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碧龙潭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天空,却没有传出很远。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黄衣修士嘴角挂着鲜血,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前,随着力气迅速抽离体内,手中的长剑也脱手落地。

    临死之前,他看到的只有一根穿透自己胸口的,带血的长矛。

    一个凶悍的海妖高举还在滴血的长矛,怒吼,嘶嚎,一边为自己的同伴打气,一边将无尽的恐惧散播到仅剩几个的人类修士心底最深处。

    一个、两个、三个……

    很快,视线内所有人类修士被击杀,一个个海族战士挥舞着武器,带起漫天血雨。

    “海妖王万岁!”

    “海妖王万岁!”

    “海妖王万岁!”

    “……”

    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被丢进了一个洼地,事实上在不久前这个洼地还有几十米深,现在都快与地面持平,放眼望去一片尸山血河,可能再有一两百具尸体,或许更多一些,就能将这洼地彻底填平。

    做完了这一切,海族勇士组织好阵型,继续在区域内进行扫荡,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三个暗红色大字。

    荆棘谷!

    年长一些的海族战士记得,这块石碑上的字本来是金黄色的……

    ……

    终究,李风听从了苏寒的决定,凌晨时分带队出发走上了第三条路,那条无名之路。

    按照苏寒的说法,之所以无名,原因无非有三种。

    要么是这里太过凶险,导致绘制地图的人无法搜集到完整资料,故未能命名。

    要么就是这里没什么标志性建筑,本身就没有名字。

    亦或是这里原本是有名字的,只是在数千年的岁月中,人们早就遗忘了它。

    这么看来,存在危险的算是比较小了,只有三分之一,值得冒险走一遭。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这里真的是穷凶极恶之地,那又有何妨?黄金海岸遗迹里又有哪一寸土地是安全的?

    花了三个时辰走出断肠谷,再往前走,花草树木变得多了一些,地面上也很少能看到暗绿色的青苔,就连天空都明朗了许多,与之前的景象是截然相反的。

    所有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都暗暗松了口气,这条路看起来与外面的世界没什么两样,如果没有人提醒的话,恐怕他们都要忘了即将要踏入黄金海岸遗迹深处。

    可越是这样,苏寒感觉就越不好。

    在看到灌木丛中伸出的一朵小白花之后,苏寒把头转了回来,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了,一副苦瓜脸。”小清扁扁嘴巴,脸色苍白的她做出这幅表情,更像是无奈的倾诉。

    “我感觉选错了。”苏寒沉吟着,摇摇头,道,“可能,走荆棘谷才是最安全的……”

    “那你刚刚还说荆棘谷有海族把守……”??…”小清白了苏寒一眼,顿了顿,又道:“我感觉这里还是蛮好的,山明水秀,鸟语花香。”

    “不……”苏寒摇摇头,一脸苦涩,倍感纠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感觉不对劲。”

    这是一种很奇妙又很不好的感觉,不同于之前,苏寒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总感觉这山明水秀的背后有极大危险。

    “风格不一样。”易牙筹措再三,才说道。

    “风格不一样……”苏寒捉摸着这些字眼,恍然大悟,“确实是风格不一样!不,准确来说,是对比太明显了!”

    “老大,神神叨叨,说什么呢?”涂豪一脸疑惑,不明所以。

    “黄金海岸遗迹是什么风格?”苏寒不答反问。

    “阴暗,潮湿,危险。”涂豪歪着脑袋,答道。

    “那这里呢?”苏寒又问道。

    “挺好的,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涂豪说罢,想了想,纠正道,“不对,这里没有鸟。”

    “待会儿再说有没有鸟的问题!”苏寒有些焦急。

    话一出口,苏寒好像想到了什么,顿时愣住了。

    是啊,这里没有鸟!

    存在于黄金海岸遗迹内部的一片区域,风格与黄金海岸遗迹截然相反,没有死亡,没有灰暗,反而是清新亮丽,却没有多少生气。

    这里没有活物,不仅仅是没有鸟,也没有妖兽、魔兽,除了这一队“冒昧游客”之外,在没有其他活物!

    即使是断肠谷那样遍地毒物的地方,也是有一些妖兽与魔兽的存在,黄金海岸遗迹从不缺妖兽,就像不缺海族战士那样。

    可这里确实没有活物。

    “我大概猜到了……”苏寒一脸后怕,说话间就跳下了车,他要找到李风,现在挽救还来得及。

    却不曾想苏寒刚刚跳下马车,迎面就看到了李风,李风也是一脸焦急与后怕,他匆匆跑到苏寒面前。

    “我……我……我记起来了!”李风艰难的把气儿喘匀,狠狠摇晃着苏寒的肩膀,“这里不是没有名字!只不过没人知道而已!月影的日记里记录了这个地方!这里叫……”

    李风的声音到这里就听不到了。

    并不是李风闭上了嘴巴,而是从远处传来了一阵巨响,这是来自于某种生物的吼声,透露着威严、愤怒与烦躁,是在向这群不速之客示威!

    苏寒听过这种声音,这是在血月大陆从未出现过的声音,这是龙吟!

    “……碧龙潭。”李风艰难的说完最后三个字,双眼暴瞪,缓缓转过了身。

    在距离车队行驶道路百十来米的地方,有一潭清澈碧绿的水潭,方才愤怒的龙吟就是从水潭底部传出来的,而此时,水潭再不平静,仿佛是被一只大手搅乱,湍急的水流拍打出水花,形成一个个巨大急速的漩涡。

    隐约间,还有一股淡淡的威压。

    车队停了下来,不是李风指挥的,而是拉车的马在同一时间跪倒在地,头颅低垂,瑟瑟发抖,打着响鼻,它们感觉到了空前的危险。

    “碧龙潭……下面的是,一条龙?”苏寒艰难咽了一口唾沫,一切都解释通了。

    尼玛,居住着一条龙的水潭,寻常生物谁敢靠近?给它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跑这里来撒野啊。

    “蛟龙。当年月影约紫日一同出海猎杀蛟龙,在无尽之海深处抓到的一条小蛟,估计现在有四千多岁了吧,可能还要大几百年……”李风也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妈蛋!四千多岁的蛟龙,洗干净屁股等死吧!”苏寒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早已抽出了七宝破天刃。

    蛟龙,极具传奇色彩的妖兽,在弱肉强食的妖兽界也属于中上等存在,天赋神通并不出彩,却拥有化龙的可能。

    换句话来说,蛟龙身上存在着近乎无限的可能,一跃龙门,那可就是神兽啊!

    而四千年的岁月,对于蛟龙来说很漫长,却只占据了它整个生命的三分之一,这是它最强大的时刻,也是脾气最暴怒的时刻。

    在这后面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如果是蛟龙的话,没理由屈居在这小小的碧龙潭,既有可能是紫日与月影使用了某种方法将其囚禁。

    一头被囚禁了四千多年的蛟龙,其危险程度,丝毫不逊于任何超阶妖兽!

    想到这里,苏寒打了个冷颤,刚要计算一下逃跑的可能性,早已躁动不安的水潭瞬间爆开,漫天雨花中,探出了一个硕大的乌青色龙头!

    蛟龙并不是真龙,其身体与真龙还是有很大差异的,除了带着妖邪之气之外,那对角的区别最大,蛟龙角是尖锐圆锥形,看上去就很凶悍,丝毫没有真龙的那种至尊范儿。

    足有百丈的龙头探出水面,张开嘴巴,又是一阵震天龙吟,蛟龙猛地撺出水面,带起更大的水花。

    一潭水几乎有一半被带了出来,形成洪水冲刷道路,猝不及防的车队被浇了个人仰马翻,冰凉的潭水也使苏寒清醒了一些。

    抹掉脸上的水渍,苏寒望着在空中翻腾的蛟龙,那巨大的身影让他认清了一个事实。

    逃跑,几乎是不可能了。

    “李风,想不想死?”苏寒很冷静的看着李风。

    “废话,能活着,谁想死!”李风急的已经上蹿下跳。

    “跑是没可能了,想活命,就拿起你的武器!”苏寒沉声吼道。

    “靠!蛟龙啊!多少武圣都没见过的大家伙,你让老子干掉他?老子还不如自己抹脖子来的痛快!”李风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苏寒,破口大骂。

    血月大陆的历史文献中,鲜少有关于蛟龙的记录,也就一些野史中的志怪故事里有一些蛟龙的影子,李风是比较幸运的一个,从月影的日记中知道数千年前月影联手紫日出海捕蛟。

    可饶是如此,李风还是无法接受这劲爆的事实,一头活生生的蛟龙就摆在他的眼前,生龙活虎的飞在空中,看他那样子随时都有可能拉一坨大便下来砸死这些人。

    “我选的这条路,我负责。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死!”苏寒紧紧攥着七宝破天刃,上前几步。

    停下之后,苏寒又转过头来,看着从洪水中逃出来的人们,高声道:“你们可以选择逃跑,但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基本没戏,拿起武器战斗吧!哪怕是死,也要像一个爷们儿那样。千百年后,可能会有吟游诗人将我们屠龙的事迹传遍大陆!”

    苏寒这并不是危言耸听,看那蛟龙上千丈长的身体就知道,想要在它的面前逃跑几乎是不可能,人家还会飞呢!

    “干,老子也要屠龙了!”

    “人死卵巢天,怕个卵!”

    “反正都这样了,拼一拼也好,苏公子可是一直给我们带来奇迹的!”

    “……”

    听到了苏寒的豪言壮志,绝大多数人都选择拿起武器,能走到这一步的无不适成名已久的个中高手,就算强行克制心中的恐惧,也要挺着胸膛去战斗。

    当然,之中也不乏一些胆小如鼠之辈,在第一声龙吟的时候就吓得瑟瑟发抖,这也情有可原,毕竟这只四千岁蛟龙所释放的威压,与武圣强者是不相上下的,甚至还更甚几分。

    或许是察觉到了地面上的躁动,空中腾飞的蛟龙停在了云端,巨大的龙首望着地面,张开嘴巴,又是一阵震天龙吟。

    “嗷吼!”

    血盆大口,看得人心惊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