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斗龙

    无尽之海边缘,狂风骤雨中,司徒南狠狠地拍打着飘雪剑圣的房门,焦急的样子好像是海妖王在背后追杀。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刺耳的摩擦声中,房门被人拉开,飘雪剑圣一脸阴沉的站在门后,吓得司徒南一个哆嗦。

    片刻,司徒南回过神来,道,“飘雪,那边有一条龙,龙……”

    “龙?”飘雪剑圣眉头一皱。

    话音落下之时,人影已经入一道风那般消失,眨眼间来到甲板,百毒夫人也在。

    “飘雪你看,在那边。”百毒夫人指着陆地的方向,眉头紧锁。

    顺着百毒夫人的手看过去,在黄金海岸顶上的乌云之中,一条朦胧的龙影正在上下翻腾,相隔百里,已然感受得到那阵龙威。

    “蛟龙。”飘雪剑圣只是看了一眼,便下出定论。

    血月大陆已经千百年没出现过蛟龙,飘雪剑圣能将其一眼认出并不是因为见多识广,而是他掌握着月影的日记,从一开始就知道黄金海岸遗迹里有一条蛟龙。

    这也是飘雪剑圣选择走水路的原因之一。

    “真的只是蛟龙?”百毒夫人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龙吟,龙影,龙威,百毒夫人不相信这么大的动静仅仅是一条蛟龙闹出来的。

    “说的跟你没把蛟龙放在眼里似的。”司徒南总算跟了上来,虽然是在调侃吐槽,却还是面色紧绷。

    对于顶尖的修士来说,蛟龙现世与紫日传承相比,吸引力仅仅是少了一丁点儿,他们无法抵御紫日传承的诱惑,更不能摆脱蛟龙内丹的吸引。

    但蛟龙的力量是无法因冲动而忽略的,人们清楚的知道这种妖兽的威力,在血月大陆,蛟龙绝对是呼风唤雨般的存在。

    “哼。”百毒夫人冷冷一哼,闭上了嘴巴。

    片刻,百毒夫人又按耐不住,再次追问道,“飘雪,你可要负责人的告诉我,如果那真的是一只蛟龙……”

    百毒夫人也是成名已久的武圣,虽然实力比其他武圣差了许多,?

    ?也靠着领悟参透了一些更上层的信息,猜测在武圣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连系古籍中所记载的蛟龙内丹效用,这只蛟龙对百毒夫人的意义不会比紫日传承低多少。

    不仅仅是她,当今武圣,就连飘雪剑圣也迫切的需要蛟龙内丹,更上层的境界并不是很大的秘密。

    “四千岁蛟龙,你打不过。”飘雪剑圣站在甲板一端,声音谈不上冷,很淡。

    心境与修为是有极大关联的,如果换做是其他人,铁定会唆使百毒夫人去猎杀蛟龙内丹,这样在紫日府邸中就会减少一个强大对手。

    但飘雪剑圣没有这么做,排除他本身不惧怕百毒夫人的因素,飘雪剑圣作为剑宗之主,完全贯彻了月影创建剑宗时的理念,正气凛然,侠气冲天。

    “我倒是想试试。”司徒南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自语道。

    蛟龙对于其他武圣意味着突破的契机,但对于司徒南来说意味更深,假使他能依靠训兽诀将蛟龙驯服,他司徒南包括灵兽谷的威名都要再翻一番。

    要知道,蛟龙比火焰蝾螈强大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儿,而仅仅靠着驯服火焰蝾螈已经功成名就的司徒南,很难想象这只蛟龙所带来的影响。

    那可不仅仅是实力的提升。

    飘雪剑圣听到司徒南的话,嘴角轻轻上扬,并没有接茬,转身朝船舱走去。

    却在刚刚走出两步的时候,又听到司徒南的大喊,“蛟龙不见了!”

    “化形?”飘雪剑圣停下了脚步,并皱起了眉头。

    他似乎意识到,这只蛟龙是被人所激怒,而激怒它的人很可能是……

    ……

    碧龙潭,水幕逐渐落下,化作年轻男子的蛟龙一脸不耐烦,它沉睡在这里已经有四千个年头,若不是紫日与月影联手布下的那道封印,它又怎么向往蓝色的天空,湛蓝色的大海?

    幼年时被两大高手抓走,囚禁在碧龙潭中,踭,足足四千年,胸口正满是怒火没地方倾泻,突然就有人进来打扰,它的愤怒与嗜杀情有可原。

    再者说,即使是不合理的屠杀,放眼血月大陆,在四大高手相继离去后又有谁能阻挡?

    莫说是阻挡,谁敢说出半个不字?

    水幕中的苏寒或许可以,但蛟龙并不相信他能活下来,站在水系霸主的位置上,它很清楚自己所施展的水龙蕴藏着多么恐怖的威力。

    想到这里,蛟龙的感觉舒坦了一些,用死亡来惩罚这些骚扰者,那是再好也不过了。

    却不曾想,这种感觉刚刚生出来的下一秒,从虚空中切出一道白芒,蛟龙猝不及防,或者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被打个正着。

    锋利的白芒直接切开它的肩膀,切进去一寸有余,狠狠的一剜,一块巴掌大小的肉带着淡蓝色的血飚了出来。

    “啊!”

    蛟龙疼的连连退后几步,如果只是**的伤害它并不会这样手足无措,突如其来的攻击不仅又快又狠,还带着一股无法抵御的力量,直击脑海。

    一瞬间,蛟龙脑袋胀痛,如遭电击,险些疼晕了过去。

    待到它缓过劲儿来,抬头一看,苏寒就悬在不远处的空中,手里的七宝破天刃闪着寒芒,映照着那张杀意十足的脸。

    这张脸,这把刀,这道攻势,都使蛟龙想起一个人来。

    在它的记忆中,有一小部分是美好的,是自由的,至今它都清楚地记得,变故发生在九十七岁的一个下午。

    当时的它正在无尽之海深处游荡,两个人从天而降,一个提着一把乌黑油亮的战刀,一个持着一把雪白华丽的长剑,不仅杀害了它的同族,更是将它给掳走。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它尝试过反抗,却被那人一个眼神给弄晕过去,失去意识之前它所承受的就是这种痛苦,好像有人在它脑子里引爆了一个法术。

    后来,蛟龙知道那两人叫做紫日与月影,再后来它知道了当年自己败在了灵魂法则的攻击下,当时紫日仅仅是用一个眼神就击败了九十七岁的小蛟龙,如果是认真发动的灵魂攻击,必定能瞬间击溃它的灵魂。

    被封印的四千多年里,它从不曾忘记那张脸,那把刀,和那道痛苦的灵魂攻击。

    今时今日,恍惚间,蛟龙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族人被屠杀的时刻,站在它面前的苏寒像极了当年的紫日,不论是表情,还是手中的刀,还是凝重的杀意,亦或是恐怖玄奥的灵魂攻击。

    “啊!去死吧!”蛟龙怒吼着,朝苏寒冲了过去,速度又急又快。

    在快速的冲刺中,蛟龙变回本体,超过千丈的身体瞬间铺满了苏寒的视线,硕大的龙头与血盆大口看得人触目惊心。

    “来得好。”苏寒冷冷一哼,严阵以待。

    靠着神秘的小鼎,苏寒堪堪躲过了蛟龙第一记杀招,又伺机发动了致命的反击,成功激怒了这只蛟龙。

    事到如今,双方已经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阴谋诡计在这种等级的战斗中是行不通的,能做的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

    眨眼间,蛟龙已经铺了过来,张开嘴巴就要将苏寒吞下,四千年的封印里虽然没有多少战斗经验,但出于本能,蛟龙所爆发的战斗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看着黑漆漆泛着腥气的大嘴,苏寒奋力抽动乌龙蚀骨鞭,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借势跳上了蛟龙的脑袋。

    举起七宝破天刃,苏寒狠狠向下一刺,这把血月大陆排的上名号的神兵没有辜负苏寒的期望,从蛟龙的鼻子刺进去,刀身的一半都没入了蛟龙体内,带起一片淡蓝色血雾。

    “嗷呜!”

    蛟龙双眼暴瞪,痛苦的扭曲着身体,想要将苏寒甩下来。

    可苏寒紧紧握着七宝破天刃,虽然被甩在空中来回晃荡,可就是掉不下来,反倒是蛟龙被疼的七荤八素,紧致的肉身再这一刻给它的只有伤痛。

    地面上,众人都为苏寒捏了一把冷汗,能在蛟龙的猛攻下转守为攻,瞬间逆转,这是武圣强者都不敢打包票的危险行动,苏寒成功做到了!

    并且,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最先崩溃的一定是蛟龙,它可是承受着**与精神的双重打击。

    相比之下苏寒虽然也不轻松,但他只要牢牢抓住七宝破天刃即可。

    人类修士看得出这个道理,蛟龙虽然恼怒,却也清楚,伴随着痛苦的嘶吼声,蛟龙发了狠,狠狠冲向了尚未平静的碧龙潭。

    “噗通!”

    漫天水花中,蛟龙带着苏寒沉入了潭底,随着它的尾巴也消失在视线中,众人的心里凉了一半。

    “妈蛋,真流氓!”涂豪咬着牙,三两步跑过去,作势就要纵身一跃。

    身体在半空中却被呆霸王拉了回来,涂豪落地后一把打开呆霸王的手,骂道:“你个傻叉!”

    “易老让我拉的。”呆霸王瓮声瓮气的说道。

    涂豪一听到是易牙的意思,火气瞬间熄了一半,转头看向易牙。

    “你这样下去对苏寒没有帮助。”易牙很直白的说道,“看这碧龙潭,能囚禁一只身长千丈的蛟龙,潭底何止千丈?这一战至今只能有两个结果,胜利的人能活着爬上来,我们能做的……”

    说到这里,易牙狠狠叹了口气,面色凝重:“我们能做的,也只有为苏寒祈祷。”

    “只有这样了么?”涂豪无力的瘫坐在地,狠狠一拳打在青花石板上。

    “如果是刚刚在空中,我还能帮上一分。可现在……除非是老三也在这里。”风申豹在土行孙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听天由命吧。”李风长长叹了口气。

    沮丧的众人守在碧波潭边上,静静地感受着潭底的动静,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在几十米外,一只湿漉漉的锦囊悬挂在树杈上,正闪耀着淡黄色光辉。

    这是栖息着闭关中魂兽王的锦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