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陷阱

    第三百四十一章陷阱

    比起铜陵关之后的路上,黄金海岸遗迹里的人类更少,甚至在一天上百里的路途中只见到了三个,倒是有许多尸体摆的到处都是,稍不留神就要被绊倒。

    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凶险的地方。

    而这仅有的三个人类修士,也很明智的选择了加入车队,在黄金海岸遗迹里没有个人英雄主义,这是一个连武圣都不敢独自闯入的地方。

    “事实上,遗迹边缘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说话的是一个左臂系着绷带的壮汉。

    这是一名游散的修士,无门无派,师尊在血月大陆也没有任何出彩事迹,以至于说过一遍就被众人所遗忘。

    但不可否认,这名叫强雷的汉子还是有一些本事,在他所带领的十二人小队遭遇海族巡逻队围杀的时候,硬是干掉了一个海妖逃了出来。

    “我带领小队进入遗迹已经有三天,在遇到你们之前,一共遇到过两次海族巡逻队,第一次躲了过去,第二次就……”强雷说到这里,有些哽咽。

    想来也是,猫猫狗狗厮混熟了都有感情,何况是一起出生入死的人,哪怕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天,一想到那张刚刚熟悉的脸完全消逝,再怎么坚韧的心也要难过一些。

    苏寒象征性的拍了拍强雷的肩膀,沉吟片刻,问道:“我们的车队一路上也遇到两次海族巡逻队,却远没有传言那样凶猛。我想,如果是这样的强度,黄金海岸遗迹根本不足以被称作血月大陆第一禁地。”

    在金戈城的时候,苏寒就被几乎所有人灌输类似于“黄金海岸很危险”、“走进去就出不来了”、“作死也别进这种地方”诸如此类的观念。

    而且,在探索黄金海岸遗迹的准备方面,武道十宗毫无保留的拿出了精锐力量,这番严谨的态度也展现了黄金海岸遗迹的凶险程度。

    只是,至今为止苏寒只遇到了两次海族巡逻队,也只有在单挑虎鲨战士巴龙的时候险些丧命,远没有传闻中那样凶险。

    以致苏寒开始怀疑传闻的真实性。

    可一路走来看到的尸体是真实的,据不完全统计仅这一条路已有上千人丧命,还不包括被妖兽消化变成粪便的那些,预计完整数据还要再翻上几倍。

    “一开始我们也提心吊胆,第一天甚至连觉也不敢睡,可后来才发现海族巡逻队的数量并不多。”强雷挠了挠脑袋,也是一脸疑惑。

    “刚刚收到家父的消息,是因为海妖王下令,将超过九成的海族巡逻队调入遗迹内部,似乎是在守护什么。”远远地,李风走了过来。第三百四十一章陷阱

    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李风拍了拍强雷的肩膀,坐在了火堆旁边,狠狠的搓了几下手。

    待身体有些暖意后,李风才继续说道:“我们想要紫日传承,海妖王又何尝不想?与紫日交过手的他最清楚紫日的恐怖!我猜,海妖王霸占并守护黄金海岸遗迹的目的,也是为了紫日传承!”

    一语中的!

    不过,在听到这个结论之后露出惊讶表情的,也只有强雷一人。

    至于火堆旁边的其他人,涂豪、呆霸王与易牙对此毫不关心,他们只听从苏寒的指挥。

    剩下的便是三大商会的负责人,三人算是精疲力竭,狼狈不堪,老底几乎被打光,对李风只有埋藏心底的恨意。

    三大商会几乎是同样的算盘,都想借助其他两家与金戈城护卫队的力量杀入遗迹深处,再揭竿而起夺取紫日传承。

    只可惜三人算盘打的太响,他们肯定是料到李建刚指示李风接机损耗自身实力,只是没想到李风会这般凶狠,刚刚来到遗迹边缘已经差不多耗光了,恐怕到遗迹深处的时候三人都会变成光杆司令。

    “这么说起来,目前情况还算乐观。”李风挤出一个笑脸,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却不料,话音落下便被苏寒反驳,“并不乐观!”

    “怎么说?”李风有些诧异。

    “海族的数量的固定的,如果我们在外围只需要面对一千个海族战士,那么剩下的九千个挤在内部,终究也会挡住我们的脚步。你说,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很乐观?”苏寒轻轻一笑,略显玩味。

    事实上苏寒并没有把话说完,到事到如今最大的麻烦根本不会被忽视,那就是海妖王也加入了争夺,海族的疯狂并不仅仅是为了守卫家园,他们也想要紫日传承啊!

    “额……”李风尴尬的默默鼻子。

    打个响指,土行孙递来一张图纸,展开来看就是黄金海岸遗迹的地图,描绘之精细,不逊于市面上流传的任何一副,想来也是金戈城主府花大价钱搞来的。

    李风将地图摊在地面上,朝众人神秘的勾勾手指,待众人凑过来之后,才指着地图讲解道:“我们现在位于断肠谷深处,再往前大概三十里能离开断肠谷范围,抵达第一个分岔路口,那么,有三条路供我们选择。”

    与其说黄金海岸是一个港口,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型帝国,鼎盛时期的黄金海岸占据了血月大陆相当的一片范围,远不是城池可以比拟,仅断肠谷距离紫日府邸还有超过两百里,之间岔路很多,不乏凶险之地。

    而李风指第三百四十一章陷阱

    出的三条路,一条贯穿荆棘林,一条要穿过恶狼谷,还有一条没有明显标示,但地图上画了一个极为显眼的骷髅以示警戒。

    从地图上看,三条路长度相差不多,这时候的选择就是重中之重。

    选对了,轻松愉快;选错了,大家一起去死。

    “我对狼过敏,恶狼谷还是算了,荆棘林倒是不错。”东郭仁眉头紧皱,说话时身体不禁颤了颤,想必是回忆起三眼魔狼一战的惨烈。

    “我也感觉荆棘林不错。”盛鑫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荆棘林吧。”邱柏林有气无力的说道。

    李风并没有参考这三个意见,反而把头转向苏寒,他更在意苏寒的选择。

    望着地图上李风指出的三条路,苏寒低头沉思许久,若有所思的瞥了李风一眼,道,“荆棘林不能走。”

    “为什么?”三大商会的负责人都惊呆了。

    一路走来,最凶险的无非是三眼魔狼、嗜血蝙蝠与第一次遭遇海族巡逻队这三战,这么看来恶狼谷极有可能是三眼魔狼的盘踞地,最不济也有一群饿狼挡道,绝不是最佳选择。

    而没有明显标示的那条路,虽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但一旁那个极为显眼的骷髅头也表明了其凶险程度,极有可能不逊于恶狼谷,也不是好的选择。

    剩下的,也就只有荆棘林而已。

    “难道你还想在与三眼魔狼厮杀一场?”邱柏林没好气的瞪了苏寒一眼。

    “还有那条无名之路,怎么看都比另外两条危险!”盛鑫紧接着说了一句。

    接连几场恶战,三大商会实力损耗殆尽,罪魁祸首就是李风,而最近几日苏寒与李风又走的很近,导致邱柏林与盛鑫心中对他生出不满。

    这样的情况下,唯有东郭仁还对苏寒抱有信任,摆手示意邱柏林与盛鑫稍安勿躁,道,“两位,你们好歹也听苏寒解释解释啊。”

    “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无非是三眼魔狼喝未知的危险。”苏寒轻轻一笑,以示轻蔑。

    “难道你不怕?”盛鑫性子火爆一些,立即反问道。

    “我当然怕。”苏寒笑的更加轻蔑,“但我敢保证,荆棘谷会是最危险的一条!”

    “额?”众人不解。

    “这地图金戈城主府有,武道十宗也会有,海族手里肯定也会有!既然海妖王早早就做好了部署,将大部分人手抽调到黄金海岸遗迹内部,那么一定早早做好了准备,想要将此次前来黄金海岸的人类一网打尽!”苏寒说到这里,顿了顿,噗嗤一声笑了,“那么,第三百四十一章陷阱

    我问你们,海妖王用什么办法才能简单又有效的解决掉所有人类修士呢?”

    苏寒提出的问题很难。

    三大商会的负责人苦思冥想好一阵,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其他人更不知其中玄奥,唯有李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显然早已知道答案。

    “守株待兔!”苏寒说出了正确答案。

    从地图上来看,不论是南来还是北往,从断肠谷进入黄金海岸遗迹深处有三条路,如果不选择这三者之一,那便要自己摸索,在陌生又危险的黄金海岸遗迹这无疑是自杀之举,又会平白浪费时间,恐怕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按部就班的从三条路中选出一个。

    而这份地图显然不是金戈城主府特有,起码还有很多份流传在其他修士手中,所以,他们也一定面临过这三个选择。

    这也是在黄金海岸遗迹外围几乎见不到人类修士的原因,他们的脚步太快了,缺少了数量庞大的海妖拦路,这些迫切想要拿到紫日传承的修士按照地图指示日夜兼程,几乎没有在外围做过停留。

    那么,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他们会选择怎样的一条路呢?

    恶狼谷?显然不会。

    在血月大陆,狼就是邪恶的代名词,黄金海岸遗迹中还有三眼魔狼这样恐怖的魔兽,恶狼谷便是第一个被排除的选项。

    第三条无名之路?显然也不是。

    这些拿着地图的修士既然日夜兼程披星戴月的赶路,那就是要争取在第一时间抵达紫日府邸的,绝不会冒险走上这条情况不明的路,谁也不能保证这是不是龙潭虎穴。

    如此,唯有选择从名字看来并不危险的荆棘谷,至多是有些毒虫毒草,能杀至内部边缘的修士还会惧怕这些?

    这些情况苏寒可以推测出,海族的领袖海妖王又怎会想不到?那可是当年与紫日交过手的巅峰强者!

    “所以,如果是海妖王,在分出大部分人手用于对付武道十宗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莫过于守株待兔。”苏寒说到这里,伸出手指,指着地图上荆棘谷的部分,道,“而荆棘谷,这个你们下意识做出的选择,无疑是最佳的地点!也不需要太多,百八十个海族战士就足够了,足够坑杀所有进入荆棘谷的修士!”