!”那声音并未否认,确是紫日无疑了。

    “你是不是天外邪魔?”苏寒浑身一颤,高声问道。

    “孩子,不要说话,我的时间不多了。”紫日的残念每发出一次声音,面前那道虚影就更模糊一些。

    这种残念本就不会存在太长的时间,足足等了四千年,若不是那份热烈的思念与执着,恐怕早就消散了。

    “孩子,很欣慰你能来到这里,相信你也见过我为你留下的礼物,不要怀疑,带上它,去做你想做的,不管是回家还是去往更上层的第三百五十章亲人

    世界,请带上我的祝福。”果然,墨胤并不仅仅是血月大陆的希望。

    或许紫日真的为血月大陆留下的希望,但更多的,他是想把这份礼物留给后继人,留给那从不知多少万光年来到这里的亲人。

    “前路艰辛,任重道远,炎黄子孙,龙的传人,意志不灭,战魂不息。作为族人,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些。不过你已经走到了这里,肯定不介意再向前一些,进入我的府邸,我留在那里的东西可以帮你更进一步!”

    说到这里,紫日的残念几乎已经是透明,声音也变得模糊许多。

    模糊的声音在空洞的空间回荡,完全透明之前,紫日残念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这蓬黄土,是我们当年离开家园时在黄河边上带走的故乡之土;来自故乡的亲人,当有一天你要离开这片大陆的时候,别忘了我们那遥远的故乡;别忘了把在外流浪的族人的遗骸带回黄河边上,让流浪的勇士们在母亲河河畔安息!”

    恍惚间,苏寒被扯出了这片空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处在碧龙潭底,地砖与圆球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墨胤脸上还是上一刻的表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苏寒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在他的手心有一捧黄土,一捧来自故乡的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