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魂兽王之王者归来

    威压,可以理解为一种伴随着实力而成长的气质。

    每一个人都有相应程度的威压,譬如飘雪剑圣,那股恬淡中透露着华丽,掩盖不住的优雅。

    而这只蛟龙的龙威,因为被囚禁了四千多年,大多是愤怒、仇恨等负面情绪,比起飘雪剑圣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多了几分死亡气息。

    崇敬与惧怕,这是质的差距,却又出奇的相似。

    下意识的,苏寒闪身一躲,却还是不如蛟龙的速度快,被狠狠地撞在冰墙上,疼痛与飞扬的冰屑让苏寒清醒了许多,这个玩笑似乎有点开过头了。

    四千多年的牢狱生活,蛟龙无比向往自由的大海,现在摆在苏寒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要么,想办法解开它的封印,听凭发落。

    要么,与之恶战一场,最终还是有极大可能落败,再听凭它的发落。

    看起来,第二个选择像是无用功,可站在这里的是苏寒,是两世重修的苏寒。

    “我说过,今生今世,再不会给任何人羞辱我的机会!”苏寒的身影逐渐从冰屑与硝烟中显露出来。

    比冰窟更冷的,是这个声音。

    比声音更冷的,是手中的七宝破天刃。

    恍惚间,蛟龙想到了四千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意气风发的紫日,与他手中那把刀。

    那把刀究竟叫什么名字呢?

    哦,想起来了,是战魂刀。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代表着人类永不磨灭的意志与永不停歇的脚步,战魂刀。

    回过神来,蛟龙不屑的笑了笑,它才记起眼前的并不是紫日,而那把刀也不是战魂刀。

    可是,蛟龙总是感觉自己忘了些什么,很关键的一些东西。

    “不管了,还是先把他制服,想办法破开封印再说。”

    这样想着,蛟龙再度发动进攻,保持着人形态直接扑向苏寒,空手夺白刃。

    在它看来,苏寒之所以厉害,无非是那把刀能附带灵魂法则的攻击……

    “等

    等!”

    蛟龙心中咯噔一声,它想到了,那些被自己忽视的东西,就是灵魂法则的攻击!

    作为一只超过四千岁的蛟龙,它自然知道恐怖玄奥的灵魂法则,甚至紫日布下的封印有大部分内容都是引自灵魂法则,四千多年的尝试突破,蛟龙在灵魂法则方面也积累了一定量的经验。

    即使无法释放魂爆,蛟龙也知道,灵魂法则是由魂力更改以达到各种效果,而迄今为止只有一人能将灵魂法则的攻击附加在招式中,达到**与灵魂的双重伤害。

    那个人便是紫日。

    但是在今天,它看到了第二个人,眼前这个苏寒,方才在空中的比斗中,横空而出的那一道凌厉攻击,分明是两种伤害融合在一起。

    这一刻它确定了,苏寒与紫日一样的地方,就是能将灵魂法则融合到天地法则之中!

    恐怖?用这个字眼来形容未免太简单了,想要达到改变法则的目的必须先熟悉法则,面对一个熟悉了法则力量的敌人,哪怕仅仅是灵神初期,蛟龙也再不敢有半点松懈。

    “呵。”见到蛟龙停止了攻击,苏寒会心一笑,这家伙总算是意识到了。

    事实上,苏寒也是在不久之前达到的这项成就,当时被蛟龙释放的两条水龙夹攻,苏寒一边忙着应对,一边又抓到了一些飘渺的东西。

    灵台空明之下,苏寒意识到自己对力量理解的误区,一直以来苏寒将力量划分为三个范畴,可事实上力量只有一种。

    能增加战斗力的,那便是力量。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苏寒尝试着将一丝魂力附在七宝破天刃上,再挥砍出去的同时引发魂爆,第一次尝试苏寒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不是境界的提升,却也是一次质的飞跃,假使是现在的苏寒再对上白铁心,即使是嗜血剑剑心附体的状态下,苏寒也有把握与之分庭抗礼,甚至瞬间击杀!

    ??

    虽说苏寒清楚的感觉到两次攻击的频率稍有偏差,不过在蛟龙承受攻击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出这些,也就造成了一种错觉,灵魂法则与天地法则的融合。

    如果让苏寒来说,这只是一次失败的融合,再给他一些时间练习的话会做到更好,不停地缩短频率的偏差,最终一定能达到共振的效果。

    “喂,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就回去了,这里太冷。”苏寒打个哈欠,对着蛟龙勾了勾手指。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肯不肯给我解开封印!”蛟龙咬着牙,冷声喝道。

    面对这种暂时搞不清楚的力量,蛟龙没有选择硬上,本身它与苏寒之间也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就算被苏寒捅破了鼻子,如果能解开封印,它可以既往不咎。

    它向往的是自由大海,一颗憧憬着自由的心,又怎会是嗜杀之辈?

    “我只是想继续向前走,进入紫日府邸,你的封印与我无关。当年紫日为人类留下的希望,我又怎么好意思将其破灭?”苏寒注视着蛟龙,很认真的说道。

    没有纨绔,没有恶趣味,也没有任何杂念,苏寒是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话。

    海族的力量俨然已经超越人类,而此次争夺紫日传承,人类修士势必又要损兵折将,相信再过不久海妖王的铁蹄就要踏入血月大陆,即使它遵守了与紫日的约定,血月大陆上可还有一个野心勃勃的火婴,不管怎样这颗蛟龙内丹都是必需品,苏寒没理由将它放走。

    再者说,苏寒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当日放出了火婴已经让苏寒很头疼,如果再放出去一个祸害,干脆抹脖子自尽向血月大陆亿万生灵谢罪算了。

    “那就别怪我不死不休了!无自由,毋宁死!”

    蛟龙咬着牙,伸手一抓,一面冰墙顺势破开,其中飞出一把流光四溢的长枪,绝非凡品。

    在长枪还未到手中的时候,蛟龙就朝苏寒冲了过去,杀至面前,长枪已然落手,蛟龙没有留下半点余地,出手就是一记横扫千军。

    一人来高的长枪,四千多岁的化形蛟龙,施展出的横扫千军岂是凡夫俗子当街卖艺耍把式?凌厉的劲风中夹杂着水系与雷系两股灵气,电光流转看得人头皮发麻。

    “不作就不会死!”苏寒回应一句。

    紧握七宝破天刃,步步后退,一瞬之间已经贴在了冰墙上,苏寒屏气凝神,踩着冰墙借力反冲上去,丝毫不惧。

    “轰!”

    七宝破天刃与长枪撞击在一起,电光瞬间充斥了整个极冰之地,四周冰墙被打的坑坑洼洼,顶部几块巨大的坚冰砸落下来,整个极冰空间也在这一瞬颤了颤。

    不仅仅是如此,在武器碰撞的那一瞬,一股强大的灵魂攻击也随之爆开,这是一记无差别魂爆。

    此时,已经体现出苏寒对力量掌握不纯熟的弊端,灵魂法则与天地法则融合在一起固然美好,可苏寒区区灵神初期,魂决补全尚未完成,又怎么能完全掌握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

    尤其是灵魂法则攻击,魂力在脱离控制的那一瞬就会变成无差别攻击,假使苏寒不能将两种法则攻击的频率达到共振,那么他使出的每一次攻击都会是无差别。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好在,苏寒在灵魂法则方面的造诣还算深厚,硬吃下一记魂爆也无大碍,倒是蛟龙就难过了一些,在灵魂法则力量爆开之后身形摇晃,连连退后几步才堪堪稳住,看来是有些吃不消了。

    “啊!”晃了晃闷疼的脑袋,蛟龙大喊着再度朝苏寒扑了上去。

    蛟龙不傻,作为一只已经开启灵智并且可以化形的蛟龙,它比一些人类还要聪明,在意识到无法抵御灵魂法则伤害的同时,它就已经选择了应对策略。

    贴身短打,利用对水系、雷系法则的掌控力,再加上强横的肉身,蛟龙与苏寒近身缠斗在一起。

    不求招式华丽,不求威力巨大,只求一个快字,长枪挥舞,水花四溅,冰块横飞,雷光密布。

    每一次出手威力都不够称道,可接二连三毫无停歇的这么猛攻,苏寒根本应接不暇,除了本能的催动灵力与之抵抗,在无法将灵魂法则的力量融合进天地法则。

    二马一错蹬,仓啷啷啷啷。

    几个回合下来,战斗的节奏已经被蛟龙所掌控,市里的差距第一次在双方之间体现出来,灵神前期的修士,终究敌不过超阶妖兽蛟龙。

    再几个回合,蛟龙一招回马枪戳穿了苏寒的肩膀,接着狠狠一脚将苏寒踹在了冰墙上,大半个身子都嵌了进去。

    在力量上,蛟龙超越了苏寒千八百倍呢!

    “龙气回旋!”

    蛟龙一声爆喝,三两步再度杀到苏寒面前,举着长枪高高跃起,那一瞬有一个朦胧龙影萦绕在它的身边。

    仅仅是一瞬,龙影急速缩小,最终完全灌注进长枪,本身流光溢彩的长枪变换成淡淡金色,透露着一股无上威严。

    被嵌在冰墙内的苏寒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感受着这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苏寒坚信,这一枪捅下来不仅自己会身死当场,这个极冰空间也会因为经受不住巨大冲击而倒塌。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能死在一个超阶蛟龙手里,也算是圆满了……”

    苏寒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说不出是苦涩,还是解脱。

    却在这时,一道浅黄色的影子飞了过来,那速度之快,或许用闪来形容更为贴切。

    电光火石之间,浅黄色的影子挡在了苏寒面前,也就是这一刻,龙气包裹的长枪也刺了下来。

    本该是无坚不摧的龙气回旋,在接触到这道淡黄色影子的时候竟无法突破分毫,枪尖萦绕的毁灭力量滋滋作响,爆发出炫目的光芒,将这个不大的极冰空间映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咦?”

    蛟龙疑惑的表情刚刚出现在脸上,一股前所未有的灵魂攻击就在眼前爆开,剧烈的头痛中,蛟龙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随着它的倒下,龙气黯淡下来,蠢蠢欲动的极冰空间在没有外力冲击的情况下也恢复平静,恢复到往常的晶莹璀璨。

    苏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望着面前这道淡黄色的影子,下意识的喊道,“魂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