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紫日留下的希望

    前一秒还是狂风骤雨,随风飘摆;下一秒突然静了,苏寒在触碰到潭水的那一刻就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蛟龙拉进了碧龙潭。

    黄金海岸遗迹位于血月大陆东北方向,常年阴雨,气候多变,这碧龙潭又是一处死水,用于囚禁这只四千岁蛟龙,潭水也不知被施了什么法术,冰冷澈寒,那一瞬苏寒险些被冻的休克。

    还好有犁天梳护心,苏寒才免去了休克脱力的下场,却还是无法适应潭水的温度。

    而且,苏寒可以明显感觉得到,随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远,水温也越来越低,蛟龙的速度亦是越来越快。

    水压,低温,双重打击之下,苏寒始终处停留在清醒的边缘,稍有不慎便要脱手松开七宝破天刃。

    这种冲击根本不是灵神初期的修士可以承受,恐怕也只有这只超阶蛟龙的**,才能完全承受并不被伤害分毫。

    一刻钟?还是两刻钟?

    苏寒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是无比漫长的一段时间,耳边响起了“哗哗”水流声,不同于潭水中听到的暗流涌动,苏寒听得真切,这是只有在空气中才能听到的声音。

    “又回到了陆地,还是?”苏寒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目前的处境。

    看来这只蛟龙也不傻,或者换句话来说苏寒拖垮了它。

    在刺骨寒水中苏寒不好过,那是因为他的**还没有强悍到承受这种水压与冲击。

    但与此同时,蛟龙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它的鼻子可是被苏寒狠狠破开一条口子,这碧龙潭水所蕴含的寒气虽不比海玛瑙,却也差不了多少,一番折腾下来,想必是蛟龙率先撑不住。

    不过,情况远远不如苏寒预料的这么简单,睁开眼睛他并没有看到陆地,反而是一片耀眼的光芒。

    等适应了这种光亮之后,苏寒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由冰凌创造的空间,四面八方全部是晶莹剔透的冰块,唯一不同的颜色就是脚边一处约有百十来米的窟窿,荡漾着淡蓝色的潭水。

    哦,差点忘了,还有不远处地上趴着的蛟龙,乌青色的身体在这处空间异常显眼,鼻尖插着的七宝破天刃也在冰块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怎么,想在这里再打过?”苏寒站了起来。

    说话间,苏寒催动灵气,虽说这处空间灵气稀薄,还是让他在短时间内烘干了衣物,瞬间感觉好了很多。

    “打你妈个大西瓜!”柔和的光芒之下,蛟龙化作人形,甩手将七宝破天刃丢了过来。

    接着,在苏寒莫名其妙目光的注视下,它轻轻揉了揉还在流血的鼻子,破口大骂道,“老子跟你演演戏,你丫还当真了。出手还这么重……”

    前后如此之大的反差,苏寒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连连摆手,道,“等等!脑子有点不够用,让我想想……”

    在入水之前,蛟龙还是一副要杀掉苏寒全家的样子,可在进入潭水游了几圈之后,却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刚刚这番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吐槽,完全没有半点杀意,甚至还很随手将七宝破天刃还给苏寒。

    难道说,这潭水有抹去记忆的功效?这家伙进来游了几圈就失忆了?

    “你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化作人形的蛟龙上下打量着苏寒,脸上表情几番变化,看不出到底再想些什么。

    良久,它深深叹了口气,道,“难道是你失忆了?”

    苏寒又被雷了一道,更加疑惑,“你……”

    “可能真的失忆了。”蛟龙不等苏寒说出第二个字,就妄加定论,再度长长一叹,也不征求苏寒的意见,便说道,“也罢,都等了三千多年,不差跟你解释的时间。”

    四千多年前,具体的时间它也不记得了,总之就在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紫日与月影联手将它抓了回来,囚禁在这碧龙潭。

    起先,它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紫日与月影心怀仇恨,一次次想要突破封印,都逃不脱遍体鳞伤的下场。

    直到有一天,紫日跳下了碧龙潭,将它带到了这里,将一切的原委讲了出来。

    蛟龙一族命途多舛,虽然上天赋予了它们化龙的可能,可因此也将它们引向了灭族的边缘,不仅仅是人类修士窥视蛟龙内丹,海族的勇士也坚信蛟龙是大海赠予他们的礼物,算下来死在海族手里的蛟龙远比死在人类修士手中的蛟龙多得多。

    他们抽下了蛟龙筋,割下了蛟龙角来打造武器;他们扒下了蛟龙麟,鞣质好蛟龙皮,用于制作铠甲。

    龙肉和龙血在他们眼中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至于人们眼中视若珍宝的蛟龙内丹,则是被摆在海妖王的皇宫之中,充当照明用具。

    这一切所作所为除了扩充海族大军的实力之外,有极大一部分是为了压制人类修士的发展,从血狼年代就存在的海妖王清楚地知道,人类修士想要突破武圣境界达到新的高度,蛟龙内丹是必不可缺的一环。

    只要耗到人类修士中再无人突破武圣的限制,

    当年,月影与紫日表面上是去猎杀蛟龙内丹,实际上他们也带回了一些蛟龙内丹,但在这背后,还有一个隐秘的计划。

    同样是在血狼年代就名噪四方的高手,紫日与月影也知道蛟龙内丹对于人类修士的作用与意义,当时他们虽然还在血月大陆,还可以联手深入无尽之海猎杀蛟龙,可以后呢?

    紫日亲自坐镇黄金海岸遗迹可以保证海妖王不能侵犯大陆,可等到他离开以后呢?

    等到四位高手都不在血月大陆,还有谁能够镇压海族?到时候莫说是深入无尽之海猎杀蛟龙,抵御海族入侵都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在海妖王的眼皮子底下,两人带回了这只小蛟龙,囚禁在碧龙潭深处。

    用当时紫日的话来说,这就是人类最后一丝希望,假使最终无人能抵御海妖王,也能保有一颗蛟龙内丹,供人类最强的修士突破瓶颈,达到新的高度。

    亲手推翻血狼统治的紫日坚信,如果说完美是追求某种事物的极限,那么人类拥有无限的可能。

    推翻雪狼,退海族,镇压海妖王,为人类留下了最后一丝希望。

    紫日没有创立宗派延续传承,不如月影那样,终其一生只做过四件大事,却是无比伟大,因为他给人类修士留下了希望,为后世留下了生机。

    不过,紫日不是歪门邪派,作为上古四位大神之首的他是很正派的,绝不会因为人类的希望就扼杀任何生灵,他相信天地之间一切都有因果,所以他与蛟龙立下约定。

    “我为了人类的最后一线生机将你囚禁于此,但你理应也该有一线生机。千百年之后可能会有人来到这里,那人虽然不如我,却拥有和我一样的东西。就是那个人,如果你能说服他为你揭开封印,那么你就能重新获得自由,以强悍的姿态回归大海。”

    这是当年紫日的原话,至今还被蛟龙牢牢记着,只字不差。

    可以见得,紫日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将蛟龙囚禁在这里,他所做的一切也不仅仅是为人类留下希望。

    相应的,他也是在变相保护这只蛟龙。

    无尽之海深处,海族横行,一只幼年蛟龙存活下来的概率很低很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如果是一只四千岁的成年蛟龙,哪怕是海妖王都得忌惮几分,紫日开辟碧龙潭供它平安度过脆弱的幼年,就算不感恩戴德,也得牢记一生。

    今天,蛟龙看到了苏寒,本是想将他扼杀在碧龙潭,却偶然发现了苏寒掌握着灵魂法则的力量。

    这不就是与紫日一样的东西么?

    当时遭到灵魂法则的强击,愤怒的蛟龙选择继续攻击,不过在很快它就反应过来,顺势将苏寒带入了碧龙潭,带到了这处极冰空间。

    这才有了如今这一幕。

    “事情就是这样。”蛟龙深深吸了一口气,鼻头的伤口也已愈合。

    “所以,你是想让我为你解开封印?”苏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中却是无比震撼。

    在血月大陆,宗门林立,信仰繁杂,异教徒比比皆是。

    但是,再怎么反人类的异教徒,对于亲手解救人类的四位上古大神,也不敢有分毫的不敬。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敬,甚至可以说是本能,本能使他们尊敬这四位大神,尊敬将人类解救的四位大神。

    原本,苏寒并没有这样强烈的感觉,他所见过的救世主有很多,苏寒认为那只是发挥职责,毕竟拥有了那样的力量。

    可现如今,在听到紫日临走之前为人类留下的希望时,苏寒不知该怎样形容那一种感觉。

    认可?

    是的,苏寒认可了紫日的一切作为,他配得上救世主之称。

    “没错。”蛟龙点点头,一脸向往,“我离开大海太久太久,这四千多年以来每天只能遥遥望着无尽之海,我做梦都想回到那片浩瀚的海洋,回到我的同族身边。而如今,只有你,只有你能解开紫日的封印!”

    “我不太想。”苏寒撇撇嘴,老实说道。

    “什么?”本还是一脸向往的蛟龙,在听到苏寒的话之后勃然大怒,龙威释放出来,给予这一处不大的空间满满的压力。

    虽不是正宗的龙族,蛟龙的龙威还是不容小视的,饶是苏寒身在其中也不能自已,换做是更弱一些的,恐怕要当场匍匐下来进行朝拜。

    “你想啊,紫日囚禁你,是为了人类的未来。”苏寒摊开双手,说道,“海妖王,虽然我没见过,但想想也能知道,统领着十万海族勇士的王者,恐怕十个飘雪剑圣绑在一起都不能奈何。飘雪剑圣你知道不?血月大陆公认第一武圣,强的一塌糊涂。”

    说到这里,苏寒意识到跑题了,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如果把你放走了,没有蛟龙内丹,人类拿什么来抵抗海族的入侵?所以,你还是乖乖呆在这里,等到人类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找你讨要内丹。”

    苏寒抽了抽鼻子,歪着脑袋想了想,笑道:“这里还真是冷,我就不用你把我送回去了,就这样,拜拜了……”

    说罢,苏寒转身就要走。

    却在他转身的那一瞬,一股从未有过的气势瞬间爆开,凛冽的劲风充斥着不大的极冰空间,割在人脸上生疼生疼。

    不用回头,苏寒就知道,这头蛟龙彻底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