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化形

    谁都不曾想到恐怖的黄金海岸遗迹中还封印着一条蛟龙,在踏入紫日府邸之前,这应该就是最大的奖项。

    苏寒很幸运的摸到了这个大奖。

    四千多岁的蛟龙,绝对有超阶妖兽的实力,饶是握着七宝破天刃,苏寒心中也不免生出几分寒意。

    当今血月大陆,这只蛟龙已经算是顶尖,能与之一战的恐怕只有手持皓月神兵的飘雪剑圣,其他所有人在这绝对力量面前都要听天由命。

    苏寒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苏寒比其他人还多了一点优势,一点依仗,那就是他不想死,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活着,再世为人的他无比珍惜这宝贵的生命。

    所以,苏寒还有一线生机。

    “嗷吼!”

    震耳的龙吟声,体型巨大的蛟龙张开血盆大口,毫无预兆的喷出汹涌波涛,比其重出碧龙潭时带起的瓢泼大雨气势凶了不止三分,铺天盖地都是冰凉刺骨的雨水,伴随着阵阵龙威。

    暴雨席卷大地,形成洪水,一些修为较低的修士来不及反抗就被冲走,金丹中期以上的修士勉强靠着真气护体站稳了脚跟,堪堪承受住这一份来自龙族的见面礼。

    “丫丫的,看老子不抽你的筋!”涂豪狠狠抹了一把身上的冰水,骂咧着,念完了咒语。

    霎时间,一道暗红色光芒包裹住了涂豪的身体,光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一件铠甲,细密油亮的鳞片也散发着淡淡威压,上古妖兽吞天兽的残念被超阶妖兽蛟龙的强大引得躁动不安。

    铠甲还未完全覆盖身体,涂豪就坐不住了,持着江山剑,像是提着一把砍刀那样,奋力一跃,冲着蛟龙巨大的身体砍了过去。

    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本能,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能将这份本能发挥出来的并不多。

    如果有人打头阵,那就是另一个样子。

    看到涂豪出手,在洪水中幸存的二十多名修士也纷纷亮出兵刃,紧随其后。

    金丹期修士并不能凌空飞行,但身体强度高出普通人很多倍,一跃百米还是很轻松的,超阶妖兽蛟龙又是低空飞行,不少人都奋力触碰到了它的身体,十八般兵器叮叮当当敲打在龙鳞上,迸发出大片火星。

    蚂蚁多了能不能咬死大象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仅仅是现在,这二十多只蚂蚁还是不能对蛟龙造成伤害,这些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成名绝技,斩杀了不知多少豺狼虎豹,却再此时变得软绵无力,连在龙鳞上留下一道白印都是奢求。

    唯有涂豪凭借江山剑,呆霸王的佛骨舍利,以及金戈城主府三大高手之一风申豹的全力一击,留下了足矣证明三人发动过攻击的证据。

    “嗷吼!”

    恼怒的蛟龙发出吼声,粗壮的身体在空中翻腾着,两只前爪凌空一扫,凌厉的攻击带着粗大的蛇形闪电,一招便将众多修士拍了下去,其中两个被蛇形闪电击中当场化作飞灰,剩下的在落地之后要么口吐鲜血丧失战斗力,要么直接昏死过去。

    仅仅一个照面,人类修士几乎拼尽全力,未能伤及其分毫,反而全军覆没。

    苏寒还没出手,他看着艰难站起来的几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超阶魔兽简直太过强大,没有武圣强者压阵,十死无生!

    “老大,没有武圣强者压阵,貌似搞不过啊!”涂豪也看出了这一点,冲着苏寒吼道。

    仅仅被蛟龙的爪风扫到,虽说吞天铠完好无损,可那股力道还是将涂豪打的七荤八素,险些昏死过去。

    此时已江山剑支撑身体的涂豪,每一次呼吸都会清楚感觉体力的流失,仅仅十几米的距离,也要靠大吼来避免声音被水盖过去。

    “武圣没有,半步武圣有俩,你要不要!”李风也是喘着粗气,摇摇欲坠的样子。

    李风自认,即使在血月大陆年轻一辈中排不上头号,自己也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最起码这辈子都不会被弄到灰头土脸。

    一直生长在李建刚的羽翼下,李风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今天他被教育到了,仅仅是一只超阶蛟龙已然拥有随手秒杀自己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在未知的未来绝不会是最强的。

    一旁,土行孙与风申豹也黯然垂下了脑袋,这两人在金戈城主府贵为三大高手行列,平日里哪怕是李建刚见到他们也是相敬如宾,多少成名已久的高手败在他们手下,天真的他们以为这世上除了武圣之外再不用把任何东西放进眼里。

    却不曾想,险些被一只仅仅在妖兽中处于中上游水平的蛟龙秒杀,再不复往日意气风发,以至于李风说出半步武圣四个字的时候,两人心里竟没有沾沾自喜,反而是无尽的羞愧。

    剩下不到十个还保留着意识的修士也是一样,三眼魔狼、嗜血蝙蝠、海族勇士,一路走来千难万险,他们活了下来,本以为有了资格争夺紫日传承,最不济也能从黄金海岸遗迹走出去。

    蛟龙轻描淡写的一击对他们的打击实在太大,不仅仅是**的摧残,更多的是心灵上的震撼。

    人类以为自己征服了大陆,以为自己的种族是天地之间最强的,殊不知,在未知的地方,还有许许多多恐怖的存在。

    这只超阶蛟龙绝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没有人再说话,所有人都在蛟龙恐怖的力量与威压之下低下了头,山明水秀的碧龙潭笼罩在狂风骤雨中,巨大的蛟龙面前,这些人显得无比渺小,仿佛随时会随着大浪消失在天地间。

    空中,蛟龙停止了扭动,静静地趴在云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像是对地面上这些渺小人类的嘲弄。

    苏寒紧紧握着七宝破天刃,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出手,淅沥大雨打在他的身上,打湿了他的头发,打湿了他的衣服,他就像是一尊雕像站在那里,抬头望着空中的蛟龙,不言不语。

    “没有武圣……”苏寒呢喃着,声音很小。

    “你说什么?”涂豪一脸迷茫望着苏寒,仿佛猜到了些什么。

    “我说,没有武圣,那我就来客串武圣。”

    苏寒抛下这句话,手中赫然多出一只长鞭,轻轻抽动,苏寒腾空朝着空中蛟龙飞了过去。

    “乌龙蚀骨鞭,老大这是要放大招了!”涂豪,呆霸王瞬间看见了希望。

    如果说苏寒没有放弃,那么一切都还未结束,所有人都用期待的目光望着空中,期待苏寒再一次为他们带来奇迹!

    懒洋洋的蛟龙发现了苏寒的存在,硕大的鼻孔中冒出一些白气,似乎是不屑,身为超阶妖兽的它可以清楚感觉到,苏寒的修为不过灵神初期。

    在它漫长的记忆中,好像三百多岁的时候就拥有了这样的修为,随后的四千年里,它记不起自己成长突破了多少次,也算不出现在的自己比当年强大了多少。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蛟龙一点也不担心这个灵神初期的修士对自己造成伤害。

    想到这里,蛟龙抬起了头,在一阵柔和的光亮之中,它化作了人形,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袍的青年。

    桀骜,阴冷,这是化作人形的蛟龙给人的第一感觉,事实上它也是这样,开口第一句便说道:“你们都会死在这里。”

    “呵,超阶实力就能化作人形。”苏寒咧嘴笑了笑,言语之中满是轻蔑与不屑。

    不论是灵兽、妖兽还是魔兽,在修炼到一定程度会开启灵智,一般以七阶为界。

    开启灵智后通过修炼,在某一个特定的境界又能化形成人,这个境界不是太明确,有的在九阶就能化形,有的到了超阶,乃至是更上一层的境界才可以。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只妖兽化形的时间越晚,那么它的潜力就越大,超阶实力就能化形的蛟龙,虽然不能说弱,但也绝对称不上强。

    身为妖兽,蛟龙本身也知道这个道理,被苏寒这么一说恼羞成怒,抬手就是一记水龙。

    精纯的水系灵气瞬间凝聚在它的手心,被打出去的瞬间形成一条龙的形态,这是水系法术中较为高级的一招,在保证威力的同时又注重持久。

    也即是说,如果没有在第一时间躲开,那么就要承受短则三秒长则一分钟的猛攻。

    在血月大陆,蛟龙绝对站在了水系法则的巅峰,人类推崇的武道十宗之一极水宗在它面前根本不够看,这一发水龙看似轻描淡写,却也不是轻松可以应对,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苏寒面前。

    避无可避,苏寒举起七宝破天刃划出一道炫光,炫光又在瞬间形成实体,阻挡住了水龙怒击。

    长长的水龙撞击在炫光盾上,一寸接着一寸,流光溢彩,水花四溅,惊艳绝伦。

    可只有站在炫光盾之后的苏寒知道其中危险,十成功力打出的炫光盾在水龙勉强也显得捉襟见肘,苏寒坚信任何的失神疏忽都会导致盾破人亡,他能做的只有苦苦支撑,支撑这条水龙被炫光盾完全化解。

    一息、两息、三息……

    水龙的身体仿佛无穷无尽,在蛟龙与苏寒之间连成一条线,每每有一寸撞击在炫光盾上化作白烟,便会有新的一寸补上,延绵不绝,无穷无尽。

    “哼,风中残烛。”化作人形的蛟龙冷冷一笑,伸出另一只手,又是一条水龙应声而出。

    双龙争珠,瞬间,炫光盾告破,两条水龙在空中盘旋,从两个方向汇聚,汇聚的中心正是苏寒所在的方位。

    “轰!”

    水龙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水帘将苏寒的身影完全遮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