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囚龙阵法,残缺古诗

    第三百四十九章囚龙阵法,残缺古诗

    若说富丽堂皇,神秘小鼎中的宫殿当属苏寒所见之最。

    若说惊世骇俗,火婴与那造化仙门要胜过这里千百万倍。

    这是碧龙潭底部,紫日开创的碧龙潭底部铺满了方形地砖,每一块都有十多米,苏寒第一眼只看到普通的地砖。

    可在接触到蛟龙内丹的光芒之后,这些地砖开始变得晶莹,变得剔透,散发出一道道朦胧的淡蓝色光芒,荧荧之光将漆黑的碧龙潭底照亮。

    就像是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光亮下苏寒又看到了一个个漂浮在水中的圆球,拳头般大小,距离地面高低不一,在第一枚圆球接触到淡蓝色光芒之后,原本如死灰一般的圆球也散发出莹色光芒。

    三个呼吸,苏寒掌握了精准的时间,仅仅三个呼吸的时间,圆球就变得如方形地砖那样通体晶莹,布满荧光。

    紧接着,自圆球的一点放出一条射线,连接第二颗圆球。

    接着是第三颗,第四颗……

    像是拉开一座漆黑大厦的电闸,每一刻都会有一部分被照亮,一通二,二通四。

    不大一会儿时间,荧光已经延绵到苏寒看不到的地方,趋势不减。

    张大了嘴巴,良久,苏寒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这幅画面简直太美了,苏寒甚至找不到言语来形容那种波澜壮阔的气势。

    是的,波澜壮阔的恢弘气势!

    “这就是困住你的阵法?”苏寒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转头看向墨胤。

    紫日还真是大手笔,不仅一手开创五千丈深的碧龙潭,更是创造出这样一幅大场面,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不是。”墨胤很老实的摇摇头,指向荧光之中一片略显不同的颜色,“那个才是。”

    顺着墨胤的手指看过去,苏寒这才发现这一片颜色略有不同的区域,相较淡蓝色的唯美荧光,这一片淡紫色更多了些神秘。

    待来到近前,苏寒翻了个白眼,道,“原来就是囚龙阵法啊。”

    囚龙阵法,理论上这种东西不应该出现在血月大陆,不过是出自上古大神紫日之手,苏寒也就不追究其中缘由,毕竟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嘛。

    不过,苏寒虽然不了解血月大陆的历史,对于囚龙阵法还是知道一些的。

    关于囚龙阵法,一共有三种传说。

    第一种是说在洪荒末期,人类之中的强者创造出一门阵法,用作对付妖魔鬼怪,相当程度的为人族称霸打下了基础,而这个阵法就是囚笼阵法的前身。

    还有说,在上古神魔第三百四十九章囚龙阵法,残缺古诗

    大战时期,魔族曾经联手布置出一门怪异阵法,坑杀神界精锐数万,那场面当真是日月无光。在神魔大战结束之后,神界高手研究了这门阵法,加以改进,形成囚龙阵法。

    以上两种说法皆无法考证,极有可能是人云亦云,相比之下苏寒更愿意相信第三种说法。

    是说在数千年前,有一游方道士云游四海,途经一座城池,天灾**,民不聊生。

    一问之下,道士得知是由于风调雨顺使城中百姓变得骄奢淫逸,怠慢了龙王,致使龙王大怒,降下天灾以示惩罚。

    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又确定了这些人是真心悔改,游方道士施展神通下到龙宫,与龙王理论。

    这种事也谈不上谁对谁错,三言两语闹的不合,大打出手,这道士也是实力强悍,硬生生与龙王打了个不相上下,都没有讨到好处。

    城里还有十数万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间,奈何龙王又不肯高抬贵手,气急之下道士卜了一卦,按照卦象所示一路向北。

    三个月后,道士回到了这里,再度杀入龙宫,以一门厉害阵法险胜龙王,总算平息了这场干戈。

    自那以后,修真界就有了囚龙阵法,起先这是道家的不传之秘,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偷师学了去,又在数百次改良之中衍生出不知多少翻版山寨货,最终沦为通用阵法。

    虽是通用,囚龙阵法对于布阵者的修为有着极大考验,金丹期修士哪怕强行布置囚龙阵法也不可能囚禁一头龙,若是囚禁同样的金丹期修士还有些可能。

    在苏寒的认知中,也就只有仙人境界才有资格谈及囚龙。

    前世的苏寒也会使用这门阵法,也有几次凭借这一手逃出生天,谈不上太了解,却也知晓其运行原理。

    “等着,这就给你解封。”苏寒说着,便要运起灵气去破阵。

    破解囚龙阵法其实很简单,这阵法阴霸之处在于一环套一环,首位互相连,如果像破解普通阵法那样寻找一点破阵那是痴心妄想。

    唯一破阵的方法,便是依照阵法核心的数量,将灵力分成相同的份数,在同一时间操控若干股灵力一齐冲击阵法核心,只要能完成瞬间的共振,哪怕是风吹草动也能将囚龙阵法化作青烟。

    也正是如此,囚龙阵法才能完成囚龙的目的,龙族在水系与雷系方面虽然造诣很深,却不能像人类那样一心多用,墨胤三千年的冲击都是在一点上进行,可以说完全是无用功。

    “让我看看,这阵法一共有……”苏寒一边感受着囚龙阵法几乎源源不绝的力量,一边运起第三百四十九章囚龙阵法,残缺古诗

    灵气。

    却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苏寒的表情滞住了,紧接着变成了惊讶,恐惧,最终眉头皱在了一起,就差抓耳挠腮来表示焦急了。

    这阵法有古怪!

    这是苏寒的第一反应。

    一般的囚龙阵法有十六个核心,厉害一些的能达到三十二个,六十四个,乃至一百二十八个。

    但不管是多少个,都是有实际数据,一百二十八个虽多,若是术业有专攻的修士,想要破解也不是太难。

    可眼前这个囚龙阵法,苏寒竟无法查看出其核心数量!

    也即是说,想要破阵只能靠瞎撞,在近乎无限的数字中挑选一个,进行尝试。

    无限趋近于零的成功概率,撞对了,墨胤重获自由。

    撞错了,遭到阵法反噬,轻则修为尽散,重则魂飞魄散。

    苏寒一向很敢赌,但他不傻,不会去赌压根不会赢的概率,天知道紫日布阵时到底有多强的实力,到底设下了多少个核心?

    “怎么?很困难吗?”墨胤一直不敢发出声音,但看到苏寒眉头紧皱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

    它并不知道囚龙阵法的原理,也不知道破解的难度,更不会知道苏寒所面对的概率学问题。

    不,这已经不是概率学问题!

    “很困难,紫日一定是不想你活着离开这里,所以在这里挖了一个坑。”既然已经签订了灵魂契约,苏寒干脆实话实说,道,“这阵法莫说是我,就是你喊月影、星河、黄尘一起来,他们也破不了。普天之下,能解这阵法的只有紫日!”

    没错。如果不知道阵法的核心数量,莫说是血月大陆的三位上古大神,你就是喊一个仙帝过来也没用。

    估计只有神界的神尊施展大神通破开天地法则才能解救墨胤。可问题是,人家高高在上的神尊,凭什么来搭理你这只超阶蛟龙?

    超阶妖兽,距离神尊可还有一百多个境界呢!光是渡劫都得三轮。

    “什么意思?”墨胤一脸迷茫。

    “嘶嘶……”苏寒咬着牙,一口一口吸着凉气。

    片刻,苏寒灵光一闪,眼前一亮,问道,“墨胤,你仔细想想,紫日当年到底都跟你说过什么?”

    想想紫日为人类做过的四大贡献,苏寒认定他绝不会用这种卑劣手段,心中有大爱的紫日怎么会设置一个无法破解的阵法来囚禁一条无辜生命?

    相反,他强行将墨胤囚禁在这里,为了避免良心上过意不去以致日后修炼中产生心魔,肯定会留很大的生机给墨胤才对。第三百四十九章囚龙阵法,残缺古诗

    可现在确确实实无法破解这囚龙阵法。那么,问题一定出在紫日临走前的嘱咐,拿出来那些话捋一捋,说不定能找到有用线索。

    今时不同往日,签订灵魂契约之后,苏寒就是拼了性命也得把墨胤救出去。

    这么一个超级打手,估计打飘雪剑圣还有点悬,但要是其他武圣那就不在话下了。

    “紫日就是说把我关在这里是为了人类和我着想,还说在以后会有一个跟他很像的人……”墨胤一边回忆,一边小声说道。

    “等等!”苏寒出声叫了停止,“你刚刚说什么?”

    “还说在以后会有一个跟他很像的人……”墨胤有些迷茫,重复了一遍,恍然大悟,惊呼道,“跟他很像!灵魂法则!”

    没错,紫日明确的交代了只有跟他很像的人才能解救墨胤,这个很像自然不是说样貌,唯一的可能就是神秘玄奥的灵魂法则!

    一定,紫日一定在囚龙阵法的基础上掺杂了魂阵,这也就是苏寒无法窥破阵法核心数量的原因!

    点破了这个关键,苏寒瞬间明白过来,迅速凝聚一股魂力,缓缓地注入囚龙阵法之中。

    闭着眼睛,苏寒清楚感觉到囚龙阵法并没有排斥自己的魂力,反而有一股牵引力,牵引魂力更快的融入阵法之中,几乎是毫不费力苏寒就完成了这一环节。

    在魂力完全融入阵法的同时,淡紫色阵法猛地荡出一圈幽光,如平静的湖面投下一粒石子,一圈又一圈,幽光一直波及到苏寒的视线尽头。

    每一颗散发着淡蓝光芒的晶莹球体,在接触到幽光之后都会闪一下,接着晶莹球体中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亮点。

    一个接着一个,像是星座图中的星体标示,将这些水平位置不同的球体彻底连接在一起,构成一幅巨大的立体图。

    幽兰,空洞,唯美,神秘。

    一直被苏寒当做装饰品的球阵,在这一瞬间被激活,并不算剧烈的异动,给苏寒带来的除了震撼还有惶恐。

    对未知事物的惶恐。

    “这就是魂阵。”沉默已久的魂兽王通过灵魂传音告知了苏寒。

    得知这些,苏寒微微松了一口气,再回头看囚龙阵法,淡紫色的幽光中有三行字。

    苍劲有力,行云流水般的行书,苏寒扫过一眼,直接跌坐在方形地砖上,浑身颤抖,如遭雷噬,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

    这三行字,分明是一首残缺的古诗。

    来自地球第三百四十九章囚龙阵法,残缺古诗

    的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